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与世同移(上)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与世同移(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黎明未至的黑暗中,凉凉的气息,使人渐渐平静下去,灰蒙蒙的天空,静谧的亭子,雨还在下着。

    小山耸立在凉亭后面,沿着亭边山道上去,山腰晶门里面传出声音,叶青立起来:“他们回来了。”

    女娲拉着手坐下:“别表现异常。”

    元始和通天驾驭旗舰回来,他们转了一圈,里面没有特殊,出洞天对叶青摇:“我们看过了一遍,开着仙舰把下土十几州都踏遍了,没有现异常。”

    叶青不动声色,点:“知道了。”

    元始和通天相视一眼,感觉是寻常侦查,没多问,就回去运输舰。

    十四艘舰停在洞天内,对洞天内的物资清点。

    搬运工作已进行到一半,因不准备要这洞天,就是说不是自己家不心疼,汉军于多了这种灭国鲸吞之事,刮地皮一样搬空这座洞天的资源,务必不给后面接手蔡朝留半颗粮食,连里面民众都挑选许多准备迁走。

    女娲挥手在凉亭里布下法阵,轻声问:“那个敌人……已走了?”

    “我不知道。”叶青按着太阳穴,目光已变得深沉,现在感觉川林笔记没有异动,但不认为刚才的气运压制是幻

    叶青沉思良久,站起身来,对女娲说:“真仙能长生,地仙号称与世同寿,而天仙居高临下,鸟瞰万方,与帝君道君圣人设道,只差一步。”

    “里面真的有天仙的话,就是——上至善而化临,似气如水在流,不可琢磨。”

    “三清虽是暗面圣人,可仅仅是真仙,让天仙蒙蔽了去,是非常正常的事,既没有撞见敌人,又没被敌人打杀,这真是最糟糕情况,叫我怎跟天庭奏闻呢?”

    “这个叶君你可别问我……我在天庭不认识人。”

    女娲翻个白眼,她这样阳化上来毫无跟脚的粉嫩新人,真实年纪还不过五岁,除叶青别无相熟的地上仙人,如果连叶青都不知道办法,她自是一筹莫展。

    “没事,我再想想,总有办法……”叶青笑着宽慰一句,双眉慢慢蹙起,沉默思量许久,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自己本体是绝不能再进洞天了。

    这不是怕死,二千万百姓,十数万汉民都寄托在自己肩上,哪能矫情?

    但没理由说动大司命分身下去……

    而且自己刚才疏忽了,天仙有意要躲起来,别说三清这几个真仙,就算大司命地仙下去,恐怕也感觉不到。

    烦恼些,还是冷静下来,思索着说:“可以想想别的办法……覆巢之下无完卵,我们终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条大鱼在下土兴风作浪,毫无作为……且我们青脉本钱小,最容易遭殃,不可能学蔡朝明目张胆把压力转移给各脉仙人,没有天上黄脉的支持他们敢这样于?”

    女娲见他这样认真,也不由考虑起来。

    亭子里就一阵沉默无声,她思索半响,自语:“我虽不知叶君忌惮什么,你也不用和我讲……但我有主意,关键还是自大司命入手。”

    “何必要确凿证据,她很信任你,你就说自己跟灵乾道人频繁交手一些认识,据此推测,她会有重视。”

    叶青摸索着下巴:“根本没有真凭实据,她会信?”

    “我上次和她说过一次,感觉下土危险,她汇报过一次,上面反应平平,说已提防但抽不出人手……我现在又和她讲感觉固州下土很危险,能这样说?”

    “叶君,我觉得你是思维进入误区,为什么一定要证据链确凿呢?”

    女娲注视他的眼睛:“我知道你们男人重视逻辑,但对于我们女人来说,其实可以不必说理由,就当一惊一乍,就足够做出反应了……”

    “大司命虽是律政园出身重视规矩,但同有女人感性——她信任你这个人,就信任你说的话,她根据这话感觉到危险,就会产生反应……你看这就抓住了女人两点情感,一个是信任,一个是恐惧……她就顺服了。”

    “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判断而行,判断对了功劳是她,判断错了也是她自己,叶君你只是提供个猜测,有什么不对呢?”

    叶青竟无言以对,思忖大概这就是女娲曾暗面圣人的本事,人心是属暗面,女娲看起来是此中佼佼者。

    “我明白,但问题是……我在她面前,说不了谎。”

    “地仙测谎对么?但要有心才会测,我说过她很信任你……而且你不会反话正说,明着实话来误导么?这不是算计,只是选择性给予信息,骗个女人都不会,你怎么当男人?”

    女娲说到这里,她自己都是乐得不行,掩口直笑,笑声在亭里回荡,激得四角空气一阵透明波动,显出法阵的形影,又很快淡去。

    叶青被女人笑话也没有表情,不会因此就改变自己想法:“以我和大司命在东州整合国运上的利益,自不担心她泄露,甚至听她说有些私下事情,她都愿意代为隐瞒,但一个不慎让她现说谎,毁了彼此信任,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就是抉择问题……”

    女娲意味深长看着他:“没有什么事是没有风险,但你自己刚说过的,覆巢之下无完卵,叶君……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对周围一切都太过谨慎提防了?”

    叶青被逗笑了:“我堂堂仙侯,有什么好提防?”

    “不是实力,是你的心态。”

    女娲摇,自下土帝女时根据族气圣约感觉到叶青是族人,让他搪塞了一个庄周梦蝶是为物化的说法,她很感兴趣叶青背后故事。

    只要对方不说,她不会追问,可关键时就要提出自己建议:“有时你看起来都不是个新晋真仙,比活了成千上万年的仙人都小心……”

    “你现在是青脉唯一仙侯,青制倡导者,东州主君,第一支机动舰队的统帅,谁会怀疑你关于战事的有益建议?

    “看起来都不是个新晋真仙?”

    叶青听到这句,心中蓦一凛,感觉自己确实太不像了……缺少一点新仙人的意气,自己是清楚这和前世大劫覆灭的压力有关,但这点无法说出,别人可未必这么看,只会当城府太深。

    恰这时,林外传来轻盈脚步声,不远山道上出现大司命身影,这少女没有打伞,提起裙角避开台阶上积血,偶尔轻巧跃下几阶。

    难以想象活了几千年的仙人会有这样轻盈脚步,仿佛对于她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新的,没有任何旧有包袱。

    雨水中山阶显得朦朦胧胧,少女身形轻盈似羽,在这战场余烬的气氛中柔和的似一个梦,连日大战的压力并不存在她身上。

    叶青心中微微触动,细想不觉踪影,只当对方是新生不过三年的分身原因。

    凉亭的屏障法阵还在运行,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感觉不到里面,大司命下山路过时就看了一眼亭子,她感觉到法阵上女娲的气息,微微颔,没有贸然进来,顺口问:“娲皇,看见叶君了么?”

    女娲按着礼节,神识传出去对她招呼一声,没直接透露叶青行踪,只是回:“正找你,自己去说啊”

    叶青立起来,在亭内徘徊,这是他做出重大决定前的习惯……

    不是优柔寡断,只是每个人都有一套行事法则,突破旧有法则都会让人感到一种不安全的感觉,有些人因某些原因而不喜欢这种感觉。

    叶青知道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人。

    这和前世经验有关,当时青帝陨落不过一年,青穹周天大阵处处破洞,整个大地成仅次于青穹的第二战场。

    犬牙交错间到处都是己方和彼方的陷阱,参加一次次大战役的征召,以邪魔狩猎者的名号在刀锋上跳舞,狩猎敌人同时也在被敌人狩猎,自是力求知己知彼,即便产生意外也要迅将意外纳入预备方案应对体系中,能这样才能增大生存几率,喜欢冒险和追求刺激的人都必会迅死去。

    见多了这种流星一样兴起滑落的势力和个人,这让自己信奉的行事法则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不过最后没有死在敌人手里,给自己人搞死了。

    这让他这一世的心性改变,处处争先成了准则,五德相继以获得力量最大潜力,加入青脉这一最具凝聚力团体减少背后捅刀子风险,仔细想来……自己心中其实有很深的不信任和戒备,一切都以最坏打算,甚至选择了独力抗鼎的道路。

    原本以为这只是身负川林笔记的秘密,现在细心想想,其实就算没有川林笔记,自己也会拿“我是重生者”、“我是穿越者”、“我家芊芊不同凡响”来维护自己这种心态。

    叶青不觉得自己的行事风格有问题,至少让自己活到现在,并且可见未来能比前世活的更久,活的更成功。

    这大方向没有出错,但人总是要更贴近实践,最近联合经验看,伴随舰队同行的青脉道友助力很大。

    这样大战场,没有足够可信赖的队友是走不远……而信赖是相互,如果不调整一下,还真是个死结,或确实到了小小调整之时。

    只是怎么调整呢?

    叶青苦思方案,继续徘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