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洛阳城下(下)

第四百五十九章 洛阳城下(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阳

    一声石破天惊的雷声,撼得大地都颤了一下,整个城,整个巍峨宫阙都淹没在麻帘一样的雨幕中。

    云涛压得黑沉沉,惊雷一声接一声,把整个天地照得雪白,闪电过后,又黯黑看不见人。

    江晨站在雨地里,仰看着城,叹着:“不想我们,还真能抵达洛阳城外,真是不可思议。”

    刘表这时动了心,看着巍峨的大城,说着:“董贼既如此虚弱,我们此时有三万兵,何不就地驻扎,等待刘使君大军汇集,一举拔了此城,恢复我大汉社稷?”

    刘表说得很动情,两道眉拧在一处,目光炯炯望着江晨,而江晨虽听得很专注,却没有说话,直到刘表说完,才对刘表说:“刘大人,我们虽民望所归,义军汇集,一天内集中三万兵,百姓还不计其数。”

    “但我们深知,现在不过外强中于,我们一千人扩大到三万,连勉强保持指挥都难,此时只要董贼再出一千骑,我们这三万人就得立刻崩溃”

    “将军说的是,现在雷雨大作,又由于这关系大汉气数,龙气倾戈,望气之术混淆成一片,我们才得幸存。”貂蝉在侧,说着:“我们进洛,只是欺董贼一时不知,惊弓之鸟罢了,也是为了争取百姓离开的时间,现在,却是立刻转移的时间了。”

    “不过蝉还要入京,联系暗线,就不跟着去了。”

    刘表听了,看着这蒙茫的雨雾,许久,才无可奈何叹息一声,说着:“就依着两位了,可惜。”

    “撤罢”见着墨染一样的夜色,江晨淡淡的说着。

    洛阳·城楼

    一行人注目着外面倾泻的大雨。

    “调查清楚了外面情况么?”董卓看着连绵的雨,阴沉着脸问着。

    “太师,已调查了,似是有人举旗,下面都是义军,人数有三万到五万左右”李儒说罢,便情况细细说了。

    董卓听了,起身踱几步,又问:“你肯定么?”

    “虽有把握,却不能肯定,要是义军,派三千骑就可破之,就怕是陷阱,就成了大错了……”李儒这时不敢保证,说着。

    董卓听了,眉皱着,望着外面,问向道人:“你说下面是军,还是乱民?

    这话一出,突一声巨雷,震得大地都撼了一下,几个人心里都是一悸,一时间沉寂下来,只有着雨声和雷声连绵,这道人迟疑会,说:“现在气运混淆,又是雷雨,实在难以分辨。”

    董卓正想说话,远处一阵声音,一个侍卫跑了过来,脸色铁青,跪在城墙上说着:“太师……雷……”

    董卓脸色又青又白,阴沉沉说:“什么事,天塌了么?”

    “太师府……遇到雷击了,烧起来了”

    众人听了,顿时惊得一齐站起身来,跟董卓疾步张望时,却见不远处,太师府人声翻腾,隐隐传来时断时续的吆喝声。

    众人都是心里一凉,这可是不祥之预兆

    “不必说了。”董卓慢慢转身:“夜里祸福难测,明天一早,本太师亲率大军,看下这城下,是何方神圣”

    “是”众人一时无计,都只是应着。

    李儒也是应着,却莫名其妙,觉得心里一空,一阵失落,他想说什么,看着远处黑夜,又把话吞了下去。

    次日·盛夏的风都要止息,风雨将至的沉闷。

    太阳高悬中天,洛阳自内城中两宫御街到南北坊巷,再到郭城外东西两面的大市小市,渐渐都挤满了迁居人群,面对明晃晃的刀枪,每个人都顺服沉默,沉重脚步中充满压抑。

    一切平静下来,只有火在众人心中不甘燃烧。

    “这种味道……”高顺领着五百陷阵营,值守城东南的开阳门,看见下面上万步骑威逼几十万百姓出城,一时间沉默了。

    自城放眼望去,郊外已一片黑压压。

    先期出城的百姓,汇入了郊县所属的百姓,形成庞大西迁人潮,蚂蚁一样在荒野上挪动着。

    炎热的日光照射着方圆郊县二百里,前赴长安人流实在太多,已不是官道所能容纳,就于脆百姓一队,西凉军一队。

    实际上却互相拖押着填塞荒野,到处都有乱兵摩擦争斗,乱象初现……在明眼人看来,这是最后疯狂。

    “作孽啊……”有偏将低语着不忍再看,可料到这些匆忙迁徙百姓中大部分的结局。

    “这还算克制了,一旦入夜会更严重,军士勾结作恶,引冲突积累到忍无可忍,最后化作一场大乱,这和营啸有何区别?”

    “直接杀死的未必太多,怕只怕纷乱中死于沟壑、踩踏……就算身有武功在胡乱奔突人群中都是危险。”

    “这样急,听说是昨天的事。”

    “昨天有人举着刘大耳的旗帜,一夜汇集数万百姓,绕着洛阳而行,吓的有人以为刘大耳来了,早晨一查,才知道仅仅是临时汇集的人群,已经趁夜远去百里。”

    “这使得部署大乱,徐将军带人过去了,而太师大怒,连斩几个将校,并且命令立刻迁移。”

    “肯定跑远了……”

    种种乱象让洛阳化作地狱一样,作西凉军中少有一直保持军纪的队伍,有些士卒不由回向主帅望来。

    高顺握紧手中的剑,面对着这些目光沉默,只是呵斥:“乱说什么,小心军纪”

    说罢不言语,心中难受:“自己这几年都在做些什么呢?徐晃带兵出去,肯不肯回来,怕是说不准了……”

    视线远处一队队催逼的步骑,渐蔓延到了南面城郊……很快又有一支骑军溃兵奔回城门,高呼着现敌踪。

    “去太师府上报吧。”城门官随口敷衍过去,洛阳乱成这样,这些兵事全靠上面管着,哪里轮到他们在乎。

    南郊·庄子

    徐晃看了上去,面对只是一座空庄,就连仆妇农人都尽数遣散,连个影子都是不见。

    搜检的斥候上报时有些忐忑,寻找着好消息说:“粮仓的屯粮却未带走。

    “破釜沉舟”

    徐晃吐出一词,不免有些佩服:“敌人轻装简行,很是果断啊,现在洛阳城眼下就是火山口,大军强压着还好,一旦太师亲自大军东征,后方就可能彻底糜烂了……”

    一众将校听得心惊,本能不信,但看着周围纷乱的迁徙队伍,蚂蚁一样铺满这片田野荒原,又看一眼东面不绝烽火狼烟,俱是沉默。

    “京畿搞的这么乱,不好守啊……”许多人出了怨气,却忘记这些乱象正是自己亲手造成,而在外敌迫至后才显出反噬恶果来。

    徐晃不再言语,目光扫过四周,自己匆匆领兵出来,到这时才有时间观察这些部下,徐晃眯起眼考虑起来……

    这些人哪些是可信任?

    哪些又是可争取,还有哪些是彻头彻尾想跟着董卓走?

    这时,有几方诸侯暗中和自己接触过,虽没有立时答应,那是因知道立刻反水没有多少价值,哪比得在阵前倒戈有价值?

    眼下终带出一万军,兵力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无论投刘备、曹操,又或孙坚,都至少可混个将军,又或是太守,总比在董卓这沉船上继续待下去强。

    “主从两年,就此做个收尾吧。”徐晃想着,吩咐:“敌情不明,但可能是西去汇合,向太师府汇报,还请留兵洛阳”

    这一骑斥候自南郊奔入洛阳城去,这时,街面上拥塞人流无疑让传统信报模式变的极困难,直到路上撞见一名太平道术师,斥候才将敌人西遁的急讯传入太师府中……

    太阳已快要正午,朱隽文武重臣自太师府沉闷会议中解脱出来时,都是吁了一口气。

    见了街上乱象又是皱眉,一个个只能让马车在拥塞人流中挪移。

    似乎巧合,在一个街口突然被一群民众拥堵,就见王司徒的车驾自后面赶

    “司徒大人请朱将军车驾过去一述。”有个仆从递上拜贴。

    朱隽扫一眼这人,看出有着不错的武功,心下就是一晒:“传闻王大人两年前府上遇袭,若非刘备拼死相救就要阖家不幸,这才养起许多高手?可惜就防防刺客,军阵上万弩齐,江湖高手顶个用。”

    心里不屑归不屑,但听说王允的女儿都和刘备私奔,还能借此在董卓面前摆脱嫌疑,这种黑白颠倒的文人本事还是让武人忌惮,朱隽不敢怠慢,想了想,说着:“把车靠过去,我这就去拜见司徒大人”

    “是”

    靠近了,朱隽就过去,一个小厮迎了过去,请着入内。

    里面很大,中间有窗,还有一个小桌,坐上几个人都绰绰有余,朱隽一怔,想起这模型还是大耳贼刘备创建,前几年虽是敌对,却在洛阳风靡一时,据说连太师都不例外,暗暗想着:“这老贼好能享受。”

    态度却不敢怠慢,行礼:“拜见司徒大人”

    “请起请起。”

    寒暄之际,朱隽留意到车厢角落坐着一斗篷人,隐不住窈窕身姿,使人一看就知道是美人,又带着难分辨的法术气息,不由猜测是美丽又是能于护卫,又是心里暗骂:“车里还带着这女人侍奉,这老匹夫还真会享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