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六十 灯一黑羽化登仙

一百六十 灯一黑羽化登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三哥懒懒一笑,将驴绳丢给赤脚大仙,撩开僧袍,右手握住了剑柄。

    李得胜率五名捕快,手执兵器飞纵而至,将赤脚大仙与三哥团团围住。

    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除了街两头站得远远的围观者,还有街两旁的店铺,店主以防意外,上了排门,带着家人与亲朋好友,在楼上窗口看热闹,酒仙楼门口,本就挂着两只大红灯笼,照得通红一片,加之街两旁窗口,有好事者用竹杆在楼上挑起三盏灯笼,伸向街心,五灯齐亮,将酒楼门前照得如同白昼,纤毫毕现,众人竞相争看,议论纷纷,只听得一叠声的“柳三哥”、“柳三哥”,有人惊叫道:“哎呀,柳三哥太丑啦。”也有人道:“你懂不懂,那是易容,不懂不要乱说。”“他又不是你爹,是杀人犯,你帮得太牢啦。”“你才是杀人犯呢,柳三哥是大侠。”

    捕快与柳三哥没打起来,围观者却急眼啦。

    两名捕快扬着刀,对周遭众人吼道:“闭嘴,谁再瞎嚷嚷,老子砍死谁。”

    见捕快急眼了,众人哪有不怕的,刹时,街上鸦雀无声。

    酒仙楼又跑出六七个身上挂彩,一瘸一拐,手持单刀铁尺的捕快,将赤脚大仙与柳三哥围在垓心。

    李得胜碍于赤脚大仙在场,不敢贸然动手,他已派人去叫后援了,只是一味拖延时间,对三哥道:“别装啦,柳三哥,该露真容啦,骗得了众人,骗不了爷。”

    三哥一笑,左手在背上一拍,背就不驼了,身材挺拔,气宇轩昂,只是脸上依旧眼斜嘴歪。

    李得胜伸手在脸上一抹,也将白色假发假须扯下,扔在地上。

    李得胜道:“脸,还有你的脸,让大伙儿看看吧。”

    三哥道:“对不起,在下面相猥琐,不必了。咦,你也易容啦?”

    “怎么,不行呀,莫非还得你批呀。”

    柳三哥道:“岂敢岂敢,易得真地道,在下看走眼啦,上了你圈套。”

    李得胜道:“哼,知道就好,如今的江湖啊,易容成瘾啦,都是你害的。老婆认不得老公,阿爸认不得儿子,乱套啦。”

    柳三哥笑道“李总言重了。”

    李得胜问:“你跟赤脚大仙什么关系?”

    三哥道:“旅途寂寞,不期而遇,都是出家人,都喜欢偷腥喝酒,就在一起喝一杯嘛。”

    李得胜道:“也就是说,你跟赤脚大仙没有任何关系喽!”

    三哥道:“八杆子打不着。”

    李得胜松了一口气,对赤脚大仙:“在下是杭州府总捕头李得胜,如今奉命捉拿杀人凶犯柳三哥,赤脚大仙,你走吧,别搅进来。”

    赤脚大仙道:“贫僧可没搅进来,是你们硬将贫僧搅进来的呀,贫僧想说说清楚,也不让,不由分说,一顿臭打。”

    好像大仙吃了亏似的,愤愤不平。

    李得胜道:“谁让你跟柳三哥在一起呀,以为你们是一伙呢,以后得长个心眼儿啦,别跟身份不明者厮混。”

    赤脚大仙装傻,道:“我没跟柳三哥在一起,是跟十八贱在一起呀。”

    “谁是十八贱?”

    赤脚大仙指指三哥道:“不是他,还有谁呀。”

    李得胜道:“嗨,你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啊,都说大仙是个明白人,原来糊涂透顶啦,这个十八贱,就是柳三哥,他易容啦。”

    赤脚大仙一装到底,道:“咦,真的?他说是峨眉山万年寺的和尚,十八贱的法号,还是主持给他取的呀。”

    李得胜道:“不知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不信你问他。”

    赤脚大仙真问:“十八贱,你说对不对?”

    柳三哥道:“对不起,是小僧胡编的。”

    赤脚大仙跺脚道:“你这厮,骗老实人可不作兴。”

    柳三哥道:“在下该死。”

    赤脚大仙道:“唉,原来你是名扬天下,臭名昭著,人人皆言可杀,杀而不死的柳三哥呀。”

    瞧着赤脚大仙一惊一诈的模样,柳三哥笑道:“正是。”

    赤脚大仙跺脚道:“哎呀,柳三哥,你害得贫僧好苦哟,贫僧险一险要去坐班房啦。”

    柳三哥道:“怕啥呀,没人能抓得住你。”

    赤脚大仙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万一抓住了呢,那就生不如死啦,贫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铁链加身坐班房。”

    李得胜道:“赤脚大仙,你走吧。”

    赤脚大仙连声答道:“我走我走,这是非之地,走得越快越好。”

    赤脚大仙边整理驴绳,边道:“十八贱,伏法吧,你唯一的出路是束手就擒,痛改前非,贫僧对杀人犯深恶痛极,恕不相救。”

    捕快让出一条道来,赤脚大仙牵着驴车,走出圈子,走出丈把开外,又站住了,回头对李得胜道:“看看总可以吧,李总捕头?”

    李得胜道:“没啥好看的,要看就看吧,不得胡言乱语,更不得插手搅局。”

    赤脚大仙道:“哪能呢,贫僧是个方外之人,江湖纠纷从不染指。”

    赤脚大仙跳上驴车,盘腿而坐,静观其变。

    赤脚大仙答应不插手,李得胜胆儿就大啦,不过,如今柳三哥虽气血两亏,毕竟是天下第一剑,也不可掉以轻心,他是个办事求稳的人,估计袁捕头等人也快赶到了,人多势众,力争一举拿下。

    柳三哥问:“李总捕头,刚才,你将匕首架在在下脖子上,只要一抹,人就没了,如今,却又要费一番周折,后悔了吧?”

    李得胜道:“听说,在小车桥死囚牢房,你将袁捕头等人全摆平喽,却未加伤害,还为受伤的黑皮,包扎伤口,故本捕头,不忍下手。”

    其实,在百花院仓库,自己也被柳三哥点翻过,结果,毫发未损,这才是未下杀着的根本动因,怕说出口丢面子,故将此事隐去,只说小车桥的事,他想,柳三哥不会听不懂。

    说到头,李得胜还真不是那种贪图功名利禄,寡廉鲜耻,一味昧着良心下黑手的主儿。

    柳三哥道:“李总,真有记性。”

    李得胜接着道:“嘿,你把本捕头看扁喽,本捕头是人,不是兽,即便因此让你跑啦,也决不后悔。”

    柳三哥道:“既如此,何不高抬贵手,让在下走人呢,好人做到底嘛。”

    李得胜道:“本捕头吃的是官饷,办的是官差,既奉命捉拿杀人凶手,就定要将凶犯擒获,送交衙门法办,岂能冒犯王法,放纵凶犯。况且,如今的你,已是网中之鱼,相信今儿你断难逃脱。”

    这时,街东头一彪人马,喝叱连连,推掇着围观者,冲了过来,那是袁捕头闻讯,带着十余名捕快增援来了。

    李得胜面有得色,笑道:“柳三哥呀柳三哥,你栽定啦。”

    面子嘛,谁都喜欢不是,柳三哥当然也瞥见了增援的捕快,心中一惊,头皮一炸,面上却坦然自若,强作镇定,淡淡一笑,锵一声,长剑出鞘,道:“未必。”

    摆出一付无所畏惧,目空一切的模样,说是这么说,心道:按如今的体力,看这阵势,若真动起手来,十有八九讨不了好去,既打不赢,就得赶紧走,三十六计,走为上,今夜星月皆无,本是走的大好时机,奈何眼前灯光雪亮,要想走,估计有点难,加之,体内真气不足,即便展开轻功,落荒而逃,也不能像往日般风驰电掣而去,捕快中轻功佳者,料想决计摆脱不了,管它呢,走一步,看一步,总比被捕快围着打强,跑跑打打,打打跑跑,变数就多,或许能有生路,一念及此,咧嘴一乐,正欲脚尖一点,掠上屋檐,突听得叭叭连声,酒楼门前的两盏灯笼与看客竹杆上的三盏灯笼,眨眼间,被暗器全部击中熄灭,瞬间,酒楼门前漆黑一团,柳三哥大喜过望,身影一闪,消失在黑夜里。

    有人喊道:“柳三哥,柳三哥,发柳叶镖打灯,跑啦。”

    一块到嘴的肥肉,眼睁睁没了,急得捕快们大呼:“抓住柳三哥,别让他跑啦!”

    若逮住柳三哥,老少爷们都能分到赏银,李总捕头虽规矩森严,平时,吃相难看,分起赏银来却绝对公平慷慨,没得说。怪只怪柳三哥太过奸滑,老是到手了,又让他跑了,刚一现身,又闪人,这都让捕快们猴急疯了,说句实在话,至今,捕快们对能不能抓获柳三哥,心里真没底,这柳三哥也太不靠谱啦,不是吊人胃口么,啥玩意儿。

    要么就藏着,别露头露脸,爷们也死心,要么现身了,就干脆跟爷们走一趟,免得爷们一颗心,七上八下,没个消停。

    灯一黑,围观众人蛔虫朝下,扫兴之极,囔囔道:“怎么啦,怎么啦,黑古龙东,啥也看不见啦,唉,柳三哥顺水大吉喽,回家洗洗睡吧。”边说边赶紧摸黑回家了,一则是漆黑皮灯笼,啥也见不着了,再则,黑灯瞎火的,双方打起来,吃个误伤,缺胳膊断腿的,找谁说理索赔去,赶紧走吧,走晚了,后悔来不及啦。

    刚才,酒楼门前光亮耀眼,如同白昼,刹那间,昏天黑地,常人的眼睛根本适应不了,啥也看不见,唯独火眼金睛李得胜是个例外,眼睛眨巴两下,即刻尖利管用,不过,还是慢了一慢,定睛一看,柳三哥站着的位置,空了!连人影子也没得一个!

    只见屋瓦上人影一闪,稍纵即逝。

    李得胜大喝一声:“往哪儿跑!”

    脚下一点,掠上屋脊,环顾周遭,屋瓦连绵起伏,人家窗口,星火点点,却人踪皆无,接着,袁捕头与七八名捕快也掠上屋瓦,李得胜喊道:“弟兄们,分头去追,姓柳的内力有限,谅他也跑不远。”

    众弟兄展开轻功,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头去追。

    追了一阵子,袁捕头与众弟兄空手而归,纷纷从屋脊掠下,聚在酒仙楼门前。

    最后一个从屋上落下的是李得胜,他黑着脸,骂道:“草,又让姓柳的跑啦。”

    人间蒸发的事,江湖上不是没有,有!而瞬间在你面前人间蒸发的事,即便连江湖老炮儿,也没听说过。

    除非是神仙,山鬼,狐大仙,或者是土行孙,脚一跺,地遁了。

    这是怎么啦?柳三哥成了柳三仙了么!李得胜大惑不解。

    此时,酒仙楼门前的捕快们早已点亮了火把、风灯、孔明灯,灯光历乱,人声嘈嘈,袁捕头站在李得胜身旁,也是一脸的狐疑郁闷。

    柳三哥说没就没,连影子也没见着,附近停着的驴车也空了,犟驴踢着后蹄,一对驴眼扑愣扑愣地瞅着众人,一付不耐烦的模样,车座上的赤脚大仙呢?咦,也不见了,柳三哥为了逃命,走得急,你是为哪般呀,李得胜问:“赤脚大仙去哪啦?”

    众捕快面面相觑,无人应答,没人顾得上大仙,更没人见大仙去哪啦,在李得胜窝火的时候,不是指名道姓,没人敢接话,在他气头上,答得不对,要挨喷,让人下不了台,不如不答。

    李得胜道:“怎么,全聋啦,谁见赤脚大仙啦?”

    依旧无人应答,李得胜火了,脸憋得通红,正要发作,袁捕头道:“别问了,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了。”

    李得胜朝袁捕头瞪一眼,没说话,对袁捕头他还给点面子。

    袁捕头武艺高强,是鹰爪门的高足,对他忠心耿耿,别看他长着一张胡子拉渣的粗糙的黑脸,每逢节骨眼上,眼睛一眨,一个点子,还非常管用,这让他刮目相看。

    李得胜喃喃自语道:“莫非柳三哥真的发柳叶镖打灭了灯?”

    袁捕头道:“不可能,柳叶镖能将灯头削落,却不能将灯火瞬间扑灭,总该看见散落的火星灯苗吧,却啥也没见着,肯定不是柳叶镖,刚才,除了听得叭叭声外,还有“叮咛冬咙”暗器落地的声响,应该是铁弹、铁蒺黎之类的东西,而且,暗器上真气包裹,击落灯头的同时,真气力道霸悍,扑灭了灯火。”

    李得胜点点头,又喃喃道:“这份手上活儿,端的精准霸气,干净利落,如今柳三哥气血两亏,哪来那么大劲儿?”

    袁捕头道:“显见得不是柳三哥干的。”

    李得胜道:“对,决非柳三哥所干。”

    他从一名捕快手中夺过孔明灯,来到酒楼门前,在台阶下,找到两枚铁弹,又举着孔明灯,对着两盏大红灯笼照了照,果然纸糊灯笼上各有两个贯穿的圆孔,铁弹穿入灯笼,击落灯头,扑灭灯火,又从另一头穿出,击在墙上,跌落地面,墙上还留下铁弹一个深坑,若是铁弹击在脑壳上,安有命在,看来,袁捕头的推断确有道理。

    袁捕头跟在他身旁,道:“只听说柳三哥柳叶镖发的赞极,没听说过柳三哥发铁弹也同样赞极,就算是他吧,如今,病怏怏的他,体内也决不能有如此强悍的真气。”

    李得胜道:“那么,谁是发弹者?”

    袁捕头有些拿捏不定,道:“会不会是赤脚大仙!有点像他,这和尚武功超绝,真气激荡,发弹击灯,能瞬间将灯火扑灭。”

    李得胜一拍脑袋,道:“对,就是他,赤脚大仙发弹射灯,柳三哥闻声即飞,两者配合默契,如影随形,还说互不相识,萍水相逢呢,这胖和尚在撒谎。”

    李得胜提着孔明灯,走到驴车跟前,撩开车帘看了看,车里空空荡荡,一无长物,他是个细心的人,提着孔明灯,弯腰要去车下查看。

    袁捕头道:“李总,赤脚大仙早跑啦,他块头忒大,车下没法藏。”

    忽地,房上有人道:“谁在背后说贫僧坏话呀,怪不得贫僧耳朵一直发烫呢。”

    人影一闪,赤脚大仙从房上飞下,这两三百斤重的块头,落在驴车车座上,车儿纹丝不动,竟连一点颠颤也没有。

    李得胜吃了一惊,丢了孔明灯,急地掠开,锵,拔出长剑,叱道:“什么人!”

    赤脚大仙道:“我,贫僧,赤脚大仙呀,别慌别慌。”

    众捕快刀剑出鞘,虎视眈眈,将他团团围住。

    赤脚大仙大笑道:“哈哈,又想动粗,是不是?”

    李得胜喝道:“刚才的铁弹是你发的么?”

    赤脚大仙道:“哈哈,又弄错了,是不是?怎么杭州捕快老是弄错呢,捕快弄错案子可不是耍的,就算上头有人,不加责罚,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头等大事呀,伤阴隲,遭报应啊,当捕快错不得呀,千万错不得,到头来,即便你逃过一劫,不遭报应,子孙也必遭报应,那不冤死人啦,人家啥坏事没干,你干了,子孙买单,沾子孙便宜,好意思么。”

    袁捕头道:“喊啥喊,问你呢,和尚,是你发弹打灭了灯笼,放跑了柳三哥吧?”

    赤脚大仙道:“贫僧哪来那么好功夫。”

    李得胜道:“不是你,能是谁!”

    赤脚大仙道:“不知你们有否听说过一个人。”

    “谁?”

    赤脚大仙道:“武当山的神弹子雷公道长。”

    李得胜看看袁捕头,袁捕头道:“好像是有这么个人,是武当的护法道长,剑术极精,铁弹打得更精。”

    赤脚大仙道:“这就对喽,这位黑脸包公见多识广,不愧为捕快精英啊,神弹子双手刹那间能发三十六铁弹,百发百中,右手发弹,径直取人要穴,左手发弹,邪门喽,中途会变卦,明明是朝脸打来,临到人面前三尺许,忽地一拐,击向人脚踝,最难闪避,今儿打灯的人,当今天下,不是他,还能是谁。”

    李得胜问:“你看见了,怎么不早说?”

    赤脚大仙道:“他在暗处,贫僧在明处,他能见到贫僧,贫僧没法见到他。贫僧没看见,只是猜的,当今天下,能在瞬间将五盏灯全部打灭,只此一人,别无分号。”

    李得胜道:“口说无凭,和尚,你有何凭据?”

    要让李得胜信,就得出示凭据,无凭无据,你即便说得天花乱坠,他只是姑妄听之,就是不信。

    赤脚大仙道:“功夫在那里摆着呢,明摆着的事嘛。况且,他右手发的铁弹是圆形的,左手发的铁弹是椭圆形的,双手闲不住,爱同时发弹,常说,只有如此发弹,才会有快感,阿弥陀佛,发弹也能有快感,一个出家人,怎么尽用些男女狎昵时的词汇呀,真臊死人啦,这雷公道长,平时看着道貌岸然,一本正经,其实,心里不知在想些啥,也许,啥都想呢,真逗。”

    李得胜对众捕快喝道:“别像树桩似的呆站着,快,给老子去地上找找铁弹,看看,是否真有两种铁弹。”

    一会儿,一个捕快举着铁弹,叫道:“李总,小人找到一颗椭圆弹。”另一个捕快也叫道:“李总,小人找到两颗椭圆铁弹。”还有一个捕快道:“没了,小人在地上找遍了,啥弹也没找着。”

    赤脚大仙道:“这三颗是神弹子左手打的,还有两颗呢,五盏灯该是五颗铁弹呀。”

    几个捕快弯着腰,提着灯,还在找,李得胜手一甩,叮咚声响,将两颗圆弹扔在地上,道:“别找了,在这儿呢。”

    赤脚大仙道:“跟你说还不信,还说瞎扯,这回信了吧,这叫不见棺材不落泪,早知如此,贫僧就不多嘴了。”

    李得胜道:“刚才你去哪儿了?”

    赤脚大仙道:“贫僧去追柳三哥啦。”

    “追着没?”

    “贫僧见前方二人,手掺着手,起伏飞奔,用的是武当羽化登仙轻功术,飘飘欲仙,疾如闪电,估计柳三哥已被雷公道长点了穴道,无可奈何,只得随势飞奔,贫僧则用少林凭虚御风术紧追,奈何人太胖了,快者有限,追了一阵子,越追越远,追丢了,只得铩羽而归。”

    袁捕头道:“柳三哥既被神弹子点了穴,怎么还跑得那么快?”

    赤脚大仙道:“这你就不懂了,他将三哥上身的穴位点住了,动弹不了,下身的穴位没点,依旧跟没事人一样,况且,神弹子掺着三哥的手,将羽化登仙真气,注一半在三哥腿上,所以,看起来是两人在跑,其实,是神弹子一人在做功,故跑得飞快。”

    李得胜讥道:“你肯那么卖力,为衙门去追柳三哥?!”

    赤脚大仙嘿嘿一笑道:“贫僧没那么爱管闲事,贫僧是奉少林主持之命,押解柳三哥到少林寺会审,不料,却让柳三哥跑喽,贫僧忧心忡忡,不知怎么回去交差呢。”

    李得胜道:“咦,此事当真?柳三哥又犯案啦?”

    “柳三哥有刺杀净空法师叫不醒的嫌疑。”

    李得胜奇道:“位列天下武功第二的净空发痴叫不醒,被柳三哥杀死了?”

    赤脚大仙道:“现在说此话,为时尚早,只能说,叫不醒遇刺身亡,柳三哥有重大作案嫌疑。”

    李得胜道:“为了独霸武功天下第一的交椅,清除最具竞争力的对手,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赤脚大仙道:“只能说是有可能,有嫌疑,不能说柳三哥就是凶手。”

    袁捕头道:“你既是押解员,他跑了,怎么还为他说话?”

    赤脚大仙道:“贫僧想想,跑有跑的道理,那么多捕快来抓他,如今,他身体虚弱,当然打不过,弄不好,命就丢,不跑,等着送死啊,换了谁,都会跑,除非他是二愣子。”

    袁捕头道:“咦,这和尚,嫌犯跑了,还为他说话,看你怎么回少林交差去。”

    赤脚大仙跺足道:“捕头说得也是,唉,这姓柳的害死贫僧喽。”

    李得胜道:“你刚才说他叫十八贱,不知他是柳三哥,原来是在骗人呀。”

    赤脚大仙大笑道:“对不起,开个玩笑嘛。”

    李得胜道:“和尚也说谎呀。”

    赤脚大仙道:“老是一本正经,真没劲,李总,何必死揪着芝麻小事不放呀。”

    李得胜道:“这可不是闹着玩,赤脚大仙,这叫隐瞒实情,包庇犯人,妨碍公务,阻挠执法。”

    赤脚大仙手一摊,道:“这么说起来,贫僧的罪还不小哪,李总,你老看着办吧。”

    赤脚大仙心道:看来免不了又要打架啦。

    李得胜却道:“谅你是初犯,又是个方外之人,本官就不跟你计较啦。”

    赤脚大仙心道:不是吧,你是想打起来占不了便宜,所以,就不打啦。嘴上却道:“多谢李总宽宏大量,放贫僧一马。”

    李得胜道:“看来你不是个老实和尚。”

    赤脚大仙道:“贫僧从未自称过老实,说实在的,有时还挺会耍小聪明。”

    李得胜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该对你当心点。”

    赤脚大仙道:“对人都该当心点,一个不当心,就受骗,往往你最信的人,坑得你最狠,不信,你试试。”

    李得胜道:“你信不信柳三哥?”

    赤脚大仙叹口气道:“贫僧原先以为他是个大侠,再不济,也不会耍滑头,没想不到,竟是个油煎枇杷核儿,寻常筷子,根本就夹不住,一不当心,溜得无影无踪,害得贫僧回不了少林寺啦。”

    李得胜话题一转,道:“你说是武当神弹子救了柳三哥?”

    赤脚大仙道:“没错。”

    李得胜道:“我这就不懂了,柳三哥拍死了白鹤,跟武当结下了梁子,神弹子雷公道长为何还要去救柳三哥呢?”

    赤脚大仙道:“听说,白鹤是柳三哥误杀所致,雷公道长是武当山护法,也许,他是奉了张真人张三丰之命,押解柳三哥到武当会审呢,虽说是自卫误杀,你柳三哥再怎么着,人死了,赔礼道歉,总应该吧,说是‘会审’,其实,是要你服个软,给个面子,在当今江湖上,武当派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正派,这么一来,颜面上就过得去了,若柳三哥被你杭州捕快抓走了,或者杀死了,武当怎么去要回面子!神弹子雷公道长怎么向张真人交差!”

    李得胜道:“你的意思是神弹子也是押解大员?”

    赤脚大仙道:“差不离。”

    “神弹子抢走了你的生意?”

    赤脚大仙一脸懊恼,道:“可不是咋的,按理说咱俩私交甚厚,神弹子却趁人不备,把柳三哥抢走了,你说,人这个东西,还能信么!”

    李得胜道:“你能拿他怎么办?”

    赤脚大仙道:“怎么办,当然去武当山找神弹子理论呀,总得给个说法吧,要不成,找张真人张三丰说理去,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办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总得排个队吧,买个烧鸡,也得排个队吧,怎能抹下脸孔不认人,耍小聪明,趁人不备,抢先插队呢,神弹子这事办得太不让路啦,贫僧倒要看看他如何面对故友。”

    李得胜道:“你要去武当?”

    “是,你去不去?”

    “我去干啥?”

    赤脚大仙道:“你不是在追捕柳三哥嘛,你要去,定规能抓到柳三哥,若不去,就白瞎啦。”

    “不去。”

    “为啥?”

    李得胜道:“过几天,他武功恢复了,我若去,反被他抓走了。”

    赤脚大仙笑道:“哈,此话有理。你不去,贫僧自己去,非得押送他到少林寺不可,否则,没法向主持交待。李总,你还有事么?贫僧就此告辞了。”

    他坐在车上,向李得胜合什一拜,李得胜道:“走吧走吧,没你的事啦。”

    呼啦一下,捕快们让出一条道来。

    赤脚大仙操起鞭杆儿,轻轻一甩,叭,一声脆响,驴儿仰头嘶叫一声,撒开蹄子,一溜小跑的走了。

    夜深人静,街上的围观者早已散了,酒仙楼门口,只剩了几十名捕快。

    袁捕头将李得胜拉到一旁,悄声道:“头儿,我有一事,向你禀报。”

    “说嘛。”

    袁捕头道:“今夜,酒仙楼发生的事,捕快跟我说了,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头。”

    李得胜道:“唔,怎么不对头?”

    “我们。”

    “我们怎么啦?”

    袁捕头道:“我们在抓好人。”

    李得胜道:“好人?柳三哥是个好人!”

    袁捕头道:“对,从小车桥死囚牢房,柳三哥点翻了我与弟兄们,又为黑皮包扎伤口,到今儿,他在酒楼内将你点翻,却未加伤害,我们多次多人,落在他手中,却始终毫发未损,我想,他不会是杀害老龙头的凶手,龙长江一定搞错了。”

    李得胜沉吟道:“咱们是当差的,你说咋办?”

    袁捕头道:“虚与委蛇,阳奉阴违。”

    李得胜嗔道:“你小子胆子真大,不怕老子砸碎你饭碗?”

    袁捕头道:“不怕,因为,你是盗贼的克星,不是捕快的克星。”

    李得胜叹口气,道:“唉,其实,老子心里也纠结,怎么看,柳三哥也不像是个丧心病狂的歹徒,又不能说,今儿,你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看来,有这个想法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呀。”

    袁捕头道:“李总猜对了,有此想法的弟兄,不敢在你面前直说而已。”

    李得胜点点头,忽地,对大伙儿喊道:“干站着干嘛,喝西北风呀,收工。”

    捕快们刀剑入鞘,排着队,举着火把灯笼,掺扶着受伤的弟兄,离开了酒仙楼。

    ***

    夜,月儿悄悄从云缝里探出半个脸来,秋风飒飒,虫声唧唧,赤脚大仙赶着驴车,出了三堡镇,来到一处竹林,见四野无人,将驴车停下,在车座把手上拍了三下,道:“三哥,累不累,该出来啦。”

    驴车下有人吃吃一笑,身影一晃,三哥已站在驴车旁,道:“啥都瞒不过你。”

    赤脚大仙道:“当灯一黑,贫僧即刻上房找你,没找着,既没有,就不在房上,能在哪儿呢,贫僧想,最好的藏身之处,便是驴车下。”

    三哥道:“大仙聪明过人,当时,在下钻进驴车下,双手紧扣驴车前横梁,双脚勾在后横梁上,身子紧贴车底,侥幸躲过捕快追杀。”

    赤脚大仙道:“其实,还有一人,差一点瞒不过去。”

    “谁?”

    赤脚大仙道:“盗贼克星李得胜,当李总捕头提灯要向驴车下照一照时,贫僧赶紧露面打岔,方才为你解了围呢。”

    柳三哥道:“多谢大仙关照。”

    赤脚大仙道:“应该的,应该的,如今,贫僧是双重身份,既是押解员,又是私家保镖,不敢有丝毫马虎。”

    柳三哥道:“刚才你说,打灭五盏灯的,是神弹子雷公道长?”

    “当然。”

    柳三哥道:“人呢?”

    赤脚大仙道:“人家武功高强,真人不露相,还在左近盯着咱俩呢,噢,不对,盯着你呢,他是来找你算账的。”

    柳三哥道:“看来,在下与武当结下的梁子,是没法化解了。”

    赤脚大仙道:“这个倒不会,武当山乃道家仙乡,不会蛮不讲理,不过,到武当山展旗峰的遇真草庐去磕拜张三丰是免不了啦,也得赔礼道歉一番。”

    柳三哥道:“其实,在下是自卫,又有何礼可赔,何歉可道呀,实在有些想不通。”

    赤脚大仙道:“白鹤之死,毕竟与你相关,说几句软话,不伤脾胃,何必闹得面红耳赤,大家面子上都难堪呢。”

    柳三哥叹道:“唉,大仙此言有理。”

    正说着,身后传来骤急的马蹄声,赤脚大仙道:“想必神弹子雷公道长追来了。”

    柳三哥道:“大仙,在下还是躲一躲为妙,免得多费口舌。”

    赤脚大仙道:“上车吧,有贫僧在,雷公道长不至于会上车搜查。”

    柳三哥点点头,钻进驴车。

    一骑飞奔而至,骑手身着驿站服饰,到了驴车旁,慢了下来,目光锐利地打量着大仙与驴车,又策马绕驴车一圈,赤脚大仙问:“你找谁,有事么?”

    骑手道:“找错人了。”

    挥鞭在马屁股上打了一鞭,双腿一夹,策马飞驰而去。

    赤脚大仙喃喃道:“贫僧还以为是雷公道长来啦。”

    柳三哥问:“来者是谁?”

    赤脚大仙道:“驿站急使。”

    柳三哥道:“不对,驿站急使,即便情况再紧急,走的也是官道,不会走便道土路。”

    赤脚大仙道:“莫非是水道的探子,乔装改扮,闻讯前来打探?”

    柳三哥道:“有可能,也有可能是阴山的探子。经过酒仙楼那么一闹,大仙,人们都知道,你与在下是一伙的。”

    赤脚大仙道:“不会吧,贫僧已向捕快解释过了,贫僧是少林寺外派的押解大员。”

    柳三哥道:“唉呀,有些事,你越解释,旁人越不信,还不如不解释呢。众人以为,有你押解大员在,柳三哥就在。”

    赤脚大仙道:“那倒确实。”

    柳三哥道:“大仙,我看咱俩不能在一起啦,要是咱俩在一起,谁也走不了。”

    “你想自个儿走?”

    “消失在江湖,让找的人抓瞎。”

    “那贫僧怎么向主持交差?”

    柳三哥道:“相信我,在下一旦安顿好妻儿,马上就去少林寺。”

    “不是贫僧不相信你,是贫僧独自回少林寺很没面子。”

    柳三哥道:“请大仙在南京江北浦口等我,在下尽快把事办妥,与你同去少林,如何?”

    赤脚大仙道:“行,贫僧在浦口福缘寺等你,不过,你得答应贫僧一件事。”

    “什么事?”

    赤脚大仙道:“如今,你自忖真气已恢复了几成?”

    “四成。”

    “你有把握能活着到南京吗?”

    柳三哥笑笑道:“若与人过招,在下运气一直不错。”

    “运气跟晦气一样,不会总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谁也拦不住。若你有个好歹,贫僧交不了差事小,见死不救事大,你真气恢复到几成,有把握混到南京?”

    柳三哥道:“七成。”

    “得过多少天,真气能恢复到七成?”

    “得五六天?六七天?”其实,三哥自己也没把握。

    “七成真气够用吗?”

    “足够,这些天,在下摸索出了一种新式剑法。”

    “什么剑法?”

    柳三哥道:“四两拨千斤剑法,能用最小的内力,与顶尖高山过招,不能说会赢,却可确保无虞。”

    赤脚大仙道:“贫僧给你三成真气如何?”

    柳三哥道:“不行,那你怎么办?如今,你成了招风大树,大家都在找你找我,若遇上了阴山狼,内力不济,性命难保。”

    赤脚大仙道:“那你就休想走,贫僧断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柳三哥道:“唉,你给我一成真气吧。”

    “不行,三成。”

    “三成太多,两成吧,两成足够。”

    俩人讨价还价,最后,赤脚大仙拗不过柳三哥,答应只给两成真气。他俩下了驴车,将驴子拴在竹杆上,进入竹林,找一块隐蔽的草地,盘腿坐下,赤脚大仙一掌按在三哥命门穴上,一股温煦澎湃浑厚精纯的真气,进入任督二脉,散入四肢百骸,三哥顿觉体内真气流转,丹田微微发热,精气神为之一振。

    正在此时,便道上隐隐传来一阵马蹄声,蹄声越来越近,三哥道:“大仙,有情况。”

    赤脚大仙道:“稍安勿躁,两成真气还未输完,天蹋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呢,慌啥。”

    大仙依旧做功输气,当两成真气输毕,马队已到跟前,众人手执火把,叱咤呼喝,灯光隐约透进竹林,听动静,足有数十骑,骑者纷纷下马,蹄声脚步声杂沓一片,鼓噪道:“驴车是空的,人呢,赤脚大仙呢?”

    有人道:“刚才还在呢,就一会儿,能去哪儿呀?”

    “会不会吓跑啦。”

    “不会吧,这和尚功夫不赖呀。”

    一人叱道:“搜。”

    一声令下,众人手执火把兵器,向竹林内摸了进来。

    直到此时,赤脚大仙才输完两成真气,慢条斯理起身,对三哥悄声道:“你走吧。”

    事急,不遑多谢,三哥点点头,身形一晃,没入竹林深处,他没走,躲在隐蔽处,察看动静,如今,赤脚大仙少了两成真气,武功便打折扣,若有个缓急,自己也好出手相助。

    此时,有人呼道:“和尚在这儿呢。”

    赤脚大仙脖子上搭着条腰带,双手提着裤子,起身道:“贫僧又没犯着各位施主,想出个恭,都出不安生。”

    呼啦一下,竹林内闯进二三十条猛恶汉子,为首者正是身材高大,面白无须的老妖狼董迎欢。

    原来,老妖狼的情报网密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当探子急报,柳三哥在杭州露头,老妖狼即刻向杭州派出了大批密探,蜂拥而至的密探,分布在杭州的城乡要道,并且,不断传来密报,有的来自信鸽,有的来自快马,消息越来越离奇详尽,当老妖狼接到第一个密报时,便已坐不住了,接到第二个密报时,已茶饭无心,当接到第三个密报时,他断定情报可靠,决非江湖谣传,旋即召集众高手,跃上快马,星夜赶往杭州,至于,蚕桑镇出现的南不倒,就撒手不管啦,一个女流,能有多大能耐,留给水道去忙乎吧,只要能除掉柳三哥这个心腹大患,老子就能一统江湖,柳三哥才是让老子搔头的对手呀,江湖上,能与老子抗衡的就这么一个丑小子,老子不信扳不倒他!

    听说,如今,柳三哥受毒药与饥饿折磨后,气血两亏,武功大不如前,正是要他命的最佳时机,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啦。

    机会难得,稍纵即逝,断不可误了战机,报仇雪恨的时候到啦!

    白毛风白老爷子,我的老祖宗啊,你可得在阴间使个绊子啊,最好让姓柳的小子羊癫疯发作,一不小心绊倒在地,老子好割了他头,到你坟头,给你老人家去祭灵庆功啊。

    至此,柳三哥的一举一动已尽在老妖狼的把控之中。刚才,在酒仙楼的事,早有密探报禀报上来了,听说,柳三哥是武当雷公道长救的,武当雷公道长又是来押解柳三哥的,这话令人难以置信,既要押解,何来相救?柳三哥一死,过节一了百了,武当去了一块心病,岂非皆大欢喜之事?

    在酒仙楼现场,却没人见过雷公道长,说是雷公道长掺着柳三哥的手,羽化登仙了,雷公道长怎会去救一个与武当有过节的人?听说,白鹤是雷公道长的爱徒,雷公道长恨还恨不过来呢,怎会去救他!

    老妖狼更不信人会登仙,听说张三丰寿命长,再长也只有四百多岁,也不能算是登仙,你雷公道长一个后辈小子,凭啥就能登仙了?况且,还带着一个跟武当有过节的柳三哥登仙,那不是瞎扯嘛,登仙剑仙,登他妈的鸟仙。

    据说,这些话统统出自少林寺赤脚大仙之口,神弹子雷公道长,压根儿没一个人见过,能信么!那帮蠢捕快居然根据捡到的五枚铁弹,信以为真了。不会是赤脚大仙布下的局么?江湖上有许多五花八门的局,一不当心,坠入局中,把人搞得七荤八素,如坠五里雾中,到时候脑袋掉了,多不知是咋掉的。

    对于空穴来风之事,老妖狼从来不信,他只信真人实事,而赤脚大仙曾跟柳三哥在一起把酒言欢,那却是实实在在的事,赤脚大仙真是押解柳三哥的押解大员么,不太像,捕快信了,老子不信,反正,柳三哥是灯一黑,人没了,灯一黑,能做许多文章,能布许多局,说不定是这个和尚搞的鬼呢,这事,须好好盘问一番,不知能否从他口中套出一点真话来,要真不肯不说,咱们人多势众,就来硬的,多说你降龙伏虎金刚掌厉害,再厉害,也没咱人多势众厉害,况且,咱们的人,个个是身经百战的练家子,谁怕谁呀。

    众人冲入竹林,围着赤脚大仙,谋财狼喝道:“和尚,你在干啥?”

    赤脚大仙道:“出恭。”

    谋财狼听不懂,叱道:“什么叫出恭?”

    “出大恭。”

    谋财狼更不懂,恼道:“什么叫出大恭?”

    赤脚大仙叹了一声,道:“拉屎。”

    谋财狼道:“拉屎就拉屎呗,还来个出恭,又来个出大恭,他妈的,还有出小恭呢。”

    赤脚大仙道:“你还别说,真有出小恭,那是小便,不好意思,贫僧说惯了。”

    这时,众盗举着火把兵刃,将赤脚大仙团团围住,老妖狼不作一声,双臂抱胸,目光阴阴地盯着赤脚大仙胖嘟嘟的脸。

    谋财狼举着火把,在地上一照,问:“说是拉屎,屎呢?”

    赤脚大仙摘下脖子上的腰带系上,道:“贫僧有便秘的毛病,刚才有点内急,就进竹林拉屎来了,刚一蹲下,各位来啦,鼓噪喧哗,一慌,缩了回去,又不想拉了,唉,真作孽,拉一泡屎都拉不安生。”

    谋财狼道:“是在跟柳三哥商量对策吧?”

    赤脚大仙道:“贫僧也在找他呢,这回找着了,决不轻饶,让他尝尝贫僧的金刚掌再说。”

    谋财狼道:“老子问你,柳三哥去哪儿啦?”

    “南京呀,怎么啦,你们也找他?”

    谋财狼道:“你咋知道的那么清楚?”

    赤脚大仙道:“他的事,贫僧最清楚,如今,柳三哥心里只有远在南京的妻儿,妻儿是他的命宝,他答应安顿好妻儿后,便跟贫僧去少林受审。”

    老妖狼开口道:“你信他的话么?”

    赤脚大仙道:“信?我去,上当一回头,再信,脑袋被驴踢啦。贫僧算是看透了,这个年头啊,没人说真话,柳三哥看着是个知书达理的人物,待人接物文质彬彬,言谈举止,合情合理,却不料是个大骗子,看看,在三堡镇,灯一黑,他就溜,溜得比兔子还快,连招呼也不打一个,说没就没。”

    老妖狼问:“你打算找不找他啦?”

    赤脚大仙道:“找,怎么不找,这小子没个跑,肯定去南京啦,南不倒与儿子在哪儿,他就去哪儿。只要找到南不倒,就能找到柳三哥,他怎么跑,也休想跑出贫僧的手掌心。”

    老妖狼道:“姓柳的滑头,我看你要逮住他,难呐。”

    赤脚大仙道:“这回逮着他,就不跟他客气喽,贫僧绝不留情,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废了他武功再说。你跑呀,贫僧倒要看看你怎么个跑法。”

    老妖狼道:“过几天,他武功恢复了,不知是谁废谁的武功呢。”

    赤脚大仙道:“别慌,相信贫僧的眼光,柳三哥没半个月,武功恢复不了。”

    老妖狼道:“当真?”

    赤脚大仙道:“柳三哥面容憔悴,白里透青,眼圈发黑,瘦骨嶙峋,身体虚弱之极,有可能会落下终身病根,多半武功永远难以复原,退一万步说,若侥幸复原,至少也得半个月,这半个月中,还得好好调理静养,不可殚精竭虑,奔波劳碌,可能么,依贫僧看,根本就不可能,多少人在找他,多少人在要他的命,柳三哥这回是活到头啦,阿弥陀佛。”

    老妖狼听了一喜,听到柳三哥武功不能复原,当然是件高兴之极的事,不过,喜归喜,却一点也不信,听说柳三哥有“疗伤复原接地气”神功,只要在地上躺一会儿,便能元气大长,若是在地上躺个一天一夜呢,岂不成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金甲力士了嘛,那还了得,咱们更没戏了。

    当今之计是,我帮须一鼓作气,穷追猛打,让他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不让他有一刻消停的时间,更不能让他有在地上躺的功夫,他跑到哪,咱们追到哪,让他疲惫困顿,食宿失序,饥寒交迫,四处奔命,唯有如此,才能让他落下终身病根,永无复原之望,不管他乔装改扮花样百出,也不管他神机妙算变化多端,即便百次中,咱们九十九次打空了,只要有一次打中了,柳三哥就将一命归阴,呜呼哀哉了。

    老妖狼若有所思,呐呐道:“打,紧追着打,不能让他躺下,不能让他躺地上养精蓄锐,……”

    突地,听得一声断喝:“讨打。”

    接着,锐啸声骤起,一枚暗器向他面门飞去,老妖狼知道厉害,弯刀一式,举火烧天,去搁挡暗器,却不料那暗器堪堪临近,却倏忽一变,向他膝盖击去,幸亏身旁的鬼头鳄曹阿元,眼明手快,刀头一拍,将暗器拍落在地。

    又听得“啊呀”一声,另一枚暗器,击中老妖狼身旁保镖眉心,鲜血四溅,保镖一个踉跄,倒地身亡。

    保镖的血,溅了老妖狼一脸,老妖狼大喝一声:“抓刺客。”

    众人茫然四顾,却不见人踪。

    竹林外,传来一阵哈哈大笑,一人呼道:“别找啦,山人神弹子在这儿呢。”嗓门粗犷,豪迈不羁,紧接着,蹄声得得,飞奔而去,老妖狼等人飞出林外,只见看守马匹的帮徒,已被神弹子点翻在地,神弹子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五步倒竹叶青在竹林中找到两枚铁弹,一枚是圆铁弹,一枚是椭圆铁弹。

    老妖狼对赤脚大仙道:“看来神弹子雷公道长在暗中盯着你?”

    赤脚大仙道:“吃不准,也许是盯着你,谁被他盯上,谁就有麻烦。”

    老妖狼道:“看来柳三哥在他手中?”

    “八成是。”

    老妖狼道:“本帮主与其素不相识,没有过节,他怎么与本帮主过不去?”

    赤脚大仙道:“这个人脾气古怪,没人能捉摸得透,你问贫僧,贫僧问谁去。”

    老妖狼道:“莫非你算啦?”

    赤脚大仙道:“怎么能算,到武当山找张真人去,向张真人要柳三哥去,他不讲理,张三丰张真人总不能不讲理吧,你去吗?”

    老妖狼道:“算啦,要去你去,本帮主不便去。”

    赤脚大仙无精打采,跳上驴车,摇着鞭,赶着车,施施而去。

    20170320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