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五百五十八章 高喊万岁(中)

第五百五十八章 高喊万岁(中)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这不是我的战场,我也不想见叶青这个人。”秦烈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说:“我们要避免一切与叶青此战相关联的嫌疑,至少明面上避免,甚至要显得助益……显得给他挡过枪,这才是堂皇之道。”

    这雄武的汉子伸手在地图上虚虚一划,粗壮而灵活的手指将整个应州圈拢住,无形就有种虎视全州的气概:“你们看见的是敌人势大,我看见的是机会……这一役敌人特殊,阴兵预计只剩二十天左右寿命,时间是关键,你们想想接下来具体怎么样迎战——以取得最后胜利为目标”

    时间是关键?以取得最后胜利为目标?

    亲将、幕僚和高阶术师追随已久,知道主公这是考校他们理解力和执行力,不由沉思起来,气氛紧张。

    主公要建成力挽狂澜的功业,以获得天功,再博取州军体系内的声望所归么……卫少阳取出应州军情图看了总体形势。

    他又回到南沧郡军情图,仔细观察起来,目光自郡西平原地形盘旋片刻,很快移到郡东丘陵水网,顿时明悟一些。

    “主公所言甚是——最关键的是有了阻遏的功劳当底子,我们才有在之后借助地利,以空间换时间,灵活作战的资本……”

    “难怪叶青抢着迎击古战场的三万前锋阴骑,想必也是如此打算,是要逐步后退到郡东防御,以撑过二十天的关键时间”

    “以空间换时间,少阳能想到这一步,就已过州里许多郡望英杰。”

    秦烈微笑着不吝赞许,又对众人调侃说:“这应州的传承底蕴差的可以,满地的郡望基本不过千年历史,还自矜两三次改朝不倒……挺过两三次改朝就自大,实际是鼠目寸光,眼中只有应州州府,敢拿着阳奉阴违手段套朝廷,要不是朝廷实在看不上这些土包子,踩死他们都是顺脚的事。”

    “更可怕的是,这套路沿用惯了,都忘记上面还有天庭。”

    卫少阳失笑,知道是缓解帐内临战的紧张气氛,配合点:“这和应州的历史不过万年有关,放在几十万年内州甚至百万年的上州,甚至有着上万年的郡望,生命力雄厚而又有自觉性,最是难以清除。”

    秦烈摆摆手,将话带向正题:“郡望局限一郡还不算什么,真正有眼光的还是那些各脉王族,周面藩国诸侯百余个,除皇子新封的小藩国,一半都是本朝之前就有的老牌诸侯,有几不是延续上万年?”

    “当年本朝应运之前就是西方诸侯中一个,经历过仙王的三百年开朝定鼎,却不得不携仙属飞升,才见得天庭的力量。”

    “魏王那样大诸侯能和本朝全盛力量抗衡一时,但你们也随我参与过南漠大战,有些印象……”

    “天庭一声统战令下,孙大将军当时就鼓角收兵,魏王当夜就拔起金帐离开,铺展几百里的庞大对阵,双方合起来,有一百万精锐,各自撤军时整片草原都被践踏地寸草不生。”

    秦烈眸子深邃,吐字清晰:“没亲见过这种场面,是不知道敬畏……”

    有句话没有说,那就是,也才清醒的知道,怎么样掌握自己的命运。

    迅然猛烈起来的山风吹开门帘,显出外面深沉夜空,无垠的星辰,黑暗蛰伏在荒野上,而只月光和星光静静照落。

    帐中气氛静默沉寂,众人心中都是难以言述的感觉。

    元山真人这样仙门出身的追随者了解典籍更多,也是一叹:“确实,这些郡望都是在郡级地方吸血的蚂蝗,眼光最多是在应州,连陛下天威对他们来说都是山高皇帝远,何况是天庭?”

    贬谪至此,如果没有总督搭救的话,很明显,秦烈就算被贬职,被折辱,然后被处死,他在死前,只有高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或者高喊:“大蔡万岁”

    只有这样,日后才可能平反,使阴间蒙其福。

    要是死前有一句怨望,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死后还要踏上一万脚,永世不得翻身。

    甚至要祸及跟随他的全部兄弟和部属。

    无论为了什么原因,秦烈哪怕满怀怨恨,都不得不斩前,对朝廷磕头,高喊:“大蔡万岁”

    而这仅仅是皇帝之怒余波扫到罢了,微不足道余风。

    再见识过这样强大的皇帝、王者,都在天庭之下俯,才让人清醒认识到——什么叫天威

    一时帐里以叹息和沉默居多,却为秦烈的明智感到佩服——自贬出中央军来,主公越沉凝踏实,这无疑让既定的争夺应州大权更多一分胜算。

    “当然有科举的好处,这郡还是出了两个见过世面的人物,叶青的行动就比我还快一分,甚至之前那俞帆早就在草原上清扫一番,又掐着时间点开溜……不管是预判还是运气,这都是水平。”

    秦烈缓解帐中沉寂气氛,不惜坦然承认这次两个新对手的实力,又一笑:“但我们有州府的全力支撑,倾一州八百万人的资源投注,就算只临时分得小股也比这两人强。”

    “名正则言顺,器正则力顺,在叶青或俞帆获得郡级政治掌控权前还不足为虑,此役我们既要博取自己的功劳,又要不着痕迹借势将叶青打压。”

    “先要避锋让险,这已完成,叶青现在估计正面对三万阴骑和三万阴兵的前后冲击……当以此子实力不太可能就这样陨落,但不死也要褪层皮,大大折损之后面对阴兵主力围攻才是真正危险。”

    “接下来夺功而退,但实际上古道一带的军寨七座残破了五座,我们仅靠剩下两座军寨拦不住敌人多久,甚至不能拖到实力极限时撤退,我们只战一个时辰就撤……一个时辰”

    这句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都是当老了兵,不怕冲锋不怕陷阱,最怕就是死守阵地情况,运气不好时没有几个能活下来。

    秦烈看的一笑:“放心,我们不会死守,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下更没必要死守,郡东的山地丘陵和水网地形,才是我们迎战阴兵的主战场。”

    “我仔细研究过叶青的档案,又分析了他来郡西的时机,不难看出他是要救下郡西以便掌握,让南沧郡的根基相对保存完好毕他除了龙宫外没有什么有力支撑,而龙君又始终难以于涉地方经济政治,这南沧郡就是他叶家唯一的起家基础,于系到以后在州里相争,自是不容有缺。”

    “但我们这些外来户呢?有州里支撑,实际可以容许南沧郡一定程度残破,甚至这样严总督会更放心一点,以后少不了弥补。”

    “所以我们完全不用管郡西如何,据险坚守一个时辰,用光了叶火雷就撤退——此物是州府所给,实际有拿我们做枪的意思,要我秦烈去和叶青死磕,不想想天庭交给朝廷大规模生产是用来对付外域,岂容许用在内战中?”

    秦烈目光闪动:“严总督对我有恩是不假,但此牵涉到天庭嫡系的大事,我要担负全军安危,这报恩的手段也是要讲一讲,叶火雷是绝不可以内战时用……既放手里也是烂着,自是要最大化挥。”

    卫少阳看了一眼秦烈,说:“主公说的极是,为将者就要了解手中的武力,叶火雷这是叶青最早明的武器,这点我是佩服的很。”

    “由于已在天庭体系中广为传播,我托故人仔细查阅过帝都兵部的试验档案,叶火雷的爆炸本身是很优秀,但并非不可取代。”

    “历朝就有许多种道术武器有相当,甚至有着更强几倍的威力,唯独三个方面被叶火雷碾压。”

    “第一个是成本,杂驳甚至耗用过的灵石都可制作,廉价的简直不要钱一样,天下灵石矿山除少数洞天以及少数被仙门占据,绝大多数还不都是朝廷?特别是天下对灵石利用已有几十万年历史,老坑矿井遍布九州,每处矿脉开采到最后,精华都挖光了,周边杂驳灵石到处都是,各地召集点民夫去挖……甚至不用挖,在矿场杂物区拣都拣不完。”

    “第二个是另辟蹊径而非法力触,要是法力触,使用者就必须是术师,而天下才多少术师?”

    “不用法力触,连普通士兵都可使用,这覆盖面和战斗力,就扩大几十倍了,就凭这点,就极具战略价值。”

    “第三是叠加,一种奇特叠加效应,这一点是法术触类无有——单位区域内数量每多到上百、上千、上万都是一个临界,形成巨大的毁灭效果。”

    “可惜器物投放受时间空间限制,有着数量密集限制,只能到此为止,但同样看出威力在于叠加的灵气潮汐,这就有集火应用、狭窄地形两种主要战法

    “北邙古道每一条都是群山峻岭开辟出来,来回拉锯后说不上险要,狭窄还是可算上,就是用兵之机。”

    “至于防御阳神级别的真人,专门随军带来的州级法阵灵石损耗,自是去郡城问俞承恩找补……”

    卫少阳说来,众人都不禁佩服,暗思:此人的确有着智慧

    计议半晌,秦烈目视众将,强调:“记住,此役关键是以大胜功劳,获得天功,奠定后面自由作战的资本,在天庭和朝廷面前都能交代,我们只战一个时辰,战果要丰,时间要短,一战成名才可堂而皇之后撤休整,把兵锋让给叶少都督,我们立刻撤往郡西……平寿县”

    平寿县……众人相视一眼,那不是叶青的老家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