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三十三 龙气西移(上)

第四百三十三 龙气西移(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城截留两千骑兵,江东军还在鏖战……豫州主力却渐渐归营。

    只留下一支赤甲骑兵,和少部术师监视江东军,端将江东猛虎孙坚当成打杂小厮,还是免费的那种。

    “混帐”眼见着大军徐徐而退,俞帆不由脸色铁青,牙齿几咬出血来。

    随中军归回的路上,车驾坏了只能骑马,太后侧身坐在鞍上,身子其实有些酸软,努力挺着腰,在一路经过将士面前维持皇家威仪。

    不过一道道敬畏致礼的目光,让她有些沉醉,似回到了当年的岁月。

    想起刚才乌程侯难看的脸色,太后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心里是带着一点畅快和得意……

    原来自己,还拥有一点权柄。

    可怜自己垂帘监政两年,处处憋气屈辱,甚至落魄无援到几乎身死,除董卓以外,其实这些地方割据诸侯也是贡献不小,今晚杀的杀,压的压,总算出了口恶气。

    “有人在背后的感觉真不错……”

    今夜经历太多变故,沉神动用传国玉玺的力量,身体里似被抽空一样,满满的乏力,精神却活跃,丝丝凝聚明粹,无尽的感慨袭上心来。

    夏夜的晚风迎面吹着,带着南面群山凉意,太后的笑声淡而无声,混在军队行军的脚步声、甲械撞击声中,一点都传不出去,只有几个侍女时刻注意,听见了这细微的声,都也不敢吭声,暗暗投来目光。

    太后顿时敏锐自杂思中清醒过来,旋即收了笑,从容而坐。

    在宫中要维持一种距离感,出宫又有些不同,就算最落魄险境时,她都教育女儿要挺直腰,维持汉家公主尊严……若无此,孤女寡母在这乱世间,真是一无所有了。

    心思渐渐平淡,一直到大军归营,回转山包上自己的帐篷,沐浴后,挥手屏退侍女,熄了灯躺在床上,黑暗里四下无人时,她反身抱着衾被,一个人静静想着。

    “此处,离洛阳不过一百五十里了……”

    从洛阳到许昌,荒废崎岖的秦郑古道上狼狈逃亡,从许昌到宛城,回归幼年记忆里的故乡,南都皇宫中那夜骑牛天子的怪梦,又从宛城回到这边,短短时间里走了一个生死圆环。

    回想那夜宫中变乱,那杯送进来毒酒历历在目,至今有些如在梦幻中感觉,自己真的活下来了么?

    触摸着玺盒,细腻冰凉,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血腥味,那是自己身上传来,纵是用了新产的香皂沐浴过后,还有种残留……或是错觉。

    这样想着昏昏睡去,她实在太累了。

    一直睡到后半夜,突的噩梦惊醒,突坐了起来,坐在榻上看了看,见是在帐篷内才松了口气。

    没有喊着丫鬟,稍拉开帐篷,见着夜色朦胧,风徐徐吹过,半点暑意都无,前几十步是侍卫兵营。

    此时月影西斜,照得山河,风一起,远远见得一条河水起伏不定,极目远望,山色水景,田畴林木……

    她不禁长叹,江山如斯,本是她的儿子所掌,想到这里,突悲从心来,两行泪垂了下去。

    良久,望着不知何时打开的玺盒,又记起了梦中烈火。

    “刚才那是……”喃喃声渐渐不闻,抱着玉玺,还能感觉到它在灼烫,残留印象里的熊熊烈火似在提醒一样。

    恍惚片刻,正式穿了外裳出去,冰凉山风透体,吹得她浑身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顶上是深蓝夜空,幽净,深邃,广浩,星光疏密万点,璀璨壮丽。

    一道银河斜挂西南方,上接穹顶,下接群山,缓缓移转着,注视人间千百年动荡,族运起伏涨消。

    “大汉四百年改变了许多,有些东西却没变过”太后再次见得,露出一丝苦笑:“就似苏武牧羊北海,不改汉节,此风史所钦慕,无论男女。”

    抱紧怀里的传国玉玺,它通体晶莹,残缺崩掉的一角重镶异金,丝丝月光、星光汇聚着灌落。

    太后已习惯这种异象,只是不时灼烫感有些非同寻常,揣测起刚才梦中烈火……记忆中,前汉末代太后王嫫就是在火海中身死的吧?

    王嫫是王莽的长女,十三岁就嫁给汉平帝,是孝平皇后,受着伪君子父亲严格教育,温顺娴静有节操,但这也便于被控制。

    两年后平帝病,王莽祈祷昊天,以自身代死,以获得名誉,却暗使人毒杀汉平帝,改立幼皇帝。

    时年十五岁的王嫫按礼法被升格太后,王莽通过禅让,继承了皇位,王嫫自锁旧宫,称病不朝……

    但新的问题又来,明明是女儿,礼法上却是王莽长辈,造成以女儿为母后的奇葩事情。

    王莽感觉丢脸,将太后降格改封为“黄皇室主”而逼其改嫁,择选英俊世家贵族前去“探病”,王嫫驱之,自此寡居,时年十八岁。

    及至乱兵诛王莽,纵火焚烧未央宫,百官群妃逃避,王嫫不肯离开旧宫,叹息一句“何面目以见汉家”,径入火海而死,时年二十八岁……

    “刘使君说此玉玺有灵,非同凡物,是否曾记录那一片火海?”太后想着,感觉这夜风更凉了,心中隐隐不安,似有点触及,又摸不清道不明……它在告诉自己什么?

    一时没有了睡意,抱着玉玺在附近蹙额沉吟,这时,几个早已警醒的贴身守护女术师相视一眼,默默跟上。

    她们是自叶家联盟中选的可靠术师,作地上人自不会有多少敬畏,但几个时辰前一道波及十里方圆封印金光,再看这太后时,目光渐渐不同——在力量为尊的修行世界,此女能以凤格运使国器,无疑是强大而值得尊敬,哪怕只能运使一次也足以逆转战局。

    军中营区森严,相互设沟墙隔离以防火、防营啸,自不可能越界自由行动,但是十二万大军的扎营范围极大,主营区处在一处小山岗上,地方宽松。

    因前几天下过雨的缘故,林间空气犹带着点清新湿润,松涛阵阵,山路蜿蜒,夏虫绵鸣起伏,山下征用的农田区甚至传来一片青蛙的咕呱求偶声。

    沿途甲士站岗巡逻,术师轮班值守,见着这赤衣翟冠的华贵女子也不阻拦,只要太后不出主营区,就任由在山岗上散步……

    她看起来也没下山意思,走走停停,有时歇息时目光游移片刻,落在西方群山间,皱眉不知在想什么,又开始漫步,渐渐靠近山顶……

    “那便是传国玉玺吧?”许多地上人目光先落在这国器上,暗忖着毕竟本质上是应州二万年阴面凝聚,威力很大。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叶家联盟的普通练气武士来说只是壮观,术师却都是心中凛凛。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下土世界有这样霸气的话。”

    “此玺得下土天道的天佑,我等甚至不敢触碰,以免受二万年阴面渗透,就算主公没有化成真龙前,也不敢持之。”

    经历今夜之变,人人都清醒了许多,下土也有邪魔渗透,高端战力常人根本插手不进,只有主公、芊芊真人都在全盛状态才能正面抵御,进而封印围杀

    “不知道主公的伤势恢复没有。”一些术师回望山顶,心中有些担心。

    山顶的风很大,叶青静静坐在主帐前的一大块花岗山石上,看着西方黑暗群山下的连绵灯火,隐成关城形态,严严实实地堵在山谷豁口前,甚至后墙蔓延到山谷深处十里,纵深绵长难攻……

    关山难越,自古宜然,人的斗争则比山势更险、更难。

    “怎还不睡?”芊芊寻了出来,给他加了件外衣,扶着他的肩膀:“战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灵力未复还是虚弱,就别出来吹风啊,你又不是灵池真人

    叶青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气息已旺盛如初,回对她笑了:“你敢在为夫面前秀优越。”

    “哪有。”芊芊认真盯着他看一会儿,并无所得,有些不满咕哝着:“又转移话题,今晚……咦?”

    她的目光从自家夫君身上,转移向西方,似感觉到什么变化。

    只感觉到云雾笼罩之下,一些细小流淌在变化,可以感受到缓慢而又明确的变化,但又看不清楚。

    “出了什么事?”芊芊不由惊问。

    叶青沉默片刻,才说着:“貂蝉传来急讯,帝驾提前起程西移,礼器装车,百官随行,黎明即将起程。”

    “虽我们称是伪帝,但毕竟是宗室中人,又在洛阳朝廷登基,自有几分龙气在身,这一动驾,就有变化。”

    一瞬间,叶青对于气运又有了一种理解。

    洛阳是帝都,大汉龙气在之前是淡黄,汇集到洛阳帝都,却成了青流,这回光返照秉承了真龙最后元气。

    虽垂死挣扎苟延残喘着,却是自己成就真龙的关键。

    芊芊听了这话“啊”了一声,有些紧张:“这两天不是只迁了十万百姓么?去长安官道挤满人流车马,怎会这么快?”

    “此必是李儒之策。”叶青回忆历史说着,起身徘徊,表情沉郁,断然说着:“董卓已等不及迁尽百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