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二十三 鬼魅盯梢老龙头

二十三 鬼魅盯梢老龙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阴山一窝狼的老九是迷魂狼,她的真名叫杨香香,在云南的大理,有个叫茶花乡响水村的地方,便是她的出生地。

    她父亲是一个马帮的保镖镖头,在茶马古道上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人品不错,武功也不错。杨香香自小便喜欢耍刀弄枪,跟着父亲学艺,因此,到了十几岁,功夫已颇有几分火候了,一两个壮年汉子近不了她身。

    她天生丽质,肤色白嫩,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男人见了她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都会着迷,等到她长到十四、五岁时,胸部便高高的隆起了,腰肢却依旧纤细婀娜,双腿修长美丽,还有个让男人想入非非的翘臀,一颦一笑,仪态万方,美丽得象个妖姬。

    十五岁那年,父亲在马帮保镖中,不幸遭遇响马过山虎袭击,终因寡不敌众身亡。办了丧事后,不久,母亲带着弟弟改了嫁,她寄养在叔父家。一个充满欢笑的家,就这样散了。

    她爱父亲,父亲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汉,仁厚温和,从未打过她骂过她,和弟弟发生争执,父亲总是护着她,也许由于父亲的宠爱,她的性格从小就非常任性娇纵。在她心目中,父亲就象一棵参天大树,在这棵大树下,她的童年生活充满快乐与欢笑。

    大树豁喇喇倒了,从此,她的天空布满了阴霾。她恨,她天天想为父亲报仇。

    终于,在当年的四月十三日,那是傣族泼水节的头一天,她扮成了傣族姑娘,在大理城南门广场上,人山人海,泼水节的狂欢嬉水活动正在热烈进行,她看见过山虎和他的那帮子狐朋狗友,正和一群姑娘在嘻戏打闹。

    杨香香娉娉婷婷地走了过去,一个热辣辣的电眼,便把傻傻的过山虎勾上了,她走几步,一回首,过山虎眯着色眼,也跟着她走几步,她丢个秋波,格格一笑,过山虎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心头别别乱跳。

    过山虎道:“哇,仙女妹子呀,你慢些个走。”

    她脆生生的应道:“好啊,阿哥,妹子等你呢。”

    她格格娇笑,回身将一盆清水泼向过山虎,过山虎全身水淋淋的,一个劲儿傻笑,他抹着脸上的水,道:“哇,够味,阿哥就喜欢这样的辣妹子。”

    杨香香格格娇笑,花枝儿乱颤,看得过山虎眼睛发直,心头发痒,骨头发酥,他能听到血液在太阳穴旁的血管里突突突的流动声,那话儿鼓胀得几乎要迈不开步子了。

    过山虎象野兽似的嗷一声大吼,红着眼睛,脖子上腚着青筋,扑了上去,一把将杨香香抱起,扛在肩上,钻进了芭蕉林。

    那夜,过山虎好开心呀,喝了好多好多含有蒙汗药的米酒,搂着这美丽泼辣的妖姬,睡着了。

    第二天,将近中午,手下的土匪见老大久睡不醒,大着胆子,悄悄推开竹楼的门,见过山虎身中七刀,躺在血泊中,那七刀全扎在致命处,尸体已经僵硬,早已没了气息,胸口还插着把直没至柄的带血的匕首。

    杨香香掠走了过山虎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连夜骑着过山虎的马,跑了。

    那个傣族姑娘是谁,没有人知道,就是有人知道,也不会告诉响马,那些响马汉子,平时干的坏事太多了。过山虎的横死,让许多白族的傣族的水族的汉族的老乡奔走相告,大喜过望。

    其实,杨香香根本就不是傣族人,她是汉族人。

    响马们风风火火折腾了一阵子,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过山虎的仇人实在太多了,有杀人动机,想要他命的人,数不胜数,这可怎么查。最后,响马们只有不了了之。

    尽管如此,杨香香在大理是呆不住了,她改名换姓,远走高飞了。

    她这一走,就到了九省通衢的武汉。

    武汉向来是藏龙卧虎之地,市井繁华。为了不惹麻烦,杨香香扮成了一个男孩,穿上件宽大长衫,脸上抹一把锅灰,就去江沿上闲逛。

    在长江南岸的一个小酒店里,一个人叫了几个菜,喝酒赏景,十分快活。临走时,酒钱只需三钱银子,她却因没有散碎银子,从怀中取出一锭一两的纹银,放在桌上,走人了。

    店小二自然很高兴,想不到这个脏兮兮的小子,竟如此有钱,如此慷慨。

    杨香香的举动,被坐在一角的两个做没本钱生意的惯盗瞅见了,一个叫秦歪嘴,粗壮如牛,一个叫黄鼠狼,瘦长如竹杆,而且,黄鼠狼原先就是扒窃出身,眼睛最尖,他见那小子怀里鼓鼓囊囊的,知道有货,就跟秦歪嘴使个眼色,跟了上去。

    当杨香香来到一条僻静巷子时,黄鼠狼一拍她肩膀,杨香香吃了一惊,回头看时,已经晚了,黄鼠狼将一块浸透麻药的布巾,将她的口鼻一捂,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秦歪嘴赶来一辆驴车,黄鼠狼抱着杨香香钻进了车内。秦歪嘴赶着车,来到城外的一片林子里。

    黄鼠狼抱着杨香香下了驴车,对秦歪嘴道:“老大,这回咱俩捡着了,这小子原来是个女娃子,脸上擦的是锅灰,还贼他妈的俊,怀里还藏着不少的金银珠宝。咱哥俩可是人财两得啊。”

    杨香香的脸已被黄鼠狼擦得干干净净,或者说,舔得干干净净了,出落得果然鲜活美丽。

    杨香香已经醒了,可麻药还未散尽,她躺在地上动弹不得,道:“两位大哥,金银财宝你们拿去吧,求两位大哥不要伤害我。”

    黄鼠狼道:“我哥俩可是什么都要,既要金银,也要你的人,谁那么傻呀,到嘴的天鹅肉,不去动一动。”他对秦歪嘴道:“老大,是你先上呢,还是我先上?”

    秦歪嘴道:“你懂不懂规矩,当然是老大先上了,况且,你小子没那么老实,在车上已经做过手脚了,那姑娘已不是头口水了,早成了回锅肉了,怪不得,刚才驴车颠得那么古怪。”

    黄鼠狼笑歪了腰,道:“老大,看你说的,动手动脚倒是有的,其它确实没有,我是个高个子,小驴车里要干起那个来,不是要把臭脚丫露出来了吗?姑娘还是头口水,老大,我保证。”

    秦歪嘴正要解衣宽带时,林子里走出条高大结实的汉子来,三十出头年纪,饱经风霜的脸,薄薄的嘴唇,他喝道:“好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奸民女。”

    秦歪嘴、黄鼠狼吓了一跳,两人跳在一旁,各自拔出了腰间的匕首,见只有一人,顿时松了口气,秦歪嘴道:“小子,祸水多为强出头,少管闲事!滚,不然,老子攮死你。”

    那汉子也不言语,跨上一步,突然出手,一招叶底偷桃,一掌拍在秦歪嘴胁下,只听得肋骨格格两声作响,人便斜飞了出去;那黄鼠狼从一侧持匕首刺来,汉子象是全然未觉,却腾身而起,一式腾空摆莲,一脚踢中黄鼠狼脸面,黄鼠狼啊哟一声,满脸鼻血,扶着脖子倒地。

    杨香香看得真切,喝彩道:“好帅的身手。”

    秦歪嘴、黄鼠狼钱也不要了,人也不要了,一个扶着歪脖,一个扶着肋骨,跌跌撞撞地跑了。

    汉子道:“姑娘没事么?”

    杨香香生怕汉子走了,道:“怎么没事,有事,刚才,那两个坏蛋使了麻药,我起不来了。”

    汉子道:“姑娘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家。”

    杨香香道:“我没家,住在客栈。”

    汉子道:“那我送姑娘去客栈。”

    杨香香道:“谢谢大哥。”

    汉子将杨香香抱上驴车,问明了客栈地点,赶车就走。到了客栈,杨香香拉着汉子的手不放,道:“进房坐一会儿。”

    汉子笑道:“那就不了。”

    杨香香想,这人一走,就会永远消失在人海里,我不能让他走,他就是我想找的人,就是我想要的人。她道:“大哥,就坐一小会儿,你怕啥呀,还怕我?”

    汉子道:“哪能呢。行,那就坐一小会儿。”

    杨香香始终拉着他的手,店伙见了,以为汉子是他丈夫。她觉得汉子的手修长结实温暖,指根有几颗茧子,就象父亲的手一般亲切。

    两人在房内坐着,杨香香为汉子沏上茶。问道:“大哥是武汉人?”

    汉子捻着自己的手指,道:“是。”

    杨香香道:“嫂子肯定又美丽又贤惠吧。”

    汉子看着自己的手,道:“是。”

    杨香香觉得汉子真有些怕自己,觉得好笑,她还没遇见过这样的男子,大多男子见了她,会一眼一眼地看,有些眼睛里会发出幽光,有些眼睛会异样,有些眼睛会发直,而汉子却不是,大概男子有问题吧,她道:“大哥是做啥生意的?”

    汉子站起来要走,他的脸撑红了,道:“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杨香香挡在他身前,手一拦,道:“你不能走。”

    汉子诧异道:“为什么?”

    杨香香刹时双眼饱含泪水,道:“难道我有那么丑,那么可厌么,大哥连看都不愿看一眼。”

    汉子叹道:“哎,说到哪儿去了,你太美了,老实告诉你,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难得做一回好事,想为儿孙积积德,不要到头来却被你认为我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那不是亏死了么。”

    杨香香芳心大喜,她嘤咛一声,豁啦啦,撕开自己的外衣,一个活色生香的少女裸体,呈现在汉子面前。

    汉子的眼睛直了,伸开颤抖着的手臂,突然,一把将她抱起,向床边走去,……

    折腾了好半天,烟消云散后,俩人躺在床上聊天。

    杨香香道:“我姓杨,叫杨香香。大哥,你叫啥?”

    汉子道:“我姓曹,叫曹阿元,江湖上有个外号,叫‘鬼头鳄’”

    杨香香格格笑道:“人长得挺帅,外号好难听,怎么给了那样一个外号?”

    曹阿元道:“大概,因为我鬼点子多吧。”

    杨香香道:“反过来说,就是聪明的意思。”

    曹阿元道:“可能吧。”

    杨香香道:“刚才,我问曹哥是做啥生意的,你还没告诉我呢。”

    曹阿元道:“水上运输。”

    杨香香道:“噢,那生意赚钱吗?”

    曹阿元道:“赚,可现在不做了。”

    杨香香道:“既然那么能赚钱,为什么又不做了呢?”

    曹阿元道:“被人抢了,而且,至今还遭人四处追杀,有家归不得。你怕了吧?”

    杨香香道:“我怕啥,有大哥在,我啥也不怕。”

    曹阿元道:“我可没答应要保护你噢,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不辞而别。”

    杨香香道:“你好狠心。”

    曹阿元道:“不是我狠心,而是我要逃命。你如果答应不干涉我的去留,不干涉我的秘密,我就和你在一起,你不答应,我现在就走。”

    他坐起身,杨香香抱住他的脖子不放,道:“我答应。”

    曹阿元道:“没有名份,没有结果,充满危险,随时会分手,你不后悔?”

    杨香香轻轻咬着他的耳朵,道:“此生痴心不改,一言为定,永不后悔。”

    曹阿元心头一荡,翻身将她紧紧压在身下,……

    此后,他俩在一起生活了半年。曹阿元将自己的武功传授给了她,曹阿元是武当的弃徒,人品不好,武功不赖,从此,杨香香的武功大有精进。并且,通过曹阿元,也认识了经常接头的尖嘴鳄应摸彩。

    曹阿元并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他活络聪明,对弟兄绝对够意思,厌恶江湖败类下三滥的行径,他也深爱家人,是个对家人十分负责的儿子、父亲与丈夫;他的致命缺陷就是权欲薰心,他对权力有种特别强力的爱好与追求,为了攫取权力,会不惜采取任何卑鄙龌龊的行径。在武当,就是因了计较辈份排序,与同门动了拳脚,被武当逐出山门。对权欲的渴求,注定了无论成败,他这一生都将充满贪婪血腥、恐惧猜忌。

    曹阿元本就是三十六条水道武汉分舵的舵主,而且,是老龙头总瓢把子宝座的三个候选人之一。

    奈何,他等不及了,策划了一场暗杀,使他堕入了黑暗的深渊。事败后,遭来了倾巢之灾。长江七鳄,五鳄被杀,三个儿子全被散尽内功,成了连种地的力气都没有的废人。所有长江七鳄的全家老小,均被驱逐到了神农架的荒山野岭里,与世隔绝,在野兽、野人出没之中不知他们是死是活。神农架的各要隘山口,均有老龙头的亲兵看守,根本就别想轻易进出。

    之后,武汉分舵易主,由老龙头的长子劈波斩浪龙长江担纲。

    他最大的损失是,江湖上的名气坏了。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背主忘恩的叛徒。包括白道**,没有人再会信他,没有一个江湖帮会能容他,他隐隐觉得,熟悉他的所有的人,总是用一种若有若无的篾视的目光看他,对他似乎总有一种嗤之以鼻,唯恐拒之不远的神态。

    而对曹阿元的追杀,三十六条水道连一天都没有停止过。老龙头投入重金,由他的二儿子滚滚怒涛龙黄河任追杀队队长,共计三十名练家子,分成五组,对他进行常年不间断的追查追杀,搞得他心力憔悴,筋疲力尽。

    他恨老龙头,更恨透了千变万化柳三哥,三十六条水道关你屁事,在我即将成功之际,你横插一杠子,算什么玩意儿!他的后半生糟糕之极,这一切全是由柳三哥一手造成。

    他要复仇,要向老龙头复仇,更要向柳三哥复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更梦想复兴,梦想长江七鳄往日的风光,梦想做武汉分舵舵主时,那种颐指气使、化钱如流水的得意与满足。

    然而,谈何容易,糖炒栗子,难过日子,逃亡的日子充满了艰辛与危险。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滚滚怒涛龙黄河带领追杀小组的袭击中,他与杨香香被打散了,从此劳燕纷飞,天各一方。

    杨香香整整找了曹阿元三个月,杳无音信,尖嘴鳄应摸彩也说,也许,老大挂了。

    杨香香心中充满了仇恨,她的心死了,单靠她一人,撼动不了三十六条水道这棵大树。加入阴山一窝狼,就是为了替自己深爱的男人鬼头鳄曹阿元报仇。从此,杨香香因爱与恨,走入了一条邪道,一个善良泼辣的姑娘成了一个美丽的魔女。

    为了排遣发泄,她会和任何一个看上去顺眼的男子发生性关系,与马车夫、客栈的店小二、贩夫走卒、尤其是与长得有些象曹阿元的人发生性关系,这些人都不能解她的渴,事后,便抛之脑后,忘个一干二净。

    不能忘记的,只有曹阿元,那薄薄的嘴唇,那修长结实的双手,曹阿元留下的那种令人颤栗的热情与力量,任何人都不可企及,她对他的爱刻骨铭心,永远无法忘却。

    她的一生,注定要和爱与恨交织在一起。

    她自暴自弃,胡作非为,干了许多坑蒙拐骗,杀人放火的坏事,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报复这个世界,她认为这个世界对她太不公了,为什么要老是欺负她,为什么要把她爱的人,从她身边活生生地夺走!

    她的心变得越来越硬,结满了一层一层的茧子,变得越来越没有人性,冷酷残忍;只有对曹阿元的爱,依旧鲜活生猛,经久弥深。

    自从,阴山一窝狼从学步桥撤了后,过了两天,杨香香扮成中年农妇,去吕仙祠进香。

    据说,吕仙祠很灵,最灵的是求梦;传说中吕洞宾有个枕头,在这枕头上睡觉,你想做什么梦就来什么梦,她不想做落魄书生读书做官的黄粱美梦,她只想做个与曹阿元在一起的梦,哪怕黄粱米饭还没有烧熟就醒呢,也是一大快事。现实既然已经破碎,只要有梦就好。

    杨香香去吕仙祠只为了求梦,活着本就是一大梦,活着无他,有梦便好。这点她倒看得很透。

    吕仙祠进香的人不少,摩肩接踵,络绎不绝。

    有人用肩顶了她一下,她正想发作,那人戴着顶草帽,朝她一笑,啊,薄薄的嘴唇,黑红的肤色,是他,是曹阿元。杨香香差点失声尖叫,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曹阿元食指在嘴唇上一按,嘘了一声,低声道:“别作声,跟我来。”

    他俩先后走进吕仙祠旁的松树林里,俩人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曹阿元问:“香香,你在干吗?”

    杨香香道:“玩。你呢?”

    曹阿元道:“我在跟踪一个人。”

    杨香香道:“谁?”

    曹阿元道:“仇人,三十六条水道的总瓢把子,老龙头。他包了头巾,竖起衣领,剃了胡须,化装成一个老农,骗别人可以,哼,想骗我,没门。”

    杨香香道:“做了他。”

    曹阿元道:“你疯了,我俩都不是他对手,送死啊,而且,在他前后,也许,都有手下尾随,别犯傻。”

    杨香香道:“那你跟他干啥?”

    曹阿元道:“寻找机会,寻找老龙头的死穴。每个人都有死穴,老龙头也不会例外。”

    他接着又道:“你帮我个忙,跟着他,别被他发现,看他去了哪些地方。”

    杨香香道:“我去哪找你,冤家?”

    曹阿元道:“邯郸城将相路的相如客栈找我。等你。”

    晚上,杨香香进了曹阿元的房间,在俩人赤条条尽情放纵之后,才进入了正题。杨香香问:“一年来,你在哪儿?”

    曹阿元道:“逃命,逃到关外挖金子去了。”

    杨香香道:“你知不知道,我想你要想疯了,冤家。”

    曹阿元道:“知道,我也是。”

    杨香香道:“为了报仇,我加入了阴山一窝狼。”

    曹阿元道:“对,这是个好办法,好啊,我也想加入。”

    杨香香道;“要问过老大,没有老大点头,这事儿不成。”

    曹阿元道:“那就试试。老龙头今天去了哪儿?”

    杨香香道:“吕仙祠,然后就回去了,住在回车巷97号。”

    曹阿元道:“听说,前些天学步桥客栈一场混战,你们一窝狼的人险些将丁飘蓬、崔大安夫妇、罗阿娟全做了,后来,幸亏乔万全带领捕快赶到,救了驾。丁飘蓬被捉,下在死牢,却被千变万化柳三哥救了,据说,乔万全措施及时,严守城门,松进紧出,严加盘问,将柳三哥、丁飘蓬堵在了邯郸城内,奈何至今找不到柳三哥、丁飘蓬的下落。”

    杨香香道:“这些没用的事,你怎么知道得那么多。”

    鬼头鳄道:“因为,我脑袋瓜子好使,鬼点子多。”

    他接着道:“能将柳三哥、丁飘蓬藏得无影无踪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倒海翻江老龙头。”

    杨香香道:“为什么?”

    鬼头鳄道:“柳三哥救过老龙头的命,没有柳三哥,如今三十六条水道的总瓢把子,不是老龙头,而是我,曹爷。”

    杨香香道:“你就吹吧,使劲儿吹吧。再说,说这些有啥意思呢?”

    鬼头鳄道:“我的意思是,柳三哥、丁飘蓬就藏在回车巷97号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