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天命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天命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见到这八个字,人群中都是一片抽气声音,特别是第一代汉人,这印对他们来说就是汉室的法统,深入骨髓的天人合一结晶。

    而第二代汉人也十分热切看着这玉玺,在他们听父辈转述此玺的传奇故事中,除对汉家故土风仪的神往之外,更多认识是此玺为汉族的最高权力象征——传国之玺。

    场上众人琢磨着,许多聪明的家伙都回醒这内中意思,一时喊着:“陛下您要我们建立新的汉国?”

    “对”

    叶青微笑鼓励着,没明说此玺只是阳面投影到暗面的分玺,接下来毫不掩饰:“汉土三百年结束了,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三兴汉室并不一场梦……它诞生出十一万大汉赤魂,他们不是梦,而变成了天上的活人。”

    “这继续展下去会有更多能成功,只可惜天不假时,人力难挽,过去就过去,你们转生到这里,就是希望,就是新生”

    “以这传国之玺,我希望你们能建立汉第四帝国,继续展到更高我和娲皇殿下会在等着你们,等着重逢这一天。”

    似是想到这样的难度,场上热情气氛渐渐冷静,有些人目光退缩,有些人目光坚定。

    叶青不知道此间七十八年后会有多少人能阳化,但青制只能提供一个平台,真正成就还得靠自己努力,谁都帮忙不了,一时不多说,只问身侧少年:“刘真,今后你就要在这里建功立业,我只能保证,你死亡前让你阳化回来,但好好保养活到九十多岁,就能撑到演化结束。”

    死亡对于寻常十四岁少年来说是过于遥远,但对刘真来说已经历过一次,慎重点:“我明白了……”

    望着叶青年轻的面容,他想想这一别再见,自己或是个老人,暗叹一口气拜下:“只惜没能多伴随在祖帝身侧学习,请保重身体,孙儿就此别过。”

    “不用遗憾,实践才是最好的老师,向它学习吧……”

    少顷,孙策带主力尽数登舰,周铃带真人团归返入内,叶青启动仙舰回返,临行前交给女娲灵体一枚阴阳讯符:“我一走,敌人可能将目标瞄准你,外域敌人来了就捏碎它,我会来带人支援你……很多人。”

    “明白。”她和自己本体神识交流一阵,回到了玉龛,自有人将玉龛送往城外的娲皇庙,那里将会设立完整的防御法阵,一切都是为吸引外敌来攻打做准备,有时仙战中猎人和猎物的逆转,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南方的天气十分多变,这转眼,晴朗天空涌来乌云,下起了暴雨,雨水冲刷大地上的血水,腥气洗去,对于江南而言,一个新势力徐徐升起。

    转眼三个月,冬季。

    帝都的金銮殿中,雕花窗棂投入金灿阳光,两侧还有许多目光盯着,都不友好——谁也不会对导致自己身家财富难保的败军之将友善,樊长旭伏跪在地,汗水淋漓申辩:“陛下,天降陨石击在大营中,非战之罪啊”

    “天降陨石?这就是你们的理由?”皇帝一阵气闷,把十几封口径一模一样的折子扔在这将:“……天降流星?怎么不说天降雷罚劈死你们呢”

    樊长旭回想一下,小声:“半路撤退时,确实有天降暴雨,劈在队伍里,这场突然暴雨导致不少士卒失散没能聚集起来,致使我迫不得已十万兵退守云州,又战而败,又退守彬州……”

    “那接下来是不是退守湘州,退守帝都了啊?”皇帝大怒,这家伙当面还胡说八道,天降陨石、暴雨雷罚,真当朕是蠢驴?

    还是说天命亡湘啊

    丧师辱国使得江南连带三个州沦陷,让皇帝几乎压不住杀意要砍了这家伙,但想起城里人心惶惶,砍了无益处,而且三个将军死了两个,再砍就没人遏制军中宿老,他只能说:“给朕滚下去”

    樊长旭擦着汗,唯唯诺诺连滚带爬退出去,一个高级将领做这种事场面十分搞笑,众文武面面相觑,心有戚戚无人敢笑。

    “你们杵在这里于什么?都是饭桶滚,都给我滚”

    众人跟之前樊长旭一样连滚带爬,跑出殿外,连着殿卫和太监都轰了出去。

    大殿顿时变得空荡荡毫无人气,只剩下皇帝一个人坐在金黄龙椅上,身影孤寂,许久才喃喃:“陨石……雷雨……难道真是天命改移,天不佑我大湘?”

    殿侧听得一声轻笑:“此小术耳,未必见得天命。”

    “何方宵小胆敢私窥宫禁”皇帝冷冷拔出了剑,见到殿内黑色迷雾四起,并不惊惶,只扬声喊着:“侍卫护驾

    声音似乎没传出去,但已有龙气升起,一时间金光照耀,万邪辟易,一沸汤化雪,又似阳光照下黑夜,破开迷雾

    黑雾消散,一个黑衣道人出现殿角,脸色悻悻:“陛下何必惊惶,您有龙气护身,法术难近,我外道实是伤不得你,且莫如听张某一言再驱逐不迟……陛下您就不想知道天命的奥秘么?”

    这最后一句话就让皇帝脸色大变,凝重盯着:“你说来听听,有一句胡言,休怪朕斩了你这妖道”

    “呵呵呵……其实天命不止一家,只要陛下愿意设祭改信,我就能为陛下带来一种天命……它更强大,更慷慨…

    张角声音循循善诱,一字一句都戳到皇帝登基十几年的心病,脸色阴晴不定:“张道人,朕向闻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这天命何来两家之说?”

    “陛下有所疑虑也是正常,但我可以为陛下展示…天外天。”

    幽光闪过殿内空气,亘古冷寂黑暗虚空中,两道星光回旋靠近,张角只将视角自金青色星的局部掠过,尽量选取那些偏僻破旧甚至战火弥漫,而接下来展示外域,集中显示仙山、舰群、十二星巢锁链……

    皇帝看得目瞪口呆,等放映结束,许久才哑声说:“这些都是真的?”

    “……张某所言句句属实,且龙气之下虚法不显,陛下难道感觉不出来?如此,在下就告辞了,他日有召,陛下只要在祭天仪式中点燃这株黑莲沉香,就会对本域出信号,随着祭祀受到本域辐射……这天命,可不就回来了?”

    许久之后,黑雾褪去殿外夜空,留下一支细长的香插在角落里,香气幽幽。

    皇帝注视这株香,伸手又缩回,心绪如麻,可目光一落在地图上触目惊心的大片叛贼攻陷州郡,就心中一冷……天命已经不归属自己,那自己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南方五州沦陷,凡间战场已失控,北方深受荒灾和流民困扰,朝廷摇摇欲坠,除了向传说中的天外天求援,朕其实……早已没有选择了啊”

    “上天……太祖……这都是你们逼朕”

    皇帝狠心拿起那株香收在怀里,想了想离皇朝的第二百二十三个新年还有两个月,嘶声:“来人,传我命令——用心准备年后大祭”

    “奴婢遵命。”太监在外面应着,下去敦促准备,虽时间尚早,但要准备天坛祭天的话确实可以开始了。

    在今夜皇城未眠之际,而外面黑气正在皎洁明月下飞行,越过湘水投往南方。

    风声烈烈之际,张角心中思量着接下来目标……原本只是播撒些暗面种子,等候将来时机,但在这里的二十二年间现湘朝奇怪失去阳面封土“天眷”,就是阳面龙气和暗面龙气衔接出了问题。

    虽不知缘故,很明显是个夺取小世界控制权的好机会——下策是蛊惑吸引大批土著直接造反,不过这次口号想好了不能再用“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用失败过的口号太不吉利了。

    中策是趁着复汉社与朝廷大军两败俱伤,自己就可以渔翁得利。

    上策是刚刚风闻朝廷败讯后突奇想,尝试和这皇帝直接接触,效果似很好……

    此刻唯一疑惑的就是讯闻中的天降陨石之势,以他的理解自能看出这是一艘仙舰,心忖:“难道是有别的友军破开了地面洞天,趁机侵入下土世界?那样的话事情当会更顺利,却不见藕车道友的传讯,还是赶紧过去现场看看。”

    才到半路,他忽的心中微微绞痛,掐指一算,大呼:“不好南下的藕车道友陨落,必是战况有变”

    这股黑气不贸然南下了,折返急落向北方平原某处祭坛,和十道黑气相聚,围绕着再度密谋起来。

    有个黄冠道人两眼血红:“这是暗面,我们有秘法可以临时绕过限制,寻常凡人军阵就算不能胜,绝不可能伤得藕车师弟,必是有同阶战力介入……”

    “会是谁?”

    “藕车道友的临终传讯,已经在定位纸鹤方向,吸引最后一点灵识归返了……”

    正说话间,就有一只黑色的纸鹤破空飞至,在半空中投影演示了那片战场情况,弘武舰的熟悉形体引得众人惊呼,又见一男一女两个仙人围杀,而后场面徐徐变暗——这是藕车童子的最后一点灵识行将消散。

    黄冠道人皱眉:“看实力不像是仙灵分身,可能是本尊降临受到削弱,和我们一样实力…难怪藕车师弟独力难支。”

    在光影彻底消散前,那个青年道人对这只遁走的纸鹤若有所觉,转向画面看过来,伸手在脖子下作了个横切,目光冰冷而充满杀意。

    这**裸的挑衅让在场道人们都是一阵不舒服,好久没遇到这样狂妄土著了,就似是人走在动物园里受到一只猴子挑衅一样,冷笑:“此子也忒嚣张,真当我们治不了他了”

    “谁认得这敌仙?”有个青年道人问。

    张角脸皮抽动一下,目光冰冷:“叶青女娲这一对男女就算化成了灰,我都认识”

    “应州叶青?他怎跑湘州来了?张维村会放开洞天让他进来?”

    众道人面面相觑,对女娲并不熟悉,估摸着张角在对方手上吃过点亏才会记恨,但对叶青可算闻名已久,不知多少道友陨落在此人手上,一时想不明白这个大敌是怎么出现。

    外域几百万年战争,敌情不明的状况是兵家大忌,刚才青年道人声音小下去,沉吟:“事出意外了,接下来如何处之?”

    “别看是驾驭弘武舰破膜入内,这肯定是侥幸夺来一艘,他们还会有援兵不成?”张角冷静说着,语气间都是对本域仙舰的自信,扫一眼周围:“难得叶青亲身入内的机会,他没有三清,只剩下女娲,趁机围杀这两人……为本域征服大计消减一个祸患,且就我们私人利益来说,难得现直接控制一个小世界机会,就这样放弃?”

    “单是凡间战场,汉运已兴,携着大胜之势,在南方滚雪球展无人能挡,我们在北边还要和湘朝对战,大势已经不在……但这是仙道世界,叶青可以天降陨石击溃朝廷四十万大军,我们也可以击杀叶青——他在这里还不是真龙,反比湘朝皇帝积年龙气护身更容易对付”

    众道人听了相视一眼,权衡利弊,觉得风险很小而收益很大,又想起刚才叶青一下挑衅,莫名愤怒再难压制,遂点:“也罢,就趁此带最后一股黄巾军南下,伺机围杀叶青”

    “让这叶青见识见识,什么是力量”

    天空一朵乌云飘过,遮蔽月光,阴影撒在这祭坛上,而众人犹自未觉——随着湘朝战败后国气萎缩,而汉运暗面国气高涨接引阳面洞天国气,冥冥之中这片天地日月都在更换新颜,天命在改变着,在针对……

    叶青的挑衅非常低级,耐不住“时来天地齐接力”,世界潜移默化的冥冥渗透就和春雨润物一样,细致无声。

    就算仙人,一旦脱离母世界天眷而坠入异世界彀中,也是喜怒感染,颠倒迷醉而身不由己,这便是“运去英雄不自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