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六十五 飞天侠盗游西湖

一百六十五 飞天侠盗游西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百六十五飞天侠盗游西湖

    凡初到杭州的人,都急于想去西湖逛逛。

    丁飘蓬没有,他是来救三哥的,哪有心思玩耍。

    一到杭州,入住清泰客栈后,便想出去灵灵市面,寻找三哥。带着黄狗阿汪,刚出客栈,便有个头发半白的小老头迎了上来,额头微秃,一双眼睛骨碌碌乱转,一看就是个人精,小老头道:“客官是去西湖玩么?坐小老儿的驴车去,最悠闲自在。”

    丁飘蓬道:“行,不过,不去西湖。”

    小老头道:“去哪儿都行,找着我,算你找对人啦,小老儿是杭州老土地,人熟路熟地头熟,杭州地面上的事,没有小老儿还不出宝门的。”

    丁飘蓬问:“啥叫‘宝门’?”

    小老头道:“意思是啥都知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风土人情,古今传说,无不旁涉到边,纵通到底,只要是杭州这块地面上发生的,都能说出个来龙去脉,这就叫‘还出宝门’。故而,俗间给个外号叫‘万宝全书’。”

    丁飘蓬暗喜,嘴上却道:“哟,老人家,腮儿吹得有点大喽。”

    万宝全书道:“若吹牛,客官可以不付车资。”

    “此话当真?”

    “小老儿从不打诳,不过,若说得中听,客官别忘了意思意思。”万宝全书笑笑,左手的拇指与食指捻捻,做了个要赏钱的动作。

    丁飘蓬是个敞亮人,当然明白,道:“这个好说。”

    丁飘蓬与阿汪上了驴车,车虽简陋,却无异味,十分洁净。

    万宝全书笑道:“爽,今儿碰着财主啦,有戏。”

    “错。瘦得皮包骨头,饿的,吃了上顿没下顿,哪像个有钱人呀。”

    “错不了,富人不是大腹便便,便是精瘦骨搭,客官穿着虽普通,却气度非凡,即便如今还默默无闻,日后必定青云直上,名动天下。”

    丁飘蓬笑道:“虾大红之时,便是大悲之日。我可不敢沽名钓誉,连想都没想过。”

    说是这么说,心里却舒坦,至少不堵心。

    万宝全书问:“客官去哪儿?”

    丁飘蓬道:“小车桥监狱。”

    万宝全书道:“又是一个去小车桥的,真要进去喽,哭都来不及哟。”

    边说边挥动鞭儿,赶着驴车去小车桥。

    丁飘蓬问:“怎么叫‘又是一个去小车桥的’?”

    万宝全书道:“这些天,去看小车桥的游客极多,自从柳三哥越狱小车桥后,一夜之间,小车桥便哄传天下,名播大江南北,甚至,比西湖十景还出名呢,大概,客官是柳三哥的粉丝吧?”

    “是。咋的?”

    “不咋的。”

    “远吗?”

    “一会儿就到,近。”

    丁飘蓬要听三哥越狱故事,万宝全书边赶车边吹牛,说了个天花乱坠,把柳三哥说得像神仙一般,听得丁飘蓬哈哈大笑,十分开心。

    到了小车桥,游客确有不少,有骑马的,坐车的,乘轿的,也有步行的,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几个牢头禁子,将众人赶到东,众人便去西,赶往北,便去南,赶都赶不走,既然赶不走,牢头禁子索性不赶了,只是不许在狱外大门前的小河吊桥旁逗留。

    小老头的驴车沿着监狱外的小河,在高墙阴影下转了半圈,万宝全书问:“怕不怕?”

    丁飘蓬道:“怕个毛。”

    万宝全书道:“高墙根下有股阴气怨气,客官威光足,没感觉,小老儿到此地,来一回,怕一回,心头别别乱跳,下脚发虚,人若不小心栽进去了,多半是直着进去,横着出来。”

    丁飘蓬“哼”了一声,道:“既然老伯害怕,那就不逛了,去游西湖吧。”

    小老头欢声道:“那才对喽,到了杭州,不游西湖的人,几乎没有,在绿水青山间逛逛,最惬意不过。”

    于是,驴车出了钱塘门,在白堤上闲逛,碧波盈盈,垂柳依依,果然风光漪丽,丁飘蓬一半在看景,一半在想三哥,神情有些恍忽,万宝全书回头问:“咦,怎么不说话啦?”

    丁飘蓬道:“你管得着么!”

    “美吧?”

    “还行。”

    万宝全书道:“觉着客官有点魂不守舍的模样,看来,客官之意不在景,在乎赏银之间也。”

    丁飘蓬道:“咦,猜对了。”

    万宝全书道:“是在想柳三哥藏在哪儿吧?”

    “对极,你这个老妖怪,一猜就准啊。”

    “如今,成千上万的人都在想那笔赏银哟,哎,可惜,客官赶了个后马梢,来晚啦。”

    “老万,说,怎么回事?”

    万宝全书道:“你怎知小老儿姓范?”

    丁飘蓬道:“万宝全书不姓万,姓啥?”

    万宝全书道:“我姓范,草头范,不是千万的万。”

    “读音一样,都读万,老万。”

    万宝全书道:“客官强词夺理,小老儿说不过你。”

    “说不过,就别说。”

    万宝全书道:“小老儿糊涂了,你既是柳三哥的粉丝,怎么又要去举报抓捕陷害他,是想赏银想的吧?”

    丁飘蓬道:“因为他是英雄,所以,我喜欢他,因为银子能买娇妻美妾,良田广厦,所以,我更喜欢银子,不行么?”

    万宝全书道:“你还挺有理呢,歪理。”

    丁飘蓬道:“不管是真理还是歪理,只要自己觉着有理就行。况且,这世上歪理还少么?当官的堂而皇之、振振有辞说歪理,地痞泼妇死皮赖脸、寡廉鲜耻喷歪理,你怎么不去管管呢,我稍稍一歪,你便横加指责,是我人瘦,好欺负,还是人穷,该挨喷呀,连车夫都敢对我乱喷吐沫星子,哎,我这人也太窝囊啦。”

    万宝全书道:“喔哟哟,客官别动气,看客官好说话,小老儿才随便一说,不说不笑,白活到老,说说笑笑,图个热闹,没旁的意思,小老儿连拍马屁还来不及呢,哪敢欺负客官呀。”

    丁飘蓬道:“既是这个意思,我会意了,光棍一个,闷声不响逛西湖,不把人闷死,说到兴头上,偶尔有个上下,也没关系。我想,人家能歪,莫非我就不能歪么?偶尔歪一歪,老万,你说,有何不可。”

    万宝全书听得直愣怔,眼睛骨碌碌转动,道:“给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呢。”

    丁飘蓬笑道:“我从来不说没道理的话,开眼界了吧?”

    “开,真开,大开特开,哈哈。”万宝全书也乐了,他又道:“世上歪理确不少,像客官歪得那么颠倒的,真稀有。不想赏银的人,不大有,不过,像客官要心这么重的,却不多。”

    丁飘蓬道:“老万,你知道我是干啥的?”

    “看不出来。”

    “真看不出,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真糊涂。”

    “哎,怪我太瘦,吃煞不胖,天生的,我是南京捕快,说出来,多数人不信,不过,人虽瘦,功夫却不赖。”

    万宝全书道:“这个当然,听说飞天侠盗丁飘蓬就挺瘦。”

    丁飘蓬道:“说句实在话,跟飞天侠盗比,还差一截。”

    万宝全书问:“你是来抓柳三哥的?”

    “对,我是奉南京府尹之命,来抓柳三哥的暗探。你知道就行,严禁外传,若泄露机密,就等着坐班房吧。”

    “得,小老儿记住了。”

    丁飘蓬道:“抓柳三哥,不光是为了钱,也是为了完成上峰交办的公务,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万宝全书道:“这下,客官冠冕堂皇了。”

    “你是在讥我,还是夸我?”

    万宝全书道:“当然是夸呀,夸好了,有赏钱,讥好了能有啥?挨骂。”

    丁飘蓬哈哈大笑道:“老万是个实在人。”

    驴车到了平湖秋月,万宝全书道:“客官,去茶室喝杯龙井,消消火,静静心,好么?”

    “不去,沿湖逛一圈挺好的,接着说,你怎知柳三哥不在杭州了?”

    万宝全书将三天前,杭州捕快在三堡镇酒仙楼追捕柳三哥,后得赤脚大仙与雷公道长相助,逃之夭夭的事,加油添醋,说了一遍。

    万宝全书比划着鞭杆,说得眉飞色舞,丁飘蓬听得暗暗欢喜,道:“这么说来,柳三哥去南京了?”

    万宝全书道:“江湖上的人都说,柳三哥星夜赶往南京救妻儿。”

    丁飘蓬道:“你看呢,他在哪?”

    万宝全书道:“依小老儿看,或许,还在杭州。”

    “为什么?”

    “北去的道上,全是水道、阴山一窝狼的人,喔,还有像你那样的捕快,听说,如今三哥,武功已大打折扣,立即去南京,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在酒仙楼,要没赤脚大仙与雷公道长相助,三哥的头早掉了,这回,估计三哥不会硬来了,在杭州躲几天,避避风头,调养调养,再去南京不迟。”

    丁飘蓬道:“好像你是三哥肚子里的蛔虫,他想啥,你全知道。”

    万宝全书打个哈哈,道:“要不,怎么叫万宝全书呢。”

    “柳三哥在杭州没有朋友,他上哪儿躲去?”

    万宝全书道:“你怎知道?”

    丁飘蓬道:“我对柳三哥在江浙一带的关系人,了如指掌。”

    “看来,你下过一番功夫。”

    “当然,这是一个暗探的看家本领嘛。”

    万宝全书道:“那好,小老儿问你,杭州岳王路名蟀堂的黑炭老板,是三哥的拜把子弟兄,你知道不?”

    “啊?不知道。”

    “杭州狗儿山狗儿庙的一杯道长,是三哥的忘年交,你知道不?”

    “没听说过。”

    万宝全书道:“连万宝全书都不敢打包票,已掌握三哥在杭的关系人,你一个外乡人,怎能夸海口说了如指掌呢,小老儿斗胆说一句,小官人,你还差得远呢。”

    丁飘蓬道:“得,我可聘你为密探,查找柳三哥。”

    “小老儿不干行么?”

    “不行。”

    万宝全书道:“莫非你把我抓起来?”

    “我在一张两指宽的条子上,写几个字,就能让你坐班房,不信,你试试?”

    万宝全书道:“抓起来也不干,坑害英雄的勾当,小老儿干不来。”

    “行,你嘴硬,好样的,我把条子递给杭州衙门,送你进小车桥,看你嘴还硬不硬。”说着,丁飘蓬出指在万宝全书腰上点了一指,立时,万宝全书动弹不得,瘫倒在车座上,大吃一惊,嚷嚷道:“干啥干啥,你干啥。”

    丁飘蓬道:“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还真不把爷当回事呢。”

    他抓住万宝全书双肩,将他拖进驴车,自己爬到车座上,赶起车来,动作麻利,竟没惊动路旁游客。

    小狗阿汪,叫了两声,哼吃哼吃,在万宝全书脸上嗅了起来,吓得万宝全书大叫道:“客官,小老儿答应做暗探行么,快把黄狗赶开,小老儿平生最怕的是狗,还有小车桥。”

    “嘴还硬么?”

    “不敢了。”

    “为我办事是心甘情愿,还是被逼无奈?”

    “心甘情愿,为客官当走狗。”

    “不对,当密探。”

    万宝全书道:“好,当密探。”

    “赶车一天能挣多少钱?”

    “三十贯铜钱。”

    丁飘蓬道:“我每天给你一两银子的工钱,比赶车强多了吧,若找到柳三哥,所得赏银,咱俩南北开。”

    万宝全书道:“此话当真?”

    丁飘蓬停车,返身拍开万宝全书穴道,摸出一锭三两重的纹银,塞在他手中,道:“这是预付三天的工钱,你得好好干,除柳三哥外,如有水道及阴山一窝狼的活动情况,我都要。”

    “若是啥消息也没捞到呢,银子要还吗?”

    “只要卖力了,银子照给不误。”

    万宝全书抬眼看看这个瘦削的年轻人,心道:哟,这小子真有两刷子呢,怎么啥都要呢?看来,像是南京六扇门子里的一把好手,小老儿可开罪不起,索性依了他罢。

    万宝全书阅人无数,却捉摸不透这小爷心里想些啥,唇上微须,面色白净,腰间别着把宝剑,精瘦骨搭,却力大无穷,约摸三十来岁,却好像还要年轻,他真是南京捕快么?有点像,有点不像。

    “看啥看,一有消息,立即来清泰客栈找我。”说着,丁飘蓬跳下驴车,黄狗阿汪跟着跳下,又道:“去吧,快去打探消息,晚间咱俩在客栈碰头。”

    万宝全书道:“是,老爷,那小老儿这就走啦,你回客栈的路认识么?”

    “走吧走吧,我又不是哑吧,路在嘴上,这点本事没有,还当啥捕快。”

    “好喽。”万宝全书赶着驴车走了。

    丁飘蓬杂在游客中,沿湖闲逛,良久,见前方路旁有株参天樟树,树荫下有座寺庙,绿荫中黄墙隐隐,琉璃飞甍在蓝天下熠熠生辉,大门口游客熙来攘往,嘈嘈囔囔,热闹非凡,丁飘蓬到了跟前,抬头一望,见门楣上悬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净慈寺。

    门口除了游客与摆摊卖货的小贩,还夹杂着一些乞丐,丁飘蓬正要进寺看看,忽见寺庙内出来一伙人,均佩带刀剑,个个高大威猛,几名保镖在前开道,走在中间的正是龙长江,龙长江的左臂有伤,脖子上挂着绷带,左臂套在绷带上,一脸的懊恼晦气模样,众保镖簇拥着他,神情警觉,好似随时会有不测似的。

    丁飘蓬忙让在一旁,心道:大约龙长江是来给济公和尚上香的,听说净寺的济公和尚十分灵验,不过,像这种恶棍,即便上高香也没用,济公和尚决计不会保佑你。

    香兰客栈烟熏暗道这笔账,老子给你记着呢,当心点,说不定哪天,老子给你来个一剑穿心。

    净寺门口早有豪车骏马伺候,龙长江一伙跳上车马,瞬间,走得无影无踪。

    丁飘蓬望着龙长江一伙离去的车马尘头,颇为感慨,这时,听得身边有人道:“老板,可怜可怜见,俺一天没吃东西了,赏几个铜板,给碗饭吃。”

    丁飘蓬回头一看,见是个麻脸老妇,头发花白,满脸麻子,衣衫褴褛,伸着只漆黑污秽的手,要钱花。

    黄狗阿汪对着老妇,汪汪乱叫,不知叫些啥,寺门外人来客往,扰攘不休,丁飘蓬没往心里去。

    对阿汪叱道:“去,噤声,一个叫花婆,稀奇个啥,好像没见过似的,多啦。”

    阿汪悻悻然,摇尾走开了。

    丁飘蓬对穷人,最为呵护,从怀里掏出一吊铜钱,递在老妇手中,老妇千恩万谢离去,一旁乞丐见状,蜂拥而上,将丁飘蓬围了个水泄不通,老板、大哥、大爷乱叫,伸着手,讨要银钱。

    丁飘蓬嘻嘻一乐,从怀中掏出一把铜钱,向空中一撒,众丐忙着捡拾争抢,丁飘蓬趁机拔腿就逃,净慈寺也不去了,专拣人少处飞奔,黄狗阿汪紧随其后,乞丐忙去追,哪里追得上,追了几步,就不追了。

    西湖三面环山,群山苍翠,重峦叠嶂,丁飘蓬与阿汪,穿林越涧,奔上一座小山,山顶树影婆娑,清风飒飒,可鸟瞰西湖风光,湖上波光潋滟,舟楫悠悠,六桥三岛清晰可数,雷锋保俶塔耸蓝天,风光美不胜收,丁飘蓬坐在一块岩石上,心想,此刻若有小桃或欢欢相伴,优游湖山,人生夫复何求。

    哎,可惜,我没那个命。

    正想入非非之际,忽听得山林中隐隐传来人语声,丁飘蓬食指加唇,对阿汪“嘘”了一声,阿汪明白,是不要叫唤的意思,点点头,安静地伏在他身旁,一动不动。

    一年来,阿汪已调教得颇通人性。

    听声音,说话的人,是向山顶而来,丁飘蓬起身,与阿汪藏匿在附近灌木丛中。

    说话的人,声音极轻,听不分明,一会儿,上来两个人,一个是老对手,阴山一窝狼的毒眼狼,面目狰狞,另一个,好像眼熟,好像陌生,是个身材魁梧的络腮胡,两人身佩单刀,来到山顶,在岩石上坐下,毒眼狼道:“老孙,真晦气,眼看煮熟的鸭子,飞了。”

    丁飘蓬心道:老孙是谁?

    他忘不了铁云庵草堂里的那场殊死搏杀,其中有个怡亲王的保镖叫毒蜈蚣孙老二,体形与络腮胡相似,面相却不同,那个孙老二体形槐梧,长发披肩,满脸胡须,这个却是短发,络腮胡,听说孙老二精于易容,凡外出总要易容,世人不知其真面目,看来,这个老孙就是毒蜈蚣孙老二,想必已投入老妖狼门下。

    行,今儿个,所有的账都得算算啦,料想,来个突袭,摆平两个有点难,撂倒一个有可能,上次,让你在京城铁云庵,从暗道地遁了,这回,你再地遁试试,没那好运气喽。

    他想听听一窝狼在杭的消息,便强自按捺着胸头的杀气,没动手。

    毒眼狼接着道:“如今葛姣姣成了香饽饽啦,水道在找她,咱们也在找她,却偏偏落在那个八字胡子手里,事后想想,那个八字胡子,定是手到病除南不倒无疑。”

    孙老二道:“没错。昨夜,拆阅飞鸽传书,方才知道,南不倒女扮男装,留着八字胡,扮成驿站邮传信使,骑着黑骏马,闯关过卡,从南京星夜赶往杭州救夫,从时间上推算,八字胡正是易容后的南不倒。”

    毒眼狼奇道:“啊,昆仑追风黑骏马?”

    孙老二道:“看你神神叨叨的模样,一提起黑骏马,连眼神都变了。”

    “变,变啥变?”

    “变绿了。”

    毒眼狼咬牙切齿道:“不,不会吧,就是那马,乱了老子的心,让柳三哥逃过一劫,为这事,头都差点掉了,连这点记性都没有,怎么在江湖上混!那马要再落在老子手里,老子一刀将马头剁了,信不信?”

    孙老二笑道:“鬼才信,对一个马痴来说,爱马如命,痴情入骨,骨血交融,无药可救。这会儿你说的,不假,是真的,若真要遇上了,看着爱马,心就变了,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老子不信。”

    毒眼狼尴尬一笑,道:“嘿嘿,老孙的话有道理,凭良心说,要遇上那马,小弟还真有些拿捏不定呢。咱哥儿俩好说,才随便说说,这话可不能让老大知道了,要不,小弟的脑袋真得掉。”

    孙老二道:“放心吧,啥话该说,啥话不该说,这个分寸,老孙有数。”

    丁飘蓬听了毒眼狼的话,一头雾水,三哥怎么啦?黑骏马怎么啦?不管怎么啦,听他俩的话,反正三哥现在没事啦,没事就好,管那么多干啥。

    毒眼狼接着道:“这回,在杭州南庄兜,让姓南的**秧子捡了个便宜。估计,葛姣姣已被杀了,老孙,咱们回南京吧。”

    “怎么向老大回话?”

    “就说葛姣姣被咱俩杀了。”

    “不行,万一葛姣姣活着,咱俩的脑袋真得掉。”

    “那你说怎么回话?”

    孙老二道:“我估计,南不倒不会杀葛姣姣。”

    毒眼狼道:“是葛姣姣害死了老龙头,害得柳三哥成了杀人犯,南不倒会不恨么!”

    孙老二道:“有怨气,不会恨,葛姣姣没害柳三哥,柳三哥的冤案是碰巧栽上的,南不倒会算账,不会乱算账。”

    “莫非南不倒会放了葛姣姣!”

    “会。南不倒是来救夫的,带着葛姣姣,诸多不便,她不知柳三哥已去南京救她,哈哈,他俩这么救来救去,跑了个空趟,有趣。”

    这些事,丁飘蓬当然都爱听,南不倒到杭州了,好啊。

    毒眼狼道:“看来,小白脸卢善保跑了。”

    “早晚也得死,他再能跑,也休想跑出咱们阴山的情报网。老大要的不仅是葛姣姣的命,还要卢善保的命。只有他俩死了,老龙头的死才能石沉大海。”

    毒眼狼道:“不对,如今,南不倒也知道了,这事就见天光了,哪还有秘密呀。”

    孙老二道:“南不倒说了不管用,她是当事人,说的话,能信么。没证人,说啥也白搭。”

    丁飘蓬正欲发起偷袭,忽地,听得附近有衣袂带风之声,只得作罢。

    眨眼间,山顶飞掠上两条人影,来人正是迷魂狼杨香香与鬼头鳄曹大元,曹大元道:“老孙、老六,找你俩找的好苦啊,山下有眼线说,二位上南屏山了,咱俩忙往这儿赶。”

    丁飘蓬这才知道,此山就是南屏山,南屏晚钟的出处就在这儿呀。

    来了这两位恶煞,自己讨不了好去,丁飘蓬只得打消了偷袭念头。

    丁飘蓬虽只有二十挂零,却绝对是个精明老到的主儿,在江湖上厮混,知道啥时候该出手,啥时候该收手,更知道,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道理,否则,他也活不到这个岁数。

    只见曹大元与孙老二耳语了几句,断断续续听到“南不倒,南不倒”的几个字,其余,就听不清了,孙老二频频点头,四人即刻展开身法,飞掠下山。

    丁飘蓬心道:匆匆来去,四条恶鬼去哪儿了?定已发现了南不倒,不倒有险,如何是好,奈何在白天,尾随跟踪,根本不可能,况且,山下密布一窝狼的眼线,人没跟踪到,自己却被盯上了。

    好在有黄狗阿汪在,三哥对阿汪道:“阿汪,看你的啦,远远地跟着刚才的四个坏货,不得靠近,跟到地头,就回客栈找我,行吗?”

    他还真将阿汪当朋友了。

    不知阿汪听不听得懂我的话?

    阿汪盯着他的脸看,汪汪叫了两声,嗅着地面,走几步,回头朝他看看,叫了两声,似在问:“是跟踪,对吗?”

    丁飘蓬笑了,看来,阿汪听懂了我的意思,他摸摸阿汪的头,竖起拇指,朝阿汪一赞,道:“对,远远地,悄悄地跟着,别让人察觉,懂吗?干好了,今晚请你吃卤味牛肉。”

    阿汪最爱吃的正是卤味牛肉。

    阿汪点点头,欢叫两声,嗅着地皮,小跑着下山。

    丁飘蓬爱过的人,死的死了,走的走了,看来,自己命中注定只能孤身一人,他多不敢爱了。

    爱过的人,不是死于非命,就是人没死,心却枯死了。若再去爱善良美丽的姑娘,保不住又会把姑娘害死,他会去花街柳巷寻欢,却再也不敢去爱了,爱得越真,伤得越深,无论哪一方,都是如此。

    这辈子积积德,也许,下辈子能娶到一位善良美丽的姑娘呢。

    此生无望,就等着下辈子吧。

    丁飘蓬不怕孤独,不过,孤独毕竟有些落寞,闲来他把阿汪当成了朋友,心里的苦闷,只对着阿汪尽情倾诉,阿汪总是伏在他身旁,不叫不闹,仰头看着他,阿汪的黑眼睛有几分迷惘,有几分清醒,像是明白,又像是糊涂,不管怎么着,阿汪不会弃他而去,他会把心里所有的压抑痛苦,统统倒出来,在他絮叨时,阿汪不会嫌弃,只是倾听,好像在问,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苦恼?看来,还不如做狗舒坦呢,这时,阿汪会摇摇尾巴。

    阿汪在得意时,通常会摇摇尾巴。

    丁飘蓬倒出来的,全是人生浓酽得化不开的苦酒,阿汪会静静待在身边,义不容辞,一饮而尽,百听不厌,从无怨言。

    丁飘蓬是个仗义的人,对朋友如此,对阿汪更是如此,可能发生不测的地方,不会让阿汪涉足,凶险的恶斗场合,更不会让阿汪出现,因此,江湖上只知道柳三哥有只灵猫,却不知道,丁飘蓬有条神犬。

    在南屏山兀自坐了一会,丁飘蓬踽踽下山,回客栈去,说真的,心里没底,阿汪能回清泰客栈吗?

    若在乡村,人迹车马稀少,阿汪寻迹追踪,绰绰有余,在城市,车马足迹杂沓重叠,阿汪能辨迹寻踪,办事返回吗?丁飘蓬心中实在没底。

    哎,丁飘蓬叹了一声,要不是为了南不倒,决不让阿汪离自己而去。

    丁飘蓬沿着西湖逛回城,刚到清泰客栈门口,便见万宝全书迎了上来,正要开口,丁飘蓬道:“别说话,跟我来。”

    万宝全书点点头,跟在丁飘蓬身后进了客栈。

    丁飘蓬的房间在大院西头,打开房门,将万宝全书让进屋,关上门,俩人落座,丁飘蓬问:“有消息么?”

    “有。”

    “那么快。”

    “小老儿是万宝全书,能不快么。”

    “找到柳三哥啦?”

    “没。”

    “啥消息?”

    “找到阴山一窝狼的人啦。”

    “说,找到谁了?”

    “别急,爷,容小老儿向爷细细道来。跟爷分手后,赶车去城里,走不多久,来到净寺附近,便被一条大汉截住了,大汉人高马大,腆着个大肚子,佩剑,道:别走,我要坐车。我说:对不起,客官,不拉客了,家有急事,我得回家,请客官另找别家。其实,当时路上没有空车,来来去去的马车驴车,全挂着‘有客’的牌子,没车挂‘空车’号牌的。大汉上前一步,二话不说,一把揪住小老儿领口,将小老儿提了起来,目露凶焰,怒道,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然,老子掐死你。路上车马游客虽多,却只有看的,没有管的,小老儿见他来横的了,无可奈何,道:去,我去,去还不行么。大汉鼻孔里‘哼’了一声,骂道:贱,敬酒不吃吃罚酒。贱就贱呗,好汉不吃眼前亏,碰着这种头寸,只有屈从,不然,没好果子吃。

    “小老儿问:去哪儿?大汉道:净寺。大汉像本地人似的,将净慈寺简化成‘净寺’,看来,不是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小老儿忙掉转车头,往净寺赶。看看将到寺庙跟前了,大汉道:停。却没了下文,回头一瞅,大汉躲进了驴车,只撩开一角帘子,一对牛眼,紧盯着寺庙大门,一动不动,明摆着是来盯梢的。

    “哟,小子,你也有怕的人呀,能让这条恶汉怕的人,想必不是一般的料。

    “恶汉盯谁的梢呀?是盯撩汉的老婆?还是别有所图?

    “大汉见小老儿在偷窥他,怒道:瞅啥瞅,让你走就走,让你停就停,再瞅,把你眼珠子挖下来,信不信。小老儿道:不瞅不瞅,爷叫干啥就干啥。忙把头转回去,大汉哼了一声,不作声了。小老儿对着净寺大门前的人群发呆,抱着鞭杆儿假寐,就这功夫,见客官也逛到了净寺,一个叫花婆上前乞讨,客官给了钱,众丐见了,蜂拥而上,客官撒一把钱,跑了,那个叫花婆跟着你跑了几步,却站住了,掉头朝另一个方向匆匆离去。大汉道:跟上,不紧不慢,不远不近,跟在叫花婆身后。

    “小老儿搞不清,大汉为啥要跟踪叫花婆?又不敢问,免得挨骂,叫花婆腿脚颇健,走走停停,四处张望,像是怕有人跟踪的样子,大汉叮咛道:稍稍离远点,免得被叫花婆发觉,跟好了,给双倍车费。小老儿连连应承,哪敢出半点纰漏,碰上这种强凶霸道的恶棍,要撸顺毛,若撸反了,轻则打你个皮开肉绽,重则丢了小命,犯不着啊。

    “叫花婆向山里走去,来到玉皇山附近的莲花庵,朝身后看了看,进了寺庙。

    “大汉道:停。小老儿将车停下,大汉跳下车,别看他腆着个大肚子,动作却十分灵活,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数也不数,塞进小老儿手中。又道:你走吧。小老儿将钱塞进怀里,道声谢,瞥一眼大汉,见大汉腰间剑把上的下云头,嵌着只用黑翡翠雕成的狼头,由不得,心里别别一跳,听说,阴山一窝狼的几个头儿脑儿,刀剑把上都嵌有黑翡翠狼头,看来,大汉是一窝狼的人,来头不小啊。小老儿强自镇定,掉转车头,匆匆离去。”

    丁飘蓬问:“大汉去哪儿啦?”

    万宝全书道:“小老儿走时,他在莲花庵附近树下纳凉,没离开,如今在哪儿,就不知道了。”

    丁飘蓬道:“你知道大汉是谁?”

    “我咋知道。”

    “他是一窝狼的谋财狼,排行老三。”

    万宝全书奇道:“咦,你咋知道?”

    丁飘蓬道:“我是南京捕快,吃这碗饭的,咋能不知道。”

    万宝全书问:“那小老儿问问你,叫花婆是谁?”

    丁飘蓬其实也在问自己:她是谁?一窝狼为啥要紧盯一个叫花婆?莫非是南不倒?这时,他记起阿汪,对着乞丐老妇吠叫的情形,阿汪叫得有些古怪,一般阿汪遇着陌生人,不会乱叫,除非发现了险情,或者,是遇到了熟人,会不会阿汪发现南不倒扮成了叫花婆,在用叫声提醒自己呢?阿汪的鼻子天下无双,擅长用气味识别人物,即便三哥易容后,也休想从阿汪鼻子下溜走,当时,自己一时失察,莫知莫觉,没把阿汪的叫声当回事,如今,静下来想想,才恍然大悟。

    对,叫花婆就是南不倒!

    万宝全书又问:“叫花婆是谁?不知道了吧。”

    丁飘蓬道:“事关机密,不能乱说。”

    “你不说,小老儿猜猜可以么?”

    “好,你猜。”

    “她是手到病除南不倒。”

    丁飘蓬诧异道:“咦……”

    却没了下文,万宝全书道:“咦啥咦,别把小老儿当阿斗,别在万宝全书面前卖关子。脑袋里没有二两油,干不了我这行,你说句实在话,小老儿猜得对不对?”

    丁飘蓬心里一惊,脸上却哈哈一乐,硬撑道:“错,猜得大错特错,不信,你跟我一起去莲花庵看看,那叫花婆究竟是谁。”

    万宝全书道:“不去不去,猜错就猜错,小老儿没那个命,又不想要那廿五万两赏银。小老儿可有话在先,到了玉皇路口,就不进去了,要给谋财狼发觉,小老儿带来了捕快,就别想活了,这趟浑水,给钱再多,小老儿也不趟。反正挺好找的,简直走,碰鼻头右转弯,不多远就是莲花山,山下有座莲花庵,路边尽是农家客栈,找不到,问一声就是了。”

    丁飘蓬道:“胆小鬼,行,就到玉皇路口,你回我去,要死我去死。”

    “好像你挺好似的。”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小老儿劝客官一句,别为了赏银,去冒生命危险,犯不着。听不听是你的事,反正我劝过你了,凡人都乐生恶死,莫非你不怕死么?”

    “当捕快,怕死行么。”

    “怕死的捕快,小老儿见得多了。”

    “不怕死的呢,难道没见过?”

    万宝全书道:“喔,也有,杭州捕头盗贼克星李得胜,算一个,听说过没?”

    丁飘蓬道:“听说过。”

    “走哇。”

    “稍等。”丁飘蓬在等黄狗阿汪,估计也该回来了。

    “等啥?”

    “等我的狗。”

    万宝全书道:“听说,狗叫可壮胆,看来,你的胆子比小老儿大不了多少。”

    丁飘蓬道:“胆子小点好,胆子太大,要闯祸。”

    “客官说话颠颠倒倒,没有理路,一会儿说我胆小鬼,一会儿又说胆小好,胆子小可以不当捕快呀,没人逼你。”

    “不当难过,你知道吗,喜欢的事,挡也挡不住。”

    万宝全书道:“对阴山大盗来说,就是狼叫也不当回事,更何况是狗,去了,再叫也白搭,走吧,别等啦。”

    正说着,“汪汪”,阿汪在门口叫了两声。

    丁飘蓬起身,抓起壁上挂着的包袱,挎在肩上,道:“狗来了,走。”

    他俩离开客栈,万宝全书赶着驴车,丁飘蓬坐在车上,阿汪在车前带路。

    丁飘蓬道:“跟着阿汪走。”

    万宝全书道:“你不去玉皇山啦?”

    “跟着走就是啦。”

    “走错了,我可不管。”

    “不管就不管。”

    走了一程,阿汪走的正是去玉皇山的路。

    万宝全书道:“原来狗认路啊,不过,这狗瘦瘦的,若跟一窝狼交起手来,根本帮不上忙。”

    丁飘蓬道:“我的功夫,用得着它帮?”

    万宝全书记起客官的点穴功夫,道:“客官的功夫确实不赖,不过,你怕死呀,动起手来,心里发虚,手脚发软,功夫再好也没用。”

    “谁说我怕死,我只不过胆小而已。”

    “胆小就是怕死。”

    丁飘蓬道:“胆小是胆小,怕死是怕死,是两回事好不好,我虽胆小如鼠,却一点都不怕死,生有何欢,死有何惧,死就死嘛,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有啥可怕的,没人不死的,莫非我还能长生不老呀。告诉你吧,阿汪的叫声,能给我壮胆,叫声如豹,气吞山河,叫声一起,我便雄纠纠,气昂昂,浑身上下都是胆,叫声一停,我便魂儿飞,魄儿散,别转脑袋,撒开脚丫,走他娘的不玩啦。”

    万宝全书道:“啊,有这等事?没听说过。乱了乱了,跟你说话,说到哪儿是哪儿,无理可循。”

    丁飘蓬道:“世上无理可循的事多了去了,不要说你理不清,就是我也理不清,古人也叹理不清,不是说‘剪不断理还乱’么,不如不剪不理才省心呢,只有二货才会去理。”

    万宝全书道:“客官像个哲学家,有时说得头头是道,有时说得乱七八糟,尽说些不着边际,没头没脑的话。”

    丁飘蓬道:“这话说对了,哲学家,一个六扇门子里的哲学家。尽说些有趣的话,对吧。”

    万宝全书道:“有趣倒确实有趣,有趣得稀奇古怪,闻未闻,见所未见。”

    他俩信口开河,乱说一通,看看到了玉皇路口,万宝全书一声吆喝,驴车停下,丁飘蓬跳下车,对万宝全书道:“老万,明儿清早,在清泰客栈碰头。”

    万宝全书想说啥,话到嘴边,咽了回去,他想说:“你还有明天么。”

    这话不吉利,不能说。

    丁飘蓬笑笑,道:“我知道你想说啥,还好没说,我最犯忌别人对我说不吉利的话,若说出口,别怪我跟你急,我这个人,有点儿迷信。”

    “哟,客官毛病真多,脾气却不错,跟客官聊天,虽不敢苟同,却也奇趣横生。”

    “明儿,咱俩接着开聊。”

    “好,明儿见。”

    丁飘蓬在玉皇路口,上了一辆马车,阿汪在前带路,马车在后跟着,他打开车窗,像个初来乍到的游客,倚窗贪看路边景色,玉皇路两旁树木高大,行走其间,如同行走在一条绿色长廊之中,长廊两旁是农田与客舍,远处是连绵青翠的山峦,景色宜人,丁飘蓬却无暇观景,只是留心着每一个过往行人,看看,除了一窝狼外,还有哪些人也在淌这趟浑水。

    路旁卖水果糕点摊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游客众多,车马络绎不绝,多去玉皇山烧香的,也有从山上下来的,丁飘蓬明白,这些游客与车马中,有一些是冲着南不倒来的,对南不倒感兴趣的人,断乎不止只有来自阴山的贼狼,得多加小心。

    马车跟着阿汪,来到玉皇山下,右拐不多远,便是南山客栈,客栈门面颇为气派,阿汪对着南山客栈叫了两声,便跑到一旁树下蹲着,丁飘蓬明白,阿汪示意,毒眼狼等人便住在此处,他在窗口做个手势,阿汪跑入灌丛,消失了。

    马车行到南山客栈门口,门前站着两名佩刀汉子,见来了辆马车,以为是来住宿的,还没等车夫开口,便喝道:“走开走开,本客栈全满,请另择他处。”

    丁飘蓬抬眼一瞥客栈大厅,见厅中走动的均是些魁梧猛汉,知南山客栈已成阴山狼窝。

    便对马夫道:“往前走,另找一处客栈歇脚。”

    约行里许,便见山下有个寺庙,正是莲花庵,寺门紧闭,路旁有些可疑人员,无所事事,闲坐树下。

    前门如是,想必后门更是如此,料定此庵已被一窝狼团团围住。

    丁飘蓬嘱车夫不得停留,管自前行,又走了一程,拐个弯,在距莲花庵半里路许,有个瓜棚客栈,此处游客稀少,背靠莲花峰,十分雅静,丁飘蓬下车,付了车费,马车离去。

    丁飘蓬在瓜棚客栈,挑了一间背靠山脚的房间住下,阿汪从客栈竹篱间,悄悄钻了进来,伏在门口,只是望着他,也不叫唤,对,得犒劳犒劳阿旺,别忘了,晚餐给它要一盆五香卤牛肉……

    2017/08/2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