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斗之王 > 第十一章 入奴

第十一章 入奴

作者:卖饼的二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倘若我以肌肤毛孔为引呢,是否能如魔源一般,将天地魔力锁在身体中呢?”

    书到用时方恨少!

    往日离妈妈苦劝他多看着书的回忆涌上心头,顿时感慨颇多,但也只是一瞬息之间。

    思索间,离小岳已引动魔力。

    呼啸的山风向着离小岳倾泄而来,刹那间,风狂如魔,舞动一方!

    贝蒂第十一次尝试失败后遍放弃修炼,饶有兴致的看着离小岳。

    她越看越惊,见离小岳引动魔力,暗暗不禁感慨大罗天不亏稀有道法。

    “道则如此完美才算稀有,神话、传说那样的道法该是怎么样子的一个惊天法?”

    正思索间却见离小岳面色涨红,脸颊鼓若蛙腮,又似已要涨破气球,不禁暴起!

    一个巴掌盖在离小岳脸颊上,面沉如水。

    “想修道想疯了吧!”

    离小岳将天地魔力用大罗天自皮孔引入体内已觉痛楚,只是天真以为那是修道必然的痛感,坚挺着。直到被贝蒂一个巴掌打醒,才是悟到方才所为甚是危险,无意于与死神博弈!

    “你这小鬼太也不知分寸,假若天地魔力可以如此吸取,人人不都是高等魔斗了?”

    离小岳站起,脸上没有表情。

    “天地魔力本是无主之物,引只是鱼饵,将他们凝聚,要想吸取,要先将他们驯化,凝便是驯化的过程。”

    “正好比人的胃吗?”

    离小岳看着贝蒂。

    贝蒂点点头。

    “其实有时候没有魔源挺好。”

    贝蒂颇为感慨的望着天地。

    远方已出落霞,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往后几天,离小岳的修行也毫无进展,他却也不着急。

    但随着比试日子的临近,离小岳的话越少。

    终于来到最后一天,看着最后的落霞。

    “我终究是无法通过选招吗?”

    他不甘心,但只能无奈。

    贝蒂望着离小岳。

    “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她并没有安慰离小岳。

    她见过他努力,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

    “其实不进道院也是不错的抉择。”

    “一进道院,一生便是道人,除死之外。”

    贝蒂与离小岳在落霞中下了山。

    山有惊雀,离小岳仿若未见,风若情。人吐息,他亦感受不到,木然行在山道上,听得镇中吵杂嬉怒之声,眼不抬,心不动,傀儡般回到了松吟阁。

    离月几日见他修行无果,今日这番模样却也能料到,纵是如此却也心疼万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离月目光虽是清晰,眸子却仿佛注视在千里之外。

    样子虽然颓废,心境却是没有什么起伏。

    躺倒在镇中丝王亲手织造的床榻上,眼神空洞。

    回想自己的豪情壮志,离小岳觉得有点可笑,有点悲伤。

    不知何时,他睡去,发了一个梦。

    梦中他凌空虚踏,手拿一柄耀光如日的神兵,面对万千兽流,手一挥舞,一道充满天地魔力的涟漪,如水波般荡漾开,涟漪刚要触及凶兽,他却被一个声音惊醒。

    “小鬼,想要拥有魔力吗?”

    声音虚无缥缈,如天上仙山传送而出,透着神秘奥妙。

    “是谁?”

    “小鬼,我是谁你毋用知道,我再问你一次,你想要力量吗?”

    “你是谁?”

    离小岳再次询问的时候却听不到那个声音了。

    “梦靥?”

    离小岳愣愣坐在床榻上。

    时间从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止,它就像一部商场的电梯。

    清晨如常而至,离小岳眼圈泛黑,跟着着贝蒂来到广场。

    今天离月穿着一件素白长袍,出门前还特意问了离小岳好不好看。

    贝蒂一路上十分沉默,面露思考之色,时不时望着离月。

    离月虽然面色如常,却也似心事重重。

    虽是天刚翻鱼肚白,广场上却已水泄不通。

    想要进去时候不大容易。

    “人也太多了吧!”

    离月也不是第一次来广场,但是此刻的广场是破天荒第一回看到。

    “世人皆有碰大运的想法,无不思想因为骨骼惊奇而被院人看上从而进入道院。”

    “院人?”离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号。

    “我就是院人。”贝蒂看着离月。

    离月懂了。

    “进入道院那怕做个奴才,到时候出来也是衣锦还乡,地位卓然。要是赶上服从者大能,那就是更厉害了。”

    离月看着贝蒂,心想:“这小姑娘果然不简单,岳儿魔力全无,似乎只有奴才这一条路可走。”

    “只愿道中有通源之法,能让岳儿成为一个魔斗。”

    离月看着贝蒂。,

    贝蒂已懂了。

    “我一定善待他。”

    离月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递给贝蒂。

    离小岳目露疑惑。

    “临行送几句女人的话给贝蒂。”离月笑着。

    “我一定好好学习。”贝蒂笑着。

    离小岳觉得女人真是不可思议。

    正惊愕间,只听贝蒂轻咦一声,空中狂风大作,卷去无数人的目光。

    人群中已有人识出。

    “那是战力榜清风平,他脚下是云中鹤。”

    那人说话间,一个鹤,一身白雪,顶头一簇丹青,从远及近,离小岳才看清,这鹤实在庞大。

    一掠数十丈,方才小如针眼的一人一鹤,两个呼吸间,人鹤已到广场三丈上方。

    “这鹤这翅得多大,也不知肉老不老。”一个如离小岳大小的孩童望着上空。

    其旁一个老者,则是轻声说到:“少爷,这乃云中鹤,祖宅你知道吧少爷。这一只鹤够几十个祖宅。”

    “这对翅也太贵了些。”少年兴致已去。

    离小岳看着这个胖子觉得挺有意思的。

    旁边人五嘴七舌的,离小岳才发现,他们三人已处在人群之中。

    鹤上青年,极目眺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听说清风平的侄子来参加院试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清家在镇中势力也不小,额外要个名额不是问题,只是清家老头心疼这个孙子,不愿让他比试,直接入奴去了。”

    那人正说着,却听人群一个胖子扯着嗓子喊:“平叔我在这!平叔……”

    鹤上人听到呼喊,驱鹤掠至,掠了那少年,飞夺而去。

    望着天空,离小岳有些恍惚,向往着那青年的生活。

    “不用比较,那人连院长都自赞不如。”贝蒂望着前方。

    “那人好像是清家老大的孩子?送院不到一年吧?”

    离月惊讶无比。

    “他是院长关门弟子,天赋优越,入院才三级青铜斗,如今已是直逼黄金的五级白银斗。”

    贝蒂似乎有些嫉妒。

    离月能听到这里面有故事,她只是看着贝蒂轻笑。

    “直接入奴还是去看看?”离月在询问离小岳。

    “看看。”离小岳望着人群。

    “贝蒂大人总有办法进去的吧?”离月轻笑着,用一种人们很难拒绝的笑容看着她。

    “拉着我的手。”

    贝蒂主动拉着离小岳的手,离月拉着贝蒂的手。

    离小岳感觉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却见贝蒂松了手,旁边响起离妈妈的惊赞声。

    “好手段,真是好手段啊!不亏空间斗。”

    离小岳这才观看四周,惊讶至极。

    “不过眨眼间,竟然已到人群中央。”

    贝蒂额头上渗出细细汗珠,神情带着恍惚。

    “这次,道则完整不少。”

    贝蒂带着两人挤开人群,来到一个中年人处,取出一块玉牌,递给中年人,那人细细查看后,双手递还给贝蒂。

    “大人是收奴?”

    “不是只是带一个人进院试。”

    “请。”

    院试不过花拳绣腿,贝蒂直接闭眼,他在演习大罗天。

    离小岳并没有上去比试,不久后三人出了院试处,回到了松吟阁。

    第二日,离小岳便与离妈妈告别,去往镇中心的天青道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魔斗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卖饼的二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饼的二郎并收藏魔斗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