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九十六章 应对

第七百九十六章 应对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帝都·皇宫

    皇帝在静心居接见了誉王,誉王踏步而来,这时太子已废,却没有和历史上一样赐死,但别的兄弟都是郡王,自己已加封到誉王,事实上已经是太子。

    每想起这份荣耀,誉王就隐隐有些心悸,昨天接到消息,一晚上没有睡着,自己能夺嫡,实是叶青当年之策。

    楚高也算难得谋士,但叶青早多年就说的透彻,并且仔细想想,里面深不可测,自比楚高更高一层。

    再想到现在此人事实上已经夺取一州,心里就一阵阵寒意,也不语言,只是入内,突觉一凉,抬头看时,疏疏落落的雨点洒落下来。

    当下就要避雨,远远见得太监总管戴朴飞奔而来,手里拿油衣,喘吁吁说着:“奴才见过王爷,刚才奴才见着天阴,心里就想着别淋着王爷了,幸是赶了上来了。”

    誉王一笑,太监总管亲自送油衣,这除了太子还能有谁?披上了油衣,问:“父皇心情还好罢?”

    戴朴忙赔笑:“陛下在静心居,看上去心情还好,别的,奴才也不晓得。

    说话间雨大了,打得树叶一片响,誉王知道这是太监能说的极限,当下就不多问,过了二道门,远远看见一大片碧郁茂林修竹,府门口早见数十侍卫站在石前,一个个淋得全湿,却无人动弹。

    又一个太监总管接誉王上阶,请安,口中说:“陛下在书房等着您”

    誉王略一点头,脚步从容而入,沿途太监都躬身,一声不闻,入得了里面,暗透一口气,伏身一拜:“儿臣见过父皇。”

    “起来罢”上面落下话来,誉王站起,看了一眼皇帝,皇帝戴着一顶木冠,花白头在里面梳理得一丝不乱,已显出了老相——谁能想到,就是他人数十年乾纲独断,掌控朝政,临得又废了太子。

    这位皇帝显得有点沉郁,随口问了问誉王主持六部的情形,又足有片刻没有说话,只是慢慢踱着,良久,叹了一口气坐了:“用人行政,朕几次观察,对你是很放心……”

    说到这里又顿住,似在斟酌,还是直接问:“你——听说过应州的事了?

    “父皇,儿臣听说了。”誉王略直了直身子,不假思考就说着:“儿臣听了,实在是触目惊心。”

    “叶青此子,是父皇取的榜眼,受父皇大恩,不想这样怀有祸心”说着,又将江夏和自己交往的情形说了,当然避开了判断父皇临去昏庸,杀得太子后快的“明君”心理。

    皇帝听得专注,一句话没插,只目光炯炯看着远处,许久才说着:“这些,朕知道,我昨夜还专门把他进士文章,栅笼论看了看,的确有些可取之处…

    誉王又顿,说着:“儿臣当年不识此人真面目,与之相交,有纵容之罪,还请父皇治罪。”

    “朕治你什么罪?”皇帝一笑,说:“当年是朕取了他当榜眼,你们与之结识,人之常情。”

    “不过现在,你对此有无章程?”

    誉王见此,跪前一步说着:“儿臣昨天夜里,也细想了,洞天阳化,关系大局,封侯既已许诺,不可不授。”

    “但是,现在却不能授,免得此人坐大,拖延一年半载,各州都有英豪出世,再统一授爵就是。”

    “人多了,这侯爵也不出奇了。”

    这话一说,皇帝沉思半晌,淡淡说着:“你说的似是有理,就按照这样先办理下去罢。”

    誉王应了是,见皇帝无话,退了出去,一出去,誉王脸上立时没了笑容,天威不测,皇帝要自己说这话,又有什么深意呢?

    大蔡平景十四年夏季,就这样平静过去,平静到诡异。

    密谍司自各州搜集报纸上来看,因外域的于涉破坏,各个内州、边州和藩国都在下土流连,进度不一。

    糟糕的情况肯定是有,但天庭没有通报,只有朝廷小道消息说,随着半年过去,已有了十几个州国进度很快,初步凝聚龙气,映射到封土,在玉京太庙的那块元初母土上显出十三个星点……

    大争之世,血火熔炉锻炼出来英杰很可观,这是天庭急需一批新生力量,但各州国与外域大战破坏严重,这些下土还在恢复元气中,或再过三五十年——折算地上一年,这批洞天会初步阳化浮现。

    无论如何,应州作一个实力普通水准边州,这次提前第一个阳化还是很引人瞩目,可惜民间都泛泛而论,真正深刻关注叶青崛起的对手还在下土,让叶青感觉到一种霸占舞台无人反对的寂寞……这是开玩笑,叶青恨不得霸占久一点,如果没有外域威胁的话。

    但现在外域久久没有动静,天庭始终沉默,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下,叶青不由想念那些可以分担压力的家伙了。

    在朝廷还争论个封侯方案时,地上个五年计划初步展开,一切在水面下按部就班进行——应州农田水利灌溉的基础很好,太平湖水府体系强大,无需和新汉一样积累农业基础,工业上又已具备南廉山这处中心城,因此计划稍有跨进,火灵蒸汽机、矿井、高炉、铁路直接就开始小幅度扩张。

    但在规模还不大的情形下,虽有着不少人重视这些“小玩意”真正作用,但大部分只当做叶都督穷兵黩武的军备准备。

    直到八月中秋的下午。

    血红夕阳斜挂天边,南淤河畔的工坊区笼罩在净化后的烟雾中,悠长钟声激荡了河面水波,工人今天结束日班后,不再等待与夜班工友交接,而是关闭机器,三三两两离开工坊区。

    占地十余里的这片一直昼夜不息,难得停下机器轰鸣,逐渐恢复宁静,翠荫道路上的工人手里都拿着一小盒圆饼,阳光照着他们的脸颊,神情疲惫中稍有欢喜,却议论纷纷。

    “听总管事说给咱们放一天假,还有的这个月饼,都是下土带来的节日

    “不太清楚官人的事,唔,这月饼味道不赖。”

    人群中有个年轻的执事笑了笑:“节日哪有连放三天?这次主要是更换新机器才顺便放假……”

    有人的眼睛就亮起来:“对了,执事你说过旧机器可以折价处理,咱能不能合伙买下来?”

    “主公允许私营,就知道你们会打这个主意但这批旧机器怕是不行,得送到隔壁烟洲郡,灵石矿区得建立分厂,就不知道没有水路怎么运输过去。”执事摸着下巴,也有些纳罕,龙宫水路到本郡郡城为止,上万斤重的大机器怎么运?

    说话间转出了工坊区,地面传来一阵震荡,轰隆隆的响动中,一列钢铁巨物滑行阵子,缓缓停在工坊区南面。

    这是……蒸汽机车?

    众人相视一眼都明白过来,快步回家——本家势力蒸蒸日上,连带着他们加班加点,钱是多赚却难得有个休假,自要好好珍惜。

    而车站上,术师开始施展法术辅助装卸机器,叶青引着一众盟友家君视察,对他们解释:“现在钢产量有限,第一条铁路主于道只能贯通西北面矿区,以形成循环。”

    “兰丘郡的丘陵地带多产铁,各矿井已经初步扩建,也是铁路的末端,中途经过的烟洲郡以盛产烟灵石为名,上等烟灵石品质纯粹,呈各种单一颜色的云烟,这在修士界很受欢迎……但优质矿脉都在广元门手里,现在还不方便出手争夺。”

    “剩余矿脉都是异气混合的彩石,以及大量杂质的灰石,这些在修士界最低品灵石,对修炼无益,现在都是有价值的工业原料,我们已经大量收购屯积,仙道用不着这个,我们可以利用起来。”

    这样牛?

    各家君听着这番话,有些人狐疑,有些人不屑,有些人若有所思……

    叶青看在眼里,他其实是故意说的夸张,其实是真话,所以这样说,就是虽反应有些迟钝,但是实际上许多人注意着,隐瞒也是隐瞒不了多少时间,现在说也无碍。

    最后只轻点一下:“当这只是远景,路还长着,现在第一条铁路必须是以连接矿区为主,将采矿用的火灵蒸汽机和作业机器运输过去,扩大矿井产量,再将增长的灵石和铁矿运输回来,铁路形成动脉血管,南廉山就如心脏,如此形成初步循环,以后钢量产铁还会进一步提高……各家有意入股,可以去和后面纪先生报名。”

    要钱才是实话吧?

    很多家君恍然大悟,自觉明白了叶青的言下之意,分明是要众人交保护费,顿时估摸着按家格和关系远近该交多少。

    只有一级联盟的少数核心家族不这么看,何茂长期经营平河郡酒业,自觉给叶青做托:“我愿出三千两银子”

    “我家能出五千两”林贤估摸不准这铁路对联合纺织业有何益处,却不愿弱了林家郡望的声威,眼望叶青透着讨好意思。

    叶青笑了笑,不置一词,到如今已经不在意这点钱,要的是捆绑所有人利益,以培养新兴阶层。

    “十万两。”郡丞6明平淡说,跨州的豪门老6家一出手,就直接砸得场面一静。

    这么流动资金一下拿出可不容易,莫非真的有利可图……许多家君迟疑起来,不由将心中预备的“保护费”额度往上提了一两个数量级。

    一时间喊价纷纷,三五千两几乎是底线,跟在后面做笔录的纪才竹脸上笑开了花,只说着:“不要争不要争,都有机会,都有机会出资额将会计入分级考核。”

    这话音一落,场面更激烈,有些对火车这新事物迟疑不决,农业生产体系下对远程大宗贸易需求不那么强烈。

    各种面孔,各种人心,一时间百态纷呈,让叶青看得颇觉有趣,只微笑着告辞:“诸位容我先行告退,今天对于下土诸臣是特殊节日,我得去送他们回洞天联系家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