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LXV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下午时,祁千佑因连续坐了两个小时,肩膀实在酸痛不堪,最后决定起身动一动,舒展筋骨。不过当她难得望向杜堇的办公桌时,却发现她居然不在座位上。

    祁千佑心里想,可能她出去谈签约事宜了,毕竟自己的爱人是社长,忙碌本来是应该的。她慢慢走到了茶水间,替自己冲了一杯绿茶,热气冉冉上升沁入了鼻尖。她轻轻吹了一口气,眼眸微敛。

    说要带杜堇去见见爸妈的事情,不知道是否显得太仓促了些?可是,若是爸妈见了她,也认为她足以让自己托付,那么自己不是能更相信她吗

    祁千佑是这样想的。

    况且自己似乎也很久没有回到老家那儿去了,虽说,每一次回去都要被问自己是不是有男朋友了,甚么时候要结婚的,确实是一件烦人至极的事情。

    但这一次爱着自己的女友回家了以后,希望那几个婆婶以后见了她,可以嘴下留情一些。

    虽然说,她不知道当她们看见自己与一个女人在一起时,会是甚么样的想法与表情。不过…不管她们有甚么想法,都与自己无关的不是吗?

    她怎么可能因为一些人的流言蜚语,就不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呢?

    一个人突然从后头抱住了她,双手圈住她的腰身,脸颊也贴上她的脸颊,接着她听见她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她自然知道是谁。

    “千佑…”

    杜堇用嘴唇轻轻蹭吻着她的耳朵,惹得她面颊绯红,娇嗔的说到:”这里是公司,快放开我,被看到怎么办!”

    杜堇委屈的放开了她,咕哝道:”好嘛…刚刚去见了另一个大牌作家,居然看见我就一直夸口说我长得好看。”

    “那很好啊,”祁千佑挑眉笑道:”你行情真不错。”

    这下子让杜堇顿时觉得自己委屈。

    “妳…千佑,你都不担心我么?”

    “有甚么好担心的,这不是表示你的确长的漂亮吗?”

    “如果她把我追走了你怎么办?”

    “噗哧,”祁千佑又笑了:”别想那么多,别把思绪花在这种不会发生的事情上面。”她拉住了杜堇的手:”找几天我们一起请假吧,我等会儿打电话跟爸妈说,我们要回老家看他们。”

    杜堇听了这话首先眨了眨眼,接着走到门外看看附近是否有人,然后把茶水间的门半掩。最后一把抱住了祁千佑,以身高优势压住了她的唇。

    祁千佑楞了楞,眼睛一眯,便把手掌贴到她额头上一把推开了她。

    “妳干甚么?妳…”

    有点生气,都已经与她说过了,为什么她就是不听呢?祁千佑用力的将她的双边脸颊向两旁扯开,拉得杜堇的牙床都露了出来。

    “千…佑…”杜堇明白她再一次成功挑战了祁千佑的底线,赶紧抓住了她的手,哀呜求饶。祁千佑一点也不想要放过她,直到她听见有高跟鞋的脚步声靠近。

    那员工原本只是进来想要冲一杯咖啡,却一进来就看见了怪异的景象。祁主编在热水机前冲泡着一杯绿茶,而一旁有一人面对着墙角,脸贴着墙壁。

    她再定睛一看,那人不正是杜社长吗?为什么杜社长没来由的在这里面壁,祁主编却还能泰然自若地继续着她手边的动作呢?她咕噜地吞了一口口水。

    祁千佑这时候拿起了她那又重新装满了热茶的杯子,转身见到了那个员工,微微一笑说道:”不好意思让妳久等了喔。”

    “没事,没事。”那员工赶紧摆摆手,眼神依旧没有放过还在面壁的杜堇。

    祁千佑看着杜堇那模样,自己也勉强没有笑出来,她才不会说,杜堇是被她一把推到墙上去的。她端着自己的热茶,一脸欢快地走出了茶水间。

    而小员工摇摇头,一点也不明白。心里想着最近怪事真多,怪人也变多了…

    而杜堇呢…杜堇等着那带着异样眼光的小员工离开了以后,满脸泪痕的转过来,委屈地摸了摸自己被祁千佑捏着又红又肿的脸颊。她还记得祁千佑给她抛下了一句话:以后在高危险地带有太过亲密的接触,一个礼拜内都不许亲她。

    嘤嘤嘤嘤,哪有人这样的!

    杜堇心里不甘愿,决定要好好报复祁千佑。

    还要假公济私的报复祁千佑,让她连话都没得说。

    于是当天下午,某社长招开了一个紧急会议。

    穿着剪裁完美的女用西装,袖扣闪闪发亮,手中拿着昂贵钢笔的杜堇冷冷坐在首席上,U字型排开的各大版块主编以及我们的祁主编都不明所以的坐在其中,看着身上明显散发了一股寒气的杜社长。

    “这几日我所会晤的作家们,都说到最近读者们,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文青,开始更加关注本土题材。因此,我希望能够带上一位主编,与我一起南下。麻烦负责日常生活型态的杂志主编们举个手,这一次我们的主题我希望可以做些有关传统器皿、食物、老房子等等的故事。但因为各位大多时间都坐在办公室里面,靠着外面记者作者投稿的稿件,因为我希望这一次与我一同前去的主编可以好好的探讨没有亲临现场的缺失,并且在回来之后给我一本让我满意的刊物。”

    祁千佑听见负责日常生活杂志的主编举个手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就开始暗暗的有不好预感。果然举了手之后,杜堇装模作样地看了一圈,然后向每个人问:”有没有想要自荐或者推荐别人的人呢?”

    这时候,我们的总编辑,罗光举起手说:”社长,我认为祁主编是个好人选。虽然才到出版社不长时间,但其所负责的刊物目前出了初刊销量就非常亮眼。我个人认为祁主编是极光的明日之星,可以请社长考虑。”

    听见这话,杜堇心里笑的多么开心,虽然表面依旧冷淡,免得太过彰显自己的想法容易被说不公平。于是她又淡淡地说:”罗总编似乎对祁主编赞扬有加。那么,还有其他的人选吗?若是没有,明日开始我与祁主编将南下七天。”

    心里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杜堇觉得世界开始明亮了。她决定要给罗光加薪,如果没有总编的加持,确实有点难以直接把人给带走。啊,她与千佑的美好生活,即将就此展开。

    而我们的案发受害者,祁千佑,此时不可置信地盯着前面那人看,颤抖的说道:”社…社长,我还是一位新人,所以…”

    “祁主编,没有关系的,极光一向重视能力而非年资,既然你有能力,也别谦虚。”

    “可是社长,就您与我两人…是不是…”

    “祁主编,妳与我同样是女人,相信这一点并不会为妳带来什么困扰。”

    两人的对话让一旁其他主编们听着都笑了,祁千佑心里对着这个假公济私到了极点的人大吼,就是因为都是女的,妳才会给我乱来!

    “OK,那就这样定下了。没事的可以回到办公室了,现在也将要接近下班时间了,各位赶紧将工作做完。”

    “谢谢社长。”

    于是杜堇的阴谋,完美实行。

    祁千佑忍…忍…再忍。直到下班了,杜堇一如往常的开车到了公司外的那条巷子,等了整整一个小时却完全没有看见祁千佑的身影。她才明白,她惨了。

    开着回到了祁千佑家,那里早就已经灯火通明,杜堇胆战心惊的敲了敲门板。

    不一会儿,祁千佑的声音响起:”请问是哪位?”

    她才战战兢兢的说道:”千佑…”

    可当她说了以后,里面再也没有传来任何的回音了。杜堇抽了抽嘴角,心里明白祁千佑真的发飙了,叹了一口气,在门前就地坐了下来,也没有顾虑身上那一套几万块钱的西装。

    蚊子有点多,她抓了抓自己的脸颊。乖乖地在门口等着祁千佑帮她开门,她心里想,祁千佑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放任她在门口呆上一个晚上吧。

    接着不久,居然又下雨了,杜堇感觉着冰凉的雨水继续折磨她。

    于是她又想,祁千佑不会让她与蚊子在她的屋檐下感受着冰凉雨滴共度一个夜晚吧。

    这个想法陪伴着她,直到隔天早上,祁千佑开门看见了几乎整张脸都是肿包的杜堇。她蜷曲在门前的踏板上,眉头微皱,让祁千佑心疼至极。

    她心里想,如果不是这个小区治安良好,那么杜堇可能…

    她不敢继续想着。她摇了摇杜堇,一下子,杜堇就惊醒了。

    她抬头看了看杜堇,接着双手开始无法控制的在自己的脸上抓搔。祁千佑看着她又脏又湿的身体,抿住了嘴唇,毫不犹豫伸手抱紧了她。

    她低声吼道:“妳干嘛这样糟蹋妳自己!?”

    可是她自己明白,她其实想要压抑自己的情绪而已。

    她很懊恼,昨晚从窗户向外看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见她呢…

    杜堇揉了揉眼睛,一开口,沙哑的声音像是撕开的布:”妳生我气了,而且我以为,妳会出来开门。”

    “对…对不起…”她真没想过她会这么笨的在外头等,等上一夜,等的自己成了这个样子,等着她原谅。

    “痒…”杜堇的脸都要变形了,祁千佑想要流泪,她拉起了她,把她带到自己的屋中。

    “以后不要这样了…”她说道:”我…很愧疚,而且…很心疼。”

    “那千佑为什么要生我的气?”

    “妳真的不知道吗?”祁千佑终于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先不要管这个,妳先去洗澡,等等我帮妳上药…”

    “这里没有我的衣服。”

    “没关系,妳穿我的。”

    “那千佑为什么生我的气。”

    “没有气了,”祁千佑再一次抱住了她:”以后我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表示

    地狱谷是最后一个大型任务

    接着进入尾声

    (没错把大纲砍了一半请原谅我)

    嘤嘤嘤高三生伤不起抱歉迟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色传说(GL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他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他鱼并收藏水色传说(GL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