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凶案调查 > 第二十六章 路数

第二十六章 路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力啊,真不是我和你叔叔说你,你看咱们这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你平时工作再忙,也得常回家看看呐!你该不会是觉得,现在你爸妈也不在老家那边了,搬去了别的地方,你就没有必要回去了吧?你可别忘了过去你爹妈忙的没空理你的时候,是谁管你吃饭,谁留你住下来的!”关母一边对汤力絮絮叨叨的说,一边又往小碗里头倒了一些汤出来,“你得对你爸妈孝顺,也得对我们和对你爸妈一样,你爸妈生了你,对你有恩,我和你叔叔等于养了你,你也不能过河拆桥,不需要我们了,就把咱们之前的情分都给一笔勾销了啊!”

    “阿姨,不要倒了,够了。”汤力没有去回应关母的话,而是伸手制止了她继续倒鸡汤的动作,“我待会儿还要出任务,不能陪你们。”

    “是,是,知道,我们都挺昕昕说了,说她汤力哥哥一天到晚忙的找不到人,要不是那一次她突然不舒服生病,你及时把她送去医院看病,她可能一两个月都捞不着见你一次面呢。”关母把保温桶放在一旁,又把已经倒出来的大半碗鸡汤端到了汤力面前,“你现在大了,翅膀硬了,也成了大忙人了呢!”

    汤力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以最快的速度把碗里面的汤喝完,然后又把那个用来当碗的盖子给重新盖在了保温桶上,避免关母再给自己倒一碗。

    贺宁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心里面觉得怪怪的,关母虽然从行为上来看,似乎是对汤力很熟悉,并且充满了关心的,但是话里话外听起来又让人有点不舒服,她反反复复对汤力强调什么养育之恩,什么容身之所,什么不能过河拆桥,怎么着都给人一种施恩望报的一味,像是故意来敲打汤力的一样。

    关母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贺宁投向这边的目光,她迅速的抬头朝贺宁这边看了看,然后堆起一脸的笑,对贺宁说:“哎呀,我们是不是吵到你工作了?你瞧瞧,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们一家人,好长时间没聚在一起了,所以今天见到大力我这一高兴啊,话就有点多。昕昕啊,你快过来,别打扰人家工作。妈妈爸爸今天可是特意过来找大力的,我们可得确定大力把我们的宝贝闺女照顾好了!”

    说着,她又一脸怜爱的伸手摸了摸汤力的头,满脸都是慈爱的笑容,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慈祥的母亲正在看着自己宠爱的儿子那种模样,倒是汤力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一直在试图避开关母的那种爱抚动作,似乎并不是很享受这种关怀。

    “叔叔,你和阿姨先回去休息吧,我还要出去办事,不能再耽搁了。”汤力一边开口对关昕的父亲说话,一边站起身来,因为身高的原因,这一回关母可再也没有办法去摸他的头了,毕竟这里是在办公室,也算是大庭广众之下,关母也不好意思垫着脚,甚至小跳着去摸汤力的脑袋,只能作罢。

    关昕的父亲打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过话,一直都是关昕的母亲在唱着独角戏,这会儿他被汤力直接点到了名字,便对他笑了笑,点点头,那笑容里面或多或少带着几分歉意似的,然后从身后拍了拍关母的背,对她说:“要不咱们就先走吧,我看大力是真有事,咱们别给人家耽误了。”

    关母这才点点头,拿起汤力办公桌上的保温桶,对关昕说:“闺女啊,那走吧,咱们先回去,让你汤力哥哥忙着,元旦你放假的时候过来找他,你们俩一起回家去,就这么说定了。汤力啊,到时候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妈,你说的倒是容易,汤力哥哥他最会找借口了,每次我找他,他都说自己忙,没空没时间。”关昕嘟着嘴,用嗲嗲的声音撒娇似的说。

    “没事儿,下回他要是再这么糊弄你啊,你就变成狗皮膏药,走哪儿跟哪儿,我呢,就打电话给你汤叔叔他们,让他们说说大力!”关母也笑呵呵的,好像是在和关昕、汤力开玩笑似的说。

    关昕听了母亲的这番话,就好像已经得到了什么保证似的,满意的点点头,亲热的搂着关母的手臂摇了摇,她的父亲倒是有些局促起来,在一旁连声的催促,这对母女这才结束了对话,同汤力依依惜别了一番,当然,这“依依惜别”似乎也是单方面的,汤力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反而好像也因为他们终于要离开了而偷偷的松了一口气似的,连忙送他们出门。

    贺宁从头到尾冷眼旁观,原本她对于关昕是有些反感的,觉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子的个性会那么的自我而又不讨人喜欢,不过现在她的想法发生了一些改变,关母的出现让她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是有因才有果,关昕之所以会形成这样一个只考虑自己,并且还总喜欢用一些让人不太舒服的小把戏和小手段,试图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归根结底还真的是来自于家庭教育的影响,或者说她母亲的言传身教。关母乍看起来好像是个心直口快的热心肠,但是实际上那股自说自话,又带着某种功利心的做派,和关昕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过了一会儿,汤力回来了,眉头微微的皱着,似乎还在因为方才关家三口人的突然造访而感到有些烦恼,看到贺宁在等着自己,有些不太好意思,赶忙对她说:“你等急了吧?你那边有什么收获么?”

    “算是有一点吧,”贺宁对他点点头,看他一脸烦恼的模样,忽然忍不住起了一点恶作剧的心思,便没有顺着汤力的询问去讨论工作方面的话题,而是开口对他说,“我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有没有那种感觉我不知道,不过作为地地道道的‘路人甲’,我觉得关昕的妈可是有点把你当成是女婿去看待了呀!”

    “别闹!”汤力向来不是一个喜形于色的人,然而听到了贺宁的调侃之后,他却眉头一皱,连忙开口叫停,“这种玩笑不要乱开,不好。”

    “其实你反应这么大,应该也是因为心里头清楚,我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对不对?”贺宁收起了调侃,颇有些同情的看着汤力,“关昕对你应该不是情同手足的那种情感,她妈应该也是默许了自己女儿的自作主张,这母女两个压根儿没有打算给你什么选择的空间。当然了,这与我无关,我就是作为旁观者,给你一点善意的提醒。就算过去他们家对你不薄,特别照顾,恩重如山,想要报答,途径也还是很多的,在有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方面,还是得自己稳住立场,不能因为过去受过谁的恩惠,就被人给道德绑架、情感绑架,那样只会耽误了自己。”

    “我不会的。”汤力果断的摇了摇头,然后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估计是被贺宁说中了心事,所以难得的多说了几句话,“其实……关昕家里对我最照顾的是关叔叔,但是他那个人比较安静,也比较听老婆的话,为人比较窝囊,关昕妈妈对我不差,但是她喜欢施恩于人,居高临下的那种。”

    贺宁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便已经了然,这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到底是好还是坏永远都很难去界定,他们乐于助人,并且也的的确确做出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从这个方面来说,他们是很好的人。然而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一类的人所有的付出都不是免费的午餐,他们曾经提供的帮助,为的是在日后从接受帮助的人那里得到同等、甚至加倍的回报,也就是说他们提供帮助的行为,归根结底并不是出自于一种善意,而是把这些事情当成了是一种投资。

    “她帮了你三分的忙,需要你做出五分的回报?”她问汤力。

    汤力点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不难想象。”贺宁撇撇嘴,打从一开始关母旁若无人的议论汤力家里面的私事,对别人讲述汤力的父母因为拼事业而忽略他的种种,她就觉得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把汤力当做是一个值得被尊重的人去对待,说一句不恰当的比方,关母就好像是在扮演着一个乐善好施的角色,汤力只不过是接受她施舍的那个人,两个人之间的地位并不平等,关母作为居高临下的那个人,自然是不需要去考虑一个曾经被她施舍和帮助过的人的心情和感受,“总之你自己把握吧。”

    “我心里有数。”汤力回答的十分笃定。

    贺宁对他笑了笑,以自己的立场,这件事情提醒到这个程度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说更多,于是她打算把话题拉回到工作的事情上来,汤力却在这个时候又开了口,询问了贺宁一个工作话题以外的问题。

    “我回来之前,关昕他们一家三口惹你生气了么?”汤力问,“虽然没什么用,但我替她先道个歉,以后我会注意,不让她去招惹你。”

    “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贺宁有些茫然的看着汤力,不知道他突然就又替关昕给自己道起歉来了。

    “关昕跟我说,她跟你道过谦了,但是你好像不太原谅她,而且很反感她到办公室里来,还跟别的女同事说她和她爸妈的坏话。”汤力对贺宁说。

    贺宁这一次倒是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原本她还纳闷为什么关昕会无缘无故的在她父母面前美化自己,弄了半天这个坑挖在这里,还是那老一套的挑拨手段,只不过这一次她来了个欲抑先扬,说到底也还是殊途同归,左右没有突破她原本的那一套,也让贺宁大致摸清楚了这个小姑娘是个什么路数。

    “那你直接就替她跟我道歉了,看样子是不相信她的版本啊!”贺宁笑道。

    汤力很认真的点点头:“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那就多谢你的信任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到底是哪里和关昕不对盘呢?为什么她看我就那么不顺眼?还有她妈妈也是蛮奇怪的,说话总好像是希望旁人听出来什么弦外之音似的,真不知道这母女俩什么毛病!”贺宁对汤力的信任感到很满意,同时又对自己和关昕的这种“孽缘”有些哭笑不得。

    汤力话到嘴边,欲言又止,最后只是一脸歉意的对贺宁说:“我以后会尽力避免,不会让你受这件事困扰的。”

    “没关系啦,也没有到‘困扰’的程度,不是我说大话,关昕的段位我还真是没怎么放在眼里,就是个跳梁小丑一样的人罢了,至于她那个导致了下梁歪的不正上梁,反正跟我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我当然也不会在意的啦!”贺宁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乎,汤力也没有必要纠结。

    汤力轻轻的抿了抿嘴,最后点了点头:“那好。说说你方才的收获吧。”

    贺宁便把心思给重新拉回到工作上面来,把关昕一家三口跑到这里上演的闹剧,还有方圆办公桌上的那盒进口饼干的事情都暂时抛在了脑后,将自己掌握到的关于庞成礼的情况,还有宋天禄又给自己发私信的事情都说了一下。

    汤力听了之后,表示对贺宁给宋天禄的回复方式十分赞同,并且认为他们应该去暗中了解一下庞成礼,以及庞成礼和他妻子的感情状况等等信息。

    既然做出了决定,两个人就没有再多耽搁,毕竟关昕一家三口的意外到来已经让他们耽误了一些时间了,于是二人立刻出发,动身去死者祝盼香生前工作的那家医院。

    临走的时候,贺宁没忘拿了几贴汤力买回来的暖宝宝放在自己随身的包里,这几天外面实在是太冷了,她还真有些需要这东西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凶案调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凶案调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