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零一章 夺权(上)

第七百零一章 夺权(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秋,风雨中,一队车马在道上行驶。

    似雾似霾雨帘里,几十个士兵都批着油衣,靴子踩在道上,挂着刀行路。

    车上是王双,这是个四十岁的中年人,白净脸,眉透着冷峻,正在沉思着,片刻一骑奔来,刚刚站稳,一个亲兵滚鞍下来,向王双行礼,禀:“大人,临着南廉山十里了,还不见有人迎接,请大人示下!”

    王双脸上青气一闪,自己是州里上官,到地方来,不说迎出三十里,就是迎出十里总应该,不想临到五里,还是没有人迎接。

    他仰面望了望愈来愈暗的天色,长长吐了一口气,泄了心里的怒气,才盯视着亲兵,徐徐说:“立刻派人和南廉山联络,不管对方什么态度,你们只管先去传了话。”

    “是!”

    于是打马一阵急行,车架继续前行,不久,果见一座府邸,见还没有人迎接,王双大怒,却格格一笑:“你这就去传话,就说奉总督宪差,从四品州少府,来见南廉伯。”

    这亲兵答应一声就去,王双又说着:“摆起仪仗!”

    说着就在车内换上官袍,带起一顶乌纱帽,转眼,浑身上下一团官服,昂然出了车。

    周围几个亲兵见他出来,亦步亦趋跟着,按剑侍立,簇拥表情庄重严肃的王双,等着叶青出来迎接。

    此时雨过天晴,落山的太阳显示出来,门前除微微的喘气声,真鸦雀无声,而门前,叶家的亲兵,也如临大敌,按刀而立,虎视耽耽。

    就在这紧张气氛中,突听一阵脚步,一人穿着官服出来了,看着式样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是什么官,就见着这人泰然自若迎出了大门,离着王双五六步站住了,将手一揖,说着:“都督府主薄吕尚静,见过大人,大人远程而来辛苦了,请进府说话。”

    王双脸颊抽动一下,盯视此人良久,蹦出一句话来:“我是州少府,奉宪命而来,南廉伯安在?”

    这话话音不高,隐隐带着金石之音,周围的人都脸色一变,竖起耳朵,听这个都督府主薄怎么样回答。

    “大人的身份和来意,我们知道了。”吕尚静冷冷的说着:“只是我家主公,受天封青谨真人,及南廉少都督,并不是朝廷的人,是天庭的都督,礼法所限,故不能亲迎。”

    “大人要是饿了,渴了,还请入内休息,要是要传达所谓宪命,还大人不要介意——都督府不奉命!”

    说着伸手一让,说:“请!”

    王双才听了这句,头就“嗡”一声,脸色顿时煞白,后面话就没有听清了。

    任凭多大准备,他也没有敢想过,这天下有人公然称“不是朝廷的人”及“不奉命”

    其实所谓的体制,就在于有人奉命,要是不奉命,除了武力镇压,所谓的权威,就荡然无存了。

    尽管这事久已预兆,王双一时还是不敢接受这一现实,只觉得头晕,急跳的心似乎要冲胸而出,憋得气也透不过来,额上青筋暴起,伸手挣扎的说着:“你,你怎么敢?”

    吕尚静躬身一笑:“还请大人恕罪,人不事二主,主公领了天差,就要顾全天庭的颜面——看来大人是不想入内休息了,下官送客!”

    说着,袖子一挥,不理会,就进了去,一进了书房的门,就笑着:“主公,今日总算出了一口气!”

    叶青挽袖秉笔,正在批示,听见说话抬起来,一笑:“办完了?”

    “办完了,除非他想用这几十个兵闯入,要不就只有灰溜溜回去了。”

    叶青听了一笑:“你办的不差,就是这样,根本不予理会,直接赶这特使出门——要真硬气,早就带军来,总督此举或逼迫别人站队,却不敢派人过来真正摘桃,就这点就是外强中干。”

    说着,起身在厅堂内踱步片刻,叶青心志凝聚起来。

    “必须借助水路辐射全州,加快对各郡世家的拉拢,加快各地人才的吸纳,不吝惜重金待遇。”

    “至于现在!”叶青眸子一眯,下了决心:“传我命令,以都督府的名义,进行战争动员令,准备对郡城进行军管!”

    “主公,真的要打?”书房里,一直没有说话的江晨精神一振,颇有些期待,却拿不准这时候开启内战是否合适。

    “当然要打!”

    叶青毫不迟疑地说:“因我们展迅,时间站在我们这面,但总督等不起,他的这次特使挑衅绝不是偶然,而是开端,如果预料不错,很快就会军事挑衅……”

    纪才竹思量着,出言提醒:“恐怕总督方面,等我们挥第一刀,这挑衅的度,肯定是设计到我们不能忍……”

    “那就不必再忍。”叶青一句敲定这次战争的基石。

    几个人相视一眼,目光都是冷静中藏一丝灼热,都没有反对,因叶家已经忍耐太久了。

    此前主公成为龙宫女婿,也仅仅人身保证,改变不了势力的劣势——水府和人间体系隔绝,而龙族因历史原因又难以出手干涉,纵龙君偏心女婿,只能通过水脉的偏向来间接援助。

    直到主公晋封青谨真人,转化木脉蛟龙,作受青脉支持的种子,就真正具备了夺取一郡所有权的名分。

    叶青扫一眼下面,对众臣属的反应很满意,一次次潜移默化终于消减了朝廷正统的影响力,只要再有一次对朝廷的直接作战胜利,自己这集团就上了正轨!

    “现在,先把特使的消息宣传出去,把我们的态度表现出来,这是我们集团的最后一次选择。”

    “加入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人,不加入的,就给予清算。”叶青咬着牙,阴狠的说着:“那些联盟,混水摸鱼,吃了许多肉了,现在就应该回报了。”

    因叶家讯盘网络的有意宣传,还没有到王双回去,这一事变,很快在全郡闹的沸沸扬扬,将州郡和叶青的矛盾暴露无余。

    州府对叶家不待见已久,这反应不算什么,此事上最重要的是暴露了实力,和叶青毫不妥协的战意——本来是州府的一次攻势,却让叶青的争锋相对,直接扭转了事件的性质。

    不少人都恍然明悟:“总督已没有余力到叶青地盘伸手,否则,还会是呵斥这么简单?”

    “看来州军平定各地阴兵,还是损失了些力量。”

    “就算不损,未必能稳胜叶家军,那可是能击溃四十万阴兵……叶青自己受封青谨真人和少都督,朝廷是管不了。”

    “这次连呵斥都不受,矛盾就决裂了,现在州内怎么样反应……”

    熟悉事宜的家君,更暗自惊惧:“叶青要在本州崛起,总督和朝廷都不会容许这种情况,看来这次真要打起来了!”

    有人不信内战会来的如此之快,但很快南廉山战备的消息——面对州府的动作,在赶走特使后,南廉山当日就提升军备,布了第二次战争动员令!

    这样强硬的态度,让所有关注者的心跳都骤停了下。

    阴兵乱潮在州里已经渐渐销声匿迹,此举针对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时朝廷权威还在,就敢这样当面反抗?

    总督果然雷霆大怒,州府方面再度文斥责狼子野心,再度征兵,并征召广元门的术师,再度扩大术师团,并号召各世家群起而攻之,倒有不少世家响应。

    但更多是观望态度,尤其是在下土吃过亏世家,没几个再卷进这种冲突,甚至有些家君,在经过严重的考虑后,响应少都督府的号召——这其中有多少是出于盟约道义,又有多少出于投机,就不得而知。

    在这样的风云渐涌之际,南廉山不为所动,在潜龙蛰伏半月休憩后,巨大的临战体制再度运转。

    就似处在暴风雨的中心一样,叶青的生活越平静,每日除了修行,就是看看军政总报,接见一些新人,这既是政治表态,也是根据前世的记忆在掘人才。

    总体来说,有些过于淡定悠闲了,直到三天后,一个等待已久情报传入金玉阁中,他才一跃而起:“俞帆回来了?到哪里了?多少人?”

    “消息已经确实,据外州的探子回报,传闻此人西进三千里,席卷了两州的北方草原部落,杀戮无数,解救南朝奴隶尽数入伍,如今归至烟洲郡,历次战损极大,但沿途不断有人加入,总数达到两万兵……全部是换了草原良马的骑兵,这人数里面有很大水分,真实核心战力多少还不清楚,时间上预计两日内就会抵达郡城。”纪才竹禀报着。

    “西进三千里,裹挟二万骑兵……他倒是长见识了。”

    叶青笑起来,感觉此人比前世进步太多,战争本是相互促进升级,果是谁都没闲着,又从容说:“行文至郡城,要求俞承恩即刻带所属官吏撤出,两日内向我府移交郡城管辖权!不然,我自去取……无论他的总督靠山,还是儿子靠山,都只管来战!”

    “是!”纪才竹振奋应着。

    这个行文一出,石破天惊,全州哗然。

    托讯盘和各州报纸的功劳,因次出现天庭直属的实力派,要夺取郡一级地方政权,这消息的传播甚至已经不局限应州,短短两日间甚至就传遍了北地。

    这对同层级的郡望世家来说,是早有收集的信息,而此举,让叶青这个名字继高中榜眼后,再度进入许多寒门士子的眼中。

    总体上,北地更关注的还是此事本身意义,关注的是这种以天庭军管的名义,进行郡一级夺权结果,成功或失败都会产生连锁效应。

    这些都是遥远的州外影响,在应州的家君和士子、术师们而言,最深切感受是身陷了烦恼漩涡之中,再没有旁观者的兴奋期待。

    “这是要撕破脸了……”

    “对阴兵战事方定,渡过天庭的底线强压,就开启私战,果是乱世乱象……”

    “南廉山现在有木德青脉撑腰,这几次做事都根本不顾忌了,不会直接攻上州城吧?”

    有人难以置信,这种造反,必会是出头椽子先烂,叶青会如此不智?

    更理解深刻一些的家君就摇:“关键这是天庭和朝廷的一次交锋,是天权和皇权的较量,结果谁能说的准?”

    “对我们来说,怎么站队才是大问题……”

    站队对于凡间世家来说,是个古老而永恒的话题。

    俞帆远走高飞,秦烈企图挫败,剩下对决就只有州府和南廉山。

    资源上州府占据绝对优势,但这个政府对战争的反应还有些晚,比不上南廉山地上到下土的未雨绸缪积累。

    过去嘲笑叶青螳臂当车,穷兵黩武也好,在此际一战击溃四十万阴兵,甚至诛仙之后,将巨人一样身影展现在全州世家面前,有这样的力量不算,还露骨显出对本州的整合态度,展现了使用这力量的决心。

    “真是难以想象啊……”

    许多人回想起叶青在下土的逆天改命,这种态度,实际在下土时,让太后封应王,就展露过了,不过那时各世家还冷眼看着,这次就落到现实了。

    面对这样相争的情况,站队成连郡望都要考虑的问题了,一时间,郡州风云变化,连帝都和天庭,都注目过来。

    帝都·誉郡王府

    见着誉郡王读完一个报告,脸色顿时变的苍白带着铁青,楚高惊得倒退一步,说:“王爷……您这是怎么了?”

    誉郡王竭力压抑着感情,良久才平静下来:“没什么,看见这消息,我失态了,都二十几年了,这样子我自己也很吃惊。”

    楚高急急说着:“王爷何必过虑,不过是一万军,朝廷天兵一到,立刻碾成粉末,下官甚至觉得,单是州里七万军,都可碾碎之。”

    “事情没有这样简单!”誉郡王用着毛巾揩了脸,渐渐恢复了平静,挥手让外人都出去,又起身踱着步,见着走远了,才停住了:“这是天意!”

    “天意?!”楚高惊得一跳,张惶望着左右。

    誉郡王冷冷的说着:“是啊,天意,天庭早和父皇有过协议,这退出州府就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有英雄崛起,成就州侯!”誉郡王咬着牙狞笑着:“我们早有预料,却不想第一个是叶青——真是高深莫测呐!”

    这话幽幽,楚高打了个寒噤,脸涨得通红,说:“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你也不必太担忧。”誉郡王这时脸色平静:“天庭自有所补偿我们大蔡朝,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后顾之忧反而都没有了,再说州侯还得奉帝都号令么,这还是大蔡的天下!”

    “只是听见这消息,我还是心里疼的厉害!”说着,誉郡王长长吐出一口气,又怔怔看着远处:“可就算这样,都是绝密,谁知道天庭和朝廷的协议呢?”

    “这时敢跳出来夺取郡县,不是傻大胆,就是刚毅果决深谋远虑,看准了才下手——又快又狠!”

    “此子,要是当年,硬留在了帝都,就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