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凶案调查 > 第一章 噩梦

第一章 噩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祝大家新年快乐!】

    贺宁一直自认为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姑娘,当初在学校的时候,集体去参观标本室,有好些女生吓得脸都变了颜色,她却还是能够保持淡定的,对她来说,那些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人体部件除了能够用病理特征或者伤口创面之类,向其他人传递一些信息,帮助活着的人掌握如何治疗疾病或者侦破案件,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含义,或许因为她相对而言还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所以自然不会把原本看过的恐怖片情节套到真实生活当中来,自然也就不会做一些无谓的联想。

    所以她曾经对自己身边比较胆小,看了一点恐怖片之后就会做恶梦的朋友发过豪言壮语,无论看多么恐怖的恐怖片,之后她都可以倒头就睡,别说噩梦了,就连梦都不会做,一觉睡到大天亮,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噩梦。

    事实证明,话永远都不要说得太满。

    头二十多年一直没有怎么经历过噩梦困扰的贺宁,这一回可是结结实实的体验了一把,并且还是回味无穷的那一种,当她凌晨三点多钟从噩梦当中惊醒过来,满头大汗的坐起身来,一颗狂跳的心并没有因为醒来意识到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平静下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嗓子眼儿干的快要冒出烟来。

    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贺宁下床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握着杯子的手有些微微发抖,脑子里转来转去的还都是方才那一场噩梦当中的画面,因为太真切了,所以即便彻底的清醒过来,还是会觉得有些心悸,内心始终沉浸在那种夹杂着悲伤和恐惧的情绪当中无法自拔。

    她梦见自己向调转工作之前那样的下班回家,回到了自己位于c市的熟悉的家中,进了家门之后,屋子里面一片漆黑,电灯都打不开,就好像停电了一样。贺宁摸着黑朝屋子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叫着父母,然而屋子里并没有一丝声响,除了黑暗之外,就只有一片让人不安的死寂。

    忽然,贺宁的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一个趔趄,伸手扶住了一旁的门框,这才险险的稳住了身子,她不知道方才脚下差一点绊倒自己的是什么,眼下让她皱眉头的是刚刚手在摸到门框之后碰到的那又黏又湿的触感,这种触感给她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搓了搓手指,手上粘了不少湿湿黏黏的东西,太黑了看不清,只能把手端到面前用鼻子闻一闻,这一闻不要紧,一股浓重的腥气一下子钻进了贺宁的鼻孔,她的心也随之咯噔一下,高高的悬在了嗓子眼儿上。

    血!这气味分明就是血!

    自己的家中一片漆黑,悄无声息,门框上面有大片厚厚的未干血迹,刚刚自己脚下差一点绊倒的会是什么,贺宁已经不敢去想了,那一瞬间,她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刑警,一颗心一瞬间就被无边无际的恐惧感吞噬,甚至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念头,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接下来的事情可能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然而,她没有机会逃走,甚至没有机会去逃避眼前的一切,下一秒钟,屋子里的灯忽然齐刷刷的亮了起来,强烈的灯光刺激到了她的眼睛,让贺宁本能的低下头闭上眼,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人。

    那是贺爸爸和贺妈妈,两个人相距不远的躺在血泊当中,浑身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并且耳朵鼻子嘴巴这些部位,好像也被人用刀给割掉了,脸上只剩下几个黑乎乎的血窟窿,暗红的颜色看在贺宁的眼里,就好像是滚烫的烙铁一样,贺宁发出了痛苦的尖叫,想要扑过去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父母,希望能够证明这一切都是一场无聊的恶作剧,然而这个时候,她却发现自己的两只脚根本就一动也不能动,仿佛已经被钉在了地面上一样。

    “你想去哪儿?你哪儿也去不了!”

    一个男人似笑非笑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听起来也是那么的熟悉。

    “董伟斌!”贺宁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她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超过一百八十公分的瘦高个儿,白白净净,浓眉大眼,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正是当初在学校里也让一众女生私下里没少讨论的魅力达人“董师兄”,只不过现在的他看起来没有了往日里的书卷气和刻意营造出来的英气勃发,眉眼间都是阴郁,看起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贺宁,我终于见到你了!”他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笑容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真没想到,现在想要见你一面,居然需要这么麻烦。”

    “你干了些什么?你究竟干了些什么?!”贺宁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吼出了这句话,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狂跳,巨大的悲痛和恐惧夹杂在一起,就如同海浪冲刷礁石一样的反复拍打着自己的大脑,理智已经荡然无存,她的眼里只有躺在血泊当中的父母,还有那满目刺眼的血红,她的心跳快到了几乎快要在胸腔里炸开,眼眶几乎要瞪得裂开来,恨不得能够扑过去拼命的撕扯对面的那个男人。

    “我干了什么?这个问题问的很好,”董伟斌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我只不过是给自己讨一个说法罢了,因为你离开了我,因为你不肯见我,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你能这么做,一定是你父母教唆的,他们教唆你离开我,我就让他们付出代价,这很公平,难道不是么?我原本只是想要好好的跟你谈,只要你肯回头,我还是可以放你一马的,但是你偏偏选择了拒绝我,不理我,你这是对我的背叛,既然你背叛了我,那你也一样要付出代价。”

    说着,董伟斌拿起了一条绳子,一步一步朝贺宁走了过来。

    贺宁想要跑,可是她的腿动弹不了,慌乱之间,她的手碰到了自己的口袋,竟然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她根本来不及多想,迅速的摸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汤力,可是无论她有多么的着急,可就是找不到汤力的电话号码,想要自行输入那一组熟悉的数字,却又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正确的输入进去。

    “你是想要找你的那个搭档吧?”董伟斌忽然停下了脚步,开口问贺宁。

    贺宁的心头再次浮现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董伟斌笑了,这一次他笑得更加张狂:“他就是你的救命稻草吧?现在你是不是除了他,谁也指望不上了?那我就帮你断了这份念想吧,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他的手从身后那么一掏,拎起来一团黑乎乎又带着浓重血腥气的东西,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缓缓的转了过来,赫然露出了汤力的脸。

    贺宁倒抽了一口气,眼前一阵发黑,身子一软便跌落下去,这一跌就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随后她便在黑暗当中惊醒了,带着一身几乎浸透睡衣的冷汗。

    幸好是在自己的家中,幸好是自己住了十多年的熟悉环境,贺宁喝完了杯子里的水,这才稍微稳定住了情绪,没有了方才刚刚醒来时的战栗不安。即便如此,她还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父母卧室的门口,把耳朵凑近,聆听着屋子里面的声音。

    这种事情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不过现在,听到父母卧室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鼾声,贺宁的心里便又踏实了几分,这才又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春节的几天假期,她高高兴兴的回家来陪父母一起过年,眼看着就要返回a市了,这个时候做了这么一个噩梦,还真是让人心里面有些不舒服呢。

    贺宁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又浮现起方才噩梦里面的画面,赶忙甩甩头,不让自己再去回忆这种不真实却又实实在在让人感到不愉快的梦境。看样子自己还是受麻经纬那个案子的触动太大,即便那个案子已经落幕了个把月,可是麻经纬那残忍的报复手段,以及事发之后的冷静和坦然,现在想起来仍旧让贺宁感到有些可怕,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贺宁敢打包票自己绝对已经很久没有去主动想起过那个案子的事情了,只是潜意识里的波动,恐怕她自己也没有办法控制。

    至于为什么是董伟斌,原因自然也是很简单的,就在白天的时候,贺宁险险的躲过了一次董伟斌的突袭来访,董伟斌有一次不请自来的跑到了贺宁父母家里面拜访,说是过年了,来看望看望两位老人,实际上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边跟尴尬的贺宁父母寒暄,一边眼睛还贼溜溜的一个劲儿朝贺宁紧闭着的卧室门瞄,如果不是她恰好出门去会同学,估计还真被他给堵了个正着。

    听说他得知贺宁的的确确没有在家,又被贺妈妈骗说贺宁已经提前回了a市,董伟斌的表情很复杂,当然,临走的时候,贺妈妈把他拿来的礼物又塞回给他让他带走,假惺惺的推拒了几次之后,董伟斌的脸色倒是多少恢复了一些。

    估计就是因为得知了这件事,贺宁才会把他也给梦到了吧。

    想一想方才的那个梦,贺宁也觉得有些可笑。董伟斌这辈子最珍惜的恐怕就只有他自己了吧,他的形象,他的前途,他的人生计划,他的一切。其他人重要与否都取决于是否可以为那几条服务。

    刚才那个梦里面的一切,算不算是对董伟斌的丑化,这个贺宁不好说,不过却百分百算是对自己的美化,贺宁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很清楚自己绝对没有重要到可以让董伟斌为了自己不惜一切代价,不计后果的做一些事情。

    他现在的所谓执着,恐怕只是因为身边没有了更好的选择,仅此而已。

    更何况以他的身体素质,想要对汤力下手,贺宁还真是把他在梦中给塑造的太威猛了,现实生活中,这两个人实力水平之间的差距还是很一目了然的。

    汤力……

    贺宁忽然想,过年回家之后,自己就一直忙着走亲戚会朋友,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除了大年三十儿夜里汤力发了一条信息过来,祝自己春节快乐,自己也给他回复了一条之外,竟然没有顾得上去问一问他那边的情况。

    这个春节,听说是汤力父母到a市去和汤力一起过年,又听说关昕的母亲在汤力父母去a市之前,哭哭啼啼的在汤力父母面前告了汤力一状,汤力父母只是在电话里告诉汤力他们从关家那边得知了一些事,打算春节过来团聚的时候顺便好好的谈一谈,汤力当时还在处理麻经纬那个案子后续的一些事情,所以也没有心思去在电话里多费口舌,只是应了下来,随后便抛在脑后了。

    现在贺宁忽然想起来,还真有些担心,不知道汤力父母是不是很有主见的人,会不会听了关昕母亲的一面之词,对自己的儿子横加责备。

    第二天一早,贺宁吃过早饭之后就给汤力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只响了几声就接通了,汤力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贺宁听到他那没有什么波澜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居然觉得好像踏实了一点,前一天晚上做噩梦之后的那种心里面慌慌的感觉也被冲淡了许多。

    “你父母没相信关昕她妈的话吧?”贺宁问,“有没有说你什么啊?”

    “没有,具体的见面再说吧。”汤力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无奈,不过他并不想在电话里面多说什么,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的车。”既然他说回去再说,贺宁便也不再追问。

    “好,到时候我接你,你今天好好陪陪家人。”

    “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凶案调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凶案调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