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七十二 满城哀痛祭英魂

七十二 满城哀痛祭英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天后,北京南门城楼,悬挂着两颗披头散发、血淋淋的人头,据说,那是飞天侠盗丁飘蓬与其同伙王小二的人头。

    城楼下张贴着一张刑部的“告示”,全文如下:

    悍匪丁飘蓬,又名丁阿四,江湖人称“飞天侠盗”,现年二十四岁,未婚,湖北麻城人氏,为天山派传人,武艺超群,尤擅轻功,为江湖轻功排行榜之首。该犯乃五年前麻城暴动首犯,烧毁县衙,盗抢国库,杀戮县令及衙役兵丁数十人;后又流窜各地作案,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尤为罪大恶极者,竟窜到京师,寻衅滋事,光天化日之下诛杀王子载泽,胆大妄为,罪不容诛。

    王小二为丁匪从犯,现年十七岁,未婚,苏州府常熟县人,原为北京月宫温泉客栈男仆,后跟随丁匪,流窜作案,沆瀣一气,为虎作伥。

    长期以来,刑部捕快,不畏艰险与悍匪丁飘蓬周旋,数次遭逢血战,却因丁匪狡诈,武艺超群,侥幸得以逃遁。之后,刑部捕快并不气馁,继续调集精兵强将,摸排查缉,锲而不舍。后得知绝密情报,知丁匪未能忘情,与月宫温泉客栈歌女藕断丝连,故周密策划,精心组织,暗织罗网,守株待兔,料定悍匪丁飘蓬将涉险与歌女密会。果然,某年某月某日,丁飘蓬易容改扮,色胆包天,再次赴月宫温泉客栈与歌女偷情,落入陷阱而不自知,男女苟合,喜形于色,手舞足蹈,得意忘形,误饮毒茶,却及时警觉,或因所饮鸩毒极微,或因丁匪命不该绝,竟为其所趁,拼死脱身。逃亡途中,丁匪鸩毒时有发作,辗转病榻,苦不堪言,忙于奔命,四处求医,却因毒融于血,药石无效,丁匪病体,时好时坏。从犯王小二怙恶不悛,不思悔改,死心塌地,护理丁匪,日夜驾车,奔窜于荒郊野外,希冀侥幸挣脱天网王法。在此期间,捕快风餐露宿,毫不气馁,循迹追踪,紧咬不舍,长途奔驰数千里,竟达云南边陲。一月后,追缉捕快根据可靠线报,得知丁匪确切下落,在线人引领下,将丁犯及王小二围困于丽江郊外一小客栈中,丁犯虽病入膏肓,却依旧凶悍之极,与同案犯王小二,挟持两名人质,负隅顽抗。为解救人质性命,总捕快于关键时刻,果断下令两名神箭手放箭,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丁犯一箭穿心,王小二则箭中眉心,丁犯与王小二双双饮箭倒毙,人质得以解救,匪亡人救,皆大欢喜。人质虽受惊吓,却毫发未损。至此,猖獗数载之钦犯丁飘蓬一命呜呼,刑部捕快大获全胜,载誉返京。世人无不拍手称快。

    为犒劳有功人员,刑部决定将三十万两悬赏白银,赏予刑部捕快、线人、向导及相关人员,具体分发事宜,由刑部缉盗总捕头,酌情颁发。

    自悬赏通缉令颁布以来,常有不规小人为贪图钱财,或编造或胡猜貌似嫌疑人犯,报请刑部侦查,冀能侥幸获得巨额悬赏,殊不知,却为缉拿破案造成诸多假象与麻烦,前事若尘,既往不咎。如今后有人妄报案犯丁飘蓬再现云云,定当追究其造谣惑众,扰乱人心之罪,从严惩处,决不手软。

    特此布告天下,欢庆钦犯丁飘蓬枭首伏法,今将丁匪与从犯王小二人头悬挂城头,示众七日,以正王法天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良有以也。

    大明刑部

    某年某月某日

    城楼下围观告示者如堵,众人议论纷纷,感喟四起,也有人掩面而泣。围观者中有两个白发老人,一人身着青衫,一人身着蓝衫,两老相视一笑,挤出了人群,来到路边茶馆喝茶。

    茶馆里众人高谈阔论,人声鼎沸,谈的全是关于飞天侠盗丁飘蓬的事。有骂官府捕快的,有感叹惋惜的,嗡嗡之声不绝于耳。两位老人挑了个僻静角落落座,小二上了茶水。

    蓝衫老人是丁飘蓬所扮,青衫老人是柳三哥所扮。

    柳三哥道:“兄弟,听听,大伙儿全为你鸣不平呢。好,英雄。”柳三哥一翘拇指。

    蓝衫老人低声道:“哥,哪儿话呀,跟你可没法比。哎,那两个替死鬼是谁呀?可真冤了他俩啦。”

    青衫老人道:“不,便宜了他俩,是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一个是从保定府大牢找来的,另一个是从济南府大牢找来的,长相酷似你与小二。办这种事,乔万全十分老到。”

    蓝衫老人笑道:“从此就没有我和小二了?”

    青衫老人道:“是。这个告示将贴遍全国所有的城市乡镇,一个月后,飞天侠盗被杀的消息将传遍全国。”

    蓝衫老人道:“小二的爹娘见了,会很伤心。”

    青衫老人道:“小二家兄弟多,他爹娘过一阵子会好的。”

    蓝衫老人道:“过一阵子,小二去见爹娘,还不把他爹娘吓死!以为白日见鬼了。”

    青衫老人道:“你想得倒怪多的,尽往不好处想,你就不能先去悄悄告诉他们实情,免得小二的爹娘见了小二吓破了胆。”

    蓝衫老人吃吃笑道:“也是。哥,这告示真有意思,就是有人认出了我,也不敢去报案了,报案不但没奖励,还要严加惩处呢。告示谁写的呀?”

    青衫老人道:“是刑部绍兴师爷余文章的佳作,告示的内容是哥向怡亲王订购的。”

    蓝衫老人道:“皇上怎么会全听怡亲王摆布呢?”

    青衫老人道:“皇上精着呢,对怡亲王存着戒心,将亲王的兵权一点一点剥夺殆尽,自己便亲握兵权,再不放手了。亲王想要兵权,他便找借口搪塞不给;但亲王毕竟是功臣、堂兄,扳僵了,于面子上不好看。除兵权外,亲王的其它奏折,则乐得做个好人,准奏放行,着刑部按亲王意思办便了。”

    蓝衫老人道:“是嘛,哈哈,哥,你真行啊。看来,我的事算是了了。”

    青衫老人笑笑,道:“高兴吧?”

    蓝衫老人道:“高兴。”

    青衫老人道:“可老百姓不高兴了,他们心中的英雄死了,千万别闹出事情来呀。”

    当他俩从茶馆出来时,见茶馆门口挑出了招魂幡,白色布条上写着四字“魂兮归来”,不仅茶馆挑出了招魂幡,眨眼间,各家商铺、住家,无论大小贫富的门面上,俱各挑出了白色的招魂幡,幡上有写“魂兮归来”的,也有写“飘蓬归来”的,更有甚者干脆写“飞天侠盗归来”的,百姓悲愤填膺,群情鼎沸,竟百无禁忌起来。街旁路口,人们在点烛插香,焚烧纸钱,号淘大哭,祷告膜拜,口中念念有词,祈祝飞天侠盗丁飘蓬一路好走,直上天堂。其间,竟有妇孺披麻戴孝,捶胸顿足,如丧考妣,哭声震天,为飞天侠盗送行。整个北京城,百万百姓,不约而同地在相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举行一个世间最隆重、最哀痛、最虔诚的祭奠。看得丁飘蓬眼含热泪,热血沸腾。

    第二天,南门城楼上的两颗人头不见了。

    关于失踪的人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主要有三种版本:一说是:皇上为了平息民怨,息事宁人,主动将人头撤下掩埋了;也有人说,世间没有柳三哥不能去的地方,是柳三哥在深夜盗走了人头,并用紫檀木雕刻了两具躯体,将人头粘上,把丁飘蓬与王小二连夜运回苏州去了,将他俩埋葬在歌女小桃的坟墓旁;最后一说,知道的人就寥寥无几了:事后,柳三哥从妙手空空处得知,盗取人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四海镖局总镖头霸王鞭崔大安夫妇,他俩感念飞天侠盗救命之恩,对学步桥之事,心存愧疚,趁夜深人静时分,夫妻双双,戴上面罩,飞上城楼,摘下人头,穿林渡水而去。至于,他俩将人头埋在何处,除了他俩,任何人均不得而知。更不可能有人会告诉他们,那两颗人头,其实是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的首级。

    对于失窃的人头,皇上与朝廷俱各表现得十分低调,似乎什么也没有看见,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似乎人头依旧悬挂在城楼上似的。上朝议政时,没有人谈起丁飘蓬,连言辞最尖刻的骨梗之士、谏议大夫,都绝口不提此事,甚至连阿谀奉承最到家的宠臣,竟对此事也三缄其口了。朝廷对百姓的祭奠,任其所为,视若无睹。显示出少有的冷静、体贴与大度。

    只是,街上巡视的马队,比平时多了十倍,重要的部门、路口、关卡,增设了大批全付武装的捕快与兵丁。

    怡亲王得知一切后,长叹道:“皇上长大了,不简单啊,撼山易,撼朱家天下难。”

    ***

    月圆如饼,月色如银。怡亲王府书房内,茶几旁坐着柳三哥与怡亲王。

    柳三哥道:“亲王近来脸色有点不太好。”

    怡亲王道:“是,到处是诵经念佛之声,百姓在为丁飘蓬超度。本王想得多了点,睡眠不太好。”

    柳三哥从怀中取出两封密信,递给怡亲王,道:“请亲王查收。”

    怡亲王取过密信,走到灯下反复查看,确认无误后,才如释重负似的长叹一声,将密信点燃,扔进铜盆,看着密信烧成灰烬,才又踱回座位。

    柳三哥道:“咱俩的交易算是两清了。”

    怡亲王道:“清了清了。”

    柳三哥将王府铜令牌还给亲王,亲王道:“你拿着吧,今后有事,尽管来找本王,这样就方便多了。也许,你还有用得着本王的地方。”

    柳三哥收回令牌,道:“多谢。”

    怡亲王呐呐道:“干这种事,本来不该留下字据,全用密使口头传话。可冒拉拉单于不信本王,坚持要有,否则就免谈。迫于无奈,本王才写了这两封要命的信。要是没有信,就没有那么多折腾了。”

    柳三哥道:“不对,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古人还有一句名言,叫做‘机深祸更深’,想必亲王博闻强志,定有所闻吧。”

    怡亲王怔怔地望着柳三哥,道:“三哥真有见地。不知三哥是哪儿人?”

    “福建武夷山,词客柳永第十代孙。亲王,问这个干嘛?”

    “这些天,本王忽然想起一个故人来?”

    “谁?”

    “二十五年前的吏部尚书柳仁宽。”怡亲王两眼炯炯有神,盯着柳三哥,问:“你是柳仁宽的什么人?”

    柳三哥心下一个“格登”,面上却平静如常,道:“在下不知柳仁宽为何许人也,与柳仁宽,毫无瓜葛。”

    怡亲王道:“今天,想必三哥也易容了,能不能让本王看一看你的本来面目?”

    柳三哥道:“不能。在下混迹江湖,惹下了许多不该惹的事,为求自保,不得不易容改扮,望亲王见谅。”

    怡亲王道:“三哥骨格清奇,从骨象上来看,极象本王挚友柳如宽。”

    柳三哥笑道:“世上相象的人多了去了。”

    怡亲王沉思道:“这倒也是。”

    怡亲王端起茶杯,呷了口茶,道:“龙井,好茶。三哥请用茶。”

    三哥看看茶杯,笑道:“多谢,不渴。”

    怡亲王哈哈大笑,道:“茶里没毒,真是个谨慎的人,三哥还是信不过本王啊。”他拿起三哥的茶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又道:“每每提起挚友柳如宽,本王便极为心痛,柳家十一口惨遭横祸,被歹徒截杀于浙西北荒山野岭,听说,只有一个襁褓幼子被好心人救了,至今下落不明。哎,江湖上的事,真是波谲云诡,凶险得紧啊。”说到这儿,怡亲王双眼湿润,神色惨淡,不胜伤感,他道:“听说三哥是个侠义之士,到处行侠仗义,不知能否帮本王查缉杀手,为挚友柳如宽一家报仇雪恨,也可宽慰本王心头之痛。本王愿为此事提供所有人力物力,事成之后,赏银百万,三哥,如何?”

    柳三哥心头怦怦乱跳,脸上却依旧平静自然,拱手道:“亲王过奖了,在下可不是飞天侠盗,天下不平事多的是,哪管得了那么多!能躲就躲,能逃就逃,为了兄弟丁飘蓬,那叫没有办法,推托不了。这件事总算了结了,自己的许多事却耽误了,亲王之托,在下谨记在心,待料理了家事后,再来听命麾下,望亲王见谅。在下扣扰多时,就此告辞了。”

    说完,袍袖一挥,人如一片轻云,向窗口飘去。其实,亲王提的条件太诱人了,他怕把持不住自己,会忍不住答应了,找到杀手,讨回血债,对他来说,世间没有比这事儿更重要的了。不过,他不信怡亲王,他不信这只老狐狸,也许,这只是一个圈套,也许,怡亲王与刺杀父亲的事有关,也许,这中间怡亲王别有用意,蓄意将自己卷入宫廷权力之争的漩涡中,到时候闹得欲罢不能,难以脱身。与这只老狐狸打交道,得多留几个心眼儿,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去找怡亲王,他怎能轻易相信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呢!

    怡亲王快步走到窗口,喊道:“你再想想,本王托你的事,想通了,可来找我。”

    窗外月明如水,几个保镖听到叫声,在门口窗下乱作一团,庭中早已不见了柳三哥,一个声音从月光中悠悠传来:“好,让在下再想想,在下会来找亲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