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九百九十章 魏使(下)

第九百九十章 魏使(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泽神色稍稍疑惑,地上世界没有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他自不知道请看……接下来就是图穷匕现。

    听到林子里悉悉索索的响动,杀机骤起,流程和反应上看,大致能猜出是安全检验,不由暗自冷汗,暗想汉侯还没有称王,仪仗检查已有王者之制。

    就赶紧退半步将图轴放在关羽手中:“这份礼物地图是北海鲲妖的皮膜炼制,是有点防窥探效果,是下官疏忽了……将军您请。”

    这时白雾越浓郁起来,都绕开谷中央位置,一层法阵灵光隔开雾气,照亮了相对着说话的几人,气氛在这一刻绷紧。

    关羽捏在手中抖开,扫了眼并无暗藏玄机,只是特色制作的地图,才放下心,也不多言语,只呈上来:“大哥。

    与对这种场面敏感的汉臣不同,叶青其实没感觉到危险预警,但他不会拒绝这位义弟的好意,此时伸手接过,就感觉这图触手十分清凉,带着浓郁水灵气息,非同凡质,难怪仙识都看不透里面。

    泛黄的古朴色泽看上去有些年代了,这皮质或珍稀少见,可作地图来说它的保密功能应该算顶尖了,不过这一块皮子边角并不整齐,刀刃割过去痕迹,看似是自某块大图上割裂下来,带着草原上一贯简单粗糙风格,还是最普通的平面图。

    叶青自是第一眼就寻找南北两漠,可惜这部都是空白,想来魏王就算送礼,也不会透露自己势力核心给别人看。

    唯独草原最南端保留,有条和北邙山平行一线的商路特别标示出来——由山竹县出到草原的西坪山口为起始,一路向东横穿草原,沿途经过不少的中小部落、临时补给点、沼泽区、荒漠区、水源地之类,这狭窄而漫长的一小部分,绘制得很详尽清晰。

    芊芊这时凑在旁边一起看,比起野心勃勃的丈夫,她更注意的是细节——在商路尽处就是座港口,直通北海……

    所谓北海,其实是草原人对东海北部区块的称呼,因越靠北的海域越是常年冰封,而不同于南面暖水,所以稍有区别。

    而这图上海岸线和濒临的北海也都画在内,一些冰封区,一些道域,东南方向的角落有芽州岛,再过去一直到波涛的尽头,一小截6地标注东洲,方位上跟白玉书城收藏的九州图志相比同样准确,但因新开拓不过百年,一样没有明确安全稳定的海路航线。

    叶青已感觉什么了,抬看向特使:“贵国此举是何意?”

    “脂粉赠美人,宝剑赠英雄,此是我家王上送给您的礼物,汉侯觉得此路如何?”白泽手一指这条商路,有些期待地问。

    “莫非你们也效仿分疆裂土?”叶青弹了弹地图,交在芊芊手中,让她慢慢看:“我却不是魏臣,而且我等两家还是旧敌。”

    “可以变朋友么。”白泽接上话,脸色诚恳:“我们魏人不似南朝人多变,只要与我国结盟,这条临山通道对您来说就是畅通无阻,相比来说千京河水道也还不是掌控在蔡主手中?”

    “我们在湘北一点挑拨只是小动作,郡王妃受辱与否更是一查就明,蔡朝真有诚意岂会舰队锁河,您以为对否?

    见叶青沉默不应,白泽心中微喜,知道有戏,又说:“我们王上跟那位皇帝也算打交道过几次,实非合作盟友,毕竟……蔡朝它太大了。”

    “而您有着实力,自有着选择权,何不为自己多留个选择呢?”

    叶青目光一凝,现在再无悬念,心忖:“原来,策反我……才是北魏这次的真正后手么?”

    馨香若隐若现,柔顺丝掉进他衣领里,感觉有点痒痒,听见芊芊贴着小声传音:“那说来,魏王真正要坑的不是我们这面,而是皇帝?”

    “嗯……国家大势的对撞,考量的条件更苛刻,我虽仙侯,但不能亲自插手内战,势力骤起还远不能跟魏国比……对方战略判断,大概算是二当家拉拢我们这小弟,来合力推翻蔡朝这大哥吧。”

    叶青这样传音回应着,他既知道了北魏这番布局的线索,跟芊芊私下交流来整理新思路,先摸着这特使的谈判底牌:“单一条路说明不了什么,而且6路跟水路相比差很多,魏国给我的额外条件能比蔡朝更优渥?”

    “实不能,我们在东方的统治薄弱,那面只有些野族,也没有营州那样大的地方给您,只有斯图宁这一座不冻港

    白泽没有反驳这点,他知道现在到了使命成败的关键点,脸色诚恳:“但这是平等条件,魏王为示诚意,已秘密南下,就在北邙山北的木尔部草原,亲自恭候汉王大驾。”

    魏王……到了北邙山?

    这消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落下,在场听见的芊芊和关羽都是暗惊,迅思考着这话真假。

    正常来说魏国金帐的四时捺钵要到冬天才南下到北邙山附近,而且不是应州这疆界线,是更往西几州的云州北部

    此时说来,难免让人思量这里面是否有左手和平、右手战争的含义。

    叶青自是不会这样简单吓住,存了试探的思,不置可否说:“封旨未下,我还不是汉王。”

    “那是蔡朝无信弃义,在鄙国而言,人口二千万的新汉国足以兄弟之邦……”白泽很是慷慨激昂,仗义直言地说

    实际上谁都知道丰良郡和湘南四郡未得手,只有一千五百万,跟北魏直控四千万人口、间接势力范围又有两千万相比还差很远,但既是表达外交友善,不妨碍夸的好听点。

    说道这里白泽稍停一下,看了看叶青的无动于衷的脸色,心一狠就继续说开了:“……只要汉侯愿意赴约,愿以王礼相待,相约共狩天下。”

    “兄弟之邦?王礼相待?共狩……天下?”

    叶青若有所思,到这句终彻底摸清楚了北魏的条件,心中一阵跳……

    共狩天下,真是好大的气势呐

    不过弱国外交无小事,有最近跟蔡朝和议的教训丨在,北魏的威胁虽没那么大,但这种两国战略结盟比跟蔡朝的绥靖和谈要更深入,叶青自不可能听风就是雨的当场答应,就拍下手:“使者旅途劳顿,不妨休息片刻,到明日我会给你答复。”

    “就请汉王善加考虑,且容下官告退。”白泽也不意外,躬身离开。

    值得一提的是——他没要回那张到北海的路线图,显就是当礼物,或说定金。

    等他穿过谷中的白雾,纪才竹就在谷口等着,将这特使引向谷外帐篷,跟他下属一起休息……顺便也是就近监视

    “同样是使者,这个的权限,可比我们来时那个的权限大多了……清郡王的器局跟魏王真是没法比呢。”

    芊芊笑吟吟地收起了北海图,又下车展开一张九州全图摊在草地上,在她捋平图纸的时,叶青自己也下了车,叫几个虎贲亲卫过来放下些蒲团在马车周围。

    山谷林子里,刚才旁听的大臣就都一个个出来,围着叶青坐下来,草地上实际有些湿滑冰凉,就算铺了层垫子也都能感觉水汽凉意,但现在没人在乎,全都看过来。

    在众人瞩目中,叶青没有表达看法,只问:“这是国运大事,你们说说意见,我听。”

    “依臣看,先从各方战略利益来分析,这不是约纵连横故事么?”

    诸葛亮最先击节一笑,手指着地上九州形势图:“今蔡朝居西,我等居东,与强秦对六国何其似也。”

    “确实像。”

    叶青目光微闪地说,昔年关西强秦与关东六国争雄,因秦与各国在地图上处横线,燕齐赵魏韩楚大致呈纵线。

    于是便有了纵横捭阖的施展余地,约纵的苏秦配六国相印,合众弱以攻一强,使秦十五年不得出关半步,连横的张仪为秦不断离间六国间关系,事一强以攻弱,奠定秦灭六国的外交有利环境……有趣的是两人都是百家中纵横家一脉。

    “纵横之术属于大争之世下政治、外交、战略融汇的一种屠龙术,非大争之世不得见……”

    “地上并没有出现这名,但现同样大争之世,道理是相通,类似手法在青史上也出现多次,多数是连横以强攻弱者胜。”

    诸葛亮挥下羽扇,扫一眼天上阴雨,眸子清透如水:“臣以为——区别点在于这次不允许直接内战,上有天庭鼓励培养仙侯,蔡朝虽强却没法不择手段,无形之中就削弱了……是以,约纵合弱攻强,或不妨一试。”

    叶青听明白了他意思,完全是在整盘大局的战略利益出,于是颔:“诸卿以为呢?”

    “前提是——魏王是理智的雄主。”贾诩微直身子,眯起眼睛:“否则有那一位在……亦需防着陷阱,主公可熟悉魏王此人?”

    “魏宇么?”

    叶青皱了皱眉,前世里以他层次自是没机会见到魏王,最多就是重要战役中远远听闻其辉煌事迹,但是能分析出一些:“此人是当世第一雄主,受北魏国气护身,却非道术可迷惑。”

    “那臣就无异议了。”贾诩身子坐回去,又恢复懒洋洋样子。

    叶青目光转向武将那边,江晨就说:“我军并无两面开战的能力,唯请主公慎思。”

    “嗯……还有呢?都说说。”

    “臣以为……”

    一个个问过去,经过一番分析利弊后,重臣的意见就渐渐趋向一个方向——这次会盟如果能成,那就很有价值。

    叶青开始认真考虑起来,其实他也有些心动——如果真能打通北疆到北海的6地,就完全可以沿着北邙山的北麓建设铁路大动脉,本身就可以实现对千京河以北的五个大州进行侧翼威慑,以及工业品贸易倾销,终点更是直达海边……北海和东海可是相通的,本就是一个海洋。

    那接下来对东海的开拓,就完全可以、绕开蔡朝对千京河运输动脉的掌控,至少多一项更积极的战略选择……

    让蔡朝也多少能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吃相很难看。

    别看只多一项选择权,实际就意味着纵横捭阖余地,有了对北魏草原的出口,蔡朝就装不了大爷,这便围棋中被围困的一条大龙,如果只剩下一个气眼,就是吃死,但只要有两个气眼,那就是盘活。

    他沉思了会,接着和芊芊也传音交流了下,最后点:“好,不妨过去一见。”

    虽是仙人,但按照政治惯例这话也只能由他来说,众臣总不能敦促自己主公去险地,这时闻言都是松了口气。

    “对了,主公,可以结暗盟,但不必明着显示——那就是在天下人面前对蔡朝挑衅了。”郭嘉最后提醒的一句,非常洞彻人心形势。

    叶青点:“就不大张旗鼓,我直接遁光过去便是。”

    “得带个帮手。”恨云小声传音说,她还念念不忘那个不能说名字的家伙危险性:“那家伙跟夫君你嫌隙很深,而且善于玩弄人心,一有机会肯定愿意找麻烦。”

    “那就……”叶青想了想,先排除太上跟原始,通天是可以,但湘州外舰太多还得他主持诛仙剑阵来防着,就定了主意:“带上娲皇吧,她最可靠,也适合联手轩辕剑。”

    接下就是通知特使,并且随大军一起坐火车北归,所有动作都像是以往凯旋归来一样,蔡朝方面,北魏方面,对叶青北归都没有特殊反应。

    但所有的动作都在台面下,提前获取了关键信息的人都知道——北地持续了半个月的战争、和平交替的漩涡,即将迎来最激烈的时刻。

    汉侯府这艘大船正在靠近漩涡的中央,黑沉沉的迷雾隔绝视线,三家国运纠缠的命运乱流,庞大到天仙遮蔽程度,连同阶天仙都能隐瞒过去,除非青脉帝君的推测,否则就算再厉害的时序仙术都无法推测。

    只有少数获取了关键信息、又目光卓的英杰,才能越过于扰,看到可能的一些走向。

    并为之做好相应的各种准备,未雨绸缪。

    这轮天文潮汐的元磁于扰还在挥它的威力,直等到第四天夜晚,汉军都已抵达了南廉山,白泽才得到北邙山的一站站传递反馈,一转译出加密位置信息的当时,就有一道青色遁光脱离了洞天。

    又一道轻盈的彩雾紧随着,瞬息横跨千里,越过了北邙山脉,辽阔的北方大草原就展现在他们面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