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六十八 “万人迷”大显神威

一百六十八 “万人迷”大显神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才,南不倒察觉不妙,霍地起立,手握剑柄,却费尽吃奶之力,也拔不出剑来,只见法印法师、阿根嫂、赵大妈、黄干娘,俱各觑着她,唯独冰魄和尚手拈一枝燃着的香,朝她一晃,转身将香插在香炉上,像没事人一样。

    接着,南不倒手抚额头,面色潮红,目光柔媚,朝众人嫣然一笑,“咕咚”栽倒。

    阿根嫂叫道:“阿妹你咋的啦,喔哟哟,别吓唬我们好不好,阿姐晕倒了,阿妹也跟着晕倒。”

    她将绝情尼姑平放在地上,走到南不倒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掐着人中,连声呼叫,南不倒却管自昏睡,只是不醒。

    赵大妈道:“阿妹见阿姐晕倒,一急,也倒下,谁遇上,也一样,人之常情啊。”

    黄干娘道:“那是遗传,既是同胞姐妹,必定有相同的遗传密码。也许,南家的人,都有头晕的毛病,累不得,急不得,阿姐是累倒的,阿妹是急倒的,一点不奇怪。”

    赵大妈道:“喔哟,黄干娘,你啥时变成郎中啦?”

    黄干娘瞥她一眼,嘟哝道:“今儿,干娘跟你没天谈。”

    法印法师蹲下身,给南不倒号起脉来。

    黄干娘问:“法师,脉象凶不凶险?”

    法印法师道:“咦,阿妹的脉象平稳,无甚大碍,只是一时昏厥而已。”

    阿根嫂对冰魄和尚道:“冰魄,快去端碗水来,给阿妹醒醒。”

    冰魄道:“刚才,阿姐喷水不是没醒么,估计阿妹也不会醒。”

    阿根嫂道:“呸呸,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叫你去就去,哪来那么多话。”

    冰魄转身就去,过了好长时间,才端来一碗水。

    阿根嫂埋怨道:“你死哪儿去啦,以为你不来了呢。”

    冰魄道:“缸里没水啦,我去井里打水,井绳断了,我又去找竹杆捞水桶,捞上水桶,结上绳子,才打上水来,还算快的呢,调了你去,更慢。”

    阿根嫂道朝他白一眼,也不答话,接过碗,喝进嘴里,又喷在南不倒身上,南不倒身子动了动,还打了个喷嚏,阿根嫂喜道:“好了好了,妹妹要醒了。”

    南不倒喷嚏打过后,却又呼呼大睡,脸上全是水污,阿根嫂照旧用手帕去给南不倒擦脸,擦去脸上的锅灰油彩,显露出一张白皙纤秀,柔嫩嫵媚的脸,只是管自闭眼昏睡,当然,比通缉令上的画像漂亮多啦,而眉眼嘴鼻耳朵的轮廓,却与通缉令上完全一致。

    此时,大殿中所有的人都聚拢过来,看得面面相觑,却不作一声。

    冰魄和尚道:“要不,再点一枝高香,让阿妹‘醒醒神’?”

    “醒醒神”是反话,不是要真让她醒来,是怕南不倒迷得不深,再点一枝,让她深度昏迷。说着,冰魄和尚就要去供桌上取香。

    阿根嫂道:“不用,让她睡一会吧。”

    冰魄道:“你有把握?”

    阿根嫂道:“当然。高香挺贵的,省点用。”

    冰魄道:“香再贵,哪有人贵。”

    阿根嫂恼道:“今儿,你吃了啥药,话咋那么多!胆子越来越大,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冰魄一脸懊恼,退在一旁,不响了,显见得,阿根嫂的话是算数的。

    法印法师脸色一沉,对赵大妈、黄干娘道:“你俩速将大殿前后门关上。”

    俩人道:“是。”

    她俩即刻跑到门前,哐当,将前门合上,插上门栓,又跑到大殿后门,合上,上了门栓。

    法印法师拉过冰魄和尚,悄声问:“阿花,刚才你去寺庙各处查看,可有异样?”

    原来,冰魄端水来晚了,不是井绳断了,打捞水桶耽误的时间,而是在寺庙中巡查。

    “没,没发现有陌生人,每棵树的树后树上、屋角、墙角、假山,我都细查一遍,未见人迹,就是关押众和尚的柴房,小人也去看了看,柴门依旧紧锁,无异样,小人已将香炉寺山门关闭。”

    “不会看走眼吧?”

    “哪能呢,只是这大殿没查过。”

    “你说,要不要查?”

    “要。不过查起来有点难,大殿内菩萨太多,一个人查,查不过来。你查这个菩萨身后,他躲到那个去了,等你去查那个时,他又躲到别处去,如此转番躲藏,像躲猫猫似的,查了也白查。”

    “几个人才查得过来?”

    “起码三个。”

    老狐狸将赵大妈与黄干娘招呼到身边,向她俩耳语几句,俩人点点头,跟着冰魄,点起三盏孔明灯,一人一灯,在大殿内角角落落,仔细查看。

    三人轻功均颇有根底,佛像高处,则飞身而上,擎灯细看。

    此时,法印法师与阿根嫂坐在南不倒身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言不发。

    有顷,冰魄等人查完大殿,来到法印法师身边,吹灭孔明灯,打个手势,意思是“殿中无人”。

    法印法师这才放心,刚才,所做的一切,你方唱罢我登场,各种狗血剧情轮番上,是怕暗中还有第三者在窥探,戏是做给第三者看的,话是说给窥探者听的。

    老狐狸不敢放肆,江湖中好手太多,自己武功不咋的,这票生意油水又特别大,行事须特别小心。

    如今,已查明暗中确无第三者,法印法师点点头,突地,老成持重的法印法师伸手在脸上一抹,白眉白须俱各抹落地上,刚才慈眉善目的模样不见了,竟是个脸色苍白,长着一只鹰勾鼻,目光阴冷,年近五十的汉子,此人正是人贩子老狐狸,他忍俊不禁,哈哈狂笑不止。

    阿根嫂也伸手在脸上一抹,卸掉人皮面具,竟是一名三十上下的白净美妇,目光流转,妖媚之极,她是老狐狸的老婆,江湖人称蓝色妖姬狐狸精,一个劲儿格格媚笑,乐不可支,笑得喘不过气来。

    那年轻和尚冰魄,则是花狐狸所扮,江湖上给个绰号叫“狐心叵测花狐狸”,只是嘴角弯了弯,算是笑过了,冷冷地看着狐狸夫妇,心道,钱又没到手,笑啥笑。何况,到手的钱,也说不定会飞走呢。何况,世上有许多财主,有挣钱的命,却没花钱的命,笑啥笑,有啥好笑的。

    赵大妈与黄干娘此时也跟着傻笑,笑得直不起腰来。

    蓝色妖姬狐狸精骤然止笑,正色道:“老头子,笑够了没,看把你乐的,当心乐极生悲。”

    人贩子老狐狸道:“草,也不说点吉利话,哈哈,想不到吧,有些事,看来渺茫,却变成了事实,有些事,看来笃定,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人有定数,不服不行,一点也强求不得,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是你的,总归不是你的,百计强求,也属枉然。”

    蓝色妖姬狐狸精道:“你是说,这南不倒注定是你的罗?”

    人贩子老狐狸道:“可不是咋的,你看看,一窝狼倾巢而出,去莲花庵杀南不倒,南不倒非但没死,还折了几个弟兄,听说莲花庵里,南不倒有四五个呢,个个武功超群,莲花峰还藏着个神弹子雷公道长,神弹乱飞,难啃那,这些还好对付,听说,霸王鞭崔大安夫妇闻讯,带着几十人赶往莲花庵助阵,有探子密报给老妖狼,老妖狼没辙,只得带领众人撤了,要晚走一步,背不住一锅端呢。”

    狐狸精道:“一个钟点前,到你这儿报信的,是一窝狼的暗探?”

    “没错,这可是老子花大价钱收买的哟。今儿,老子有做没做,设个局,叫做‘香炉寺半夜做法事,阿根嫂痛哭求平安’,钟磬悠扬,哭声哀怨,说不定能招来夜猫子呢,听说,南不倒的心肠最软,一听到有人哭,就想去帮一把,嗨,还真把南不倒引来了呢。当初,你还不乐意,死活不肯扮演阿根嫂,说什么,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再说,南不倒又不是观音菩萨,只要听到哭声,就会手执杨柳枝,驾着云头,前来救苦救难。看看,来了没,草,还真来!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宝贝,你得学习学习,懂不!凭良心说,当今江湖,来硬的,凭咱们这几号人的功夫,还真上不了台盘,要说来阴的损的,迷的麻的,人前变着法儿坑蒙拐骗,人后下套子挖坑使绊子,却绝对是当代一流,无人可及。”

    狐狸精道:“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吹,接着吹。”

    老狐狸道:“神机妙算,不服不行。”

    狐狸精道:“哼,若是没老娘的‘迷死你’高香,能得手不?”

    老狐狸道:“稀罕啥呀,不用‘迷死你’,可用‘迷死狗’、‘迷死猫’来代替,江湖上的迷药,只要花点小钱,一抓一大把,有啥好咋唬的。”

    狐狸精恼道:“若老娘戏演砸了,能得手不?”

    老狐狸道:“戏演得不赖,不愧为蓝色妖姬狐狸精。”

    狐狸精道:“迷药能代,人能代么?”

    “有点难。”

    狐狸精道:“啥叫‘难’?呸,没良心的东西,天下能替代得了老娘的人,还在他爹腿肚子里呢。”

    老狐狸道:“得得得,烦死了,功劳算你一半。”

    狐狸精骂道:“我呸,会说人话么,啥叫‘算’?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太情愿呀。”

    老狐狸道:“嗨,这功劳,老子一半你一半,成不?”

    狐狸精伸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道:“没良心的东西,总算说了句公道话。”

    老狐狸扫了一眼众人,道:“说句良心话,今儿,大伙儿同心同德,都挺卖力,才圆了这个局,放心,若赏银到手,我老狐狸决不会亏待各位。”

    赵大妈、黄干娘笑道:“多谢头儿关照。”

    冰魄也乐,可他的眼睛依旧冰冷如铁,内心嘀咕道,话说得漂亮,轮到分银子时,就变卦了,分到老子手里的钱,只剩个零头了,大头全让你们夫妻俩吞了。

    老狐狸对狐狸精道:“平时,你总怪老子乱花钱,其实,老子的钱,全花在刀刃儿上,不该花的钱,从不乱花,要买通一窝狼的密探,既得有门道,也得花大钱,不仅暗探身上得下大本钱,门道上,也得四处打点,否则路子就得断。”

    “你敢说,没在女人身上花过钱?”

    “有。”

    “哼,花老头,承认了吧。”

    “不老少。”

    “亏你说得出口,臭不要脸!”

    “就一个。”

    “谁?”

    “你,除了你,还能是谁!在你身上,老子扑心扑肝乱花钱,可你总是这也不满意,那也不遂心,要心太重啦,宝贝。”

    狐狸精道:“要心重?老娘嫁了你这么个秃头,还要心重!要心重,就嫁到豪门大族去啦,老娘又不是嫁不出去的货。扑心扑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得,到时候,那密探,也给老娘介绍介绍哟,要是你不在,老娘也能办事。”

    老狐狸道:“那可不行,道上有规矩。”

    “啥规矩?”

    “单线联系。”

    狐狸精鼻孔“哼”了一声,道:“老不死,对老娘也留一手,这也叫‘扑心扑肝’么!”

    “在道上混,有讲究,不按规矩办,坏了名声,寸步难行。”

    花狐狸见他俩争吵不休,烦透了,却又不敢打岔,实在憋不住了,方道:“干爹干娘,别争了,再争下去,黄花菜都凉啦,趁热打铁,动手要快,当心啊,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呀。”

    狐狸精在气头上,心有不甘,想想也对,砰一声,将怀中的南不倒扔在地上,起身,闪到一旁,道:“老不死,你道儿老,门槛精,单线联系是规矩,老娘服了,行不行,得,下手吧。”

    老狐狸一掀僧袍,从腰间拔出单刀,挥刀向南不倒头上砍去。

    其实,“万迷解”这药,对狐狸精“迷死你”高香不是完全无解,而是解得有点慢。

    南不倒的“万迷解”,几乎包罗了世间所有迷药的解法,用药缜密,只是下药欠重,她不是不知道,是怕下药重了,有副作用,人用药后,一两天内,会胃口不开。

    南不倒是个馋嘴,若胃口不开,做人就太没劲了,故而,在“万迷解”中,药下得颇为平和。

    对付普通迷药,“万迷解”绝对灵验,逢迷必解,对迷药中的怪药偏药顶级药,却不好说了。

    “万迷解”虽不太灵光,却也并非一无是处,毕竟是神医南不倒配制的解药,正经不是吃素的,其化解迷药的功能却依旧强劲,一会儿,“万迷解”药性催动,将南不倒渐渐从昏迷中催醒。

    刚才,狐狸精一口冷水喷到南不倒脸上,“万迷解”药性被瞬间激发,南不倒醒了,打个喷嚏,却依旧装着昏迷,呼呼大睡。

    没这一口冷水,南不倒也会醒,有这口冷水,醒得就更快。

    若是绝情尼姑,你就是倒一桶冰水在她头上,也休想有丝毫反应。

    南不倒醒了,知道处境凶险,不敢有丝毫动弹,若此身能活着出去,定要将“万迷解”加重配方,成为一款名副其实的顶级解药。

    胃口一两天不开是小事,解迷药必须彻底,若是只迷翻一分钟,也要丢命,也不能叫解药。

    碰上快刀手,倒下一分钟,就是十个人,也得挂。

    刚才,老狐狸等人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哇,老狐狸的套路太深,人物、故事、情节、悲情自然展开,一时识他不破,姐算得小心谨慎了,却一个疏忽,掉进坑里。

    掉进坑里怎么办?

    装死,装死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有时还挺灵。

    当下,南不倒装着迷糊,她的装功越来越好了,不是会装,是时势所迫,逼的。

    南不倒不敢轻举妄动,她是个用药的行家巨擘,对迷药药性,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迷药的消散有个过程,“脑”醒了,不一定会“身”醒,耳边听见阿根嫂与冰魄和尚在对话,她将双眼眯开一条细缝,听冰魄和尚说,要再点一枝高香时,南不倒心中一激灵,真要再点香,迷香加料,姐就惨啦,“万迷解”刚抬头的药性会再次被打压下去,自己将昏迷不醒,任人摆布。

    喔哟,还好,狐狸精托大,叫冰魄不要点高香,冰魄不甘心,却又不敢点,还好还好,吓姐一跳。

    若冰魄去点香,姐就不装了,跳起来,先把冰魄和尚打翻再说,不知手脚听不听使唤呢,能不能打翻,还是两说。

    南不倒趁众人不备,暗中动动食指,感觉食指能动,动得却有点涩迟,还未到心动指动,收发自如的程度,看来,还得等等,还得装迷。

    片刻,只要给我片刻缓解时间,手脚就能恢复到大致正常状态,若要完全恢复自如,至少得半个时辰。

    之后,老狐狸与狐狸精开始伴嘴争功了,但愿争吵的时间长一点,越长越好,越吵越乱,把自己忘在脑后,更好。却不料冰魄和尚道,下手趁快,当心母鸡变鸭。

    南不倒心道:哎,看样子,姐今儿要栽在这小子手里啦,要是老狐狸与狐狸精再争吵一会儿,该有多好,让姐也好多争取点时间,让迷药醒醒透。

    这冰魄和尚年纪轻轻,道行却老,是个厉害角色,得提防着点。

    果然,老狐狸与狐狸精觉得他说得有理,不吵了。

    冷丁,狐狸精将南不倒扔在地上,闪在一旁,南不倒的脑袋砸在水磨砖上,嗡嗡作响,眼睛直冒金星,却依旧装得莫知莫觉,肢体软绵无力,兀自在地上垂头昏睡。

    老狐狸拔出单刀,照着她脖根砍了下去,南不倒双眼始终眯着条细缝,盯着单刀,当刀刃将及已身之际,腾地,从刀下斜飞而出,身子凌空,双腿一剪,踢出两记鸳鸯腿,一脚踢向老狐狸握刀的手腕,一脚踢向狐狸精面门,奈何动作变形,两腿俱各踢空,尽管如此,老狐狸等人还是大惊失色,叫声“不好”,各自退开数步,亮出刀剑,将南不倒围在垓心。

    南不倒落在绝情尼姑身旁,拔出长剑,捏个剑诀,对众人笑道:“哈哈,姐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装着迷倒,各位还当真了,姐啥麻药迷香没见过,你们用的不就是‘迷死你’高香嘛,点一枝就想迷倒姐呀,门儿没有,即便将供桌上那一把全点上,姐照样没事人一个。”

    花狐狸笑道:“那,贫僧再点两枝试试。”

    “行。”

    花狐狸扑向供桌,伸手去抓“迷死你”高香,南不倒手一扬,“咻”一声,一枚柳叶镖飞向花狐狸手腕,花狐狸大惊,手一缩,向旁闪开,叮,柳叶镖扎在供桌上。

    南不倒一个箭步蹿到供桌旁,抓起高香,纵回到绝情尼姑身旁,左手抓着高香,右手挥剑,一通快削,嗖嗖嗖,瞬间,高香断成寸许长短,撒了一地。

    花狐狸道:“看来,你还是怕高香,要不怕,就让贫僧再点一枝。”

    南不倒知道“迷死你”高香的卖主,只卖成品,不卖药谱,笑道:“点就点。”

    花狐狸的目光在供桌上溜了一圈,见桌上高香一枝不剩,便不作声了。

    南不倒道:“点呀,你怎么不点啦。”

    狐狸精道:“全让你毁了,还点啥点。”

    南不倒哈哈一乐,心里却有点发虚,咦,刚才,那么近,柳叶镖怎么没击中冰魄的手腕?冰魄和尚的身法,平平而已,按理说,能击中呀,看来,我出手时,手法变形了;还有,老狐狸与狐狸精也非一流的武功,踢出的鸳鸯腿,怎么全落空了,莫非,腿法也变形了?

    老狐狸对狐狸精悄声道:“听说南不倒的武功,已臻一流,今儿看来,不咋的。”

    这些个狐狸,全是人精,狐狸精道:“她出手笨拙,不是重了,就是偏了,迷药尚未醒透呀。”

    老狐狸道:“动手趁早,你看,要不要开打?”

    狐狸精道:“我怕打不赢,大殿门关了,万一打输,那叫关起门来打狗,想跑也跑不了,不是自己作死么。”

    老狐狸道:“别怕,我让赵大妈去门口守着,把门栓拔了,要真打不赢,门一开,你先跑,老子缠住她,估计能缠个三五回合,够你跑路了。”

    狐狸精道:“老公,谢啦。”

    老狐狸叫过赵大妈,耳语几句,赵大妈点点头,跑到大殿前门,下了门栓,把门开条缝,提剑在门口守着。

    南不倒道:“喂,假法师,你跟老婆嘀咕个啥呀,想跑是不是?打开殿门,跑起来好快一点,是吧,哈哈,这票生意,做不好是要掉脑袋的哟,要么别做,若想做,就别怕,姐劝你一句,假…法师,梁子宜解不宜结,现在跑还来得及,姐一向为人大路,不送,也不追,放你一马,如何?”

    老狐狸道:“这个这个,……说句实在话,好不容易碰上你,看在银子面上,真有点舍不得呀。”

    南不倒笑道:“若银子没捞到,命却丢了,你舍得不?”

    花狐狸道:“干爹,上,别罗嗦,南不倒在拖延时间。”

    狐狸精道:“对,趁她没醒透,大伙儿齐心合力,赌一把,把她摆平喽。”

    老狐狸、狐狸精、花狐狸、黄干娘俱各眼露凶焰,手执刀剑,将南不倒团团围住,向前踏上一步。

    南不倒长剑出鞘,捏个剑诀,笑道:“喔哟,还真来劲儿了,得,把姐一片好心,全当驴肝肺了,小命丢了,别怨姐心狠手辣哟。”

    南不倒这么一说,慑于她的江湖威名,众人再次止步,老狐狸愣在当堂,拿捏不定,众人围着南不倒,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看老狐狸眼色行事。

    老狐狸心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老天垂怜,天上掉下个大馅饼,老子莫非就这么走了?传到江湖上去,今后,得让人戳一辈子脊梁骨,衣裳没穿破,脊梁骨却戳断了,还怎么混!俗语说得好,‘富贵险中求’,对,说到天边去,也得赌一把,若是不成,再脚底抹油,走他娘的,怕啥!主意一定,大喝一声:“上。”

    率先纵身扑击,身高力大,居高临下,一式“刀劈华山”,呼一下,照着南不倒顶门砍去,众人见状,齐地发力,刀剑生风,杀向南不倒。

    南不倒守在绝情尼姑身旁,也不闪避,她本来就胆大,一式“无边风月”,洒脱出手,不过,招式甫出,便觉得剑重,别扭,力不从心。

    “无边风月”是昆仑剑仙巴老祖的经典力作,招式古拙奇妙,出招必须一丝不苟,一气呵成,方能使手中长剑化成漫天剑影,密如风月,将对方兵器暗器俱各屏蔽在已身之外。如今,南不倒招式变形,出剑缓慢,画虎不成反类犬,剑影稀稀拉拉,既无风,也无月,乒乒乓乓,一阵暴响后,已是破绽百出,危在旦夕,还险险被老狐狸的刀尖削掉肩头呢。

    至此,南不倒方始大惊失色,情况比自己预估的还要糟,看来,姐真是脑醒身未醒呀。

    丁飘蓬呀丁飘蓬,你在哪儿呀?怎么到现在还不出现,再慢一慢,姐死定了。

    哎,怎能怪他呀,在莲花庵,四个叫花婆穿插打斗,他哪能认得出我来,即便认出来了,打斗场中,身位一变,又糊涂了,也许,他以为,此刻我还在庵中呢,大约,他只是藏在尼庵附近,暗中守护。

    如今,姐只是孤身一人,无可依傍,一切全得靠自己,再难,也得撑下去,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得挣扎着求生求胜。

    南不倒一咬牙,勉力拼杀,不过,手中的长剑却始终快不起来,拖沓笨拙,了无生气。

    老狐狸见了,心头大喜,呼道:“南不倒不行了,要活口。”

    狐狸精道:“活口?”

    老狐狸道:“对,活的比死的更值钱。”

    平时,在狐狸精的口中,老狐狸被说得一钱不值,不过,在关键时刻,却没了主心骨,只听老狐狸的。

    众人想想也是,南不倒手中长剑,只是胡乱比划,无精打采,估计撑不了多久,抓活的,应该没问题。

    活的,当然比死的值钱,跟天下首富龙长江谈价格时,也能多诈点钱。

    若是把南不倒砍死了,血肉模糊的,龙长江看着不像,一翻脸,不认账,这票生意,就得打水漂。

    不是想赖账,实在是不太像。

    虽是首富,二十五万两雪花银,毕竟不是个小数目,也得掂量掂量吧。

    再说,如若钱花出去了,过几天,又冒出来个真的南不倒,堂堂三十六条水道总瓢把子龙长江,你叫他这张脸往哪儿搁!

    还想混不?草,跳长江得啦!

    此刻,众人围斗中的南不倒,出剑已无章法,浑淘淘的,像是傻大姐舞醉剑,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拿下她,只是分分秒秒的事。

    就连守在大门边的赵大妈,也看出端倪来了,这么打下去,包赢不输,生怕事后论功,没自己的份,便门也不守了,加入了打斗。

    以多打少,以强凌弱,这种打法,既轻松,又好玩,何乐而不为!

    众人将南不倒困在中间,你一刀,我一剑,嘻嘻哈哈,缠斗不休,简直跟开玩笑差不多,此时,若众人要杀南不倒,南不倒早就没命了。

    突然,南不倒想起,袖内藏有“万人迷”神弹呢,右手握剑,应付众人刀剑,左手探入袖中,袖口一抖,接住神弹,要将神弹指环,套上不太听使唤的左手无名指,又不能让对手看破,不是件容易的事,幸好是在晚上,灯光不甚明亮,幸好,这些人要抓活的,没下毒手,否则,南不倒安有命在。

    终于,到第三次,左手无名指没套上,食指却套上了神弹指环,食指套上也一样,何必拘泥于哪一指呢,南不倒暗喜,将“万人迷”握在手中。

    “万人迷”小巧圆润,不盈一握,握在手中,旁人倒也看不破。

    花狐狸觉得不对劲,叫道:“干爹,拿下要快,时间一长,等南不倒迷药全醒,咱们全得死。”

    狐狸精也道:“对,老东西,活的拿不下,就要死的。”

    他俩这么一叫,提醒了老狐狸,老狐狸道:“急啥,上一点心,快了。”

    他丢个眼色给狐狸精,这对夫妇,配合默契惯了,狐狸精自然心领神会,即刻使出拿手好戏,长剑一圈,一式“妲己甩袖”,剑走偏门,寒光陡炽,剑尖由下而上,径袭南不倒咽喉,南不倒以为狐狸精下毒手了,大惊,身形疾变,堪堪避过来剑,刚松了口气,另一侧的老狐狸,瞅准时机,欺身而上,掌影一花,也使出了看家本领,一式“老狐拍花”,“砰”,一声闷响,拍中南不倒胸口。

    南不倒气血翻涌,倒飞了出去,喉头一腥,噗哧一声,喷出一口血来,身在空中,一咬牙,将左手的“万人迷”,奋力掷出……

    咕咚,南不倒倒地,忍着疼痛,睁眼看着“万人迷”神弹,心中祝祷道:万人迷呀万人迷,这次你可不能再“哑弹”啦。

    只见“万人迷”在空中划道弧线,叭,一声爆响,一溜火花,无烟无雾,无色无味,弹壳的溜溜坠落于地,跳了几跳,不动了。

    此时此刻,南不倒虽倒在地上,脸上却绽出了舒心的笑容。

    老狐狸等先是一惊,愣在当堂,见此弹,无烟无雾,无色无味,心头一宽,料想不会有啥猫腻,况且,江湖上也从来没听人说过,南不倒玩过霹雳弹。

    柳三哥也不玩这个,柳三哥不玩的东东,南不倒不会喜欢。

    柳三哥是南不倒的丈夫,也是她的师傅,哦,甚至是偶像。

    老狐狸对南不倒是有研究的:当今天下第一名医,武功根柢为南海剑法,自从跟着柳三哥后,师从昆仑剑法,武功突飞猛进,已入一流之选,擅长暗器柳叶镖,其余无它。

    如今,三不接头抛出个霹雳弹来,倒也出人意表,却也是人之常情。

    大约,人到危急之际,便抓啥扔啥,乱来了,扔出这么个蛋蛋来,既没砸中人,也没毒性,顶个卵用,是想吓唬爷们吧,草,也不想想,爷们可不是吓唬大的,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从来是老子唬弄人家,当今,还没人能唬弄得过老子呢。

    “万人迷”一炸响,众人只是一呆,唯独花狐狸见机得快,别转头,就往门外跑,刚迈出一步,咕咚,率先栽倒。

    “万人迷”药性的特点是,动作越快,倒得越快。

    老狐狸哈哈大笑,道:“阿花,慌啥,南不倒是个郎中,又不是唐门掌门,别怕……”

    刚说了半个“怕”字,当一声,手中单刀落地,他一脸愕然,神色怪异,一屁股坐倒在地,口中长长出了一口气,不知是叹气呢,还是泄气呢,接着,四脚八叉,仰天倒下。

    与此同时,狐狸精、赵大妈、黄干娘也相继咕咚咕咚倒下,枕籍横陈一地。

    南不倒抹去嘴角血丝,微笑着,从地上坐起,见供桌上灯烛通明,如来佛端坐莲花宝座,大殿内寂静无声,周遭地上躺着六个人,刀剑扔了一地,刚才,还闹哄哄的大殿,如今,只听得众人呼噜声四起,俱各清秋大睡,昏迷不醒,此情此景,恍若隔世,白云苍狗,错眼即变,变得也太快啦,她揉揉眼,再看了看,有点不信,这是真的。

    南不倒坐在地上调停气血,将真气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拔开瓶塞,将千年首乌补血精,滴入口中三滴,顿时,神清气爽,伤痛也减轻许多,捡起长剑,插入鞘中,来到绝情尼姑身旁,见尼姑呼呼大睡,知道一时半会醒不了,当务之急,先得把绝情尼姑救醒。

    “万迷解”为一切迷药统解,现在,还不太灵,不能用。

    通常,解药是一药一解,“迷死你”定有专用解药。

    刚才,冰魄和尚点“迷死你”高香时,这些个大小狐狸,一个个没事人一样,肯定事先服了解药,高香是狐狸精的,解药必定也在她身上。

    南不倒走到狐狸精身旁,俯身从她怀中取出两丸解药,自己先服一丸,药刚入口,便如清风拂面,陡然精神一振,手脚麻痹木纳之感尽消,果然神效。

    又来到绝情尼姑身边,蹲下身,将她搂在怀中,左手在两颊一掐,尼姑张开口,右手将解药拍进口中。

    一会儿,绝情尼姑皱皱眉头,打个哈欠,霍地,从地上坐起,看看南不倒,又看看周围躺着的五个男女,讶异道:“咦,这是哪儿?”

    南不倒笑道:“香炉寺。”

    绝情尼姑皱眉道:“喔,记起来了,刚才我进寺,被迷药麻翻了。怎么,是你救了我?”

    “不,是‘万人迷’。”

    绝情尼姑边说边抓起身边的剑,从地上起,道:“啊,这回没哑弹?”

    “响,爆响。”

    绝情尼姑道:“好哇,真神呀,可惜,我一点都没听到,睡得好香啊。自从出事后,我从来没睡得那么沉过,要么睡不着,要么乱梦颠倒,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一个晚上,要解手五六次呢。”

    南不倒讥道:“这么说起来,你还得谢谢下药的人罗。”

    “是啊,真得谢谢。”

    “你差点被下药者宰了,还谢!”

    “有南施主在,贫尼死不了,其实,活着真受罪,总是睡不好觉。”

    南不倒道:“你的心太重,要放下,‘放得下’是大智慧。”

    “南施主在说禅,说得真好。”

    南不倒苦笑道:“不敢当啊,劝别人容易,轮到自身,也许,也难放下。放得下,有时比‘拿得起’更难。”

    绝情尼姑道:“对,我要学会‘放下’。”

    南不倒转身走到老狐狸跟前,绝情尼姑跟在她身后,蓦地,南不倒拔剑砍下,绝情尼姑举剑一挡,叮一声,双剑相磕,火星直爆。

    绝情尼姑道:“慢。”

    南不倒问:“怎么啦?”

    绝情尼姑道:“南施主,这些人跟一窝狼是一伙吗?”

    “不是。”

    “他们为啥要麻翻贫尼?”

    “以为你是南不倒,杀了你,能挣大钱。”

    “南施主,只能怪你的头太贵了,江湖各门各派,为了钱,想杀你的人,不在少数,他们都该杀么?”

    “只许他们杀我,不许我杀他们?!”

    “你根本就死不了。”

    “不对,人都会死。”

    “贫尼的意思是,南施主不会死于非命,盗贼休想杀死你。”

    “为什么?”

    “贫尼会看相。”

    “看相?”

    “无论从脸型、耳朵、鼻子、人中来看,不仅美,而且贵。”

    南不倒笑道:“啊?出家人笑话了。”

    绝情尼姑道:“贫尼是认真的,天机不可泄漏,不便多说。”

    南不倒道:“莫非就算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此举乃以德报怨,为己修身修寿,为子孙积德积福,望南施主三思。”

    南不倒叹口气,收剑入鞘,道:“你的杀性比我重,今儿怎么啦?”

    “贫尼只杀十恶不赦,身负血债的恶魔,阴山一窝狼就是。”

    南不倒道:“你知道这帮狐狸,就不是恶魔么?”

    “不知道。”绝情尼姑道。

    若知道这帮狐狸是灭绝人性的人贩子,绝情尼姑决不会饶放他们。

    南不倒道:“不知道就不能杀?”

    “阿弥陀佛,当然。”

    南不倒无言以对,想想也是,为了二十五万两白银,有多少人想要自己的项上人头啊,他们都该杀么?!

    绝情尼姑道:“要终止追杀,只要杀一个人就够了。”

    “谁?”

    “龙长江。”

    南不倒若有所思,点点头,道:“咱们走吧。”

    “去哪儿?”

    “去柴房,把关着的真和尚放了。”

    2017/01/06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