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救援

第六百九十八章 救援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黎明的太阳落在乌镇县上,没有温暖,只有透骨的寒意。

    城楼上最后一层工事,轰一声炸开,阴兵阴骑,开闸的洪水一样奔流,向着城内杀进去。

    县令许定玉,瞪着血水染成一片暗红的视野,喃喃的说着:“城破了?”

    他是举人出身,花费不知道多少心思,才当上这县令,平心自问,他劝农桑,平豪强,当政二年,可说极尽所能手段,甚至不惜得罪一些乡绅,才治平了整个县里。

    只是阴兵一来,却成了大祸。

    “杀”

    轰的一声,满天的血水,所剩无几的县兵,还在伤痕累累强自支撑,但是没有了术师,大部分倒下的都是县兵的散体,在不远处堆成个小丘,流血水浸透了城台,已可以听到城内哭喊惨叫,这是阴兵在屠杀着。

    眼见着阴兵就要扑上,突一片拼杀,一队人马冲过来。

    者是个一将,扫倒一片,县令一看,居是樊容:“大人,末将护你冲杀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城破前,大小官员逃窜,城破时,还有此人不离不弃守卫,许定玉突仰天大笑,问着:“樊容,我待你可薄?”

    “大人提拔我草莽之间,我必效死而报,现在时间急迫,还请大人立刻动身。”樊容单膝跪下,连连说着。

    顺着他指的方向,众人可以看见阴兵,分成小队,整然有序满地搜杀,显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活口。

    许定玉流下泪:“我是朝廷命官,城破者死,就算逃出去,还是逃不过朝廷三尺王法。”

    说到这里,突厉声说着:“樊容,你既受我大恩,此时就是报效之时,你立刻突围而去,护我在郡城家眷,投奔叶都督去。”

    “郡里,别县,援兵迟迟不来,我得罪了你们,何祸及满县百姓?”

    “只有叶都督,才能为我保仇,去,为我,为这满城百姓,保得这血仇”说到这里,声音凌厉。

    樊容本来抗拒,要同城而死,听到这话,顿时动容,思了下,顿时叩拜:“是,谨受命”

    说着,深深望了一眼,带着一队杀了出去。

    见着樊容杀出,许定玉露出一丝笑,正了正衣冠,向朝廷所向叩拜:“臣报国至此而已”

    才说完,一个阴兵已扑到,一刀而至,头颅顿时飞出,只是随之,一点红光,自脖子里喷出,转眼不见。

    “城破了”主持的道人有些满意,虽见着这红光,也没有说什么来。

    率这支阴骑和阴将精锐,逃出来后,血洗平河郡一处小古战场,因不靠近北邙山战线的缘故,这处古战场年代较久,又没有后来多层重叠,其守卫的神灵实力也浅,就此陨落。

    这一批阴兵阴骑,比寻常阴兵强大不说,更是带着一丝自主意志,是强大战力的种子。

    席卷甚至血洗多支世家,最后甚至几支集兵攻破这个县城。

    “张角,你率兵四十万,不及我现在六千。”

    南廉山·楼台

    南廉山庄修建的越来越完整,亭台楼阁随处遍布,珍稀花草,古木绿冠,怎么看也不象这几年才建,侧院曲廊更是不计其数。

    厅内地板上垫着地毯,很是舒服,叶青把头枕在了芊芊的大腿上,她的大腿柔韧细滑而有弹性,仰望就能看见饱满起伏,心情自然爽快,听着汇报都津津有味了许多。

    这段时间,南廉山庄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大小乡绅甚至官员,请安的络绎不绝,怀着不同的目和想法,汇聚一堂。

    不过这时,却不是听着这汇报,而是亲卫编制

    “……编制有骑兵五十人,引幡者六,府刀卫一百六十人,术师六人……

    对此叶青表示很满意,这编制仪仗,已经按照正规伯爵编制了,却听低声汇报:“乌镇县被破,县令许定玉殉死,县班樊容突围,在此求见。”

    樊容?

    叶青一惊,抬起来,这人听说过,供职于县城,不过一兵卒,前一阵贼变,他驻扎武库,遇警不乱,紧守营盘,贼人当场围杀了。

    县令就把他提拔了,前世当到了校尉,后来战死在沙场上。

    叶青坐起,示意暂停,唤着:“请上来。”

    不久,叶青看着在堂下这个有些局促不安,小心翼翼观察左右,叩拜行礼的年轻人,穿着破烂的袍子,还可以闻到伤药和血腥味。

    “……”叶青摇了摇,这人正失望之间,就听着叶青说着:“来人,命周风率兵三千,请术师团配合出动”

    “什么?”樊容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

    叶青淡淡一笑:“平河郡不在我郡内,我军管本郡,已经很出格了,本来不能兴兵为你报仇。”

    “只是许县令我听说过官声,一个为国为民的好汉子,又是殉国而死,我不能委屈了他。”

    “故就算冒得些于系,只能出兵了,至少得抢回许县令尸骨来厚葬。”

    “至于许县令的家人,只管迁到南廉山就是,我自会厚待。”

    绕是樊容心性锤炼的生死无谓,听了这话,不由泪流满面,重重叩下:“谢都督大恩,小人这条命,就卖给都督了。”

    话不多,却满是刚烈。

    见着退出,叶青抿着唇,不由笑了起来——这是了不得的人。

    记得没错的话,前世没有遇到城破的事,但自班头迁到军中当火长,又当到了校尉,在战死沙场前,身经三十余战,可圈可点。

    刚才一遇到,川林笔记就微微一震。

    “又是一个江晨一样的大将,只是夭折了。”对这点叶青毫不出奇,并不是怀有将帅之器就能达,中途死的才是大部分,要不,世上也没有祸国殃民了。

    将相折尽,才有庸臣祸国殃民,某种程度上说,怀有大器而死,才是大部分时间的规则。

    这时有际遇,是叶青的幸运,也是此人的幸运。

    “就算是秦烈,何尝不是将帅之器呢,只是天降祸端,又遇到了我。”

    抿着唇,叶青有些苦笑。

    所料一样,没过几天,应州各郡新的战况消息也自各处据点传来,总体来说,有好有坏。

    有些郡都不太好,焦头烂额,叶青获得的消息,自有别的途径。

    平河郡乌镇县被占领了,这是第一个县被攻破,总督震怒,不得不去亲自率军去收复。

    “听说秦烈因有硬顶的经验,再度被派上阵。”

    叶青听了大笑,明白此人还是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吞噬南廉山不成,不论此人心中怎么样焦灼,这段时期内都只能乖乖给总督做枪了。

    但笑归笑,但并没有完全隔岸观火意思。

    南方平河郡的郡守向南廉山求援——都知道南沧郡是叶青说了算。

    地面上,这一轮在南沧郡基本平息下来,就算在应州范围,没了裹挟四十万大势,翻不起浪花。

    所以叶青的心情是比较淡定,从容下令支援,一举几得。

    这时,南廉山经过一段时间修养,恢复不少,有新一批道兵涌现,这时一支三千人精锐通过水路去救援……顺便在外郡拉拢些下土旧关系,青谨真人封号下来了,总有些眼光的世家家君会趋附这颗新星。

    周风下了决心留下,就不能单纯管着治安,也得上战场锻炼下。

    叶青从来明白,狭隘的道路是走不了多久。

    天子之道,百川汇海,道路是越走越宽,要敌人、统一战线都必须明确,而消灭阴兵自是越多越好,点滴全都埋做世界成长化肥,或将来某一天能成事,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下来。

    “问题是外域会这么容许?这已不是斥候和先锋军的问题,而近乎送死了,再是不入流的散仙,也是一股力量,单单炮灰消耗,也未免太过浪费了吧?”

    叶青一直不解这个问题,近来除了修炼,思考的就是外域的反应。

    前世自己层次太低,虽撑到了第二波,却不清楚外域在第一波派遣大批散仙来送死的用意,如果所谓骚扰战,或者纯粹消耗一些外域的内部隐患,虽也能解释,但总觉得还差些味道……

    还有窜逃掉的星君舰……

    林林总总的事情演变,纠缠成一团乱麻,以叶青对外域风格有种灵魂般的直觉,还是从中抽茧剥丝,找到些可以确定的东西。

    外域似乎忌惮着天庭,派出邪魔只处于流串期,打的是骚扰战,还没到大兵团正面开战时。

    也对,天庭的青穹周天大阵尚存,虽有君星舰级别的穿越法器出现,但似乎缺乏主火力,还不敢直接撞网。

    贸然冲击肯定是引起全面反噬,让战争局面彻底失控,这是双方的上上下下都不愿看到。

    尤其对于核心战力——仙人——来说,最好的结果不是自身去拼刺刀,而是以仙园作为资源后勤的支撑点,编织成一张坚韧的网络。

    那夜漫天星陨的惨烈犹在,地上仙战的惨烈战,彼此试探出了对方实力,各有胜负,绝不是一战两战就能压倒谁,于是在消耗对方的同时,必须要注意保存自己元气。

    “持久战啊……熟悉的字眼……”

    叶青苦笑着,出于地球后工业时代的见识,他对双方战争后勤的关注是由来已久,眼下君星舰母体针对各州战局,释放黑莲外巢一类的子体进行穿梭突围,已经可以带进来各种法器,甚至大阵重火力,但还缺乏最重要的战争基地……星君舰,还不敢直接停靠,尤其在被天庭地仙碾压过一回之后。

    “它们或是在试探,寻找是哪州实力更薄弱这时显出一点气虚,将来等它们做好了准备,就会直接君星舰降临,那就是一州糜烂,就算能收拾好也是死伤无数,大损元气了。”

    叶青暗自警醒,决定下土的进场准备必须加快了。

    “主公,你叫我?”就在这时,貂蝉步履盈盈入内,一身绯袍,眸子银色,显得有些神秘。

    叶青点点头,让她坐下来,思索着开口问:“你的山河社稷图,现在扩展到能带多少人了?”

    “已能带数万人,不过这是极限,势必压缩携带物资量,并且只能维持片刻……如果师尊不放行的话,到时间就只能撤回了……”貂蝉忧心的说,不知不觉,她的一颗心更多偏向叶青,或她有所察觉,潜意识中却平静接受着变化

    “我会说服她的。”叶青手按着眉心,想起了女娲分身临走的那句话——想想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大战中生死紧迫,无暇理会,现在处境和心情都安定下来,难免叫人苦恼……本来仗着盟友价值,可以厚着脸皮不理会,但这次带大量力量进下土锻炼,这就是有求与人,不得不低头。

    “主公?很为难的话,我可以……”貂蝉蹙眉说。

    “没事,别担心,我不会让你夹在中间为难。”

    叶青随口说的这话,恰好戳中少女的隐秘,让她看一眼这个年轻的主公,就低下,心思乱了起来。

    “这人或许就是自己的良人,唯一可惜的是……他是地上人,非吾族类,其心必异……将来若是和师尊、吾族利益起了冲突,自己就是夹缝中的牺牲品了”

    叶青还没感觉到貂蝉的忧心,他基于自身道路的考虑,有了一丝决定,在心中暗暗生出。

    成为青谨真人带来的巨大变化,已通过恨云的转述,自大司命近来释放的一丝善意中体会出来,自己这样蛟龙在九州都是有数。

    在白、赤、黄三德中,或有与自己比肩,甚至有更优秀潜力的新生诸侯,但在青脉中,叶青不信有比自己更优秀的种子。

    人族体制对青脉的资源供给有限,没有自己这一路上巨大天功支撑,别的青脉诸侯纯粹要积累到真人,何其不易。

    这样的特殊地位,让他敢于做一些事,只要程度控制得好……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秘密,对于天才来说,没有一点异处,才更是奇怪。

    “而且最关键一点——应州下土是试验田,我的社会晋升实验,上交天庭验收的时,总透露出许多异常,与其被动,还不如现在开始,有选择逐步释放一些信息……关键还是在于节奏,要和我的实力地位匹配……”

    “当然,龙气制度,才是根本”

    “是成本最低,最合法的正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