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凶案调查 > 第二十一章 酒后吐真言

第二十一章 酒后吐真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本以为许静哭来哭去,应该都是关于庄文彬的风【HX】流旧账,都已经让贺宁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时候,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二十万的债”来,一下子就让她把注意力给拉了回来,唐弘业和汤力也是一样。

    “你说二十万的债是怎么回事儿?庄文彬什么时候欠的?什么性质的债?”唐弘业连忙开口向许静追问,希望她能够大气一点精神来说一些关键问题。

    许静喝了很多的酒,有些迷迷糊糊的,她的眼神有些迷离,说起话来就好像舌头已经肿大,口腔里面快要装不下了似的,有些含混不清,就连身子也是一点一点的朝一侧歪了过去:“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欠的债!他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成天就会让我给他擦屁股!我当初就是瞎了眼才嫁给他,就是为了孩子才没有离开他,我现在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这个死男人,就算是死了都还在给我找麻烦,我早就把他摔了算了!想当年我也是有很多人上门提亲的人,我也年轻漂亮过!全都是为了庄文彬这个王八蛋,我为他活活熬成了黄脸婆,他就这么回报我!跟那些小妖精纠缠不清,一分钱也不教回家里来!他倒不如早点去死!欠钱之前就去死!还省得给我找麻烦!现在死无对证,让我怎么办!”

    说着说着她的身子就歪歪斜斜的失去了重心,以别扭的姿势栽倒在沙发上。

    “许女士,请你抓一下重点好么?你说的二十万元债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弘业听她唠叨了半天,结果半句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也有点急了。

    他的话问完,并没有人回答,三个人定睛一看,原来许静栽着身子歪倒在沙发上之后,居然在酒精的作用下一瞬间就陷入了昏睡,压根儿没听见别人的话。

    唐弘业也没辙了,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征求其他两个人的意见:“怎么办?这都烂醉如泥了,敢情方才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就不是个清醒的状态!我居然都没有听出来有什么问题!真是服了我自己了!那咱们干脆走吧,她醉成这个样子,怎么沟通啊!还不如等明天她清醒了之后咱们再来找她,再继续谈呗!”

    汤力皱着眉头,并没有立刻回答唐弘业,贺宁也是对唐弘业摇了摇头。

    “我看,再等一等吧,万一她能稍微再清醒一点,不指望彻底清醒过来,只要能开口,咱们就再问一问,就算是零零碎碎的信息,能问出来的就尽量收集好了,明天她肯定会清醒过来的,但是就怕她清醒过来之后,反而嘴巴会闭起来,什么也不跟咱们讲。”她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唐弘业听,毕竟白天的时候,许静还在替庄文彬遮掩,谎称他真的是出公差的时候失踪的,和晚上对庄文彬抱怨连连、破口大骂的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汤力也点了点头,对唐弘业说:“我同意贺宁。”

    唐弘业一看他们两个都是这样的想法,也只好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倒在沙发上神志不清的许静:“是,你们考虑的也对,但是你看她现在这副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都这个时间了,没喝酒的正常人估计也快睡觉的时候,她还喝了这么老多的酒,这一睡过去,保不齐可就是一整夜啊!咱等得起么?”

    贺宁也有些犹豫,假如用冷毛巾帮许静擦擦脸,或许还能好一点,但是这事儿让汤力或者唐弘业来做,肯定是不合适也不大方便的,只能是自己来,她倒不是嫌许静醉得一塌糊涂会脏,而是担心一个冷毛巾擦在脸上,许静真的清醒过来了,一看到自己,万一又是迁怒,甚至借酒装疯的跟自己动手怎么办?

    正在纠结着,许静忽然动了,她猛地一下从沙发上面坐起来,捂着嘴巴就朝厕所的方向跑,脚步有些踉跄,没等跑到卫生间的门口,就已经忍不住了,一手撑着卫生间的门框,低着头直接就呕吐起来,一股浓烈的异味混杂着酒气顿时就好像是在房间里面炸开了似的,再配合上许静呕吐的声音,贺宁觉得自己的胃已经拧成了麻花,如果不是强忍着,现在估计已经干呕起来了。

    许静吐了半天,估计好受了一点,但是头脑仍旧不大清醒,随便用衣袖抹了抹嘴边的污秽,又趔趔趄趄的走回沙发旁,就连自己的拖鞋尖被呕吐物给弄脏了也没有发现,一下子跌坐下去,垂着眼皮,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庄文彬是欠了谁20万?”唐弘业抢着恶心的感觉,装出方才许静并没有昏睡过去的样子,继续方才被忽略掉的问题。

    许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们,似乎有些茫然,不过嘴上还是做出了回答:“我怎么知道,我就接了个电话,说庄文彬还欠了他的钱,这钱他必须要回去,要是拖着不还,就卸胳膊卸腿随便选,我吓都吓死了,庄文彬的钱这么多年来我一毛钱,不对,一分钱都没有花到过,除了供孩子上学他拿出来几万块钱,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存在哪里!真是太欺负人了,都逼我!一个两个的都来逼我!庄文彬的爹妈也没死呢!他们怎么不找老头儿老太太的麻烦!这么多年庄文彬在外面那些烂事儿,那两个老东西什么不知道啊!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瞎!反正吃亏的是我,我又不是他们亲生的!现在好了吧!报应来了吧!庄文彬死了,关我什么事!我回头再找个人改嫁,我照样日子往下过,反正我是活下来的那一个!我再找肯定找个有家庭责任感的,怎么都比跟庄文彬过得好!他们呢?儿子一死,我看他们指望谁给他们养老送终!还想像以前那样,一点屁事儿就打电话把我叫去卖苦力?想得美!老娘再也不伺候了!”

    说完,她还非常夸张的大笑了几声,然后俯身去摸酒瓶,因为喝得迷迷糊糊,还差一点点就栽倒在地,幸亏摸到了酒瓶,酒瓶帮她支撑住了平衡。许静把还有小半瓶红酒的酒瓶拿起来,对着嘴一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然后把空空的酒瓶随手扔在了一边,眼睛也闭了起来。

    “给你打电话的是什么人?男的女的?”贺宁有点着急了,怕许静还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又昏睡过去,也忘了自己之前的顾虑,开口问道。

    许静突然听到了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敏感,但是被酒精麻醉的大脑又显得有些迟钝,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朝贺宁这边看过来,眯了眯眼,好像有些看不清楚自己对面的人长什么样子似的,眨了半天眼睛也还是毫无起色,只好放弃了,重新闭上眼睛,懒洋洋的回答说:“一个男的,说不还钱就卸胳膊卸腿……”

    “他跟庄文彬打过什么交道?”

    “我怎么知道……我就是接了个电话,有个男的,说庄文彬欠了他二十万,让我还钱,我说我不知道,他说我装傻,卸胳膊卸腿……”许静迷迷糊糊的,说起话来也成了车轱辘,转来转去就那么几句,“他后来还说我是个傻子……我可不就傻么,不傻还能跟庄文彬那个混蛋耗这么多年……我就是个傻……”

    话还没等说完,她就又睡着了,歪着头靠坐在沙发上,呼吸粗重。

    “怎么办?又睡着了!”唐弘业刚刚燃起了一丝希望,以为许静开了口,应该能多问几句,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睡了,“还要不要再等一等了?”

    “不等了,走吧。”汤力这一次也做了决定,许静这个样子,继续等下去恐怕也不会有更大的收获了,“明天一早再来。”

    “行,那咱赶紧走吧,再不走我真的快要吐出来了!今天晚饭我吃的还不错,可舍不得吐这儿!”唐弘业苦着一张脸,用手轻轻的掩住鼻子,“你让我出现场闻那个腐尸的臭味儿我都能忍受,但是这种酒鬼喝多了乱吐的味儿真受不了!”

    “那咱们走吧。”贺宁其实也已经快要临近忍耐的极限了,既然决定了第二天再说,自然就没有必要拖拖拉拉的继续耽搁,连忙朝门口走。

    三个人走出许静的家门,帮她把门关严,连忙下楼去,到了户外,有了之前在屋子里被熏过的反差,顿时觉得外面的空气清新极了,贺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像是想要通过这种办法,把鼻腔里面残留着的难闻气味置换掉似的。

    “你们两个从县里面赶回来,到现在吃没吃饭呢?”唐弘业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这才想起来问一句,“要是没吃,这就算夜宵了!”

    贺宁摆摆手,表情不大好看:“算了,我不吃了,本来还有那么一点点饿,结果刚才被许静那么一吐,现在一点儿胃口都没有,恶心的要命。”

    “你就知足吧!许静这是喝高了,眼睛发花看不清楚人,所以你看你进门也好,你开口问她事情也好,她连翻脸都没跟你翻脸,这就算是多可喜可贺的事情了呀!万一她没喝到头晕眼花的程度,看到是你了,跑过来跟你纠缠不清,拿你乱撒邪火,最后再一不小心吐你身上,那你才算是中了头奖了呢!”唐弘业离开了许静家之后,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开始调侃起贺宁来了。

    贺宁的联想能力向来比较强,被唐弘业这么一说,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那样的画面来,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胃里面一阵翻搅,脸色都有些变了。

    汤力在一旁示意唐弘业不要再开玩笑了,然后说:“这一趟没白来。”

    “嗯,是啊,”贺宁也连忙跟着转移话题,不想再去讨论呕吐物之类的东西了,“虽然是零零碎碎的,但起码知道许静对庄文彬其实是一肚子怨气的,并且她对庄文彬这么多年在外面的风【HX】流韵事其实都知情,现在还又冒出来了一个债主,说是被庄文彬欠了二十万不还,这都是重要的信息呀!”

    “哎,话说回来,你们说许静这是酒后吐真言呢,还是借酒装疯?”唐弘业听了贺宁的话点点头,也觉得那些是收获,只是他仍然有点疑问。

    “取决于酒量。”汤力回答。

    贺宁耸耸肩:“我觉得应该是酒后吐真言吧,毕竟她喝了那么多,都吐成那样了,正常人肯定都已经早就醉了,除非她是千杯不醉,而且还得演技一流,否则不大可能实现。话又说回来,真的要是千杯不醉,并且演技一流的,装得很像有可能,但是连吐都这么收放自如,不太容易吧?”

    “那倒是,好家伙,跟个喷壶似的,哗哗的!”唐弘业一边说,一边还故意学着许静的样子,冲着贺宁一弯腰。

    贺宁连忙躲开,嗔怪的瞪了唐弘业一眼,唐弘业笑哈哈的跳到一旁,好像是准备躲避贺宁的攻击似的。

    “明早咱们再来。”汤力性格比较稳重,从来不会像唐弘业那样打打闹闹,现在他也仍旧满脑子都是案子的事情,没有什么笑闹的闲情逸致。

    贺宁想了想:“那咱们还得早点来呢,要不然万一许静走了,不在家了,联系她她又避而不见,那咱们不是还得多耽误不少功夫么!”

    “行,那咱们就赶紧回去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起个大早,过来杀许静一个措手不及!”唐弘业深表赞同,“真是的,咱们在她面前也太被动了!她想骗咱们就骗,喝多了一个电话就把咱们折腾过来,回头又说什么情绪没有准备好就打发掉咱们?哼哼,门儿也没有!”

    “走吧,上车,我送你们回去。”汤力指了指停在路边的车子。

    贺宁点点头,跟着他过去上车,可是她的脑子里却转着一个疑问。

    一个女人知道了她的丈夫在外面有别的相好对象,并且可能还不止一个两个,而是风【HX】流成【HX】性,真的可以像许静那样这么多年都佯装无事,默默的忍着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凶案调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凶案调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