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美人恩重,何妨皆敌(上)

第四百八十八章 美人恩重,何妨皆敌(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帝都·誉郡王府

    天色晦暗,誉郡王用完了宴,就散步,楚高见誉郡王沉郁,似喜似悲,心事重重,想问,怕失口,就先跟着。

    沿一条建在溪水上的走廊西行,过了一张小桥,转过一处阁楼,眼前顿时开朗,一片花卉中溪水纵横,石板花径小路连绵,错落有致。

    有精舍三四间,匾上写“静亭”两个字,塘里莲花开着,映在水中与天相接。

    两人站在亭里,花香伴着风阵阵送来,清幽爽神,偶有着小虫低吟,更显静寂,许久,誉郡王才说着:“真和做梦一样,不想太子和六哥,几乎同时受到了呵斥,前一阵还打着擂台呢”

    楚高点头,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是啊,信郡王前些日子,连日在府会见官员,官员衣冠辉煌朝见,几是小朝廷,据说车马密的连街道都堵塞了。”

    “而太子内结侍卫,外结大将,连兵部尚书贺文成、刑部尚书李世合,大将孟子光都敢勾结。”

    “二者用心不问可知,就连皇上都暗里恐惧,岂有不雷霆雨作的道理?”

    “我看不仅仅是呵斥,怕是立刻就有实质处置的旨意。”

    誉郡王听着,突想起了这话早多年就有人说,并且仔细想想,里面深不可测,连明君临得驾崩,必回光返照,诛杀皇子这层都有,自比这个楚高更高一层,心里一阵阵阴寒,也不语言,只是望着莲花出神,半晌才说着:“那你说,现在我怎么处事?”

    楚高听着,冷冷说:“太子和信郡王都危在旦夕,主公不必在里面插手,真不得不表态,主公可说太子失德可惜,宜徐徐调治。”

    又说着:“别看望气,太子和信郡王都青紫不变,这是天家掩盖气数的原因,要是去掉掩盖,只怕都已凋零了。”

    誉郡王听了,脸上毫无表情,心里却想起一事。

    应州汇报,说是大势已渐渐平定,总督已败了一半,很可能叶青此子就能得到应侯的地位。

    应侯,要是空架子还罢了,要是真控制应州,此子权柄就远过自己,哪怕自己当上太子,也未必能凌驾多少,想到这里,誉郡王站在亭下,自莲花上台,望着远处飘渺的天色,半晌喃喃说:“此所谓英雄性情,惜不能授我

    梅溪

    湖畔修着古朴雅致凉亭,带顶棚的游廊相连,八百里太平湖有几条大河,还有着网络一样的溪流汇入,几条最大溪流中,就有着梅溪,梅溪入湖口,因出了山峡,有六次转折,故称为六梅口。

    六梅口靠山临水十分幽静,住的多是些本地渔户吏民,房屋古色古香,带着流传千年的水畔气息,气象与太平镇的繁华颇有不同。

    此时,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刚过午时,店馆歇店,石板道上的细烟雨丝,随风飘荡。

    何茂径往穆心楼,抵达处,只隐隐听得楼上筝萧笙篁,有人酣歌,当下一笑,才进去,就听着有人喊着:“何老爷,你来了”

    说着,店老板颠颠跑过来,引着何茂向里走,何茂徐步而入循走廊进来,楼梯拾级而上,果见有着几人正品着瓜果,命歌伎演唱,何茂进来,笑问:“什么事这么热闹?”

    几人正听说话,见何茂进来,都是一惊,几乎同时起身,作了揖,其中一人满头皓,却还是热情:“在说何公子呢,何公子就任家主后,短短二三年,田产商业都增了三成以上,让老朽羡慕的很,正在说话呢”

    “这是侥幸,前一阵酒业里赚了点钱,后来正巧有着盗贼闹事,一些人家出售产业,我就买下来了。”何茂听这样说,笑一下,见案上放着几件小巧的古玩,于是端详着,敛了笑容,说着:“你们的心思我明白,无非是想要我走些门路,搭上叶家的线。”

    “这不算很难,对我也有好处,但是有句话说在前面,进盟是有着规矩,可以自主进退,但是不能坏了规矩……”

    见着几个人都凝神静听,何茂一笑,心中就有些感慨。

    几何时,当年还要对自家作揖的少年,却成长成了连自己在内的县绅都要依其鼻息的人,这怎想得到?

    南廉山·伯爵府

    云开雾散,雨水而停,银色月光照落下来,熊熊火把照得通明,两匹黑龙马已在门外空地上等候,黑衣黑裙少女执剑而立,红光照亮,握剑的手指修长,指甲剪于净整齐,毫无闺秀时兴贴花、涂油之类修饰。

    叶青举步上前,按住周铃的肩,明显感觉到少女的身体一震:“公子?”

    “恩。”叶青翻身上马,稍奇怪打量她一眼:“怎么心不在焉,有事?”

    周铃回想了一下,摇头:“没有,公子。”

    “铃铃这次不用送了,你在灵池凝聚关键,在家好好稳固。”叶青急于赶路,又看她一眼,嘱咐:“有什么问题找你芊芊姐。”

    “是,公子。”

    清脆的马蹄声早已远去不闻,周铃一个人站在空地上,怔怔,黑暗中火把的红光在她身上流离不定,双眸黑白分明,静默中呈现一种情绪……这少女也到了十五岁了。

    直到片刻,离失伴侣雌马刨着蹄子,不安鸣叫起来,她才收回目光。

    “小墨,没事。”她的声音很低,伸手安抚了座骑,默默牵马回转。

    又一阵“嗒嗒”声,自叶家旧庄方向有一骑奔过来,族兵见了她身影当即勒马,俯身递上一封信:“周神捕托人送来信,要您或者周统领亲自查看。”

    “义父么……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周铃平静收在袖里,去把小墨送回山庄马场,回房在琉璃灯光下拆看这信,就是手指僵硬。

    泛黄灯光中纸质新鲜,却十分久远陌生的墨色字迹,风格遒劲不羁:“阿风,铃铃,见字如晤,为父现已在南方雾州立足稳固,自周钧处听闻你们托身在……不日就使你云叔来接……”

    父亲

    喃喃着,信纸在手指间无声滑落,这黑衣少女立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神情有些许无措……事情怎会这样?

    黑龙马已在水路中行二十里,清波搅动漩涡,叶青手握青螺,法力鼓荡辟分水势,助推水脉流转,同样加着龙马如梭突进。

    龙女姐妹赠与他的这份订情礼物,同时拥有在南沧郡水脉的一定权限,有着诸多妙用,为水族加持就是最简单一种,还能庇护数目一百的人族军队在水脉通行无阻。

    以此来看,叶青其实早就获取了南沧郡水路权限,但这区域有限,通行规模又太小,对于布武本郡、辐射全州的计划是杯水车薪,才有了今日龙宫之行

    “当然,定亲之事也很重要。”叶青在心中提醒自己,两个目标,水路和夫人,都要得到

    到下半夜时,顺长河进入太平湖,八百里水波荡漾,湖心岛亭台耸峙,在星月光辉下披了层轻纱,有一盏灯笼自林间小径徐徐流转出来,在这深夜里显得神秘非常。

    岸侧雪白浪涛翻卷,黑龙马分水上岸,打了个响鼻。

    叶青对岛上熟门熟路,这时正牵马入林,突止住。

    林中,有着朦胧灯笼光而出,又是白衣少女相迎,规矩仪态之下,是熟悉的天真活泼,目光更巧笑盈盈,这一如当年初见画面,只是换了夜晚,更添一种奇妙的错位感。

    叶青一时怔怔不语,心中有着许多美好滋味。

    恨云见他呆,有些不高兴:“哎,别说你这就不认识我了,一日夫妻还有百日恩呢”

    “久别重逢,一时情切。”叶青回过神来,笑问:“夫人你这样精心复原当年情景,是在担心些什么呢?”

    “笑什么?当然担心有些富贵的男人,是不是变心啊”恨云毫不脸红说着,抓起叶青的手,敏感地嗅了嗅:“难怪觉得你有些不对劲,你怎又改土德了?”

    “不喜欢?”叶青笑着握紧她的手,百试不爽转移话题:“什么你你,这多不礼貌,要叫夫君”

    恨云抽了下没抽开,蹙眉着叹气:“夫君……唉,男人啊”

    她伸手将叶青一拽,两人一齐落水,幽暗与星光再度笼罩叶青,一阵水中被拉着下沉。

    “怎么不给龙珠?”叶青传音问,神情间有些怀念当年滋味。

    这勾起龙女的羞恼回忆,咬了他一口:“没有”

    最后半路气息不继,还是给了。

    通过湖底法阵与水卫检测,再度出现龙宫穹顶下的泊舟池畔。

    叶青这时心绪才安定下来,看上去,见着此时淡青色水色水阔天宽,波涛拍岸,放眼一望,岸上码头处,一艘艘法舰靠岸,下锚。

    而一些水族亲兵早已列队,站在左右,森肃威严中带着热情。

    此时,除亲兵,还有水族侍女做着迎接工作,见了这对璧人浮出水面,都停步行礼:“公主,姑爷。”

    恨云脸颊羞红收起龙珠,挥挥手,这些人又继续奔忙迎接各艘法舟上出来的客人,脚步轻快,眉目间喜气盎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