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零五章 软禁

第八百零五章 软禁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启阳城·倾楼

    倾楼将倾,这个楼名就起得不吉利……这是有人不久前说着,矗在总督府之中,此刻正是天亮前最黑时,肆虐的风拉着呼啸吹过

    总督还没有休息,坐在桌前,一杯杯喝着酽茶,双目炯炯有神,毫无表情,正在沉思。

    “秦烈此人,也不可信任啊”

    秦烈在中央军出事的详情,他或比当事人还清楚,是他亲自沟通中央,才得以保下此人。

    只是此人桀骜,他实是看在眼里,这些日子,暗里积蓄了两千亲兵,更是看在眼里,不得不作出些处置。

    正想着,却听“啪”一声,手里握着的茶杯一声碎裂,顿时就是心里一悸,这可是大不吉预兆,一时来不及想哪里出了问题,只本能高声喊:“来人护卫快来”

    雨水弥漫,本来很是平静,这一喊,突然之间,府内一静,又转眼变成了喧哗了。

    “杀”就近在侧楼处,就响了杀声。

    总督一惊,向着窗口看去,只见下面人影恍惚,一个闪电而下,就见着数百甲兵冲杀过来,抵抗的兵力,已抵抗不住。

    还要再看,见一个文官,率二个人进来,就喊着:“总督大人,秦烈谋反,快请大人远离。”

    总督脸色苍白,却还保持着镇定,思量着说:“秦烈既谋反,兵事是靠不住了,快召术师团,有术师团在,就抓不了我,抓不了我,天一亮,我看他怎么收场”

    说着,手一摆:“快去通知术师团。”

    “大人果是好镇定,好果断。”突然之间,楼梯口有着人声,看了上去,却是卫少阳,带着一批甲兵,这些甲兵经过战斗,身上还飞溅着血。

    卫少阳一上去,不由分说,一挥手。

    两个甲兵同样不由分说,刀光一闪,那个文官和后面二人,都是惨叫一声,当场砍杀在地,鲜血喷了楼阁一地。

    见此,总督再大的养气,都心中一颤,脸色立即变得苍白。

    卫少阳这时笑着一躬身,目中幽幽光,说着:“叶贼谋逆,秦将军奉命讨贼,为了保护大人起见,派下官来护卫。”

    总督这时,环视一眼四周,不言声坐了,不再说话。

    卫少阳见此,微笑着吩咐:“把尸体和血收拾于净,给大人送上茶水。”

    说罢靴子一阵响,直接去了,一切又归寂静,只有风雨声,和楼下不断响起的脚步声。

    总督这时环顾四周,眼见一队队陌生士兵布防把守,似在噩梦之中一样,他缓缓几步,突然一笑:“不想我终日打雕,反给雀儿废了眼,当了这个阶下囚……”

    州府夜里有喊杀声,但到了白天就静了下来。

    卫少阳处理完了事,看天已经入夜,还是下着雨水,又凉又湿,却不能回去休息,还得进去和主公议事。

    “卫先生”秦烈让卫少阳坐定,轻声说着:“今日开会,有一些家族闭门不出,但有一半家族都来了,明里奉总督讨伐叶青,暗地又暗示誉王之令,总算情况还可以,稳定下来了。”

    “粗粗一计,有一万道兵,六万州兵,术师团表示单是守州城的话,也会照样协助,可我总觉心绪不宁,你素是我的谋主,我想多听听你的意见。”

    卫少阳听了沉思片刻,就略一欠身,说:“恕我不恭,兴师政变,事过之后,总有些后怕,这是人之常情,主公是觉得办事太过仓皇了些罢”

    这正是秦烈心里深处的话,听了,不禁打了个顿,怔怔看着外面的雨水,良久,点头叹着:“我是有些不安,不过到了这地步,我是断无后路了,你说说我们现在,要作什么?”

    这就对了,卫少阳这时就也不虚言,直接点醒秦烈:“主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封锁消息,断不可使流言传出。”

    “其次就是整顿州军,州军本来还算严整,只是才经过清洗,军心不稳,这是最致命之处。”

    “这时一方面严厉弹压,厚加酒食,一方面还得请这些兵熟悉的将校官员巡查,此可安抚军心。”

    “至于那些私兵,乌合之众,多些声势或可,断无上阵引起崩溃之理。”

    这话说的秦烈连连点,都是京军出身和眼界,看州军还算可以,看这些家族兵简直就是乌合之众。

    卫少阳又说着:“誉王的用意,是一旦引起叶青和朝廷冲突,就有着呵斥的理由,就算可以由青脉掩盖,但以后时势应景了,就能借此名义给叶青致命一击,至少能当重量级筹码……”

    “最好就是我们能守住州府,这样的话,皇子入主州府,占有中枢,叶青就控制不了全州。”

    “誉王现在就是储君,只是稍稍下棋,不惹多少于系,只是留到将来的一着伏笔罢了。”

    “但是,对我们就是生死问题了,我们必须守住州府,要不,无论是总督,朝廷,还是誉王和叶青,都要拿我们开刀了。”

    “故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主公放弃对世家的成见,团结一起,只要顶住这轮,大事就可为之。”

    秦烈听了卫少阳陈词,沉默良久,叹着:“你说的是,那现在最着紧的,是什么人呢?”

    “是俞帆,俞帆和叶青有大仇,总督倒行逆施,又软禁了此人,正好示好请之,更重要的是此人手上还有几千精锐,对诸多家族有影响,要是和主公能同舟共济,这把握就大了许多。”

    “主公可试探,问他可愿意率兵守卫总督府,要是此人愿意,就可释放出来,共同承担责任。”

    秦烈沉默良久,说着:“我写亲笔信给他。”

    卫少阳听了一叹,要完美就应该秦烈亲自去,但转念一想,亲笔信也可以了,当下就不再多说。

    俞府

    此府有着高墙,还算壮观,入内一间,站着十几个亲兵和数个偏将,鸦雀无声,卫少阳正把一封亲笔手书传给俞帆。

    几个监视的偏将虽没能看到这信上内容,却紧盯着俞帆的脸色,一副随时抢夺来看的样子。

    俞帆不屑冷笑一声,心中想着:“蠢货,连生了大事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当家犬。”

    “不过,这却是个机会……”

    沉思良久,俞帆霍然起身,对卫少阳说着:“卫先生所言甚是,现在事情紧急,我就愿当总督府守将。”

    戚良瞅了眼两个偏将,轻咳一声。

    “俞大人,未奉总督命令,您哪里都不能去……”监视偏将站起来质问,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只听“噗”一声,这将不敢相信的低看着胸口,一截剑锋透露出心口:“你……”

    噗倒地声中,大批亲兵上前,将这些人尽数杀了。

    俞帆熟视无睹,对着戚良说着:“秦将军既有这意思,那我们就点起家兵,派兵去保护可敬的总督大人”

    俞帆说完,就一摆手,直接去了,这于脆作风,使卫少阳心里一惊,暗暗苦笑:“天下英雄多矣”

    及到了总督府,五百兵把总督府围上,隔绝内外——实质就是囚在了倾楼上,软禁了总督以排除秦烈行事于扰。

    “主公,我们就这样给这姓秦的人当枪使?”戚良调度着家兵,见四下无人,就低声说着。

    俞帆平时并不在心腹面前掩饰自己对秦烈的敌意,相互仇恨度仅次叶青,最好两败俱伤,其次能借机除掉一个,但这时扫了一眼戚良:“秦烈兵变,成败都在此人身上,我们作这些是担了点关系,但并不是不可切割——不用管这些,我们做自己的准备。”

    “主公所言甚是,不过传闻誉王和这叶青旧情甚笃,有过嫁胞姊明玉县主的联姻意向,可见利益纠缠很深,会不会有默契的可能?”戚良听了,对此无话,不过又说起了一事。

    “我想想……”

    俞帆沉吟了会儿,就摇:“此一时彼一时,那时誉王是个闲散皇子,叶青是天人榜眼,自是一拍即合,但现在岂能比?”

    “半途,就听说闹僵了……一个是预定的太子,下一任皇帝,而一个是要割据的诸侯,就算有着旧情,此时也点滴不剩,欲杀之而后快,天家无情呐,容不得半点私情。”

    “主公说的是……这世情颠倒,实叫人眼花缭乱。”

    万田郡·大营

    这是二万道兵军营所在,大帐中,众将云集议事。

    先是闻讯州军来袭,听说是秦烈在会议上力排众议来战,众将大怒:“秦烈竖子,此人没有根基,正是唯恐不乱,才有这样的举措,实是可杀。”

    “他要战,我们就战,主公只要压制事态范围就可……”

    正议论纷纷,讯盘网联系非常快,立刻就有后续情报进来,纪才竹翻阅了下,神色就变得古怪:“主公,安排在总督府的书吏暗中传出消息,秦烈连夜返城,动了兵变,下令软禁了总督”

    场面一静,所有人都诧异相视……这是什么戏?

    诸葛亮这时,就眼一亮,上前:“恭喜主公,这是天赐主公良机,这秦烈兵变和软禁总督疑点很多,但却无需一问,主公原本只有声望兵将,却无大义,这秦烈倒行逆施,主公正好以清除叛贼名义进军。”

    “臣附议”在场都是顶尖人才,都立刻附议:“主公,夺取州府,就在此时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