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圣人弟子(上

第七百五十九章 圣人弟子(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杀,杀光外道一个不留”

    天空上,吉云翻滚,密密麻麻的道人冲杀过来。

    这些道人却完全不似封神演义里的道人,个个单打独斗,看见了一支百人外域道团,只见一个道人大吼一声,将幡一摇。

    就见着外域道人都一阵头晕,有些就自天空落了下来。

    “噗噗”剑光不断喷出,一下子就有数百剑光,对那些晕眩的外域道人来说,却和剑雨一样。

    啪啪啪啪,鲜血飞溅,几十个道人皆是中剑。

    他们自天空跌下,才在半空,天道侵入就立刻开始,剧痛立时传遍全身,看着身上血肉模糊的大洞不断扩大,不由惨叫起来

    “雷霆”震耳欲聋的雷霆声响起,只见一大片金色雷光击了出去,“轰”一声,余下几十道人尽数跌下,化成了火团。

    火团剑光之中,条条魂魄惨嘶着离体,却被金光一闪,迅转移而去。

    “圣人门下,格杀外道,诸军民不得妄动。”一道人高喊着,声音远远传出十数里。

    军民目瞪口呆,曹操、公孙瓒、田楷、公孙度等诸侯都是目瞪口呆。

    叶青眯着眼,只见一丝丝杀意,自此掠过,下一刻,他转身离开,进入了大帐之内。

    戏志才传达命令而去,大帐内中只剩下了叶青和荀。

    叶青踱着步子,荀站着看着叶青,半晌,才说着:“陛下,您有心事?

    “是啊……”叶青有些慨叹:“圣人来援,这是大好事,不知怎么,朕总觉心里不踏实。”

    荀是极聪明的人,想了想,蓦出了一身冷汗,沉思着答非所问的说:“陛下,还不妨事,军政自成体制,就算有所影响,一时也渗不进去,只是那些所谓的诸侯……”

    叶青看了荀一眼,知道他理会了自己意思。

    圣人一时没有亲至,却足足数百个弟子进入战场,这本是大好事,但事先不拜见皇帝,公而卖弄神通,以迷惑人心。

    杀死对方真人,立刻收走了力量——在下土没有天庭,没有天功来分配,杀掉外域道人受天道垂青,就是玄黄之气。

    种种,使叶青不得不多思量,移时才叹着:“你协助朕掌好政事。”

    荀仔细品味着叶青的话,半晌才答着:“是,大营官员,我会看着,陛下,您请放心”

    “朕不能不多考虑。”叶青的眼里有些幽暗:“你退出去就办这事”

    第三日深夜·大帐

    叶青皱眉翻阅情报,掩卷不语。

    几案一侧亮着灯,琉璃灯罩隔绝气流的,灯焰在静静燃烧,光线在他眉宇间留下阴影。

    三日来,情报6续而来,除女娲立足社稷没有自身教派,西方教不参与,人教、阐教、截教这三大圣人教门全都到场,杀敌,顺便救人。

    据消息,还有人顺便传道,拉拢将领,无论是私夺力量,还是传道拉拢,都严重逼到了天子的底线,偏偏又维持在冀州,这是一种试探么?

    叶青皱眉思考着,一直就清楚圣人不是善男信女,请他们出手会付出代价,不过太上、原始和通天都是接触过,明显示好,现在好端端突来这试探一下,总觉得有些突然。

    “事情没有这样简单……哪里出了变化?”叶青颊上不易觉察抽动了一下,渐渐一丝杀气弥漫。

    “不管怎么样,朕不能容忍了,明日立刻下旨,召见这些圣人弟子,要在众目睽睽下,行跪拜礼”

    “定了名分,才好生杀予夺。”

    想着,就磨墨,开始写着,字迹端楷,秀拔有力,写完这道诏令,又仔细看了一遍,就上了玉玺。

    玉玺才上,只听“啪”一声,灯焰在灯罩中无风自动,闪一下熄灭,帐中陷入黑暗。

    黑暗中,叶青危坐,手按剑柄,盯着右面角落里:“谁?”

    “是我。”没有仙乐排场,只是微弱的明光亮起,青莹莹蛇尾游摆,显出蒙着白色面纱的丽人。

    “娲皇娘娘?您这是……”

    叶青看她没带侍女随从,暗自惊奇,笑着起身一礼,朗声笑问:“何事劳您亲至?”

    “我是私下而来,不必惊动外人……”

    女娲说着,随即瞥一眼案上的情报,又看了下才上玺的诏书,一叹:“皇帝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杀气。”

    “这是皇帝的责任,不得不这样。”叶青站起了身,并不辩解,怔怔看望着远处,似对女娲所说,又似自言自语:“对外域之战,已耗费了五年大半国库,且战后,就必须抚恤、赈灾、复苏民生,有些事不得不不想。”

    “说穿了,我当这大汉皇帝,是有责任,圣人天道所生,要是不尽力,怕是也要受天道诛戮罢?”

    “本是合乎两利的事,为什么这样难呢?”

    听这话,女娲呆了一阵子,对叶青的隐隐威胁顿感不快,但又有些理解。

    这话是说,他办不成,或有反噬,但圣人只怕下场更惨。

    女娲沉思良久,才说着:“传道的这件事,或只有我来解释一下了……”

    “整个下土万里江山,自是不小了,但晋升阳化,你认为显露在地上的洞天,能有多大?”

    “其中万民不说,肯定无法全部显化,就算是官员,术师,度过劫难升上去的比例,您认为有多少呢?”

    “各圣人都需要自己的嫡系子弟作为羽翼。”

    叶青听得,顿时明悟,又有些皱眉。

    上次请出手时,谁都没说,现在连分身跑来通告一下都懒得做,让女娲亲自来转述,这算什么?

    这种感觉漫上他心底,越清晰感觉到,肯定有哪里出现问题了。

    女娲将他的反应看在眼中,点说着:“此事是通天告诉我,他本想过来,但三教同气连枝,他不方便……不止通天,他问过太上、原始,三人都是如此打算。”

    说到这里,她意有所指停下,深深看了叶青一眼。

    只问三人……

    叶青冷静下来,在她的眼神中体会到一点什么,这样亲自过来,又这样偷偷摸摸的分明有事,又不明说,隐隐就有了猜测。

    于是沉吟问:“您怎么不需要?”

    “我?就看叶君你的社会试验了,你知道我圣格特殊……你我可算合伙人,如果你成功晋升汉族气运,就算失去圣人身份也遗留有大笔资本,足以使我冲击地仙,所以无论如何,只有我是始终站在你这面。”

    叶青思量了一会,笑起来,结合之前事,他已有些明白了女娲的来意:“我自会回报您。”

    “嗯。”女娲不动声色,从头到尾,她都没提起西方圣人的名字,也未提及草原,似仅仅是就这次三教传道的事情,做个传话的中间人。

    叶青盯着她看一会儿,也清楚的很了——她来主要不是此事,而是为了之前的事情。

    自己托帝女转问她“大日”的梦兆,却没得到回应,帝女是本族上古圣约神灵,绝不会隐瞒不报,说明女娲本尊肯定知了道自己的疑问,却在犹豫是否回应。

    梦日可以有很多解释,比如曹操就曾梦见二日相继坠山,这是预兆孙策与孙权,这于叶青现在应武帝的身份也可预兆龙气变化,但圣人都不应,意思就很微妙了……

    此次又借机亲自跑来说话,叶青还能体会不出她的意思?

    女娲自观察叶青神色,见已领会意思,她暗松了口气,就起身说:“如此我就回……”

    “请稍等。”叶青叫住她,整理着思路,开口说:“您难得下来,这样立场鲜明支持,那我也有些事可以说一说……”

    “传道可以,但是不能使我难作,明天圣人弟子必须过来拜见。”

    “就算完全行臣子礼,至少得行外臣礼。”

    “还有,您知道我要的只有一个,治理大汉,使龙气晋升,借此晋升真仙,其余都是道路上不得不除的障碍,所以……其实不仅是外巢与星君舰,还有些敌人,我也有些预料过,对风险也有所准备。”

    “最大的风险其实是时间,扩张再加难以一蹴而就,周八百年殖民中原,我就算完整继承两汉政治军事人口经济资源,又有道法机器辅助扩张,浓缩到两百年能完成就不错了,这风险很大,很容易为敌所乘。”

    叶青注视她,明确说:“所以不论如何,等冀州事定,在实验全盘铺展开来之前我都会袭击草原,消灭五胡。”

    女娲一怔,不动声色,她现在不能说话。

    “若不加以改变,在北方虚弱后,中原龙脉总势就会不断南移,您的权限足以望大地之气走向,请细查之,或知我所言无虚。”

    女娲皱眉,玉指掐诀,展开大衍演算,四十九枚晶莹玉符凭空生出,结成一片光幕,山河、社稷、人物……人道的洪流,丝丝天机浮现,演化种种龙气变化之势,无数迷雾遮掩面前,甚至一段漫长无比的黑暗时期,纵然圣人也难以透视。

    叶青按住她的手,敛目说:“我想让您看的就是这段……五胡乱华。”

    这瞬间探测天机,天地间就听得钟鸣鼎响,玄黄之气凝聚在叶青身上,丝丝不绝,绵远流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