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五十五 道是无情却有情

五十五 道是无情却有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绍兴师爷坐在安乐椅上看书,霹雳先锋雷伟躺在床上打盹,床头搁着一柄钢鞭,四个捕快围坐在八仙桌旁搓麻将,窗口有两个捕快,一个坐着抽烟,另一个也坐着,头紧贴着移开一条缝的窗户,聚精会神,负责监视春桃楼的情况。

    负责监视的捕快回头,轻声道:“师爷,有情况,春桃楼一楼窗台上,放了一盆菊花。”

    师爷目不旁瞬,依旧看书,道:“继续紧盯,任何人不准走出睡莲楼。”

    捕快道:“是不是丁飘蓬出现了?”

    雷伟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提起床头的钢鞭,压低声问:“丁飘蓬在哪儿?”

    师爷笑道:“雷捕头,稍安毋躁,丁阿四要是进了春桃楼,便跑不了,要是没进来,急也没用。你还是歇息吧,到时候自有你的用武之地。”

    雷伟想起乔总捕头关照的,一切听从绍兴师爷指挥,谁若违令,严惩不贷。便又在床上躺了下去,对捕快道:“别乱说,吓我一跳。”

    负责监视的捕快一伸舌头,继续紧盯着春桃楼的动静。

    绍兴师爷一边看着书,一边道:“要沉得住气呀,沉得住气,才能钓到大鱼。我用的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之法,切忌躁急啊。等到要拉杆的时候,别忘了操起兜鱼的网兜哟。”

    捕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净做怪脸,只是碍着乔总捕头的面,不敢说而已。其实,他们心里并不服气,凭啥你银子挣得比我们多,老子可是一刀一剑拼出来的,谁身上没有刀疤箭创,就数你小子行,竟凭着几个酸点子,大把大把地捞银子。老子现在连房子都买不起呢,租个小房子,老婆孩子挤成一堆,穷**过。

    你说丁飘蓬会来看小桃,都一两个月了,带累了一大帮弟兄受罪,来了没有?哼,小娘养的,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丁飘蓬扮成波斯商人上了二楼,轻轻推开房门,便见小桃低着头在窗前绣花。他轻轻移步,向小桃走去,小桃没有察觉,倒是在一旁侍候的丫环,见了他屈膝一福,道:“老爷午安。”小桃这才知道有客来了,忙放下针线,唱了个喏。

    丫头端上茶水后,便退了出去,带上了门,丁飘蓬随即跟上,将房门栓上。

    小桃看着他的举动,微微一笑。人真是很不同,有些客人大大咧咧,门是关还是开,根本不当回事;有些客人却特别谨慎,总是要栓门落锁,生怕事情传开去,成了他人的笑柄。

    栓上门后,丁飘蓬猛一转身,向小桃紧走两步,摘掉改扮用的假络腮胡子,扔在桌上,压低嗓门,喊道:“小桃。”

    那一声带着湖北口音京腔的“小桃”,凝聚着他几个月来积聚的相思,浓情蜜意,浓得化也化不开。

    小桃一抬头,认出了丁飘蓬,她并未动容,只是有几分吃惊,道:“是,是,是你呀!”

    丁飘蓬道:“我想你,真想你。”

    小桃摇着头,道:“你还是来了,你吃了豹子胆呀,你真的来了。”

    丁飘蓬道:“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我最后来看你一次,向你道别。”

    小桃道:“你知不知道,这儿对你来说有多危险。”

    丁飘蓬道:“知道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喜欢你,危险挡不住我,没事的,小桃,相信我。”

    小桃道:“上次,你冲出了重围,这次,也许你会冲不出去。”

    丁飘蓬道:“冲不出去也不后悔,为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去死,死也心甘。”

    丁飘蓬冲上去,抱住了小桃,狂吻。

    他发觉小桃也在吻自己,小桃的舌头,在他口腔里,柔柔地探索舔弄,他将小桃抱到了床上,……

    做完爱后,俩人都有些羞涩,相对一笑。小桃穿着衣裙,道:“我是个风尘女子。”

    丁飘蓬道:“小桃,别这么说。”

    小桃说:“我知道,你喜欢我。”

    丁飘蓬道:“不,是爱你。”

    小桃道:“我是个风尘女子,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丁飘蓬道:“不知道。”

    小桃一脸认真,冷冰冰地道:“我不爱你,我只爱你的银子。”

    丁飘蓬一愣,叹了口气,道:“人们说,爱是什么?爱就是你爱她,她不爱你,或者,她爱你,你却在爱另一个人。爱,就是活得不耐烦,自己找罪受。看来,真是那样呢。我无所谓,不管你说啥。小桃,我爱你,因为爱你,我就快乐,这就足够了。我不管你爱不爱我,也不管你爱的是谁,这不重要。”

    小桃道:“不知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丁飘蓬道:“当然是真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你时,就惊呆了,真美!这才是我要爱的人啊,老天可怜见,让我给遇上了。从此,我真有点怕啊。”

    小桃笑道:“飞天侠盗也有怕的事呀。”

    丁飘蓬道:“怎么没有?就怕离开你。”

    小桃道:“说得好听,哄人吧。其实,人一走,茶就凉,前脚跨出门,后脚就把奴家给忘了。”

    丁飘蓬道:“信不信由你了,要能忘掉你那就好了,可惜,那份牵肠挂肚的惦念有多重,想忘也忘不了啊。”

    小桃嘻嘻一笑,道:“痴心的人,我见得多了,象你这种痴心的人,却是第一回见。你可要当心啊,痴心人最容易上当受骗。”

    丁飘蓬道:“谢谢小桃提醒,今儿一别,后会遥遥无期,从今往后,就是想痴,也没法痴了。”

    小桃用香帕擦去他额头的汗水,问:“丁大侠,想喝龙井茶还是碧螺春?”

    丁飘蓬道:“就喝小桃家乡的碧螺春茶吧,我是爱屋及乌啊。”

    小桃道:“我给你泡茶去。”

    小桃用身体挡住丁飘蓬的视线,从怀中取出了白色瓷瓶,拔开塞子,又塞上了,她实在下不了手呀,怎忍心将“销魂蚀骨散”洒入丁飘蓬的杯中啊,但一想到“罪灭九族”的可怕后果时,只得狠了狠心,将瓷瓶中的“销魂蚀骨散”洒了少许在杯中,倒上了壶中的开水,果然,毒药无色无嗅无味,杯中的茶水一如既往,清纯香冽。她收起瓷瓶,悄悄揣入怀中。强自抑制着内心的痛楚害怕,笑着将茶杯端到丁飘蓬面前的茶几上,丁飘蓬道:“咦,小桃,你的脸色好苍白,是不是病了?”

    他探手一摸小桃的额头,道:“还好,不烫,没发烧。”

    小桃道:“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吧。”

    丁飘蓬道:“那今晚要早点儿睡哟。”

    小桃点点头,不敢抬头看他一眼,低着头,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时,她才知道自己有多爱丁飘蓬,她象丢了魂似的,心砰砰乱跳,不是怕,是痛,是不能言说的惨痛,她不知如何是好,这才发现,刚才,自己说的全是假话,是在自己骗自己,她爱他,爱得要有多深就有多深,爱这个瘦削英俊的英雄。

    她觉得,跟丁飘蓬在一起,心绪会特别怡静安适,跟丁飘蓬聊天,觉得趣味横生,时间会过得飞快,一眨眼,正午变成了傍晚,又一眨眼,夜晚变成了清晨。其实,她每次都想挽留丁飘蓬,官人,你能不能,慢些走,你能不能多呆些时间,可她从未说过,她是个矜持的姑娘,怎能说出这种话来。

    况且,妈咪再三告诫,姑娘们,千万别爱客人,客人在你们房里什么疯话都敢说,那全是骗人的,走出了房间,回到现实,他们就醒了,他们不会疯的,一个个猴精猴精的,早就将说的话抛到九宵云外去了,谁信谁遭殃,谁爱谁遭罪。

    所以,小桃将内心萌发的爱禁锢起来,她不认为也不承认,自己已偷偷地爱上了丁飘蓬。可事实上,她爱上了,而且是无可逃避的一见钟情。

    世上一见钟情的爱是最真最傻的,即使是错爱,往往也会成为刻骨铭心、无可挽回的痴爱。

    小桃一直欺骗自己,对丁飘蓬只是略有好感而已,只是敬佩而已,只是一个弱女子对英雄好汉发自内心的崇敬而已。

    如今,当丁飘蓬即将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她突然发觉,其实,自己内心对他十分依恋,十分爱慕,那不是敬佩,也不是崇敬,那是爱!爱跟敬佩、崇敬沾不上一点边,完完全全是两码事。

    她抬起头来,望着丁飘蓬,百感交集,他的脸白皙、英俊、瘦削,还有那微微撅起的倔强的嘴唇,颀长脖子上隐现的喉节,整个头形的线条十分流畅,非常好看,从正面侧面看都好看,她也爱他挺拔的身材,白皙结实的肌体,修长劲健的双腿,正是这两条腿,成就了他天下第一飞人的声望。

    丁飘蓬正低着头,吹着杯中茶水的泡沫,并未发觉小桃脸上流露出来的复杂感情,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口茶正要下咽时,小桃低声惊呼道:“不能喝!有毒。”

    丁飘蓬含着茶水,看着她,见她一脸惊怖,连连摆手,就将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可惜,毕竟也咽下了几滴,立时,脸色发白,一阵眩晕。他道:“小陶,你,你,是你下的毒?……”

    小桃满脸泪水,端起丁飘蓬面前的茶杯,道:“原谅我,我没有办法,我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我要不下毒,就会祸灭九族,你快跑吧,跑得越远越好,从今往后不要再来了,记住,跑得越远越好。”然后,仰头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丁飘蓬本身已经神情恍惚,想要阻止,根本就来不及了,小桃手中的杯子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砸得粉碎,人软软的倒在地上,还在轻声念叨:“原谅我,原谅我,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丁飘蓬跪在地上,耳朵贴在她的嘴上,他听清了小桃说的话“我爱你。”

    丁飘蓬热泪盈眶,为她合上双眼,在她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道:“小桃,我不恨你,我原谅你,我知道,捕头们的心有多狠,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我爱你,永远爱你,你走好,你一定要一路走好。我永远为你祝福,祝你在天之灵吉祥快乐。”很快,小桃已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了心跳,嘴角流出一缕黑血。

    瞬间,丁飘蓬万念俱灰,他觉得天塌了,天地间一片混沌,进而,突然惊觉,自己身上的真气已经散失,四肢软绵无力,眼睛有些发花,他大吃一惊,赶紧起身,撩开宽袍,拔出长剑,也忘了将桌上的络腮胡子,粘在脸上了,匆匆出门,走下楼去。

    也许,还有机会逃生,也许,将死在月宫温泉客栈了,对此,他并不后悔。

    人终有一死,再过二十年,老子又是一条好汉,老子的剑依旧会去锄暴安良、劫富济贫。无怨无悔,不死不休!

    他跌跌冲冲走下楼梯,阿六头见了脸色苍白的丁飘蓬吓了一跳,波斯商人跟城头绘制的通缉人像完全吻合,就是他,飞天侠盗丁飘蓬!他跑出房去,扯着嗓子喊道:“丁飘蓬要跑啦,丁飘蓬跑啦,快来抓呀。”

    立时,从睡莲楼的的窗口、门口窜出来十几个捕快来,为首的是霹雳先锋雷伟,他手握钢鞭,轻功了得,率先扑向歪歪斜斜的丁飘蓬。

    甬道上扫地的杂工,花丛里莳弄花草的园丁,俱各是捕快改扮的,此刻,手执刀剑,扑向丁飘蓬。

    月宫客栈大院内喊杀声四起,刀剑碰磕声、奔跑声、口哨声乱成一团。

    只见丁飘蓬手握利剑,跌跌撞撞,在甬道上行走,捕快们围了上去,却始终与他保持了一丈余的距离,没有人敢于首先发难,向他发起袭击,包括一向以勇武闻名的霹雳先锋雷伟。捕快们都知道,丁飘蓬的剑好快,快得让你不知道自己中了剑,就倒下了。况且,他今天卖的啥关子,脚步跌跌撞撞,象是喝醉了一般,莫非新练就了一套醉剑,今儿个要来试试!

    知道用毒药来对付丁飘蓬的人没几个,众捕快除了雷伟、瘦猴外,其余一概不知。

    绍兴师爷也跑来了,他道:“快上去,别怕他,他中毒了,已不堪一击。”众人看看他,看看丁飘蓬,没人信他,谁会信一个光耍嘴皮子,只会指手划脚的人呢!

    瘦猴也闻讯赶来了,他一瞧,便明白了,道:“大伙儿围着就是了,别怕,丁阿四喝了毒药了,得倒了,得倒了,看,快不行了。”

    瘦猴的话,捕快们信,瘦猴精着呢,那是精得有名气了。

    丁飘蓬跌跌撞撞地走向围墙,他抬头看了看墙头,突然,咧嘴一笑,摇摇头,长剑从手中滑落,仰天倒下。

    众人向前走了几步,雷伟身影一晃,已掠到丁飘蓬身前,伸手在他鼻间一探,对绍兴师爷道:“师爷,丁飘蓬差不多了,只能说,还有一点点出气,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绍兴师爷捋着胡须,分外得意,道:“这叫气若游丝,也许,他太警觉了,只喝了一点点毒药。不过,也够了,过不了半个时辰,也得一命归阴。”

    捕快们看着师爷,这时才有点不寒而栗起来,怪不得乔总捕头那么器重,看来是有两下子啊。

    雷伟道:“来人哪,把丁阿四背走。”

    一个留着短须,穿着男仆服饰的年轻捕快立即上来,背起丁飘蓬就要走。雷伟觉着面生,跨上一步,揪住年轻男仆的领口,道:“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众人这才醒悟,那人确实面生,确实谁也不认识,立即蜂拥而上,锵啷啷,几把刀剑架在了年轻男仆的脖子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