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九十一章 祖父的军法

第八百九十一章 祖父的军法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湖塘郡·五月初一

    深夜又一波风雨,一片雷电风雨声,雨噼啪而下,在雨中,隐隐有着一处灯光闪着。

    这是邻接东屏山的一片森林空地,建立白石构筑的坞堡,越过东侧的山脉再过去就是东屏郡。

    郝家祖辈在这里经营木材生意,田亩和人口都不多,获得郡城布的撤离消息很晚,幸的是离官道偏远,盯上时间也晚。

    这幸运在两日前终结,自几个外域术师出现,随即就有上千兵俑大军围攻。

    暴雨噼啪而下,而敌军兵俑结合着术师,还是毒龙一样猛攻,攻势比暴雨更迅猛,更不留情,郝家历来对山贼引以为傲的纯石堡体,无法阻滞兵俑,靠着法阵防御,和家兵的拚死顽抗,才支撑下来。

    此际坞堡内一幢小楼上,昏暗油灯光照下,一块块祖先牌位立在上,青烟缭绕,一股神光凝聚起来,而地面繁复光亮纹路上灵气震动不停,一处处阵眼灵石破碎。

    几个长老跪两手空空,回醒过来,已无灵石可替换,惶急说着:“家主,外面法阵要撑不住了”

    自己是郡望,有着灵石和法阵,但终是不多。

    一身正装的中年男子立在窗口,两眼望着雨幕中喊杀声,是自己子弟用鲜血和生命来抵抗,坚毅的脸颊上有些木然。

    是啊,撑不住了。

    敌人道兵的力量乎想象,数日围攻就消磨掉家族几百年积攒的库存,几个供奉术师都灵力告竭,现在法阵也撑不住了,城墙法阵光和孤灯一样,在这片黑暗的水世界里,行将熄灭。

    某处法阵漏洞无法恢复,终被敌人术师抓住利用,郝正雄有着一点法术,这时隐隐感觉到十多个灵力爆的波动,每一个都是四阶大圆满的术师……而看起来这只是敌军一部偏师。

    “轰”的法术亮光与天上雷电闪光辉映,照见一片焦黑断壁,破碎巨石混着守兵的身躯滚落,砸得一片血泥,道法效果加持中断的这一刻,单纯巨大白石堆砌的高墙在四阶法术的集体释放下不堪一击。

    “顶住缺口——”听见墙上有人嘶吼着,随即是惨叫,声音像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一样。

    是大郎,他在前面督战……郝正雄眸子一清,冰冷说着:“让二郎、三郎和小姐们上来。”

    “是。”忠心的老管家虽脸色苍白,还是应着,他知道本家居安思危,有着特殊的密道和逃脱法阵,仅可供核心人员逃脱。

    “送公子小姐,还有几位长老的子女,立刻去密道,封锁住入口……还有,给我准备火油。”

    这下不单是老管家怔住,后面几个长老都脸色大变:“家主,这是……”

    “去吧,这是我们世世代代扎根的土地,我能自己跑了,天子死社稷,我也得死家门。”

    “……是,家主”

    楼下隐隐听到哭泣声,还是远去,郝正雄面无表情听着,手指按在窗棂上,已经捏出深深指痕……

    因没有了路退,所有族兵都呐喊起来冲向缺口。

    “射”兵俑将箭矢射入缺口,攒射这股团聚过来的族兵,特制弓弦上闪动着灵力的光泽,是术师们加持的防雨法术,能减缓雨水对弓弦筋胶的浸泡松软效果。

    坞堡外的夜空中,扑簌簌的破空呼啸声,每一道箭蝗的尖端镶嵌细小的灵石,篆刻玄文上闪动法术加持星光,此际噗噗穿入残存法阵,一下在守卫们的盔甲上爆炸开来,在没有防御法术对冲抵消的情况下,剧烈的法术锋锐一下击穿金属甲片,箭头带着破碎甲片激流一样冲进人体,

    十轮齐射将有组织抵抗打散,而后兵俑们就潮水般涌入,强大的力量和娴熟的配合,前面木盾隔住族兵零散攻击,后面长枪就一下钻入甲衣的缝隙,与嘶吼着、惨叫着的族兵相对,兵俑无论砍倒几个敌人,还是自己中了几刀,都沉默无声。

    这压力终使得一些族兵余勇尽消而崩溃,当有人抛下武器投降或者转身逃跑时,单薄的阵线顿时荡然无存,暴露出后面惊恐的老弱妇孺……

    “我们投降……投降……”有人嘶哑着喊。

    堡外军阵中,几个偏将按着规矩,回目光询示主将:“赦免?”

    对外域来说,并不是个个杀,也要掌控这世界的人道,所以才有这个问题,但是这主将眸子冰冷,吐出了二个字:“无赦”

    现在实在没有赦免的必要,必须以血彻底打垮抵抗者的椎骨,才能征服之

    随着命令,冰冷杀戮席卷整个坞堡,只顷刻间就见血水在雨幕中流淌,尸横处处,惨叫和嘶叫声,消失在小楼前

    雨幕中兵俑军阵分开,一骑策马而出,这个主将穿着黑色盔甲,丝毫没为之前的耽搁而愤怒,因这家是郡城外尚存的最后一家,整个湖塘郡地方上都已经被抢空了。

    “芦城主,就剩最后几个死硬分子。”几个散修术师恭谨说,这是畏惧着芦金手中掌握数万兵俑大军权力,及这个城主出了名的残暴冷酷。

    但私下间神识交流,却腹诽用兵太狂——分兵侵略太多地方,席卷之事态固能吓跑许多胆小的外域土著家族,但也有死硬分子,这个坞堡耗费两日时间,恐怕灵石都用光无存了?

    还谈什么缴获呢?

    芦金似有所觉,扫了这几个散修一眼,冷淡说:“舍不得这点灵石?我们和敌人比赛的就是时间,别看各郡先期抄掠资源轻松,那是占了突袭优势,现在才过一个月,这些官府都反应过来了,能完全修复脱身的仙舰有几个?”

    言罢不理会他们,他黑漆漆的斗篷兜帽下,两点幽火注视这小楼,笑声嘶哑:“郝正雄?真是很得人心的家君,我给你和你的家人一个机会,投效我岩芦城,共建人人如龙的大业”

    散修脸色怪异,这个城主残暴冷酷,在本域就从不会赦免任何敌人,难道对外域土著有同情心了?

    幽暗窗口里毫无回音,一下火光窜起,散修术师立刻要施法灭火,芦金伸手止住:“让他焚烧,法术摄影记录不要停,回到郡城下放映,让这些外域土著看看这些烈士的风采”

    “看这些烈士身死族灭,是众志成城,还是吓的腿软”

    原来是这样……散修脸色怪异,看见这人眸中一股戾色,顿时不敢违抗,保持影音石摄取……这个活在这半月已做过几次了,每次都是记录特别激烈反抗,给印下来。

    “怪了,这些外域土著就不知顺服?换成本域城邦间交战,击破敌方城主军,剩下雇佣兵和散修直接跪伏一片…

    “可能是兵制不太一样,谁知道呢?”

    “哼,死了就一样了……”

    大风雨,风吹着楼里大火,雨水蒸成白雾,楼里面刚刚都忍着不出声,但很快传出了痛苦的呻吟声,直到整个小楼燃烧起来,浓烟呛人后就再不闻人声,“轰”一声,屋体结构塌陷,只有赤红熊熊的火焰焚毁一切。

    楼下兵俑立在暴雨中,就算烈焰扑面熏得丝焦黑都一动不动,端是前所未有强军,实际上是麻木,可散修术师都有点脸色白。

    这个土著家君的反抗如此激烈,就算在这半月拍摄中都是次,他们终有点明白芦城主的意思。

    “我父祖,不过是一个散修,在前面一处小世界里,征服过程里,就有了这个心得——那小世界,同样是前赴后继的抵抗。”

    “我父祖冥想后,得了个办法,就是每次都故意拍摄这些场景,一个激起斗志,二个激起大怒,三个就吓的暗里颤抖,四个五个就伏投降”

    “我祖故有功,提拔成城主。”

    “你们明白我意思了?大军已将所有地方豪族和民户驱赶到郡城,这是敌人此郡最后堡垒,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

    “目睹这些一家家土著家族穷途陌路,开始自会激起湖塘郡城敌意加深,但我们是征服者,本来就无所谓敌意。

    “随着不断播放,一开始愤怒过后,就是深深恐惧,在应景的时候会爆出来,说不定郡城都动摇内乱间攻破……当这只是最好情况。”

    芦金的声音冰冷如铁,脸色古井无波:“现在带上它,我们去取郡城,各支偏师已在那里等我们了……听说沂水郡的仙舰迫降位置很好,我们得抢时间不能让人占了先。”

    散修暗想:“莫非城主亲自来此耽搁两日,就是为了取这录影?或是想做湘州内攻下郡城第一人?”

    “甚至以此滚雪球之势成为一地邦主,至一方国主?”

    几个随行偏将隐隐猜到,众人心思一时震慑,都是兴奋跟着出来。

    这时突有一支小队的兵俑在雨幕中奔至,为千夫长衣甲狼藉,见着这面就禀告:“城主,我们在郡城下遭遇敌人大军突袭,湖塘城守兵出来里应外合,我军大败”

    芦金目光微变,细细问过几个确证后,再看到后面林子里涌出数千败军,明显就剩这点人,脸色一下扭曲:“我留给你们大好形势,现在就只剩这点人,你们怎么指挥?”

    “而且湖塘郡西南侧就是湘水,我已叮嘱过留意湘阴郡敌军溯流过来袭扰怎么还是变成这样?”

    说着,长刀拔出,杀气四溢,就要行军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