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1896章 遗言(上)

第1896章 遗言(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短短信息,开头就是“鸾儿亲启”,然后是……青帝遗言于某年某月某日

    遗言!

    只看了一眼,青鸾颤抖的手就一下捏紧,定了定神,才打开封印。

    时间前推一年,封印水镜的涟漪一阵,最后在青鸾视角里出现是她非常熟悉景象,还是先天梧桐木内这片树洞,或者说虚实相间的翡翠梦境中。

    在这里,半天时间风是涌出去,半天时间风会涌回来,一次循环,就是一日一夜,她知道帝君经常借着风遍历,巡回八荒,神游天地,黎明乃归。

    此刻,就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了。

    “帝君差不多要回来了吧?”青鸾还在这样想着,希望自己是误会了意思。

    这样日夜流风回旋的节奏像是某种海洋生物缓慢悠长的呼吸,在黎明之际,日月同照的辉光悠然流淌进小小的祭坛,上面符文也是很古老,带着亮光凝聚一枚透明圆卵中的少女纤细蜷曲身体。

    “嗯,是她……那时倒睡在这里……咦?这符文……”青鸾目光凝在那些古老符文,捧着水镜仔细放大了祭坛:“这个古祭坛……青朝祭天祭坛……不是传闻毁掉了,只剩下一块封土母壤留传?”

    帝君还有这样一件事情瞒了自己如此之久,这让青鸾心情更糟糕了,她预感到有什么出自己预想外的事要生。

    “会是什么?关于……她么?”

    目光落在祭坛内,那个少女蜷曲地沉睡在圆卵灵液里,额是向下,洁白饱满的前额有着一枚青色凤凰和金色梧桐的灵印,身姿柔缓是海豚悬浮在碧蓝海水中,又或者婴儿悬浮在母亲宫体中,小小的手指搭在嘴巴上,似乎是吐了个小小的泡泡。

    即便青鸾有些忧虑和警惕,也不由给少女逗笑起来……有点想起了当年小萝莉时,跟着那个同样年轻少女身后叫母亲,然后两人其实都还很稚嫩,有时在山洞篝火边上睡着,还会听到‘熊熊不要跑’或者‘烤猪肉最好吃’、‘鸾儿不要生吃鱼’这类的梦呓。

    不知道什么时开始,少女逐渐威严起来了,虽还是那样贴心照顾陪伴,但不会有这样场面出现。

    或大家都成熟了。

    而似乎隔着时空的彼岸听到青鸾的笑声,画面中少女睁开翠色的眼睛,转看看周围透明的圆卵胞膜,面孔上有些刚睡醒的迷糊,她擦了擦眼睛,张开口要说什么,然后‘咳咳咳’呛水了,苦涩海水在舌尖绽开。

    哗——

    水花响动间,少女穿过了圆卵水膜,微风拂过她,带来些凉意。

    这样的春光乍泄只是稍瞬,她披上一件白纱睡袍走下台阶,乌黑柔顺的长简单挽着垂落腰后,这个地方应算是这少女第一次来,却似乎很久很久以前来过那样的熟悉,使得青鸾隔着水镜看向她的目光有些深幽起来。

    这睡袍少女自是芊芊了。

    在青鸾眼里,芊芊一出现就成信息汇聚的中枢。

    许多蒲公英一样细小的悬浮光团环绕过来,芊芊轻松随意点过一些信息,就是刚刚梦境中做的那些事……一个少女在汪洋大海里驾着小舟,救下了从天而降的青色凤凰卵,找到了她追寻已久的参天大树,驾着凰鸟回归九州后,传奇开始了。

    青鸾的目光更加恍惚,如果不是特别去想,几乎要以为自己忘了那些记忆,但现在重见是这样清晰刻印在心底,构筑着小凤凰对于世界的最初认知——每一代凤凰漂流到什么地方,都是这样融入的新世界。

    “这少女是我?嗯……你是我?”芊芊在信息的洪流中低语着,她眉扬起,对着这片幽静浩大的树洞问:“那到底你是本体,还是我是本体,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啊……”

    空气里浮现一个透明少女灵体,面貌与她不同,胸脯只是微微起伏,身形稍高,眉眼间神情淡雅安静,画像呈现的话谁也不会认为她们之间有关系,但并立在一起时,都是青玉眸子,目光里纯净神韵如出一辙:“我是本体,一直都是……但在某段时序内,在你我见面之前,你也是……”

    芊芊捂住额灵纹,似乎有点突如其来的阵痛,让她轻轻嘶声:“别开玩笑了,我只是个凡人少女,区区分身怎么能与你相提并论。 ”

    …………

    水镜画面外,青鸾也不由点,她也这样认为,但即便仅仅帝君分身,也不能由叶青那混蛋染指,一想到无数个晚上芊芊都是……就不由心底冒火。

    “你叫芊芊,我叫青帝……”

    青帝的主元神灵体伸出虚影的手,握上芊芊洁白润实的纤长十指。

    冰冷与温暖交触在一起,瞬息某种彼此空缺补全的感觉都在两人心头涌上,声音平静传到画面外:“青帝是属于天地至信一面,芊芊是先民少女一面,区别仅仅是名字,但名字只是别人称呼,我……我们,是无所谓,不在乎。”

    一个不在乎,让外面青鸾猛地一震,脸色有些苍白。

    “你不是天地至信?怎么会不在乎?”

    “那你在乎别人么?”

    “我在乎夫君。”

    “真的?”青帝眸子里带着点笑意,注视芊芊,重复说:“你确定?”

    “当然!”

    芊芊一怔,有些本能触怒回答,但是对于自己一面没有敌意,在神识共鸣中冷静下来,想了想又说:“如果你说精神自我上,其实……也不是很在乎,但我和夫君有许多经历,有着共鸣,夫君是要做一些事,我喜欢他的勇敢和关心,我不太喜欢勾心斗角的利益之争。”

    “你看,我和这棵梧桐木有许多经历,有共鸣,而树是要长在土壤里,我喜欢广阔的天地。”青帝松开手,微笑看她:“我不大喜欢盆栽。”

    “盆栽是比喻现在的世界?”

    芊芊闻言也放松下来,露出微笑:“我也不喜欢盆栽,太狭小拘束了,还很多蛀虫啃咬,用夫君有时嘲讽的话说,池浅王八多,这样说来我们真的很一致……呃,等等,你说你和这棵梧桐木共鸣,不会是舰灵那种出身……或树灵?”

    “道基上可以如此说。”

    “所以我是凡人道基,你是树灵道基,一体两面?”

    芊芊目光里有着难以置信的奇异光,陡间似乎明白什么:“所以,你和青鸾的道侣关系,其实就是凤凰栖息与梧桐,相依相恋相伴的共生?”

    水镜画面陡涟漪,啪一下摔在地上,青鸾双手颤抖着,有些失控,她听到道侣回答的声音传来:“是。”

    “不!”

    不是这样,这不是青帝和青鸾的关系,当年的小凤凰孺慕于母亲,而渐次转化为爱意,这是传统的凤凰关系……不是这样的共生……不对!

    可哪里不对了?

    青鸾难以置信地看着水镜涟漪中的道侣,百万年相濡以沫的枕边人,忽然间变得这样陌生,自己真的了解她么?怎么会连这一点都错判掉?帝君从不说谎的,却对她说了一个百万年的谎言?

    “这算什么?同床异梦?”

    凤凰少女惨淡一笑,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苦,但天仙元神的入微,陡间一道灵光闪过:“等等!不对……当年一起游历时光分明是真情……那时她也才十几岁少女,天真甚至懵懂,不会这样演戏,那后来……什么时开始变了?”

    时间的印象,陡塌缩至七十万年前的道门反扑之战,青朝崩解,第一仙朝的废墟上,自己重新找回来重伤将死的道侣时,对方拒绝转生当女儿的事,说有别的法子……然后就是……天地至信的出现……

    一面,芊芊还在追问:“而夫君成仙那一次说是遇到我,其实是你?”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青帝对她眨了眨眼睛,承认下来这一件当年举手之劳的小事:“你知道,动机就是我们共同意志,只是时序上,你不知道而已。”

    一切一切线索,在这刻塌缩合拢。

    芊芊捂额,语气复杂说:“幸你树灵之身有凤凰栖息了,不会和我这凡人少女争一个有寡人之疾的夫君,否则我都有点要吃醋……我们这样,听起来有点是少真分出阴阳镜灵化身一样,少真分出少阴、少阳,其实都是她由女体转男身的不同人生阶段具现,只是我们这样分出来两个都是女体,选择似乎有点奇葩啊……哦,我不是说性取向,知道你和青鸾都是百合,只是按照仙、凡的选择来分……为什么会这样啊?”

    “因死过一次。”

    “啊……”

    芊芊怔住,她没料到是这样一个出乎意料答案,不由:“谁干的?什么时?”

    “直接的凶手已经陨落,仇已报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夫君。”

    水镜画面的时间里,大约是还需要信息保密的原因,青帝没有回答敌人是谁。

    而观看这幕的青鸾已明白,当时一切都还在布局推进当中,自要保密,此时已再过一年到了现在,就马上要迎来对所有帮凶在道路意义上的真正复仇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