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十一章 破营(上)

第四百十一章 破营(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沉沉夜幕,风呼啸着,雨声噼啪一片,青州兵惊恐喊声,混乱奔跑,浸油火把的光点,鲨群一样驱赶。

    方圆二十里连营都灯火通明,亦或熊熊燃烧,赤红火光在黑暗中亮着,一道赤电划破天际,轰隆两声重叠在一起,分不清是爆炸还是雷霆。

    “天威呐”陶谦心神震荡,站在了城门楼上,定了定神,想说点,又吞了回去,只是眯着眼望着这连绵大雨。

    “哗”呐喊声潮水一样响起来,一支敌军自黑暗中奔涌而出,曹仁以偏师主帅之身,率三千亲军支援……或现实一点说是规整乱兵。

    随军术师当即就打了小报告,总督闻报大怒,脸色愈来愈阴沉:“抗命不遵,他想死么?”

    于禁众将领沉默不语,总督的战略很好理解,就是“守寨待变”。

    叶青冲营是有体力限制,青州兵惊恐也不会长久持续,无论怎么样,只要拖到早晨,这混乱不平也平了。

    这不能说错,但只是两营惨烈,这第三营一旦攻破就已到了危险的临界线,再不救便要连锁反应,彻底炸营就在眼前

    白日大战损失东南的三座,剩十五营青州兵二十万,再良莠不齐也是对峙中的重要筹码,一下被攻破了三座,显出了连锁反应的恶兆,任由局势急转直下,失败就在眼前,还不如冒险一搏……

    各将无论认不认同曹仁的决断,对此利弊都心知肚明,绝不肯这时插话……白昼大战过后不单是他们将领疲惫,军士也疲惫之极,这黑漆漆雨夜里没有术师支援,绝非兵越多越好。

    袁绍派来的几个将领更是冷眼旁观,既充任临时盟友,也估量着曹军的实力和底细。

    总督冷静了下,知于事无补,而不可能白白损失这一员忠心帅臣,当即出去观看战况,同时命令术师传讯:“叫子孝别死守,不敌就退到主营来”

    “是”

    讯信在术师之间通传七里,转瞬就到曹仁耳侧。

    这时他只能苦笑,一边规整着万余青州兵,徐徐退出残营,向主营撤退,又指挥三千精锐殿后,抵挡赤甲轻骑的追击。

    “大帅后队已被敌骑缀上,这样下去敌人全都冲我们来了”一众将校急奔过来。

    曹仁目光坚毅:“只能这样了,而且这也是我有意这样不吸引他们而使之消耗体力,在这种情况下,光指望各营能坚守,见孤营无援,心一寒什么事做不出来?”

    “这伙贼兵……”为偏将咬牙,被曹仁瞪了一眼,声音就自觉小下去。

    “现在都是自己人”曹仁说着:“此来不是为了战败刘备军,只是给各青州兵营做个鼓励,刺激坚守就可,现在只要能撤出一部回营,就算目标完成……此计你们知道就可,别声张。”

    贼兵这种贬称只能暗地里说说,却不可放到台面上,曹仁对统御这样一支贼兵也是头疼的很,连日来什么状况都会出现,就差对自己友军出手了。

    他却不知,按原本地球历史上,一遇到战局混乱,曹操下落不明时,这青州兵就没了顾忌,还真对自己友军抢劫,别说是钱物,就连兵甲,亵衣、底裤都扒光不剩,甚至绑架将校索要赎金,把曹操气个半死,还是于禁引兵攻打青州兵营才挽救全军乱局。

    这时曹仁就是做出榜样,不可抛弃这一万累赘,只能命令众将回去指挥,尽量减少三千正规军的伤亡。

    而这些将校回去,就直面对着赤甲骑兵追咬,见士卒疲惫下难以抵御,只能鼓舞士气说:“别怕,抵住”

    “幽州马一时半会只能冲三四次,他们泄了这股劲,我们就能脱离了……

    “很快就能安全回……啊……”

    紧缀着的千余赤甲骑兵突分开一条大道,在这三千曹军将士震惊目光中,对面二百现出了人马具装的二百重骑兵——西凉重型战马披着马铠,骑士蓑衣下,身披明光铠甲,这重型板甲分明是将领才有……更可怕是一个个散着百战余生的烈烈杀气,尽是精选老卒

    “是具装甲骑”曹仁顿时一个激灵,知这是真正杀戮机器,来不及想刘备哪来这样多的钱马和铁料打造,顿时知道自己落入陷阱中了

    他临阵反应急快,立时调度:“立停,列出枪阵,道术加持,准备击落叶火雷……”

    对面,重型战马正小跑加,大地闷雷一样震荡,二百骑展开三行,一支支长达七米重型骑枪被放下来

    曹军只来得及列出两层薄薄枪阵,勉强有着术师出手加持力量,就已见这支重骑已高冲击,一道道冰寒目光自兜鍪下投来。

    枪林乌沉沉,赤缨迎风绽开,枪头上寒光闪动,隐现一丝……枪气

    这二百叶家老兵,地上和下土杀了几圈来回,这瞬间激枪气虽只有一丝,但二百道共鸣,就在空气中震荡出沉沉吼声,已吹得第一层枪林散乱

    “轰——”下一刻,钢铁的洪流直接冲溃两层枪阵,枪刀、铁甲、人体,在这连绵成排的枪气面前薄纸一样脆弱,碾压出了一片血色通衢。

    千余赤甲轻骑紧随而上,扩大阵势创口,微弱不成型反抗别说戳破他们身上赤甲,就连蓑衣斗笠都没被划破多少。

    而这时曹军已人人胆寒,虽听见曹仁大声呼喝着,但组织起的反抗是这样虚弱,只稍阻了一会,随着又一千赤甲重装步卒赶到,顿时就直接崩溃了。

    “杀”曹仁在帅旗下死战不退,数百亲兵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立刻布下了防御阵列。

    “冲锋”有人用一声嘶哑声音,出了号令,具装甲骑就直接对着大旗碾了过去,陡间,迎面就是数声尖锐的呼啸,霎时溅起一片血花——这亲兵中自有神射手。

    但是这毕竟是杯水车薪,马匹长嘶,马蹄踢起湿滑泥土,雷一样马蹄声撼动整个阵列,钢铁具装甲骑瞬间又冲入敌阵,数吨的冲击力撞到了敌人身体上,顿时哭喊声,惨叫声,人体被撞碎的闷响充斥着每个人的耳膜。

    连续不断的**相撞的闷响,带着骨骼断裂的清脆声音,上百人瞬间消失在具装甲骑的马蹄下,变成了铺在地上的人皮。

    “啊”曹仁怒吼着,但面临这种冲击,他不寒而栗看见了自己的亲兵身体碎成几片,五官,包括充血眼球,都一清二楚,露出了巨大恐惧。

    冲锋还没有停下来,狠狠撞在了曹仁身上,就在这时,伴随着他身上的闪光,一声断裂巨响,七米重型骑枪折断。

    这是曹仁身上防御道符,就算这样,面对数吨的冲击力,他闷哼一声,跌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一见殿后帅旗陨落,前面上万青州兵顿时大哗,斗志全消,冲破督战队阻拦,一个个撒开脚狂奔起来——这样果断抛弃了殿后友军,全不顾被救援的恩情,贼兵本性暴露无疑。

    具装甲骑冲势缓下来,他们每冲锋一次都极消耗马力,追击敌人绝不是重骑兵的任务。

    而这就真正到了轻骑挥之时了。

    张方彪作这队统领呼喝着追赶,只见着转眼就追了上去,脚步怎能比得上马的度?

    这万人丢盔弃甲,最后见实在无法逃去,顿时就黑压压一片,跪地求饶。

    张方彪见了也不理会,挑着曹仁的头盔和帅旗,从各营下耀武扬威小跑了一圈,连主营远远能望见这边火光下残旗,众将士都悲愤难言。

    “惜哉子孝……”总督叹息着,理智压下心中不舒服的涌动,思忖着又损失一员大将。

    曹纯几个早已放声大哭起来:“兄长……”

    曹仁少时好弓马骑射,不修行检,对兄弟却肺腑真心,而成年后变得严整,持重而有武略,在一众族弟中很得人心,仅次于长兄曹操。

    就连稍年长些的夏侯悍也是愤怒:“子廉、子孝之仇,必向大耳贼索还

    这一句勾忆起了前两日折损曹洪的事,想到对叶青次次吃亏,总督脸色变得铁青,透着苍白。

    但对众将请战,总督确认术师的情况,一时间摇:“没有道术保障,你们过去就是中了叶青圈套,血肉之躯怎抵得过叶火雷威力?”

    “再等等……”他只能这样说。

    “可以了,回来攻这第五营。”叶青远远传音,召回杀疯了的张方彪。

    自头倒尾,叶青只是关注了这一句,投入兵力不过是步骑三千,直接就击溃了曹仁本部三千和一万青州兵,又趁曹仁出兵空虚期,亲自引七千主力攻破了曹仁原本守着第四座分营。

    这一下战局逆变,让临近两座分营的青州兵面如土色,士气大衰,这时面对叶青兵锋所指的这第五营,更如坠冰渊,战意点滴不剩。

    有些甚至纷纷鼓噪:“有流星天罚,这怎么打”

    “别怕,这只是区区道术制品……”还有几个派驻协防守营的术师喊着,调动着仅剩不多法力联合拦截,击落两只叶火雷,都是半空小规模殉爆,没有挥出威力来。

    洪舟指挥着火雷队,这时一头冷汗过来:“主公,叶火雷经不起这样耗,或可用伪装的木雷,对方法力不多了,要不要赌一赌?”

    叶青哦了一声,感觉有趣——这不就是多弹头以突破弹道防御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