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色传说(GL网游) > Chapter LXIV

Chapter LXIV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杜堇心慌到了极点,时雨突然伸出了手,将她的面罩给硬生生地扯住,像是要将那蓝色的东西给剥下似的。

    艾尔妲吃痛了喊了一声,她的面罩并非如同时雨的面具经由购买而得,而是以她自身的龙鳞延伸自面部形成一类似屏障的东西,所以当时雨拉扯她的鳞片时,事实上也等同于正拉扯着她的皮。

    既然让她那般用力扯着自己的皮,能不喊疼么?

    “千佑…别别别…”艾尔妲抓住了时雨的手:”这是我的龙鳞…扯不掉的…好疼…”

    时雨这才闻言放手:”那妳自己脱了,别让我动手。”

    于是艾尔妲撤掉了脸上的面罩,杜堇一脸委屈的模样就这般映入了时雨的眼中。

    看着自己所爱的脸庞,时雨不禁抽了抽嘴角,上头有着自己刚才留下的指痕,红肿着,她只好微微表示安慰的摸了摸她的脸。

    “是我用力过了,还疼么?”

    “不疼了…”艾尔妲低低的说。

    时雨见状,叹了一口气,搂住她说:”好啦,对不起。”

    “千佑…不怪我了?”

    “不怪妳…而且妳也没让队友们知道我们的关系。”

    “那…要不要让她们知道?”艾尔妲一脸幽怨的看着时雨:”安德莉对妳有意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我…对此不高兴。”

    “噗,”时雨轻轻笑了一声:”我能把妳的想法解释成妳吃醋了么?”

    艾尔妲别过脸去,既然都知道了为何还得要戳破她呢?可这时候时雨抱住了她,说:”如果妳想要让她们知道的话,就说吧。反正这里不是公司,没有关系。不对…等等…”

    这里不是公司,可是尘玉在啊!

    “艾尔妲,尘玉…”

    “不需理会她,”得到了时雨许可的艾尔妲正想尽办法排除所有万难:”我面罩继续带着,她不会瞧出我是社长。”

    “这样啊,那也好。”

    “只是千佑…”艾尔妲看向她说:”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妳在这游戏中想要丑化自己呢?”

    “妳这是介意了?这不过是游戏,丑化美化都没有多大关系的,重要的一就是现实世界,不是吗?”

    “嗯…不过她们都见过了妳游戏里的样子,如果要公布我们两人的关系,真希望…她们看到的是现实中那个好看的妳。”

    “喔?”时雨挑眉:”艾尔妲,妳的意思是中我在游戏里太难看了,觉得我俩要承认在一起,我会给你削面子?”

    生气的前兆,艾尔妲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

    “当然没有,我爱的千佑依然是千佑!”

    “那妳还说。”时雨重新捏住了艾尔妲的脸,有点用力的拉扯着。

    艾尔妲这一次没有任由她欺负自己的脸了,她赶紧生出一道水屏障,将两人牢牢实实的包了起来,唯在水中留下了一个大气泡好让时雨呼吸,然后为了避免她继续□□自己对自己碎碎念,她只好吻住了她。

    时雨楞住了,这人已经懂得如何无法无天到了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接着一阵哔哔剥剥的声响,时雨才发现自己身上又开始在结冰了。艾尔妲也发现了这件事情,于是她赶紧将水屏障解除了,险的是那时候时雨身上不过结了一层薄冰,所以并无什么大碍。艾尔妲也松了一口气,抱住了时雨。两人七手八脚地将那些冰层全部清除,便瘫软地在地上坐了下来。时雨目前也懒得跟艾尔妲计较这件事情了,有点累了,决定把这笔帐留到以后再算。

    因等了其他队友许久,又发现已然快到了该下线的时刻,时雨于是发了一条讯息给尘玉通知她,艾尔妲与她先离开了。

    而起床之后,祁千佑便早早梳洗完毕,好整以暇地等着杜堇出现,今日早晨她并无打算下厨做饭,难得狠下心来放松,她便如同一只慵懒的猫,姣好的身躯蜷在沙发上,惬意地阅读着一些书籍。

    當門鈴聲響起時,她緩步輕踱走到了門前,準備接受某人的熊撲。可出乎意料的,那人卻帶著委屈的眼神看著她,站在門口不願踏入。祁千佑抽了抽嘴角,不解地說道:”怎麼了,為什麼不進來呢?”

    “千佑,妳是不是生我气了…”

    “嗯?我没有说过呀,妳怎么会这样认为呢?”

    “可是我今天到了门口的时候,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有关美味早餐的迹象,我心里想妳可能对我不高兴了,所以我没有早餐吃了。”

    “噗,”祁千佑被杜堇可爱的理由给逗笑了,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今天我想要偷懒,妳带我去吃早餐吧!”

    “真的?”杜堇有点怀疑的问:”真没有生我的气么?”

    “我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生妳的气?谈白来说妳也没有真的做错甚么呀,伤感情又伤身,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真的不需要。”

    于是杜堇明白了自己确实没有危险,便一把抱住了祁千佑,嘴里喃喃的碎念着:”呼,好险。”

    祁千佑笑了笑,在她唇角旁留下了一个轻吻,说:”妳先在客厅等我,我去换衣服。”

    “好的。”杜堇风度翩翩的走进了祁千佑家的客厅,纤长的手指还不忘先划过祁千佑的脸颊,轻轻地搔了搔,让她再一次感到无奈。

    “乖,不要幼稚了,坐好。”如同在命令一只宠物犬似的,这人究竟想要自己把她当作甚么?她真是想不透。

    于是快速地换上了较为正式的衣物,祁千佑与杜堇上了车,杜堇替她系好了安全带,问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吃早餐的地方吗?去那里好吗?”

    “好呀,”祁千佑一只手肘搁在车窗前,撑着自己的脸颊:”我很喜欢那里。”

    于是两人到了先前曾经来过的,那个有着一块草皮的木屋。祁千佑还记得先前来到这里,因为这里的高价位差点没有泪流满面的事情。但毕竟与杜堇一同出来吃早餐的机会少,偶尔奢侈一下她是能够接受的。

    可这一次,杜堇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点选一些全是巧克力所做的餐点,祁千佑对此很是讶异。

    “怎么了?难道妳把巧克力当毒品戒掉了么?不是最喜欢巧克力了?”

    杜堇看着她,淡淡一笑:”妳不是常常要我别吃的太甜吗?现在这样的东西我大多少吃了,比先前好很多。”

    祁千佑突然觉得有点感动,没想到杜堇为了她确实在改变着,她微微一笑,白嫩的手掌抚上了她的脸颊。

    “听妳这样说,我越来越庆幸当初选了妳。”

    如此优秀的情人,究竟要花光这一辈子多少运气,才有那么一点点机会与她邂逅,并且相知相惜?她无法计算,她只明白,无论如何,只要持续现在的样子,那么她与杜堇,可能真的分不开了。

    “真的么?”杜堇听了祁千佑对于自己的赞美,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

    \"当然是真的。”祁千佑接过服务生手中自己的英式乡村早餐,看着里头的吐司、炒蛋、炖豆、培根等,心里是越发越满足了起来。

    \"那…那千佑…我有一个想法。”杜堇见她如此龙心大悦,于是小心翼翼的,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其实藏了很久的愿望告诉了她:”既然知道彼此都有参与那个游戏了,千佑要不要考虑…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呢?”

    祁千佑忘了管自己还有半片培根吊在嘴外,没有吃掉,就是愣楞地看着她,似乎不敢相信她刚刚说了甚么。

    杜堇明白兴许她一时无法接受,于是赶紧对她摆摆手说:”我…开玩笑的,别放在心上。”

    “不…不是的…”祁千佑吞掉了那块培根,她看杜堇这副着急的模样,立刻明白一定是自己方才那不可置信的表情让她给吓着了:”这个提议...并不是说不能考虑看看,只是杜堇,妳的家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么?她们已经可以接受我们同居了吗?”

    虽然知道家人这一块向来是杜堇的死穴,但祁千佑认为这点很重要,一定要坦白的讲开才是。但果不其然,杜堇脸色变的有点儿不好看。

    ”如果妳是说我妹的话,虽然她目前住在我的房子里,但是她当然很欢迎妳来呀。至于我的家人,我很早就不再跟我的父母亲联络了,所以没有必要告诉他们这些事情。”

    “嗯…”祁千佑有点儿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可是杜堇,我想要知道妳跟妳家的事…当然,如果妳不愿意说的话,也是没有关系的。”

    “当然愿意与妳说,”杜堇叹道:”既然说过我爱妳了,我们之间似乎不该有太多的秘密。”

    再次被感动的祁千佑轻轻地笑了:”下一次休假的时候,我带妳回去看看我的父母好么?”

    “父母?”杜堇自然明白这是甚么意思,有点喜出望外:”真的吗?所以妳…妳…”

    “妳一定不会相信的,我爸妈一直希望我可以找到一个人和我在一起,而且他们说就算是女的也无所谓。而我爸呢…说,既然都是出版事业的,那么我和妳在一起很有可能,而妳呢,生的漂亮又有钱,适合当长期饭票,与妳在一起真是再好也不过了。我爸当初是这样说的呢,现在看起来…”她掩嘴一笑:”真有趣。”

    杜堇自然也笑了:”可能他未卜先知,掐指一算就算到了自己的女婿。”

    “甚么女婿?为什么不是媳妇?”

    “…为什么…因为…”

    后面的话,杜堇没敢讲出来。

    因为千佑一定是受的,这点大概是无庸置疑吧…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附上新文

    放開那只包子!

    的第一張,喜歡的各位可以先去收藏喔

    第一回

    水念白自个儿窝在她那绣了红花绿草,尚还有几只彩蝶的冬被里头,是一点儿也不愿碰到地上。确切的说,她连那床脚稍冷之处,都看做了的十八层地狱,谁敢让她感到一丝凉意,她便要与那人拼命。

    事实上不仅仅是如此,这土匪窝水月寨里头所有人都知晓,小姐是个足不出户,一出户便只能扑蝶、采花、编花环的,那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大小姐。遥想当初,寨主水一方想要让她闺女练武给身子打个底,水念白扎马步不过四分之一个时辰,便如一滩烂泥给软倒在偌大的院子中。

    水一方当下没让她给气着了:”妳爹爹我年少时日日练武至少三个时辰,如今坐在全金朝最大镖局百如安镖局总头儿这位上;妳娘亲那时也是控着水月寨里所有大计,如今也掌着全金朝最大的酒楼留香酒楼。妳这让人不省心的娃儿倒是自个儿想想,将来咱俩要走了,寨里该如何是好。”

    水念白兴许是受不了自己爹爹对她那般疾言厉色,眼睛一眨,豆大的水珠便泪如雨下。软嚅的声调很是委屈,玩弄着自己的衣角,说道:”爹爹…念儿腿疼…”

    “唔…”水一方见她那小脸都皱在一块儿了,便也心软了,心里想道,毕竟她不过是个七岁的娃儿,这般操练她似乎有点儿过了。她便摸了摸她的头,柔声柔气的说:”那好吧,若是念儿感到不适,定要去让楚姨瞧瞧喔。”

    “嗯…爹爹最好了,念儿最喜欢爹爹。”水念白笑了,扑进了水一方的怀中,水一方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在水念白离开以后来到了自己的屋中。

    一进门,瞧见自己的娘子正看着帐本,便走到了她身后,有点儿委屈的说道:”娘子…念儿是不是身子体弱,连扎个马步都禁不住啊?”

    白露霜回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夫君,叹道:”方儿,这样可不好,太宠她了。若这般下去,她身子体弱定然不会好。”

    “唔…”水一方无辜的看着白露霜:”可是娘子也很宠念儿…”

    白露霜挑眉,说道:”到底谁宠着她让着她说一些,妳自个儿说?”

    “好嘛,娘子,是方儿不好…”

    水念白的爹娘总是如此,总有一方也是这般的宠着让着另一方,可事实上她的爹娘并非一般人家的爹娘。她的爹爹与娘亲,两人皆是女子,事实上,如今已然十六岁的水念白,依旧不明白究竟爹爹是如何让娘亲给怀上自己的。

    可出乎多人意料,水念白尚未出生之时,众人都猜想兴许她可能如同水一方那般,有着西域人稍稍黝黑的皮色或是蓝色的眸子。

    但谁能料到,水念白相当白晰,眸色与白露霜如出一辙。

    水一方抱着自己的娃儿,泪眼汪汪的看着她的娘子,说道:”娘子,这娃儿身体里定然没有流着我的血…”

    “说甚么呢!”白露霜一把抢过了水念白:”我女儿的鼻子高耸像妳,薄唇也如妳!”

    水一方这下心里才平衡了些。

    水念白虽然没让水一方逼着练武,但终究她自个儿还是学了个一招半式,可仅于让自己在奔跑时可以快上一些的法子。

    水念白是个爱哭的女娃,说上好听一些是敏感纤细,温柔少女心,可她爹娘打从心里明白,这样万万不可。

    因此一日,白露霜硬是塞了五两银子到了水念白的怀中,让她自个儿上街去买匹布回来。否则以她如今这副样子,将来要接下她与水一方的大业那是绝计无可能。

    水念白看着那五两银子,心里慌。看着自己的娘亲,说道:”娘亲…念白…”

    一句话没说完,就让白露霜伸手打断。

    “今日再不让妳得逞,以妳这般软弱的性子,我与妳爹爹甚是担心。赶紧上街买布,无论妳多说些甚么,都是无用!”

    水念白轻轻咬着下唇,泪眼汪汪的让寨里的寨民给她驾了辆马车,要到城里去。

    一到了城里,原要让那寨民替她买布,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花花绿绿的玩意儿,又是自个儿来,她便不受控制的走上前去。

    而当她看见了糖葫芦之后,便拉着那个出来替她做车夫的寨民说:”我想要吃这个。”

    那寨民看见自家小姐,有点儿苦恼,心里又想这糖葫芦不过两文钱,也不算甚么,便也买给了水念白。水念白欢欣的接过,轻轻地舔了一口,发现那味道她甚是喜欢,便欢快地向前走去。

    不料,不知何人推了她一把,她只觉腰部上有股力道,让她向前扑去。险的是她并无真向前跌,可手上的糖葫芦却这般飞了。

    她转身一看,却是个小不点儿大的娃儿,心里便也想莫与他计较。

    可让她糖葫芦给砸到的那冤主,显然与水念白所想的不同。

    那身着黑衣的人修长身材,水念白看着她缓缓转过身子,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接着一华美至极、雕工精细的银制面具,映入她眼帘之中。而她也瞧见了,那个有着莫名冰冷之气的人,居然有着一双金色的灿眸。

    她让那气势给震慑的一楞一楞,偌大的世界之中,似乎只剩下她与她。

    水念白明白,这人定然是个女子。

    她身形姣好,让人一眼便能瞧出,可那并非水念白所在乎的,她所明白的是,这人这般气势,绝非男子所能有。

    那女子盯着她瞧,许久许久,最后才说到: “这是天乌蚕丝,世间少有,妳说吧,妳要如何相赔?”

    水念白掏了掏自己的怀里,正是娘亲给的五两银子…除此之外,别无它物。而随着她上街的寨民,见到这般奇异的女人,差点儿吓得魂都没有了。金色的眸子,多么贵气也多么邪气!街上原本繁华而人龙流动的情景,也因人人怕事一散而开。顿时之间,水念白感到天地无所依。

    胆小如鼠的她让这气势给吓着了,顿时身子一软,盈盈倒在路上。弱不禁风的娇软身子开始一上一下的抖动,是的,她正抽泣着。在一旁那已然腿软的寨民心理抱着誓死保护小姐的决心,硬是留在一旁等着带走小姐,心里也正盼望,小姐的眼泪…能为她博得一点儿同情。

    “不说话?”女子等了许久,只见这兴许刚刚及笄的女娃半个身子紧贴地面,流着泪,不答话。

    水念白这才怕了,自袖中甩出一条上好的丝质帕子,给自己拭起泪来,一副楚楚可怜之态,说道:”姑娘…这位姊姊…民女身上唯有五两银…民女…实非有意玷污姊姊的衫子…民女家境清寒…还请姊姊…饶过…”

    似乎认为姊姊这称呼饶富趣味,水念白似乎听见了那女子轻笑了一声。而那女子见她如雨后烂泥一般,似乎如何相扶也扶不起,便缓步轻踱到了水念白的面前。面罩之下,生的是怎么样的面孔水念白自然是不晓得的,却听她说到:”也罢,见妳手上分明攒着上百银的丝质帕子,嘴里却嚷着身上唯有五两银。姑娘这下要赖帐,却是说不过去。难不成是欺负我这西域人,踏入中原未曾过多少时日,现在是直接欺瞒起了?”

    水念白让她给说的一楞一楞的,然后便明白了她识破自家金玉满堂的实景,顿时有点儿面红。她想到了娘亲曾说过不可欺瞒她人,便急着说道:”姊姊,我实非有意欺瞒…可…可娘亲真只给了我五两银子上街…”

    那女子又走近了她一步,似又要启唇说些甚么,却只听见一阵细弱的”叮-叮-叮-”

    她的眸中并无露出半分讶异之色,水念白却见到了她身子正微微颤抖着,而当她退了一步之后,那叮叮响的声音却是消失了。

    那姑娘在声响消失后,便也没有细究究竟细声自何而来,倒是单膝跪下,金色眸子紧盯着水念白。

    “姑娘,不知芳龄几何?”

    这话虽问的犹如街上那些地痞流氓,可水念白连想也没想,便接着说道:”今年正好十六。”

    “十六啊…”女子淡淡地接着她的话:”正好能许人了,对么?”

    “嗯…”水念白依旧一楞一楞的:”嗯…嗯…”

    “生的也是挺好的,挺多人看上,有人说媒,对么?”

    “嗯…嗯…嗯…”

    “嫁妆兴许也不少,是么?”

    “嗯…嗯…嗯…”

    “那做为抵债许我,正好是么?”

    “嗯…嗯…嗯…”

    水念白应了之后,才惊觉自己方才究竟应了什么。然而这时那女子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塞了颗小药丸子入了水念白口中,她也不及反应,咕噜一声便吞了下肚。

    “一诺千金。”女子说道。

    水念白这才惊愕地望着她:”妳…喂了…我…什么…?”

    “言蛊。”女子眼眸微敛:”方才咱俩所立下的诺虫子们都听见了,若是妳悔婚,将会七窍出血而死。所以,一诺千金,切记。”

    水念白让这女子所说的,自己兴许要七窍出血而死一事,给吓得都要魂飞魄散,这一次真瘫在地上不起了,豆大的水珠再次泪如雨下。

    “呜呜呜…不要…妳怎么能…相逼我…下嫁于妳…呜呜呜呜”

    “相逼?我何时相逼妳了,不都妳应话的么?而下嫁么…”女子却是轻轻戳了戳她的面颊,让她的嫩脸居然慢慢地羞红了:”别慌,不让妳下嫁,只怕妳高攀了。”

    于是水念白再也受不住她了,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撑起身子。虽说她练武远远不如寨里所有与她同岁的娃儿,可至少在逃跑这份儿上,却能说是寨里最为极速之人,连男子也望尘莫及。事实上她爹娘也不明白,却如何生了个体弱却是逃跑能手的女娃儿。

    而水念白此刻踩着凌波微步,一步、两步、三步…

    顿时在那女子越发越深沉的眸中,远远离去,而那女子似乎全无追随的意思。

    水念白于是在几百尺外大喜,这女魔头,兴许是放过自己了。

    嘤嘤嘤嘤嘤,好吓人的,她回了寨里之后,定要将自己裹在被中,再也不出寨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色传说(GL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他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他鱼并收藏水色传说(GL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