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色传说(GL网游) > Chapter XLIV

Chapter XLIV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处接续上张

    “佑佑!”

    欢快的声音拉回了祁千佑的注意力,她又惊又喜的对上一双同样是写着愉悦的眼眸。

    “小文,怎么来了,今天是周四啊,难道妳不用上班?”

    看见自己的好友,只要是女人通常都会话匣大开,文茉立刻在祁千佑的对面位置坐了下来,并且也点了一杯咖啡。

    “我今早起床的时候觉得有点不舒服,所以就很索性的请了假。”

    “乱用假可不好,妳要是到时候没得请了,看妳怎么办。”

    “别说了,自从主编换了那叫左芳轩的女人之后,我的生活一刻没安稳下来。”

    文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像是旧酒浇愁似的喝着手中的热咖啡,却被烫得呲牙咧嘴,像是小狗般伸出舌头哈哈哈的散热,惹得祁千佑差点没天良的笑了出来。

    “她怎么啦,来,给我说说。”

    “她让很多作家很不高兴,重点是一堆工作都丢到我头上来,特别是审稿。拜托,审稿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交给文编做,虽然说我之前也有审稿,问题她丢给我的都是将要出版的书刊耶。”

    “嘛,”祁千佑站起身,拍了拍文茉的肩膀,"要这样说的话那还妳是妳审稿吧,我这样也放心些,交给那女人无论甚么事情大概都做不好。”

    “啧,话说你不是被杜社长看上了么,你被退职之后有没有再找你啊?”

    “有,而且隔天就来了,我就想不透为什么她的消息这样的灵通。”

    “唉唷,心意真是真诚啊,明镜可鉴啊。”文茉露出有点暧昧的笑容,”说实话,要杜堇是个男人,我定怀疑她在追求妳。”

    “想甚么呢?”祁千佑白了文茉一眼。

    由于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两人也就没有移往他处,直接在这咖啡店中解决午餐。

    挺着有点饱的肚子,祁千佑提着手上的书,慢慢的走回自己的住处。

    细细地思考着文茉所说的话,的确,总觉得杜堇似乎太过器重她了些…

    不过…杜堇对自己这种相处没多久的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感情…祁千佑摇了摇头,胡思乱想什么的最不应该了。

    虽然她知道,杜堇先前喜欢的,是女人…

    但进一步想到那姓左的女人,祁千佑不免要为杜堇唏嘘,曾雨这样的人再一起,只能怪命运待她不好。

    “唉唷,我是说真的嘛…”

    文茉很是兴致盎然的用叉子戳着自己眼前的提拉米苏,马兹卡邦起司浓郁的香味惹的祁千佑想要糟蹋食物的人手中夺走可怜的甜点。

    “而且…”文茉终是停下了糟蹋的动作,挖了一口送进自己的口中,”妳两在一起多好多养眼,况且现在都甚么时代了,又有一堆负心汉,拐个美人回家多么实在。”

    晓以大义似的对着祁千佑说教,

    不过文茉的脑海之中,已经在YY着她们两人的未来。

    啧啧啧,她敢打包票,她家的祁主编百分之一千万绝对是个受。

    想到平时电脑中的BLGL小说居然有机会在三次元看见立体生物版,虽然连八字都还没一撇,她已经开始兴奋了。

    “是是是,妳怎么不找一个呢?”祁千佑没好气的说,是的,她怎么就忘了这货是个腐女。

    “我看着杜社长把你攻下,我就很满足了,不用亲身经历。”

    如果杜社长是个攻的话,那应该是冷漠攻吧?冷冷的样子好有霸气…可是她对她家小佑佑似乎又殷勤了点,还是说其实她是忠犬攻呢?

    嗯,先不管杜社长是甚么攻,她家的主编一定是个别扭受,还是没人勾引就甚么也不懂,一被勾引就色性大发的闷骚,不过就算佑佑被勾引,也不过是被杜社长压了而已哈哈哈哈…

    如果祁千佑可以看见文茉脑海中分析的情况,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饮料泼到她身上,然后气呼呼地离开。然而她看不见,只知道文茉正很不正常的露着奇怪笑容,让人见了毛骨悚然。

    可怜她,无论在自己的亲爸心中,抑或是腐女基友心哩,都是被人压在身下承欢的那个…

    ChapterXLIV

    杜堇一言不发,面色紧绷的看着眼前那个躺在自家沙发上的女孩。然而女孩不仅仅是躺在自己的沙发上,她的左手是一杯可乐,右手是一个超级巨型牛肉堡,正一边开怀大嚼一边看着自己六十吋萤幕的家庭剧院。

    尽管口中塞满垃圾食物,修长而姣好的身材在长沙发之上仍是展露无遗,柔顺的青丝随意的扎成一束马尾,无袖的单薄背心露出白藕般的玉臂。

    看向正用眼神绞杀着自己的人,女孩转过头,笑了笑。

    “姐姐,你回来啦?人家好想妳啊~~~”

    对于这声姐姐,杜堇不过是嘴角抽了抽,这不就是小了她三岁,今年正值花信年华大而化之不拘小节简而言之就是随便的亲妹。

    “杜莳,你怎么进来的?”

    “呜呜呜,姊姊好过分,都几年没见了居然连关心都没有,一上来就是质问。”

    杜莳开始泪眼汪汪,可如果不是她的嘴角旁有着番茄酱蜂蜜芥末酱酸黄瓜酱以及美乃滋,杜堇或许还有机会怜悯她。而当杜莳想要继续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只是响亮的打了声嗝,甚是不雅,浓厚的可乐与牛肉味自她口中飘出,还增添几分胃酸的酸味。杜堇一脸鄙视的看着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快说,你到底怎么进来的?”她虚掩着鼻子,轻轻地眯起眼看着自己的妹妹,仍是一语中的的问。

    “咩,几年前你刚在这买房的时候破天荒的带了我来这里一次,然后我就顺便顺走了一把备用钥匙了啊。”

    杜莳笑的一脸灿烂,然后将食物的残渣放在杜堇的玻璃桌上,一脸潇洒地舔了舔还残余在手指上的酱汁。

    “…”杜堇对于这答案只能面部神经抽搐,”那你来这里做甚么?”

    “嘛,很久没来这里了啊…”杜莳说着说着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当初这里甚么也没有,这不是被妳安上了家庭剧院跟升降式屏幕嘛…”

    “这里本来是一大片落地窗,如今也被改成了偌大的外阳台,在上面摆几张椅子然后撑了个伞弄得像是露天咖啡座,在这喝咖啡多好呀。”

    “还有还有,这本来也是普通的书柜,现在不也是变成了两层活动式,还在一旁放上了梯子。”

    看着自己的亲妹在那里摸摸这里看看,杜堇有种立刻送客的冲动。杜女王生气之后,周遭温度开始下降,寒气慢慢弥漫于此间之中。感受到了泠列的气息,杜莳笑了笑,不怕死的抱住了杜堇的手臂。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对于这样的亲昵动作,她也只是轻哼一声。

    “唉唷,还不是爸妈希望你回去,要我来劝说啊。然后还有就是,我两个月后在法过有要开个人画展,然后接着是联合画展,想要你来看看。”

    “妳的画展我会去,不过回家就免了。”

    “呜呜呜,可是老妈威胁我…”

    “要我回去做甚么,还不是逼婚甚么的。”

    “就说让妳学我,躲得远远的躲到国外去,然后一年回来两三次就好了。”

    “呵,”杜堇冷笑了一声,”等妳一过二十五岁,妳就知道了。”

    “嘛,不要担心,那我赶紧找个对象,看他们怎么逼我...说到这个,我今天在一间咖啡店遇见一个妹子,很是和我胃口啊…”

    “等等,”捕捉到了重点,杜堇有点错愕的睁大了眼”合妳胃口的妹子!?”

    “嗯啊,”杜莳很是欢快的点点头,”不过我只有坐在我的位置上看着她,因为有点远,还是不小心瞥见的,可是她好可爱~”

    “杜莳,妳甚么时候对女人有兴趣了?”杜堇有点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敢相信。莫非是到了法国待太久了,这眼界一开甚么都变了。她还记得,这或可是国中开始就跟被训导主任盯得死死的问题学生不良少年谈恋爱,当年因此没被杜堇的老爸少打过。

    “没有为什么啊,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杜莳耸耸肩”并不是因为在国外待久了的关系,而且我并不喜欢欧美女人。”

    “很自然的事情…”这句话微微触动了杜堇的心,说的是,自己也喜欢女人,本来就是一种很自然的事情。

    “是的,后来他们在走过身边的时候,我有听见他的职称,只不过我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反正我就听见了一声祁主编。”

    祁主编!?犹如触电,杜堇身躯微微一震,不会那样巧吧…

    “所以呢,我决定在这里的日子每天都要去那间咖啡店,看看还有没有机会见她,我想我对她一见钟情了~~~居然是做文艺事业的呢,难怪看起来有气质又白白净净的挺可爱。”

    果然是在法国呆了太久,那种极度开放的思想以及烂漫的情怀全把杜莳给同化了。杜堇在心里暗叫不好,如果那个祁主编是她的祁主编(喂,甚么时候变你家的了),那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没钱花的妹妹是不是会对她展开激烈的攻势…

    说她有点不害怕,一定是骗人的…

    “这…亚州地区的妹子恐怕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妳…还是不要这样乱来吧。”杜堇一脸认真的看向自己的妹妹,期盼她打消这个念头,而且以客观的角度而言,说不准那女孩也就是恰好到了那店里,她怎么就会想出每天在那堵人的想法呢!?

    可是杜莳怎么会是个省油的灯呢。

    “呀,姊姊,妳的眼神露出了害怕是怎么回事,难道妳认识那祁主编?”

    杜莳放开了杜堇的手,双手抱在自己的胸前,瞇起了眼盯着自己的亲姊。

    杜堇在商场上征战无数,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情绪,冷冷地看着杜莳。

    “妳这样说谁会知道是谁,还有,要是爸妈知道妳喜欢女人怎么办?”

    “切,爸妈逼妳婚妳都这样了,那么我喜欢女人又怎样,反正我在法国的时候也跟很多女孩交往过了,我很清楚我自己要的是甚么。”

    “妳不怕他们对妳做出甚么?”

    “能做甚么,我吃穿又不靠他们。”

    杜莳潇洒的拨了拨自己的头发,一派的潇洒让人感叹果然是个艺术家。

    杜堇闻此,也就不再说甚么。

    因为她突然想到,既使杜莳她今天在咖啡店中遇见的真是祁千佑,明天开始祁千佑要到她出版社上班了,以后再也没有空在平日到那间咖啡店去。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虽然不知道祁千佑会不会喜欢女人,可是她有机会接近有机会追求,就不可以放弃。

    “好吧,”杜堇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姊祝福妳。”

    杜莳露出灿烂的笑容,环抱上了杜堇的颈子。

    “姊姊,谢谢妳,我一定给妳找个好妹媳!!”

    不过她看不见,杜堇在心里偷偷地比出了一个YA。

    #

    时雨在上了线之后,来到上次她们两人登陆的地方,昨日一确定到了陆地之后,她们就下线了,还没有跟尘玉等人联络。

    艾尔妲的蓝色身影映入她的眼帘之中,她正做在一块海边的岩石上,喂着小喵吃鱼。带着笑容走到了她身旁,也看见了她抬头看着自己。

    “我们今天应该就可以和尘玉她们联系上了。”

    “嗯…”艾尔妲淡淡地点了点头”我刚才已经用队伍频道告诉她们了。”

    “诶,行政效率这样好啊,那她们现在在哪里?”

    “死亡领土,挺远的,估计今天走去又要一天了。”

    她们在前往东部环礁时,是在尼伯龙城乘船而上的。然而在回程时,艾尔妲为避开航道,外加上中途出现了一只奇怪的海怪搅了个局,她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是东南方了。可是死亡领土那个山谷,却是在中央大陆中部偏东北处。时雨在审查过地图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的确是路途遥远。

    可是艾尔妲却暗爽在心里,又是两人的结伴旅行时刻,她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尤其是在…今天下午被自家亲妹那样大放厥词的说要去堵上那个”祁主编”,让她心里真有那样一点不安宁。

    怎么可以,她都把祁千佑睡着了的样子,呆呆傻傻的样子,生气的样子…等等等等全收进了自己的心里,怎么容得许其她人来与她争夺。

    更何况,无论是祁千佑跨坐在她身上,抑或是当时雨贴在她颈后时,那种令她小腹燥热口干舌燥的感觉,她绝不可能忘怀。

    “那好啊…”时雨将小白从背包召唤而出,”路上有妳陪着,这样就好了呀…”

    这句话,让艾尔妲心跳加快,几乎有种将时雨狠狠揽进怀中,攻城掠地的吻进她的唇的冲动。

    时雨却只是淡淡的笑着,对于艾尔妲的举动,她真是觉得和杜堇越来越像了…细细看着艾尔妲的上半脸,突然有几分影像艾尔妲重迭。

    她在心里苦笑着摇了摇头,杜社长怎么样都不像是会玩游戏的人呢…

    看着时雨的侧脸,艾尔妲强自按下心里的感受,时雨…不要再说甚么…会让她冲动的话了啊…她可不觉得,自己是定力很好的那种人…

    作者有话要说:給補上鳥,不要忘了留言撒花~~~~謝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色传说(GL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他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他鱼并收藏水色传说(GL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