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十七章 投奔(上)

第四百十七章 投奔(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苍穹上星斗密布,有数颗星辰各有光华升起,又有不少星辰晦暗不明,很是惨淡,摇摇欲坠

    而在豫州分野处,一颗大星,光华大亮,暗带杀气,其星是金色,却有青气隐在其上。

    “天杀机,斗转星移,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反覆。”

    世界,就是世界,不是游戏。

    只要力量还在变化着,就不会有1o掌控,而人性趋利而避害,自在其中,这徐州典农校尉陈登无疑就是这样一个人。

    彭城东北角陈氏宅邸,在这时是黑漆漆一片,只有后院里凉亭下挂了盏灯,芝兰芳香飘荡在雨后湿润的空气中,透着暴风雨后的清香。

    陈登就在亭里踱步,眉皱紧了,见着夜空如水,星汉连绵,风吹过千坊万家,似在沉思。

    年仅二十八岁的身姿,脚步有力。

    做事的仆婢路过,见了不敢多说,她们知道家主自拜见刘使君来,这几天来一直这样,而今早刘使君主力离开徐州,年轻家主神色更恍然若失,时而自言自语。

    “天意不绝炎汉……何去何从?”有人就听见家主这样喃喃的声音。

    这时,彭城里没有多少灯火,只有一道道白布在银月下飘着,这是家家带丧,几夜里难眠的人有许多。

    对徐州百姓而言,复仇后剩下只有悲痛,气氛悲切。

    曾安定富庶这片土地虽不至残破,但在战争中折伤元气,人口折损不仅仅体现在数字上,对生活着的人来说,伤痛需要很多年弥补。

    但一切终归是过去了,刘使君击败了曹操,拯救了一州百姓,又在今晨起程上洛,传闻已有十几家响应讨伐董卓,天下或能安宁下来……百姓这样想着,这样企求着。

    不过,同样有很多人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应州下土的质化尚处初级阶段,但每一处下土本质上都由所在州封土积累而成形,应州质量居于中流,并不输于别州多少。

    东汉光武帝开辟出兴旺学风,咬文嚼字古文流派尚没有成为主流,重视实用而的流派盛行,连带民智认识启迪进步,结合地方民气就产生特殊效果,滋养着人文,应运而生大批英杰,天地化生奥妙于此展现无遗。

    气运红色以上的都必有一定凝炼的灵魂,意味着对世界有一定独立认识。

    这些人虽不知世界由阴转阳的晋升在即,但世之晋升必有大劫,这些人本能觉出一种危险感,只往往将这警兆当作上洛前景的悲观预见——曹操撕破脸面先后攻打豫徐,讨董联盟貌合心离不难猜测。

    仅有少数留名青史的人,这些英杰能感觉到会更多……相比地上人,他们只不过缺乏经验,缺乏体系认识,难以把握住真相而已。

    真实世界对个体具有强大感染力,连看过《封神三国演义》的地上人都或久或短迷惑过,不是人人都可突破认识局限。

    下土天道形成的封锁要是能混淆机变,圣人女娲要是能随意撬开地上人的脑壳观看信息,也不会找到抵抗江子楠夺舍的貂蝉,而又费心将她送到地上获取情报。

    但感觉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人有时可以欺骗自己,却不能欺骗感觉……最多在力量作用下扭曲、阻塞、延迟了,而不会完全丧失,这便是许多人最后能清醒,除非这人已彻底被外来力量感召、吞并。

    被夺舍而夭折的英杰无疑是不幸,余下的英杰无疑是幸运。

    世界危机感的认知,足以士许多英杰做出奋起行动,克服障碍,做出一些不同历史上的选择……这一点不分阵营,却是许多地上人都料不到。

    片刻,亭中脚步一停,转向主屋,书房窗内一盏明黄色的琉璃灯亮着——糜家新产品,在徐州甚至南面场州都很流行。

    “吾儿还不睡?”老父陈畦听见开门声后这样问着,搁下毛笔,捧起新纸吹于了墨迹。

    汉末的时风,崇新求变,是因天灾**连绵,寻常天人感应祭祀在灵气淡薄世界不可能成功,试图寻找新的出路……

    古往今来谁都不是傻瓜,只是有些成功的改变历史,更多失败的消失在时间长河中。

    陈登扫一眼洁白似雪的新纸,对于父亲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早已见怪不怪,这时只是屏退仆婢,恭谨一礼,说出在心中酝酿了几天的想法:“孩儿欲追随刘使君上洛。”

    典雅的书房中一片沉默,良久,老人“呵”一笑,似、对儿子决定半点不意外,却问着:“吾儿组织全州屯田有着殊功,典农校尉三年历任既满,陶使君已准备表你为广陵太守,新到刘使君麾下未必就有此二千石秩位,能放得下

    “屯田制度既成,又已过农忙时节,且徐州诸事既定,已无我用武之地。”陈登早有腹稿,坦然说着,他素来文武俱长,胆志过人,却不愿困顿一地错过大舞台的时机:“刘使君今奉献帝遗诏,此去必是龙入大海,赤运激荡,万变系于一时之机,我只担心其在讨董联盟中遇到麻烦,或可为三兴汉室添上微薄助力……”

    他的话声一顿,回想着起前夜的天火流星,昨天的冰封河道,压下心中冲击,斟酌着说:“近年来天地异象颇现,史所罕闻,此诚千古未闻的大变局,我所闻中只有刘使君给出一些成体系的解释,此必应于天命机运……当然陶使君那里,我自往求辞,言明原因当会允之……”

    老人只静静听着,没有多加评述,陈登不由稍有些忐忑。

    曾任汉光禄大夫、秩比二千石的陈畦虽灰心朝政、早早退隐,但是智慧杰出的名士,陈登从小受着熏染,很看重父亲意见,不免担心老人会更重视家族稳定传承,而否决儿子的志向。

    但不论怎么样,陈登缓缓说完自己的理由,目光沉稳,躬身听命。

    、房间里静默一会,陈畦低和儿子对视片刻,起身取下墙上盔甲和长剑,在手中摩挲一会,浑浊的眸子里微微追忆怀念,交在儿子手里。

    “这是父亲当年用……”

    陈登讶异,顿有明悟。

    老人叹息一声,说着:“我已老了,再上不了疆场,吾儿自去……刘使君当在百里外,良主难寻,事不宜迟,吾儿连夜快马追去,家里自有老父给你守着,陶使君那里我来分说,我再度出仕,处理一下广陵事物便是。”

    “父亲……”

    老人瞪眼:“堂堂丈夫,岂做小儿情态,到了刘使君那里,一定要好生作

    “是”

    黑夜里,一骑带着家兵,策马出城,披甲执剑,映着星光下,绝尘向百里外屯驻的刘军大营追去。

    皎皎星汉下,只见少者几骑,多者百骑,都汇集向着一处而去。

    “流星入营,天命已明”

    “三兴汉室,玄德公就是今日之光武”

    “遇明主,襄大事,此诚百年不遇之大运,不可不去”

    叶青大破二十万曹军,逼得曹操入盟的消息,传递是这样快,石落池水一样,消息所传之处,响应者不计其数。

    大地上有一种丝丝淡红气升腾,翻滚着,甚至于寻常真人感知,只有芊芊在夫君怀里迷糊咕哝着。

    “族气……”她这样说着,朦胧中又带着莫名怅然。

    冀州·巨鹿

    山谷连绵黄竹精舍,最深处竹楼

    一位老人正参悟天地之机、仙道之运,此时豁然睁目,透着神光,捏紧了九节宝杖:“又有天命要诞生了”

    一个时辰后,竹舍窗帘微动,三个真人现在了室内,银色月华垂下穿透他们的身体,竟似清透,形影中透着一种琉璃灵光,显非真身。

    这时收敛起了阴神灵压,恭敬垂:“师尊召见弟子,有何吩咐?”

    “我们既夺舍黄巾,挑拨农民起事,自身根本却按着不动,以培根基”

    “这些年来,已窃得了大股气数,成军在望,只要洛阳一落,就有我们成气候的机会。”

    “你们此时既在洛阳,先暂助董卓而窃龙气之事,向东去劾杀一人……”老人顿了顿九节宝杖,说着。

    “是”三人都是应命,一股杀气就透了上去,正要离开,却又听着:“慢”

    三个真人停住了身影,又躬身听令。

    只见过了良久,这老人才慢慢说着:“地上人虽是我们大敌,但是他们内部却有着分歧。”

    “刘备曹操孙坚非是土著我们早就知道,也知道渐渐水火不融,并且早有针对性安插内细。”

    “不过这刘备展度的确乎我们的预料,原本并不受天命眷顾,但却以白兔冒烟伪造天命,一路晋升。”

    “现在拥兵十万,虎视群雄,又以九千破曹,流星入营,丝丝气运凝聚不散,现在几有化真之势”

    “我们着急,曹操孙坚岂不急?”

    “或可利用之,一举杀得此子,不能让他坏了我们大业。”

    这话说的有条不紊,三位真人心服口服,都躬身应着:“是”

    又停了片刻,见着老人再也无话,这才渐渐消去,化成了三道流光,迅穿过了天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