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宁娟(下)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宁娟(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真来了

    听到这声音,宁娟一下跳起来,瞬间回醒刚才命运迷雾的屏蔽,心跳已剧烈到嗵嗵直响,这个男人声音在四年前就是个噩梦,这几年本以为渐渐淡化,这刻唤醒了心中的恐惧……

    白衣黑袖的少女在厅内来回踱步,她虽不通军事,但黑脉善审时度势,很快联想到许多:“难道是马上要对夫君的殖民区动手了?先对我下手为强?”

    “这里是八荒,不是九州……”

    正是因知道这点,之前受夫君明里暗里逼迫,她借托打探汉国情报离开新丰城,但其实她根本不敢和叶青打照面,一出来就躲进水府里闭门不出了,不想对方还是找上门来……这是之前想过,但来的还是太快了

    郡王府那帮所谓的“贤臣”,不是信誓旦旦说会在明年?

    可恨,宁娟咬着牙。

    门外声音锲而不舍,重复了一遍:“汉国公叶青,前来拜访慕州掌水使。”

    “怎么办?要不要见……不说话,对方会闯进来的吧?虽都是阳神层次,但对方是仙灵分身,完全打不过……他会对我怎么……这里是八荒……”

    宁娟心中突突乱跳,紧张极了,她来前就打听过八荒的规矩,那基本就是没规矩,只有夫君那样九州皇族矜傲才会不当一回事,蔡朝天命还在,汉国虽天封,但是在名义上还是藩属……

    但她是不行了,虽贵湘伯地仙之女,但湘伯女儿太多了,而且湘州又归了汉国……君父都来信提到让自己不要与汉国公为敌。

    “听说汉国公非常好色……真要对我怎么样,我是从……还是宁死不从?”

    一时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都往往冒,惊恐余又觉羞耻愧疚,仿佛想一想就让她感觉自己很贱,从志在仙道的云端坠落任人践踏的泥泞,这是非常糟糕的处境,也是她不曾料到的处境。

    她之前就算被清郡王冷遇也没有恨过,污名之事也是自己有失于妇仪在先,这一刻真正感觉到了一丝恨意……要不是强逼着自己北上,自己怎会陷入这样境地,他连妻子都不肯庇护,就没想过自己可能会遭受的侮辱么……

    或对于女子来说,脸面比生命更重要,湘女的传统更如此,黑脉水府矜持更是如此,让她丢脸比杀了她还难过。

    “汉国公叶青,前来拜访慕州掌水使。”叶青在外面第三次重复拜访词,声音平静温和,并没有因被拒之门外而生怒。

    宁娟才勉强镇定下来:自己是王妃,还是湘州公主,只要自己不犯错,他就得自重身份……应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请汉国公稍后。”她自不敢对一个仙人称道友,谨慎用词的同时开了门。

    外面清澈的碧波荡漾,能望见两岸景物折射到水底的光,在这一片形成奇怪的大片阴影,她还不及分辨,叶青就在门外阴影中欠身一礼,有些奇怪看她苍白脸色:“宁夫人,身体有点不舒服?”

    “不,我很舒服……呃,我没有不舒服。”宁娟回醒过来,心下大恼,不敢和叶青目光对视了,低屏息静气:“汉国公请进。”

    上面还有个半真半假的醋罐子,狭小环境会造成谈判气氛紧张,据说容易增大破裂风险,叶青摇:“到上面敞亮地点说吧。”

    宁娟以为这是考虑到自己清誉,松了口气,点:“也好。”

    水浪分开,一出来河面上,望一眼河面停着的巨舰,她瞬间明白刚才河底投落大片阴影的来源,心中更一清,果用舰队来运载突袭,踟蹰着问:“汉国公,战舰能用来内战?”

    “我这是民用运输船,你看见这样大的标志没有……”叶青指了指自己旗舰的舰。

    宁娟望一眼舰渔政编号,疑惑偏:“渔政一号?”

    “嗯,还兼任渔船的作用,上次用这舰队去北海捕了九条鲸鱼,带回来给军民过年……”叶青点说,在说昨天闲了驾小木筏在沼泽地钓了九只小乌龟一样,总之感觉很奇葩的事情。

    “这……渔船?”

    宁娟已经瞠目结舌了,有一号自是有二号三号,九艘……有这种等级的渔船,想到堂堂仙舰变成渔船,她就一阵无语,又有些恐惧……

    “对,都是渔船。”

    叶青自毫无异色,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样子,拥有力量又掌握利益,只需要个台阶,让天庭看得过去就行,这就是指鹿为马的自信,脸皮登峰造极到阳谋程度。

    他盯着这女修看,观察她的反应……如果有不满,就不可留了,不至于杀她,但是宁可弄走换个人选。

    宁娟本就害怕他,见这审视目光不由寒颤一下,讷讷:“对,是民用舰。”

    见这女修不敢反驳,叶青心忖孺子可教,不为已甚点:“王妃你看,都是民用舰……我们汉国还是很爱好和平

    宁娟:“……”

    两人在河滩上走着,都没再说话,积雪噗噗噗的响,卵石咔嚓嚓的响。

    冰封河面在南北铺展开来,在大雪覆盖森林间宛是一条晶莹玉带,水下跳动水路气息十分清晰,建设很扎实,隐隐的灵气汇集,已经有了水伯的幼形了。

    勤劳在汉国是传统美德,叶青思忖不愧是黑脉地仙的家学渊源,就一年时,完成了这工作,难怪惊雨和恨云传讯要求留下这女人当助手,一时笑了笑打破了寂静:“这河叫慕平河?我搜集了异族城邦的各种称呼,好像叫……争河

    宁娟轻声说:“争河是土著所取的一个名字,因异族城邦缺引流灌溉工程,最好田地都位于这河两畔,过去每年为争地都在这里爆冲突,传说每一寸河滩底下都埋着尸骨,妾身觉得不祥,遂改成了这个名字。”

    “哦……天下太平?”叶青笑了笑,抬起脚看看脚下有没有尸骨,自没有传说的这样夸张,不过的确隐隐有着灰黑气。

    他又想了想黑脉无王朝,太平年景是最符合水府收敛财货的利益,虽乱世里能战争财,其实还是不如细水长流的积蓄。

    他稍微把握住了一点对方的心思,如能达成谈判,对地名这种细节无所谓:“这愿景不错,以后官方命名就叫慕平河了。”

    你还没统一东荒呢,就官方了。

    宁娟暗自腹诽,自是不敢说出来,她看上去有些拘谨,落后叶青半步,距离三尺,行走时都是两只手袖叠放在腹前,默默不吭声,非常严谨。

    叶青感觉这女人是怕自己吃了她一样,有些奇怪,但和一根木头说话也很是无趣,寒暄着试探几句,就正容单刀直入:“今后宁夫人何去何从?”

    “我自是随夫……呃。”

    宁娟对问到她的意向有些意外,她终不是纯粹民间湘女,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懂得自己争取利益,突醒悟过来,抬看了看叶青的脸色,而后低:“妾身只是水府中人……而水府,一向是中立。”

    “中立好——”

    叶青抚掌笑起来,接受了她的说法,实际上水府确一向中立,如果不是宁娟有个王妃身份,叶青懒得来确认下,直接让惊雨和恨云她们自己找这宁娟谈了。

    叶青记忆很好,还记得和清郡王仇隙是在湘水时种下的导火索,刚好与此女有尴尬关联,但两个男人间争夺势力地盘的战争根源并不关这宁王妃的事,也不关惊雨恨云的事,不必将她们牵连进来——自己在东荒要压住事态,定性凡间开拓争夺战,要是把水府人龙两族给牵涉进来才叫白痴。

    宁娟对他的笑声有些不安,问:“汉国公还有事?”

    “我觉得有些意思……安清兄在这里没安排一兵一卒,却把宁夫人安排这里……”叶青若有所思说。

    宁娟脸色微变,她是知道原因,猜测对方能看出来,只是不知对方这时戳破用意,咬着贝齿不语,心脏又扑通扑通跳起来……他想做什么?

    “哦,你们夫妻间的事,是我多问了……不过宁夫人在这里做的不错,虽你只是权任慕州掌水使十年的临时职位,但只要这十年风调雨顺有益于本地民生,就不会有人赶你走。”叶青微笑着,没提不合理条件,淡淡说着。

    但是只是一说,宁娟突感觉水府波动的灵气稳定了不少,叶青几乎要控制东荒,谈不上口含天宪,也是大有力量

    就……这样?

    宁娟眨眨眼睛,心下觉得松了口气,盈盈一福:“多谢汉国公。”

    “记住你的中立。”叶青说着,见着她变色,又笑笑,拉开话题谈论了些水府的水事——当年可是给龙孙代考成绩满分,很有些见解,交流起来没有隔阂。

    宁娟对于这透露出的善意,神情不由舒缓下来,回应渐渐多了……她现在觉得夫君根本没法和这个男人抗衡,意味着接下来十年自己可能就要在对方地盘下,八荒新拓的水府力量微薄,仰仗藩国的地方还很多,并没有九州水府那样,对人间保持独立的内涵。

    就算汉国,对农业极重视,水府简直是粮食增产和社会稳定大杀器,随两人交流渐渐深入,开始讨论到水事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