69书吧 > 青帝 > 第三百八十章 病入膏肓

第三百八十章 病入膏肓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来,你家主公是要效法光武了。”良久,王允才回过神来,嘴角挂了一丝笑,说:“只是光武中兴,是王莽篡朝,故应运而起,你家主公又凭什么作这种事呢?”

    “天道有报,不怕万夫所指么?”陡地,王允心中生出一片杀机,目光一闪,眉不易觉察的一跳,哼的一声冷笑。

    貂蝉冰雪聪明,顿时看了出来。

    董卓掌权,王允代替杨彪成了司徒兼尚书令,又被封“温侯”,这王允或有密谋刺杀董卓之事,只是想执掌朝政的心,怕也不小。

    现在皇帝虽是董卓所立,但如果否定皇帝的合法性,王允所在朝廷,也就是伪朝了,他这个司徒兼尚书令,就一文不值。

    谁人无有私心呢?

    顿时,貂蝉心里一刹那间流露出一丝伤感,她低下螓,掩盖了这丝神色,却是侃侃而言:“父亲,董贼虽没有篡朝,但两弑皇位,导致朝野崩塌,皇帝和朝廷虽在,却号令不通,群雄并起”

    “春秋时,晋国国君晋景公得了病,名医缓前去治病,见到晋景公,叹息的说了以下的话。”

    “疾在表皮,这只是疥癣罢了,一贴药就可治之。”

    “疾入肌里,也可用药缓缓攻之调之。”

    “疾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已经不可为了。”

    “董贼两弑先帝之子,虽掌中枢,可据说传国玉玺两年前就不见了,天子六玺又被太后带走,哪能再次立帝,而且伪帝不过是寻来的一个远房宗室,来历都不明,如何能服天下人呢?”

    “据我所知,这次立的天子,响应的州郡寥寥,这还用得我多说么?”

    “就算能坐宝座,但伪帝离成年还有十数年,父亲想想,这官员升迁,生杀予夺都在董卓手中,百官叩拜而漠视皇帝,这二年来有多少人归于董而离于汉?说句不中听话,这是王莽再篡之兆”

    “主公要再兴大汉,怎能等到有心回天无力杀贼,这病入膏肓之时呢?”

    “胡说,这怎么就到病入膏肓了?要是你家主公敬奉朝廷,响应朝廷,只要诛得董贼,天下谁敢不服?无非是狼子野心。”

    听了这话,王允大怒,“啪”的一声,拍案而起,看着貂蝉,眼睛幽幽,忍了忍,又说着:“蝉儿,一失手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百年身,你既入玄德门下,还要劝他悬崖勒马才是。”

    “父亲,朝廷只是汉室治之机构,请问与汉室而言,董贼与太后谁重,父亲与主公谁亲?”

    “太后已临许昌,天子不在,她就可立汉室正统,而我家主公仁德宽厚,当是能挽回汉室……”

    “论天理,论王法,或是父亲要弃暗投明才是……”貂蝉说着,反过来盈盈下拜,劝说着。

    听了这话,王允怒目而视,见她虽态度谦卑,但并不为所动,盯视良久,突觉得一阵头晕,不由颓然坐回,额上浸出密密一层细汗来——其实王允那会不明白,大义名分从来不可能完全占有。

    就算当年高祖举义旗,他自有反秦暴虐之大义,而秦朝也有维护国家安全和统一的大义。

    只要能各说各的道理,就是有“道”,下面就是实力了。

    当下一阵心灰意懒,过了片刻,王允才勉强笑着:“你起来吧,你说的或许有几分道理,不管怎么样说,刘备总是汉家宗室。”

    “只是朝廷现在已摇摇欲坠,我们这帮老骨头却根本没有能做什么,心里很是惭愧啊”

    貂蝉听得微笑起来,果是事不可为,王允也不敢翻脸,总要给自己和家族留条后路。

    又听着王允说着:“天下大半州郡拒绝上缴财税,朝廷府库已空,无法支撑下去,董卓已有迁都的想法,但董卓军力现在一时鼎盛,拥兵二十万,为保撤往关西长安的安全,肯定会极力打击削减诸侯的力量,以求震慑和削弱关东力量。”

    原来是财政崩溃了么?

    貂蝉暗暗想着,和记忆中历史对应,其实这在地上人中已不是秘密,但这老人现在这样说,却还是有心了。

    她静静倾听下去,听王允说着:“……我来告诉这消息,你可以劝劝你家主公,别先出头,引得董军重点打击”

    这时,大厅里静得,能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窗上糊的纸,鼓起又凹陷,貂蝉喃喃咀嚼着这些话,良久,才一声叹息,说着:“父亲,我会和主公提起,但这多半没有用,父亲你知道,别人可以坐视,袁绍、曹操、孙坚……这些都可以,唯主公不能。”

    王允苦笑:“我倒忘了,他是刘家宗室,不过太后离京后,董卓已有决意,会借此大肆封官,太后封你家主公的官,怕很快不值钱了。”

    说着,就说了些只有最高层才知道的情报,而王允很受董卓信任,故也在席得以旁听。

    “话说当时江东上表,长沙太守孙坚引兵袭杀南阳太守张咨,后将军袁术当了太守,自领荆州刺史,又和孙坚联手,上表孙坚求破虏将军,领扬州刺史

    “李儒随之抚掌而笑,说恭喜太师,此计可行矣”

    “董卓看着这封送上来的表章,当时就脸上有着喜色,说着,不就求官么?袁术和孙坚都允了,但袁术领扬州牧,孙坚领荆州牧……”

    “而且连豫州牧都肯定封给别人,又据说要封你家主公大将军,以挑拨离间,这策简单却百试百灵,或要注意,别成了众矢之地。”王允简单的说着这些,目光幽幽。

    貂蝉心下一惊,心知董卓是破罐子摔破,已不惜破坏朝廷官爵了,从此之后,就是将军不如狗,州牧满地走的时代了。

    心中赶快,却是认真一躬:“是,我会禀告给主公”

    说完这些,两人都若有所失,一时都不言语,王允起身站到房檐下,远远望去,过了会,才问着:“卢子于,也是你们救走的吧,现在可好?”

    貂蝉知道这说的是主公老师卢植,点点头:“身体还好,只是自觉愧对先帝,不愿再出来理事,隐居在河南尹旧友处……他跟主公说过,言自己年老,想回家乡涿县去。”

    王允就是一阵沉默,又转问:“那蔡伯喈和她女儿蔡昭姬,又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个,貂蝉抿了抿嘴:“这已是第二批被送回,估计她和伯父这两日就到主公处了。”

    她和蔡昭姬相处过一阵,有些惺惺相惜,虽知道这位姐姐胜在文根灵萃、诗书气华,容颜只能算是清丽,但主公口味奇怪的很,对女色要求不太高,这见上一见,谁知会怎么样……

    貂蝉心里有些微酸,就此不语。

    王允见了,就不再多问,出门上车,挥手让她别送,临到了车行,突又问着:“女儿,你和他现在是什么关系?”

    “自是君臣。”貂蝉眸色平静,回着。

    车上,王允明显有些失望,但知这女儿聪明有主见,难以再说,就吩咐着车驾驶离。

    星夜寂寂,月光清冷,貂蝉在庭院前立了许久,这才叹一口气。

    颍川

    一个中年人,年有四旬,国字脸,仪表堂堂。

    名字叫钟繁,是此县令。

    虽才入夏,但额上都是汗水,县令擦了下汗水,转目四顾,这里是安久亭,地处要道,是县门口第一站。

    在亭前,是一条笔直宽阔的官道,此时本应车马行人颇多,但这时却很是冷清,这意味着太后和主公车驾就要来了。

    钟繁当下把吏员召集起来,整顿了队伍,才整顿完,果见有千骑自远处缓慢而行来。

    由于是长途跋涉,又是行军,倒并没有笳萧鼓吹伴驾。

    渐至近处,只见前面有三百骑滚滚奔来,个个稳稳坐于马上,披着赤甲,身上的铁叶闪着冰冷的光,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浓浓的煞气,这是习惯杀人才有的杀气。

    让钟繁看的凛然。

    三百骑后,才是正经仪仗,虽在行军,还有礼车在其中,有着华盖、宝扇、华幢,总有一百二十人。

    这时才看见太后车架,车门密封,纱窗垂帷。

    县令早就迎接大架,这时眼一亮,看见了叶青,只见叶青骑着一个黄马,身穿赤色甲衣,年纪已是不轻了,却目似点漆,从容自若。

    这一瞬间,县令和吏员不约而同拜下:“拜见太后,拜见主公”

    早准备的烟火爆竹,顿时就响了起来。

    叶青见着迎接的人称颂,有点喜悦,于是就吩咐着:“行了半天了,就此休息片刻,让太后下来散散心,还有,本地县令是钟繁吧,让他过来拜见”

    一声令下,顿时车骑慢慢停下,艾群就去传钟繁上来。

    钟繁的钟家,家世衣冠,本郡望族,艾群也出身在豪门大族中,两人本是相识熟悉,见了钟繁,艾群对吏员点了点头,又对着钟繁说着:“半年不见,你的大名已传到主公耳中去了,主公就点名要见你钟呢”

    钟繁连忙作揖:“不敢,不敢”

    不能让太后、主公的车队多停,两人略谈了两句,艾群即前行引路,带着钟繁穿过了防卫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