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上)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谷川

    风景幽?,深山大泽,此时一道遁光穿过,似穿过了明月,瞬间不见,叶青这时收敛了嬉笑,自是渊渟岳峙,雍容华贵。

    叶青默运感应,片刻一片沙盘展开,正是主大6,这沙盘才展开,就隐隐有着山呼海啸的声音传来。

    “万岁,万岁,万万岁!”

    “天下一百八十州,除藩国保留地,以及零星几州,别的基本上都降了啊!”

    “天下一统了,这就正式有帝命在身!”

    沙盘上,各州都有着龙气,并且在迅相融中,只见亿万之数的白灰气,每点都代表着一个活人,俱点点滴滴,由新建的里亭,落入龙气溪流。

    单看这溪流,浓白色,或有丝红,而又汇集到县廷,这又大了许多,基本是淡红或红色。

    再抵达郡里,就变成了红黄,而到州里并不停留,只略影响,就涌向新洛城,化成了黄青气。

    默默看了片刻,叶青眯上了眼,此时,顿出现了异象!

    青云汇聚,浓郁葱郁,顶上还有点青色飞快褪去,纯成一片紫气,并且越来越浓郁,几化成深紫。

    叶青淡淡想着:“入世争龙,今日成功,还得登基,才正式名正言顺。”

    只一沉神,就到了一处,只见虚空中一道青河,看似河床很大,但里面的水并不大,甚至有着萎靡痕迹,但多股注入,其中就有龙气注入,而且就在刚才,又有三股溪流,汇入其中,河水渐长,自虚空中奔流往复。

    黄脉生意谈判圆满结束,又有两家,除黑脉不需要,白脉和赤脉都表示了兴趣,付出了不少的钱,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五脉大家庭里也是要照样给钱。

    当按照关系远近和购买力判断,赤脉过来是辛琰仙子,打得感情牌,白脉过来是一个不认识但也漂亮的女仙,叶青腹诽自己寡人有疾的名声可能太响,给她们的报价比黄脉宜了两成,这一对比就显出幸福来,两个女仙都是一脸满足离开。

    这资源汇入,就有气运体现,不单可给青脉仙人增长力量和气数,还是话语权的体现,一次次强化,就会形成主导权,同时也在充足的资源中建立起自身稳固基础,让主导权可以越短期一两年大运,而渐渐长远。

    过后,叶青回去仙境植物园里,就和芊芊笑着:“我其实还是卖的宜了。”

    “夫君变成奸商了啊……”

    芊芊说,又思索:“倒中阳天仙聪明吸取了零卖教训,而且出价格高到我们根本无法拒绝,只能连母本一起卖掉了。”

    “没关系,本来咱们也不指望同样方式可以坑一个天仙两次。”叶青语气很是从容,捏了捏她的小手:“这个关键要害在于芊芊你手里捏着外域的植物品种,将来情况变了,分分钟就可以弄个新品种。”

    芊芊失笑点:“当然,无论如何,我总是支持夫君。”

    “……而且上次培养龙纹刺梅时,夫君不是也说过了,别看本脉配合提供了技术支持,是对黄脉妥协,但这里面其实是给黄脉的慢性毒药。”

    “要是正常成长,不影响地气,但催长的话,实际铺展开来,土德种植这些作物越多,木气催就越多,临时对地气汲取越多。”

    “如果有时间,这无所谓,木气落叶归根,会返回给大地,但怕没有多少时间了,故短时间看,就是一味索取,对土德是伤害,偏土德还同意了,这就有对土德本源,甚至世界本源倾斜变化,长远来看是非常危险,会动摇黄脉的力量基础……”

    她的眼光果真一直是天仙……

    叶青沉思着,按下心中这节,点对她说:“这就是黄脉的问题所在,是明知道饮鸩止渴,眼下对瘟疫灾变的情急,黄脉也不得不喝了这毒酒,还是自己花大价钱买了喝!”

    要不是这样脉属利益危机,单单私人面子折辱,中阳天仙会这样气急败坏?

    这楸外部对抗上,在青脉已取得先手,而又有仙朝资源能跟上,那就是十一个天仙的集体智慧,对各脉的个体进行孤立各个击破,中阳天仙虽有许多队友,但每一次都没人可以对他的处境伸出援手,只能让他一次次挫败,到今天都已给打脸打得没脾气了。

    叶青不怕外部对抗,现在反担心内部,坚固的堡垒往往是自内部攻破。

    这一次外域母本植株的大规模扩张其实是有物种变异隐患,因此每一株都会经过各脉天仙检查。

    芊芊自己没现身,而那些经过她手的植株中必多少有着信息残留,叶青已尽量用五气抚平的方法淡化,刚刚实验看来中阳天仙这样外人看不出来,一般青脉天仙对信息的敏感有可能看出来,也只会以为是青鸾插手……但青鸾呢?

    甚至保不准,已知道了。

    现在似乎没有反应,叶青也不敢肯定前辈女仙的想法,本着对天仙力量、对帝妃位份的重视,这次过来是特意询问芊芊,看看她对自己本体的判断如何。

    芊芊听了,只是摇:“她会自己调查,而不会靠道侣,在弄清楚后,是她做出决定时……谁也阻挡不了。”

    叶青一阵无言,知道了她的答案,也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但什么事都不做而干等结果不是叶青的风格,他决心不仅仅是自己要成为仙朝主君,还要加快对仙朝根基培养,扎实真仙地仙羽翼成一方天界势力,这样仙朝之君就是有实权来抗风险的实君,而非假格虚君!

    “芊芊你觉得真的是……谁也阻挡不了?”

    “她的道侣自可以……等等,夫君你是说……”

    芊芊悚然一惊,心中浮现一点明光,夫君真是大胆!

    毕竟帝君的视角,和帝妃的视角是不一样,完全有可能鉴于时势和力量、惩罚成本而阻止自己妃子感情用事的怒火,这样想着,她不由叹息:“男人相比女人总是素来理智的多,尤其一方雄主h比起儿女私情的羁绊,在他们身上总是背负着更多、更沉重的东西,不是么?”

    “你是映射为夫?”叶青失笑,握紧她柔软的小手,不许她挣脱。

    “小女子不敢,只是觉得……就当初,我和夫君相依为命、只有彼此的日子,虽不曾或忘,但终随着夫君的成长,而插入进来越来越多因素……”芊芊语气安闲说,十分平静而习惯的样子。

    叶青哑然无以应对,这辈子对得起很多人,唯有对芊芊她们,可以说每一个都是对不起的:“对不起……”

    “好啦,又没怪你。”

    芊芊笑容温和,额碰了碰他的额:“我有时觉得酸酸,也只是偶尔表示一点让夫君明白我心思,并不会有别的事。”

    “为什么?”

    “因我心中很清楚——自己不可以阻止夫君的成长,当男人梦想受挫失去动力时,就是咸鱼一样坠落时,那样或能在浑浊的小水洼里相濡以沫,并且也不会有别的女人会看上夫君了,这或是许多女子觉得可以接受的爱情……”

    芊芊眉一扬,语气中显出一丝峥嵘,凤凰一样的骄傲:“但那不是芊芊要的道侣。”

    “芊者,草木茂盛之意,而非柔弱细嫩的纤字,我才不要这样小水洼,亦或是小花盆,那样生活在过去贫穷狭小院子里就已和夫君一起品尝过了,并不是什么好的滋味。”

    “你要什么?”

    “我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相互扶持,一起成长为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共同进入到更广阔的天地。”

    “如你所愿,在此为您效劳,我的芊芊殿下。”叶青举起她的手背,轻轻一吻,神情严肃。

    “别逗我,痒……”

    芊芊咯咯直笑,知道夫君偶尔会说些奇奇怪怪谁也不懂的话,不知道他这又是做什么,只是推了推:“我还忙着有事呢,现在又不能做什么,你还是快点走,去看看你那些红颜知己。”

    “……”

    叶青心想,所以其实还是吃醋了。

    …………

    出去,叶青回到了新洛,因芊芊那番话的触动,他感觉自己最近忙碌确实有些冷落佳人们,难得在开朝前最后时间巡幸一下后宫。

    到了晚上时,在玉清公主那里安寝,一番**过后没有直接睡,细细抚摸着她柔滑的小手,秉烛夜话。

    耳鬓厮磨的气氛和谐之际,听她说起来近事:“上真道门派人过来,伪装成我王兄的使者,但是揭穿了……因接触不到夫君你,此人给秘密处决前曾让我代传的一句话,说是夫君你身上最大的秘密,并不是秘密。”

    “威胁我?”

    红色的烛光中,叶青神情不置可否。

    玉清公主脸上红霞丽色逐渐褪去,又恢复了她一贯没有表情的面容,只是心中的波动不会抑制,瞩目这个男子英挺的鼻梁,轻轻说着:“我知道,夫君从来不接受任何威胁。”

    道门五气平衡有着根本缺陷,尤其在她执行卧底时还没晋升,之后又给强留在东荒,再没有得到真仙后续法门。

    这几年与夫君生活日久,她的五气平衡灵池在过去就给叶青五德灵池全面压制和时刻帮助疏导失衡,每隔十天半月都要主动寻求一次疏导来维持生命,开始还羞恼扭捏,次数多了也就习以为常。

    甚至她不知道的是,在叶青成为五德天仙,对她其实形成引力。

    这时别看表面上冷淡,对夫君这样能给人安全感的态度,她心中其实觉得欢喜,只是压抑习惯了不善于表达:“我觉得敌人也是选了好时候,道门真的要联系夫君,直接传讯就可,用得着这样人间行动传话的遮遮掩掩,欲盖弥彰?”

    “这其实是做给有心人看,为就是将外部矛盾转成内部矛盾,我又听说最近黄脉对夫君的反复敲诈怨愤很大,正是夫君新仙朝即将建立前夕,这节骨眼上要是造成青脉甚至五脉分裂……”

    叶青安慰她:“没事,青脉如果这样容易分裂,五脉道路共识如果这样容易瓦解,也都延续不到今天了。”

    别脉且不说,单说青脉内部,他最近与本脉天仙前辈共事多了,就体会出这些。

    于是一方面相信自家帝君的处理智慧,一方面青脉天仙对信息控制和相互尊重**,叶青清楚自身最大秘密是川林笔记重生迷雾和五德相继道路本质,而不是别的……比如芊芊问题,表面集纳道侣五气的问题。

    只看道门这一次撂下威胁的话,还指望着他与帝君产生道路和利益冲突,就清楚道门的所知十分有限。

    毕竟任何认知都是基于实地接触和经验对比,论起信息不对称,叶青自忖初见玉清公主的太真五气手法亦是惊艳,但在整个世界而言,多少年三道五脉纷争的知己知彼下,早已成为众人熟悉的常规认识,反川林重生和五德相继是出现有仙道认知常规,还在信息的黑箱里,既没有接触,也没对比。

    而芊芊的问题,叶青觉得确实有风险,但已不是过去那么担心了,自己的五德力量已不是外人可以剥夺,连信风符令损毁后都没有力量降格,足让许多对手清醒——就算在这时爆光,难道仙朝就不建立了?还是说有别人可以取代他?

    对撞前正是用人之际,道门也很需要五脉来分担对撞,这绝不是对方爆光秘密的最好时机,所以只是暗中威胁而不是直接捅出来,而过了这起步阶段,叶青相信自己仙朝根基只会更扎实稳固,树大根深难动摇。

    可以说,这一次仙朝开创刚好争取着赶上了最佳机遇期,往前一点,往后一点,都是阻力和凶险大十倍,只有这时迎难接任才一举成为中流砥柱。

    而撑过去后,必然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到今天都鲜有人知道,貂蝉子楠的双魂一体也同样是奇妙不可复制的偶然,她们山寨的日月天敕宝镜趁着原版沉睡之际逐渐窃取权限,只要再过两年时间,就可以回赠惊喜,叶青真想看看少真道门在新世界伊始想要大展宏图……膝盖中箭跌上一跤的表情。

    平时或掀桌子的权限,由于制衡没有关系,但在圣人都失去位格全凭力量时,那无疑会引起三家道门内部的力量失衡,事情或会变得非常有趣,谁说只能道门算计自己,自己不能算计道门?

    只看谁的底牌更多,藏的更深。

    叶青相信自己穿越又重生的奇迹,是不可复制最深秘密,至今谁也不知道他在前世那段历史,因此谁都会对他的成长经历和行为预期产生错位,据此做出错误设计和威胁,完全无用。

    只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