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九十六 无字真经十三剑

九十六 无字真经十三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三哥给两匹马喂了马料,黑骏马与枣红马均饿了,大口大口吞食着马料,今儿,黑骏马大黑救了自己一命,十分感激,他走近大黑,拍拍它的脖子,以示谢意,卸了大黑的笼头,任其在篝火边转悠,在没有野山猫二黑的日子里,通灵的大黑就成了黑夜的守护神,它会伫立在马车旁,监察周围动静,一有异常,便会呜溜溜长嘶,向自己报警,是自己最忠实的伙伴之一。

    枣红马当然还得拴起来,不然,说不定会跑得无影无踪。

    一阵困意袭来,柳三哥进了马车,关上车门,在车内盘腿打坐,将昆仑九天混元真气在周身运转,打养精神,等着天亮。

    明天,得继续寻找南不倒,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呢?他简直不敢再去想这个问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如果南不倒真的在雪崩中遇难了,自己活着还有啥意义呢?!

    不会的,野山猫二黑不会死,俗话说得好:猫有九条命。灵猫二黑的命就更多了,何止九条命呀,它有九九八十一条命,无论如何,二黑是死不了的,要是南不倒真的死了,二黑会来报丧,如果二黑自个儿回来了,啊,那,那,天就真的塌了。

    如今,三哥最怕见到的是独自归来的二黑,最怕听到的是猫叫。

    二黑没有回来,南不倒就没有死,它在守护着南不倒呢。这个念头,无数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是他心中唯一的安慰。

    尽管林海雪原,漫无边际,只要南不倒还活着,我就能找到她。

    天亮了,晴空万里,旭日东升,林中山岚飘渺,鸟儿啁啾。

    柳三哥从车里出来,见大黑伫立在雪地里,扬着尾巴,马鬃上挂着霜雪,十分精神;枣红马身上也披着层雪花,在树下踢着蹄子。

    昨夜的篝火已荡然无存,被白雪整个儿掩埋了,马车也已被大雪包裹,若是有人到了近前,不会易察觉到,这儿竟停着一辆马车呢,最多以为只是一个林中土包,大雪掩盖了所有的真相,此地成了一个极好的隐蔽马车的场所。

    大约后半夜,老天又下了一场大雪吧。柳三哥决定将马车安放在此地,等到需用时再来索取。

    唯独车顶的鸽舍,露出了两个雪洞,信鸽小蓝与小白,相继从雪洞里出来,向三哥咕咕叫了几声,飞落在雪地上觅食,南不倒的两只信鸽,羽毛如灰色雨点的叫小雨点,羽毛如褐色雨点的叫大雨点,也从另一个雪洞里飞出,咕咕啼叫,在空中盘旋,似是在寻找主人,三哥见了由不得心中发酸。

    他从车内取出两把小米,给小蓝、小白喂食,小雨点、大雨点见了,也飞下来觅食,三哥又从车内取出两把小米,撒给大小雨点。

    南不倒曾说,小雨点、大雨点是南海的两尾神鸽,只要你把书信塞进竹筒,系在它脚胫上,对它说:“把信送回家吧。”它就会飞向南海,把家书送到南海家中,然后,过不了几天,它又会把家信,送到你手中。

    三哥记得,与南不倒第一次上床的夜晚,完事后,他俩互拥着聊天,这时,才发觉,南不倒雪白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红丝线,红丝线上系着一只精巧别致的竹笛,笛身上雕镂着精细的龙凤图案,他十分好奇,问:“不倒,人家女孩子喜欢披金戴银,项链上坠个翡翠宝玉,你怎么挂个竹笛呀?”

    南不倒道:“这个竹笛叫龙凤笛,可有来头啦,无论我在哪儿,只要我吹起龙凤笛,便能声传万里,小雨点、大雨点就会听见,同时,龙凤笛就打开了磁场引力,后来即使不吹了,引力也会将大小雨点招来。”

    三哥问:“如果你在杭州,鸽子在南海,你吹龙凤笛,小雨点、大雨点也会飞来么?”

    南不倒道:“会呀,怎么不会!只要吹出一个音符,小雨点、大雨点就能听到笛声,确定方位,之后,你便是不吹龙凤笛了,它们也会感应到龙凤笛的引力,翩翩而来。三天后,龙凤笛的磁场引力,才会自动关闭。”

    三哥问:“你不会在编故事吧,不可能吧,你吹给我听听,龙凤笛的笛声有如此神奇?”

    南不倒用龙凤笛吹了一首南海渔歌,笛声悠扬,十分动听,却听不出与一般笛子有何区别之处。

    三哥道:“很普通啊,笛子的声音都这样呀。”

    南不倒道:“听起来很普通,其实却不寻常,真的,龙凤笛能声传万里,大小雨点就能循声而来。我骗你干啥?骗你是小狗。”

    三哥道:“如果你用普通竹笛吹,你的鸽子会飞来吗?”

    南不倒道:“不会,普通竹笛的笛声,哪能声传万里呀,它们当然听不到啦。龙凤笛是我曾祖父南海药仙南极翁送给我的,南海龙凤岛上有两株千年龙凤竹,高逾八丈,即便是可怕的飓风海啸也刮不倒、吹不断它们,三年前我的生日,南海药仙采用龙凤竹的竹枝,亲手雕琢了这个龙凤笛,送给我,同时,还送给我两只小鸽子,就是小雨点和大雨点,它们也是龙凤岛上的神物,这是他今生今世,送给我的最宝贵的礼物,哪知道,这个龙凤笛竟有如此神奇的功能呢,要是南海药仙事先知道了,未必肯送给我。”

    三哥笑道:“你是他最喜欢的曾孙,他当然要把最好的东西送给你啦。”

    南不倒道:“南海药仙最喜欢的是钱,不是我,你知不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很穷,穷怕了,遭受过饥饿、疾病、白眼、谩骂、诬陷、背叛,他认为,年轻时遭受的所有苦难辛酸,全是因为没钱引起的,因此,钱在他的心目中是最重要的,没人能改变他的这个想法。一旦知道龙凤笛与神鸽有如此奇功,肯定能卖大价钱了,他非得把这两件宝物要回去不可,你信不信?!”

    三哥笑道:“你别把他想得那么坏呀。”

    南不倒道:“我没把他想得那么坏,也没把他想得那么好,他就是那样的人!是你知道,还是我知道呀?!”

    “那你怎么知道龙凤笛有如此神功呢?”

    南不倒道:“我是在无意中发现的,后来试了数次,屡试不爽,一点误差都没有。”

    “真的?”柳三哥奇道。

    “等到有空的时候,我试给你看。”

    ……想起南不倒的龙凤笛,三哥心中一动。便对啄食的小雨点与大雨点道:“小雨点、大雨点呀,咱们去找南不倒好不好?”

    小雨点、大雨点停止了啄食,看着他,咕咕地叫两声,似是在说:“好啊。”

    “吃饱了,咱们就走,好吗?”

    小雨点、大雨点看着他,又咕咕地叫了两声。

    柳三哥大喜,心道:呀,真是龙凤岛上的极品神鸽啊。他心内念叨道:“不倒呀,你为啥不吹龙凤笛呀,是不是忘了吹啦?还是受伤了,连吹龙凤笛的力气也没了呢?”

    一念及此,他的心又是一紧。

    柳三哥解开拴着的枣红马,牵着它,在林中走了有一里来远,将马拴在树上,若是七杀手找来,见了枣红马,会认为,这儿曾是自己呆过的地方,如今,已经驾着马车离开了吧。

    他捡了些树枝,扎成一把扫帚,把经过的小路上的脚印蹄印,倒退着走,用扫帚清除得干干净净。

    回到马车旁,柳三哥关上车门,用扫帚扫雪,掩盖住车门,这样一来,马车便已完全被白雪遮盖,有人到了近前,也不会发觉有异了。

    马车是他居住的舒适小屋,也是一辆奇特的战车,他不想让马车落入白毛风手中。

    然后,他向大黑一招手,大黑便撒欢奔来,装束好鞍具,跳上马背,他向小雨点大雨点招呼道:“雨点夫妇,咱们去找南不倒,好不好啊?”

    两尾信鸽咕咕啼鸣,冲天而起。

    柳三哥脚跟一磕马腹,催动骏马大黑,朝着雨点夫妇飞翔的方向,绝尘而去。

    ***

    南不倒在洞穴里,盖着羊皮袄,睡得正香呢,一觉醒来,插在钟乳石缝隙里的松明已经熄灭,四处一片漆黑,只听得洞穴顶上钟乳石时断时续的滴水声,她睁开眼,耳边听见“喵呜”一声猫叫,声音柔美,是野山猫二黑在向自己打招呼呢,二黑蹲卧在身旁,闪动着一双美丽碧绿的眼睛,大约一直守护着自己吧。

    插在石缝中的松明已经熄灭,四周一片漆黑。

    洞内虽然温暖美丽,却不宜久待,三哥也许正在到处找自己呢。不知现在洞外是白天还是夜晚?自己这一觉睡的,连白天黑夜都搞不清啦。

    她从怀中又取出一枝松明,点着了,看看周围千姿百态、琳珑剔透的钟乳石,不禁暗暗叫好,起身披上羊皮袄,对野山猫二**:“二黑,咱们得出去啦,要老呆在这儿,三哥会急死的。”

    “喵呜”,二黑应了一声,在头前领路。

    洞内的小路曲折蜿蜒,走了一阵子,二黑突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尖叫,这是二黑报警的叫声,叫声并不响亮,却足以让南不倒听见,她吃了一惊,噗,忙将燃着的松明吹灭,身影一晃,闪在一块钟乳石后,二黑在空中一跃,藏得没了影子。

    洞内即刻又返回到漆黑一片,过了片刻,隐隐听得有人说话的声音,还夹杂着呛啷呛啷的镣铐声,声音渐近,前方出现了光亮,又过了一阵子,镣铐声与说话声已到了近前,头前有人举着火把,将周围照得雪亮,约摸有五六个人,正聊着天呢。

    见鬼,来的是哪路神仙啊?

    南不倒隐身钟乳石后,张了张,怪了,象是狱卒押着犯人的模样:一名佩刀汉子举着火把走在头前,两名佩刀大汉跟在犯人身后,中间是两名披戴着枷锁的犯人,犯人衣着光鲜,并未蓬头垢面的苦痛模样,一名犯人是独眼龙,三十来岁,戴着一只黑眼罩,脸有刀疤,容貌如鬼,体态剽悍,却沉默寡言;另一名犯人四十来岁,身材高大,体态颇肥,白净面皮,貌似忠厚,跟犯人聊天的是一名光头,五十来岁,高大魁梧,身佩单刀,步履矫健。双方言谈融洽,象是十分友好的样子。

    南不倒内心嘀咕道:这一行人,犯人不象犯人,好人不象好人,朋友不象朋友,敌人不象敌人,干的是啥营生?

    白净面皮的犯人走到此处,叹道:“哇,真美呀,恰似玉宇琼宫,琅環仙境啊。”

    五十余岁的汉子道:“董兄不妨坐下歇息,好好观赏一番。”

    白净面皮原来姓董,因戴着枷锁,行动多有不便,五十余岁的汉子伸手扶他在路边石上坐下,姓董的客气道:“多谢二爷关照。”

    原来汉子叫二爷,那大爷是谁呢?南不倒暗自笑道:莫不是我南大爷么!

    独眼龙却管自拖着镣铐,呛啷啷连声,自顾自在路边坐下,看来满肚皮的不高兴。

    二爷笑道:“老六好象有点不大高兴啊。”

    姓董的道:“二爷,别管他,就那德性,人还是好人,特忠诚老实,没有坏心眼。”

    二爷冷笑道:“好象有点不服管啊。”

    姓董的喝道:“听见没有,老六,还不快向二爷谢罪,找死啊!”

    独眼龙虽然凶悍,却立即翻身仆倒,瑟缩发抖,道:“小人该死,望二爷恕罪。”

    南不倒讶异之极:如此桀骜不驯之徒,见了二爷却惶恐到了极点,见了姓董的又如此听话,真有些令人不可思议啊。

    他们是谁呀?

    二爷道:“老六,起来吧,要不干,我立时给你开了枷锁,现在就走,还来得及呢,要干,若今后再敢无礼,决不轻饶。”

    老六道:“小人知罪,今后再也不敢了。”

    二爷向两名大汉使个眼色,大汉上前将老六扶起,坐在路边岩石上。

    二爷对姓董的道:“数月前,董兄带着狼帮弟兄来投奔暗杀帮,我帮本应礼数相待,白当家的总有些不放心,所以才将二位扣为人质,幽禁在洞中,带领其他一窝狼的弟兄与柳三哥、崔大信、雪莲仙姑等周旋,数月来,弟兄们干得都很卖力,不惜性命,奋力拼搏,虽屡战屡败,却又履败履战,精神可嘉啊。如今,白当家的疑虑尽消,故请二位出山,共襄伟业,大展宏图。”

    南不倒这时才明白了,原来,姓董的就是老妖狼董迎欢,独眼龙就是阴山一窝狼的老六毒眼龙啊。她早就听三哥说起过,今儿才是第一回见到真人呢。

    只是听说一窝狼投奔暗杀帮了,却没见过一窝狼的老大与老六,原来,他俩被幽禁在山洞里,当人质呢。

    阴山一窝狼投奔暗杀帮,是为了共同对付柳三哥、丁飘蓬、伏魔和尚、霸王鞭、雪莲仙姑等人啊。

    老妖狼道:“一切听凭吩咐,白当家的指向哪儿,咱们就打向哪儿,鞍前马后,任凭驱使,皱一皱眉头,就不是爹生娘养的,老六,你说呢?”

    毒眼狼恨声道:“只要能杀了柳三哥、崔大安,我毒眼狼,就是肝脑涂地,也决不会眨一眨眼!”

    老妖狼道:“二爷,你再别提幽禁之事啦,老大的疑虑,换了我,也会生疑,乃人之常情啊。再说,江湖凶险,小心驰得万年船啊,要做江湖不倒翁,防身之术不可无。说起来惭愧,在山洞里的几个月,我和老六,吃香的喝辣的,每隔三五天,还叫两个姑娘来供咱俩玩儿,过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也不用动脑子,也不用动刀子,真正逍遥了几个月,这不,人也见胖了,长膘啦,也是托你二爷的福呀。你们在外卖命,咱俩在洞内享清福,真叫人无地自容呀。”

    老妖狼真会说话,南不倒暗思道,不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老妖狼又道:“我带着弟兄们来投长白山,就好比是,黑旋风李逵去水泊梁山投奔宋江宋公明;关公千里走单骑,去找他的兄长刘皇叔;绝不是蜀国与吴国的联盟,请转告老大,小人真心归顺,绝无二心。”

    二爷料想就是神出鬼没龙卷风了,只听得龙卷风问:“你觉得鬼头鳄曹阿元这人怎样?”

    老妖狼道:“听说老龙头以前极为器重这个人,此人为长江七鳄之首,原为老龙头九江分舵舵主,聪明机智,年富力强,老龙头准备日后将三十六条水道托付给他,可他等不及了,纠集长江七鳄,在九江酒楼摆了个鸿门宴,企图谋杀老龙头,篡夺总舵舵主之位,其时,老龙头带在身边的亲随已被全部杀害,老龙头也已身伤重伤,只是苦苦支撑,就在老龙头即将倒下之际,坐在一角的柳三哥,看不过去了,拔剑而起,击溃群凶,七鳄伤残过半,只得张皇逃窜。过后,老龙头调集人马四处追杀,如今,长江七鳄,只剩了两鳄,一个是他,一个是老二尖嘴鳄应摸彩了,其余,均被老龙头捉拿宰杀,装进麻袋,扔进长江。以在下之见,此人耳后见腮,有反骨,可利用,不可重用。”

    龙卷风道:“董兄所言极是。江湖最忌的人,就是象曹阿元那种,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小人。不知他知不知道,我等对他的看法?”

    老妖狼道:“鬼头鳄曹阿元是何等精明的人,当然知道,他对千变万化柳三哥的恨,早已超过了对老龙头的恨,他认为,要是没有柳三哥,如今,他早已成了三十六条水道的总瓢把子,江湖的首富了,早已过上了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神仙般的日子了,就因为当时站出来了个柳三哥,一切便全部变了样。为了向柳三哥报这一箭之仇,他甘愿被被任何人利用,而今的他,心中什么都不想了,只有一个念头:复仇。”

    龙卷风道:“好啊,看来想杀柳三哥的人,是大有人在啊。”

    突然,他一拍脑袋,又想起一件事,道:“想起了一件事,一件重要的事,咱们暗杀帮的祖师爷,江湖人称‘长白老妖’,董兄的绰号为‘老妖狼’,跟祖师爷冲了,犯了忌讳,看来,董兄的绰号要改一改了。”

    老妖狼道:“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改吧,改啥都行。”

    龙卷风道:“就叫‘阴山狼’吧。不过,江湖上能不能改过来,就难说了。”

    阴山狼道:“能改能改,谁要是喊了‘老妖狼’,就把谁给宰了,我不信会改不了。”

    龙卷风哈哈大笑,道:“看来,有时要改一个绰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江湖上怎么叫,管不了那么多啦,咱们帮中弟兄,你可要记住了,再不能叫了。”

    阴山狼道:“行。其实,帮中兄弟从不叫这个绰号,那是江湖称谓。”

    龙卷风道:“阴山来的弟兄,你要个个通知到,千万别与祖师爷的名讳犯冲了。”

    阴山狼道:“这个自然。”他转过头,对独眼狼道:“老六,二爷的话听到没有?记住喽。”

    毒眼狼道:“是。”心想:咱们从来就叫他老大,从来不敢叫老妖狼,只有江湖上恨他的人,才叫他“老妖狼”,做到这个,太容易啦。

    阴山狼“霍”地站起来,道:“咱们走吧,老大会不会等得着急啦。”

    枷锁一路呛啷呛啷地响着,这一行人,拐个弯,向前走去。

    南不倒跟在他们身后,她想:跟着他们,就能找到出洞的洞口!她不信,这些人会一直呆在洞里,从不出去呢。

    还有,她也想看看,这帮人想去干啥呢,看来,我误打误撞,撞进了暗杀帮的老窝啦,这倒好,等我把路径摸熟了,带着柳三哥、丁飘蓬等人来,把这帮豺狼灭了。

    洞中道路曲折,高低起伏,南不倒隐藏在黑影里,其实,她是越走越糊涂,根本找不到北了,好在前面有呛啷呛啷的镣铐声,她不必跟得很近,只要循声前行便可,倒不用怕跟丢了。

    野山猫二黑悄没声息,跟在南不倒身后,洞中虽黑,它却洞若观火,一目了然。

    突然,镣铐声停息,只听龙卷风道:“到地头了。”

    南不倒探头一看,见龙卷风来到一个石壁前,手在石壁上左一拧,右一拧的捣鼓了一阵,石壁发出隆隆的声响,竟徐徐移开,一道明亮的灯光射进洞内,一股浓烈的酒香肉香,迎面扑来,南不倒这时才觉得饿了,而且,饿得馋涎欲滴。

    透过洞口望出去,外面竟是个大厅,厅中点着四盏巨大的红烛,照得厅中一片光亮,原来,现在已是晚间了。南不倒这时,才将白天与黑夜搞明白。

    厅堂上悬挂着一幅黑漆匾额,上书三个金字“七龙堂”,厅堂正中,赫然坐着威风凛凛的白毛风,两侧坐着多人,每两人面前,有一张桌子,桌上摆放着美酒佳肴。

    白毛风见阴山狼与毒眼狼来了,面带笑容,道:“二位兄弟委屈了,快快为二位打开镣铐。”

    随行的大汉,取出钥匙为阴山狼与毒眼狼打开锁具,叮叮当当的摘除镣铐铁链。

    大厅里发出一阵嗡嗡的人声,夹杂着镣铐的声响,南不倒趁众人俱各聚焦在二狼身上,加之洞口距大厅正中颇远,灯火暗淡,便贴着墙脚,溜进大厅,躲在厅角一个巨大的景德镇青花瓷瓶后,她想听听这些魔头,今天聚会商议的机密要事。

    南不倒本就胆大,况且,三哥曾说,如今她已将“无字真经十三式”练得差不多了,只要她发挥得当,白毛风不发动“七杀天罡阵”,一时半刻也奈何不了她。记起柳三哥这句话,就更有恃无恐了。

    野山猫二黑在哪儿呢,怎么不见了呢?也许早已溜出了大厅吧,管它呢。

    只见阴山狼与毒眼狼匍匐在地,道:“谢帮主。”

    白毛风亲自离坐,将二位扶起,道:“都是自家弟兄,不必客气,众人正等着二位呢,请落座用餐。”

    继而,他手一摆,让二位坐在自己一侧的席位上,二人的桌前,自然也有美酒佳肴,龙卷风微笑着坐在另一侧。

    白毛风举杯欢声道:“今儿个是大喜的日子,我帮兄弟精诚团结,共举大业,来,举杯,这杯酒,本帮主要祝本帮财源茂盛,前程似锦。”

    众人俱各举杯欢饮,一时杯盘咀嚼之声四起。

    大厅内洋溢着酒香肉香,南不倒本就肚饥,这一来,更是饥肠辘辘,苦不堪言。她心内暗暗骂道:“真不是东西,天下第一名医在此,竟受如此折辱,看三哥知道后,怎么收拾你们。”

    她又想:三哥怎么会知道我在此呢?也许,他以为我死了呢。他会痛苦吗?我在他心中占有多大的位置呢?没见过三哥痛苦发愁的样子,他痛苦发愁会是什么样子呢?一定很有意思。

    她告诫自己:你想啥想,注意,现在你是在哪儿呀,是在虎穴龙潭啊。

    南不倒提一提精神,在瓷瓶后屏息偷窥。

    在座的众人中,除了白毛风、龙卷风、鬼见愁外,还有,就是阴山一窝狼的那一伙,尚活着的七只狼,陪同末座的是鬼头鳄,他身边坐着迷魂狼,共计十一人。

    鬼头鳄明白,所有的人对他都心存戒心,只有迷魂狼对自己一片痴情。

    他已经一点都不在乎了,一个逃亡天涯的人,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呀,家里十余口老少,已被老龙头赶到神农架的深山里去了,至今生死不知,音信全无,他的心里牵挂着父母妻儿,他们还好吗?一个人已落到如此地步,还有啥会想不开呢?!

    他才想得开呢,此生无它,但求复仇耳!老龙头姑且不论,柳三哥则决不放过,就是到死时,能咬他一口,决不咬半口,咱俩永生永世没个完。

    白毛风捻着左颊的白毛,道:“如今,大敌当前,柳三哥、丁飘蓬、伏魔和尚、雪莲仙姑、霸王鞭夫妇俱各前来寻仇,情势有点吃紧,咱们呢,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在东北这块地盘上,没人比我帮更接地气,白山黑水之间,有我帮许多休养生息之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啥都可丢,兄弟不可丢,啥都可弃,兄弟不可弃,保全自己,从长计议,本帮主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来,举杯,第二杯酒,祝我帮兄弟鸿运齐天,共渡难关。”

    众人兴起,各自起身碰杯,起初还顾及礼数,接着便举杯痛饮,大骂柳三哥,何桂花,也有痛哭流涕,追悼老七笑面狼的,着实有些乱哄哄。

    白毛风与龙卷风不知在交谈些啥,接着,叫过刀疤五爷鬼见愁,附耳吩咐了几句,经过几天的精心调养,鬼见愁的伤势已明显好转,面色也略显红润。

    鬼见愁临走时,白毛风还叮嘱道:“老五啊,吩咐厨下,多来些好酒好菜,弟兄们辛苦啦,得好好犒劳犒劳啊。”

    鬼见愁笑道:“这个自然。”言毕,匆匆离去。

    这时场内喝酒气氛颇为热烈,众人兴致已上来了,纷纷上前,向白毛风敬酒,白毛风一一起座,与众人干杯,白毛风酒量奇好,脸不红,酒不醉,与众人畅饮。

    这一来,把个南不倒馋的,真想上前,抓起鸡腿就往嘴里塞啊。奈何这些人渣,俱各是杀人不眨眼的禽兽,南不倒就是再馋,也不敢造次啊。

    她用手按着咕咕叫的肚子,肚子饿得有点痛了,不按着还真受不了啊。

    不仅肚子有点痛了,胸口也有点痛,她的手往胸口抚去,突然,触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是啥?对了,是龙凤笛啊。

    突然,她想起了龙凤笛的神奇功效,只要我吹起龙凤笛,我的两尾信鸽,小雨点与大雨点夫妇就会飞来,我曾向三哥说起过,龙凤笛与信鸽的事儿,三哥会记起来吗?他会招呼小雨点、大雨点来找我吗?应该会,三哥会千方百计来找我。

    不过,这没用,我不吹龙凤笛,大小雨点就找不到我;如今,我又不能吹,要一吹,没等柳三哥赶到,我的小命就玩儿完啦。

    等他们吃喝完啦,熄灯后,我偷偷溜之大吉,找个没人的角落,去吹龙凤笛,把鸽子与三哥全招来。

    看三哥方便,是现在收拾他们呢,还是等丁飘蓬与雪莲仙姑等人聚齐了,再将他们干部掉呢?留着这些人渣,终究是个祸害。

    想到这儿,她将挂在脖子上的龙凤笛,从内衣里,掏了出来,挂在胸前,到时候若要吹时,也可方便些。

    南不倒正这么合计着,只见白毛风手一举,道:“各位兄弟,静一静。”

    白毛风的话音甫落,大厅内立时鸦雀无声,可见得他说的话有多管用!在座所有的人,对其已真诚归服,不敢另有非分之想。

    白毛风扫视了一下属下,颇为满意,道:“今儿,本帮主想听听各位有何高见,怎样才能打退柳三哥等人?”

    众人喧声四起,毒眼狼叫道:“帮主,咱们跟他们拼了!谁怕谁呀。”

    白毛风摇摇头,道:“匹夫之勇,不可取。”

    瘸腿狼道:“要智斗,不可蛮斗。”

    白毛风道:“对,二狼,该如何智斗呢?”

    瘸腿狼道:“需从长计议啊。”

    白毛风道:“眼下可有良策?”

    瘸腿狼茫然,道:“眼下,……眼下,在下一时还未有良策。”

    白毛风对鬼头鳄道:“想当初,长江七鳄是何等威风,在江上扬名立范,如今,却零落凋敝,烟消云散,江湖上的事,真是难以逆料啊。同样,柳三哥等人如今占尽了上风,气焰甚嚣尘上,我就不信了,难道就不会变成下风么!风头这个事情,就象天气,谁能说得准呢?!有时,说变就变,结果会变得令人难以置信。阿元,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鬼头鳄曹阿元道:“帮主一语中的,高见!”

    白毛风道:“阿元足智多谋,堪称江上诸葛,你觉得当前局势,关键何在?”

    曹阿元谦道:“帮主谬奖,江上诸葛,小人实不敢当。小人厕身席间,承蒙帮主看顾,无德无能,只是混口饭吃而已,苟全性命于江湖,不求身前身后事啊。以小人管见,当前局势,关键在柳三哥,如能将柳三哥摆平了,那么,其余的人,便好办得多了,可分头夹击,各个歼灭,等到尘埃落定,我帮便能立威天下,号令江湖了,到那时,帮主威名,风靡天下,各帮各派,自然唯帮主马首是瞻了。”

    白毛风捻着左颊白毛,叹道:“江上诸葛所言极是,只要把柳三哥摆平了,其余的那些人,迟早都能打趴下。如今,本帮主已有了个好主意,也许,今儿我帮便能夺得头筹,掰转逆势了。阿元,你猜猜,是什么主意?”

    鬼头鳄淡淡一笑,道:“帮主,天机不可泄漏,看小人玩一手吧,你老看看,对不对?”

    话音未落,锵啷一声,他拔出腰间鬼头刀,手在案桌上一拍,人随即腾空而起,向厅角一只巨大的青花景德镇瓷瓶扑去。

    岂料,厅中同时飞起的并非一条人影,飞起的有四条人影:其中三条人影扑向瓷瓶,他们是鬼头鳄曹阿元、杀人魔王白毛风与瘸腿狼,三人三刀,几乎同时劈向大瓷瓶;另一人是神出鬼没龙卷风,他飞扑向大厅一边的洞口,占住门户,如柳三哥在洞内,则将他截住,只要坚持一时半刻,帮主便可擒获南不倒,到那时,看你柳三哥如何张狂!

    这四个人,是何等人物,眼光锐利,反应灵敏,自从南不倒刚从洞口一露脸,便已察觉,而且,立时断定此人正是在雪崩中失踪的南不倒,当时心中一喜,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既而,便装作莫知莫觉,故弄玄虚,麻痹南不倒。

    这中间会不会有诈呢,会不会是柳三哥找到了南不倒,带着众人,来七龙堂端老窝了呢?莫非柳三哥已将七龙堂围起来了?那么,七龙镇中的眼线,及林中扮作猎户、挖参者、伐木人的所有哨卡,全失效了?全部给毫无征兆地一窝端了?

    绝不可能!你柳三哥便是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决计做不到!白毛风坚信这一点。

    柳三哥即便到了跟前,也不可能带有足够多的人,也许只是扮作一个掘参的山民,阴差阳错,误打误撞,撞到了七龙堂,让猎户、挖参者、伐木人全看走了眼而已,那倒是有可能的。或者是,他与南不倒在山中的洞穴中,七走八走,正好碰上龙卷风等人,因此跟了进来?这种侥天下之幸的事,或许也有可能发生。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白毛风派刀疤五爷鬼见愁去七龙堂外察看动静,若有异,即刻将家眷众人从地道撤走,然后知会厅中兄弟走人。

    关键是要保住弟兄们的性命,有了弟兄们,总有翻身的一天。

    他不信,柳三哥在短时间内,能将洞中的道路全摸熟了,这山洞究竟有有多深,有多长,通向哪里,有多少条路,就是连这里的老地主,刀疤五爷鬼见愁都闹不清,遑论初来乍到的柳三哥了。

    至于厅中众人,如从洞中走不脱,可从厅堂的大门冲出去,一进入了原始森林,便鱼归沧海,顺风大吉了。

    大厅内一片喧哗,杯盘狼藉,汁水四溅,众人一时摸不准头寸,不知该做些啥,齐地站起,各执兵器,张皇四顾。

    只听得砰叭骨辣,数声暴响,那只青花景德镇大瓷瓶,被砍得粉渣末碎,瓷片粉飞,叮叮当当,落了一地。

    南不倒早有准备,当三人飞起时,她便运足真气将瓷瓶一掌拍出,就势拔出宝剑,准备飞身闪避,要往洞口逃窜,见洞口已有人提刀堵在那儿,知道走不脱了,便往大厅门口窜去,大厅门口站着两位握刀大汉,一名大汉劈出一刀,力大势沉,叫作“坐地分金”,向南不倒当腰砍到,另一条大汉同时发难,挽个刀花,向南不倒脖子上撩去,叫作“瓜熟蒂落”,动作麻利,心凶手辣!

    南不倒这时已忘了肚饥,她本是个胆大包天的人,便是死到临头也不知啥叫害怕,只见她扔了手中的羊皮袄,内里着一件紧身蓝袄,腰间扎根杏黄腰带,身形一矮,躲过来招,手中长剑一花,突突两记快刺,一剑刺中大汉膝弯,一剑刺中大汉手腕,这一招使的是南海剑法的杰作,叫作“一杆钓起两条鱼”,两名大汉一叠声痛叫“啊哟啊哟”,便双双撒刀,连滚带跳,闪在大门两旁。

    南不倒一脚踢开厅门,便要外逃,这瞬间的滞留,她已失去了逃生的机会,背后金风大炽,回身应战,已无可能,她内心电闪:刚才,我怎么不使出“无字真经十三剑”呢?要是源源不断的使出昆仑派的镇山妙剑,也许,就不会死得那么早了,罢罢罢,三哥,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忘掉我吧,却不可忘了,为我报仇。

    南不倒双眼一闭,便干等着白刃切肤的最后一刻了。

    岂料,刀风一转,刀头在她肩头一拍,一股大力将她扫倒在地,一股本能的求生欲望,在倒地瞬间,化作了一个南海剑派的就地十八滚,手中的剑,向上挽了一个剑花,则是南海剑派的“浊浪排空”,顿时,剑光腾起,剑影纷飞,护住周身要穴,白毛风等人一时无奈,只等以刀护身,后撤一步,其实,南海剑派也自有他的看家绝活,并非一无是处。

    在地下滚动的南不倒心中一惊,要命,怎么不知不觉之中,又使出了南海本门功夫啦。

    记住,“无字真经十三剑”该开场了,再错失时机,真要去阎罗王那儿报到了。

    她一咬牙,忍住肩头疼痛,左掌在地上一拍,腾身而起,已面对白毛风等人了,只见白毛风带领众人将她团团围住,白毛风冷笑道:“哈哈,手到病除南不倒,刚才,是本帮主爱惜人才,刀下留情,才让你捡了这条命,你看看,走得了么?把剑扔下,认命吧,本帮主不会慢待你。”

    南不倒提口真气,捏个剑诀,剑指群凶,道:“笑话,有本事,就试试吧,能夺走本小姐的剑,再来说话。”

    白毛风哈哈大笑,道:“试试?那就试试,众位弟兄,咱们今儿也学点好,来点绅士风度,不动粗口,不群殴赖打,不搞阴谋诡计,来个单挑,谁有本事,上前放倒南不倒,我就将南不倒嫁给谁。”

    群魔大乐,争相要上。

    南不倒脸上一红,还好,她脸上抹着层黑色易容颜料,众人根本无法察觉,怒道:“你,你,……白毛风,你说的是人话还是鬼话!”

    众人见她急了,又是“哄”地满堂暴笑。

    白毛风道:“当然是人话啦,这叫‘比武招亲’,咱们干的,都是正尔八经上名堂的事啊,你看,咱们是公平、公开、公正,老少无欺,一律平等,谁能拿下南不倒,就归谁,说到天边都在理,就是柳三哥见了也没话可说啦,是不是,弟兄们?”

    众人齐吼道:“是。”

    南不倒耳边响起了柳三哥的话:“‘无字真经十三剑’的要诀是:气沉丹田,万事皆休,胸中有剑,意动剑动,略无挂碍,挥洒自如,心剑合一,游刃有余。切记切记。”一念及此,顿时将淫言秽语,抛向九霄云外,心如古井,不起波澜。

    鬼头鳄曹阿元正欲上前过招,迷魂狼腿上有箭创,一手握刀,一手支着拐杖,她将刀一横,拦住曹阿元,低声道:“你想干啥?不准去,你若去,我跟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鬼头鳄道:“怎么,吃醋啦?你不是说甘愿做小吗?”

    迷魂狼道:“不错,我说过这话,是甘愿做你夫人的小,也没说过做南不倒的小。是不是,又发花痴了?”

    鬼头鳄白了她一眼,也不搭理,却也止步不前了。

    谋财狼跃跃欲试,奈何肩头有箭创,怕动起手来箭创迸裂,非同小可,他对身边的大色狼嘀咕道:“这个丫头,是天下第一名医,可能挣钱啦,要是能娶个这样的老婆,老哥这辈子就发啦。嗨,若是老哥身上无伤,非得上去把她拿下不可,老哥就不信驯不服这匹马驹了!便宜了你,老五,上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大色狼摇摇头,道:“身材是美,脸却太黑,扔在煤堆里,人都找不着,我没胃口。”

    谋财狼急道:“傻兄弟,那是易容的黑颜料涂的,听说人长得又白又嫩,可美了。去,要真长得丑,你不要,我要。只要能挣钱就好,丑点就丑点,熄了灯,一样用。”

    大色狼笑道:“哥,你知道不,我见了丑女人,连饭也吃不下,如今倒好,有哥给小弟兜着,小弟就放心了,这可是你说的,到时不许赖账轼。”

    谋财狼道:“哥几时不守信用了?!傻小子,哥还能赖你的账。”

    大色狼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大色狼一步踏入场子,朗声道:“各位爷们,让小弟来试试。”

    众人的围子向后撤了数步,大色狼手中九节钢鞭一抖,呛啷啷一声,鞭头如龙,一条白链,出奇不意,缠向南不倒握剑的手腕。

    南不倒剑头在九节钢鞭上一撩,叮一声,砸出一串火花,九节鞭荡开尺许,她滑上一步,长剑一挑,一式“无足轻重”,剑尖已直指大色狼脖子。

    大色狼是百战江湖的好手,身形一闪,躲开来招,鞭把一轮,唬一声,鞭影一闪,一招“扫地虎”,钢鞭向南不倒脚颈甩去。

    南不倒脚尖一点,腾身而起,避过钢鞭,手臂随意一挥,一式“无可理喻”,那柄剑看似不经意,一起一伏间,“刷”一下,竟向大色狼臂上削去。

    大色狼吃了一惊如,这剑招,真有些古怪,出手时看似寻常,不知怎么一来,剑影一花,眨眼间便砍向要害,幸亏见机得快,向后急撤一步,疾地将九节鞭一收,鞭影一曲,撩挂长剑,堪堪躲过了一剑。

    他在这条鞭上浸淫了十几年,钢鞭已如手足般收发自如,总算化险为夷。

    大色狼大怒,心道:这样的老婆,要她何用,不如做了算了。一咬牙,杀机腾起,鞭影甫收,便又抖出,真个是收鞭如鼠,放鞭如虎,嗖一声,鞭头的矛尖,暴射南不倒心脉。

    这是大色狼的得意之作,叫作“青龙抢珠”,有多少江湖豪客,交睫之间,便被九节钢鞭的矛尖,洞穿心肺。

    即便南不倒死了,暗杀魔王白毛风也怪他不得,两人放对,刀剑无情,闹出人命来,也是防不胜防的事。

    如今,是南不倒正尔八经用“无字真经十三剑”临阵对敌,她只觉得胸腹间真气流转,十分舒畅,身剑合一,收发自如,根本就不用挖空心思,奋力拼搏,剑招一出,便妙入巅毫,气象峥嵘,奇峰叠起,源源不断,循环往复,总能化险为夷,反败为胜。

    哈,好玩,真好玩。

    这么一来,她连吹龙凤笛的事也忘了个精光。

    当大色狼钢鞭上的矛尖,将及心脉之际,她使了一招“十三剑”中的“无事生非”,长剑在胸前一圈,挑开矛尖,看也不看大色狼一眼,只听得,哗啦一声,剑贴鞭身顺势削下,这一削,快如电光石火,青光一闪,便已刺中大色狼手背的合谷穴,大色狼啊哟一声,扔下九节钢鞭,飞身后掠,若是稍一迟疑,半只手掌就没了。

    他捂着手背,鲜血直冒,一滴一滴,落在大厅的地板上。

    大厅里,群魔看得有些走神了,有一会儿,人们竟忘了去给大色狼包扎伤口了。

    围观群魔,都是些眼里不揉沙子的光棍,暗忖:这剑招古怪啦,看似笨拙,其实精准,貌似平常,内蕴高古,变招奇崛,出剑如电,招招简单,招招管用。

    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可不是南海剑派的风格,南海剑派走的是刁钻狠辣,剑走偏锋的猛恶路子;南不倒的剑风,却大气磅礴,气象万千,显见得是出自名门正宗的昆仑剑派。

    这小丫头,昆仑剑学得不错啊。

    白毛风喝彩道:“好身手,手到病除南不倒,不但医术精妙,独步天下,剑术也异常当仁不让啊。哈哈,本帮主看走眼啦,看来,要单打独斗拿下南不倒,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南不倒道:“知道就好。”

    谋财狼盯着她胸前挂着的龙凤笛,奇道:“南不倒,你那么有钱,怎么胸前不挂金的银的,却用根红绳子,挂了个破玩意儿,想装穷,是不是?”

    白脸狼道:“可不是咋的,有钱人都喜欢装穷,怕咱们抢她呀。”

    南不倒陡然想起,该吹龙凤笛啦,听到笛声,大小雨点夫妇便会飞来,多半,三哥会飞速赶来。

    她左手抓起龙凤笛,说道:“这是个笛子,能吹好听的南海渔歌,当然比金银珍贵啦。”

    谋财狼道:“吹个曲子给大伙儿听听。”

    南不倒心下暗喜,道:“吹就吹。”

    她边用剑,护住周身,边用龙凤笛,吹了一首曲子:南海帆影。曲调委婉,优美动听,只吹了两句,就停住了。

    好了,大小雨点夫妇肯定听见了,已经起飞,三哥呀,快骑着大黑马赶来吧。

    现在是黑夜,她的信鸽夫妇,便是黑夜也能找到主人。

    她在吹这两句曲子时,依旧凝神对敌,丝毫不敢懈怠。

    白毛风是何等奸滑之人,他稍一愣神,接着便醒悟了,以为柳三哥就在附近,笛子一吹,加之夜深人静,柳三哥听见后,便会赶来救南不倒了。

    当即大怒,骂道:“他妈的,这丫头片子使坏,她在给柳三哥报信呢。弟兄们,顾不得了,大伙儿齐上,给我拿下这假小子,注意,要活的。”

    若是没有他这句“要活的”的话,也许,南不倒支撑不了多久,就会死在乱刀之下。白毛风不想让她去死,南不倒死了,他拿啥去跟千变万化柳三哥谈条件呢?!

    南不倒在我手中,我就能说了算。哈哈,说了算的感觉真好,尤其是,能让江湖第一高手,不得不按自己说的去做,那感觉更是妙不可言啊!

    挟持人质的计划,在白毛风的心中越来越清晰了。

    当时,众人发声喊,手中兵器齐向南不倒身上抡去。

    南不倒在厅堂中踏着极快的碎步,的溜溜闪动,身随剑走,使了一招“十三剑”的“无边风月”,这一招是专门用来对付以少胜多的,长剑瞬间在她前后左右,变幻出千百道剑弧,就象千手观音的手臂一般,满堂皆是,令人眼花缭乱,只听众人的兵器叮叮当当,一阵急响,竟俱各荡在一旁,南不倒身形略晃,竟晃出了包围圈,窜到七龙堂的庭院里去了。

    白毛风岂能让南不倒跑了,他确定柳三哥肯定就在附近,否则,这小丫头怎么就神经兮兮的吹起笛子来了,不是为了求救,是为了什么!难道真为了让大伙儿乐一阵子?笑话!

    他倒没料到,这龙凤笛有传声万里的功能,也没料到,有一对鸽子夫妇,具有万里听笛的听觉,笛声一起,便会闻笛飞升,循着龙凤笛磁场引力,翩翩而来。

    庭中月白风清,树影婆娑,树上、屋瓦、墙角的积雪,映着月光,将庭中照得如同白昼。

    白毛风身形晃处,已掠到南不倒头前,反手就是一刀,劈向南不倒肩头,这一刀是“风雪连环十三刀”中的一招,叫做“风雪撞山又回头”,刀飘如风,落点精确,南不倒已尝到了“十三剑”的甜头,长剑一圈,撩开刀头,一招“无声无臭”顺手施为,剑影一吞一吐,已向白毛风眉心印堂穴刺去,白毛风吃了一惊,只得闪身旁掠。

    暗道:前些日子跟她交过一次手,好象也是用的是这种剑法,那时,她出手生涩,不觉得这剑招有多大威力,过了一段日子,这丫头片子,剑法竟越来越圆润了,精进不少啊。

    白毛风刚闪开,阴山狼董迎欢身影一闪,已挡在南不倒面前,他手握单刀,起手就是衡山派的开山力作:“九曲湘江环衡岳”,刀影一弯,如江水奔窜,刀尖直削南不倒的膝弯,刀影如浪,飘忽而至,好刀!

    南不倒微微一笑,一式“无独有偶”,剑尖在刀头上一撞,叮一声,刀头偏位,南不倒就着撞击反弹的力道,剑尖一挑,嗖,已挑向阴山狼董迎欢胸前的天池穴。这一招,变起仓促,借力打力,准头极足,去势如电,更是一着仙界妙剑!

    阴山狼大惊失色,想要闪避,已是晚了,来剑太快,倏忽而至,要糟!此时,阴山狼的心已冰凉,想不到竟会死在一个丫头片子手里,造化弄人,真是一些儿不假啊,时也命也!

    众人齐呼:“当心!”

    毒眼狼眼尖手快,情急中,将手中弯刀脱手掷出,当一声暴响,火星四溅,将南不倒的剑撞开一尺。

    与此同时,豁啦啦一声,阴山狼胸前衣襟,被南不倒的剑尖,划开了一道口子,幸喜未伤及肌肤。

    阴山狼向毒眼狼一伸拇指,飘身后掠,总算逃过一劫。

    众魔怪叫一声,一下子又将南不倒围在垓心。群魔狂舞,刀剑齐出。

    南不倒身心俱各沉浸在“无字真经十三剑”中,挥洒自如,越打越顺手。此时,她心如明镜,真气流转,百骸通畅,妙招叠出,打得分外过瘾。

    这便是昆仑剑仙巴老祖苦心孤诣所打造的仙界仙剑,十三剑只有在此心境中,才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一招一式,遂成剑中绝响,飘飘如仙,仙剑无敌。

    庭中酣战,异常激烈。

    刀疤五爷鬼见愁跑来,对白毛风附耳道:“帮主,兄弟巡视了一圈,周遭不见异常,为谨慎起见,已将家眷集结在地洞进口处,如有不测,即刻转移。”

    白毛风道:“好,你身上有伤,去地洞口待命,这儿有弟兄们呢。”

    鬼见愁点头离去。

    白毛风心定不少,看来自己是多虑了,附近根本就没有柳三哥,丫头片子,看本帮主怎么耗死你。

    南不倒却神色淡定,攻守自如。若是众人齐攻,她便是一招“无边风月”的剑式,幻化成千百柄长剑,守得风雨不透;若是哪一个魔头用看家本领攻向她,南不倒便用“十三剑”中的妙招去拆解。你来我往,一时众魔放不倒南不倒,南不倒也休想脱身开溜。

    群魔好整以暇,你上我下,进攻防守,交替进行。白脸狼叫开了:“南不倒,快放下剑,嫁给老子吧,瞧瞧,老子比柳三哥可帅多啦。”

    白脸狼手上有伤,虽未参战,却在一旁观战,嘴却没闲着,笑道:“刚才比武招亲,老子太轻敌了,不算,下回再来,非把你揽入怀中不可,八弟俊是俊,可没我床上功夫好。若江湖上要评床上功夫,老子肯定天下第一。”

    众魔大乐,都嚷嚷自己床上功夫不错,别人不行。

    南不倒充耳不闻,只当他们乱放阵头屁,她明白,如此耗下去,时间一长,真力不支,必然束手就擒,况且,渐渐觉得有些气促了,手中长剑,使得已不那么圆润。

    快来呀,三哥,快来救我!她心中默祷。

    ***

    千变万化柳三哥在雪崩地附近又找了整整一个白天,天黑后,他招呼大小雨点回到林中,喂马喂鸽,就着白雪,啃了几口干粮,便再也没胃口了。

    今儿圆月如镜,清辉如银,身边却少了一个南不倒,他感到异常的寂寞与痛苦,呆呆地坐着,呆呆地望月,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大小雨点,咕咕乱叫,在他眼前盘旋一圈,便腾空飞起,怎么了?哦,他恍然大悟,雨点夫妇一定听见了南不倒在吹龙凤笛了,不倒活着,哈,活着,他从地上跃起,跳上马背,跟着雨点夫妇飞去的方向,策马飞奔,快,快快,大黑,不倒在叫我们呢,

    昆仑追风黑骏马大黑,四蹄翻花,如飞而去。

    鸽子在天上飞,大黑在地上跑,伏在马背上的柳三哥,心中希望升腾,充满喜悦,又能见到南不倒了,南不倒活着,也许她只受了点轻伤,行动不便而已,不会有大碍的,有也无妨!

    大黑奔得飞快,如腾云驾雾一般,柳三哥爱马,一般来说,这种速度他极少使用,生怕伤了大黑。其实,对大黑来说,这才是它的当行本色。

    雨点夫妇当然飞得比它快一点,大黑却毫不逊色的能紧紧咬住,追着它们飞奔,柳三哥只觉耳旁生风,在山林中飞速穿越。

    过了有半个来时辰,柳三哥穿出密林,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了一片复盖着白雪的草甸子,草甸子正中矗立着一座庄园,庄园中有一座高高的望楼,是庄户人家瞭望用的,如遇土匪打劫,可鸣锣报警,唤醒熟睡的人丁,起来抗匪,象这类庄园望楼,极为常见。

    蹊跷的是,雨点夫妇却在庄园上空盘旋,啼叫不已,再也不肯离去。

    望楼上的护院对着柳三哥,大声问道:“哪一个?”

    柳三哥应道:“我。”

    “龟孙子,你是哪个?”一听,是四川口音,东北庄园中,多数是亲族聚居,讲的该是东北方言,如今却冒出个操四川话的来,显得十分古怪。

    柳三哥道:“招子瞎啦,爷是自己人。”

    隐隐听得,庄园高墙内有人声鼓噪,兵器磕碰之声,显见得是在打斗,知道这庄园里的人决非善类,莫非南不倒是困在这个黑庄园里了?

    护院略一迟疑,还是敲起了报警的铜锣,当当当,锣声响起,在静夜里显得格外响亮。

    柳三哥飞身下马,将缰绳在鞍上一系,拍拍大黑的脖子,任由黑骏马大黑在门外等候,脚下一点,腾身飞起,扑向庄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