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零六 江山代有才人出

一百零六 江山代有才人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飘蓬回到白河镇小客栈客房内,却不见梅欢欢与南不倒,只有小狗阿汪“汪汪”叫着,向他撒欢。

    怎么啦?梅欢欢与南不倒该不会出事吧?是迷路了?还是被白毛风抓住了?

    一念及此,惊得丁飘蓬直冒冷汗,他点上灯,坐在椅子上发呆,怎么办?

    小狗阿汪已长大了不少,全身长着浓密的黄毛,四肢欣长,正对着丁飘蓬,蹲伏在地上,漆黑的眼珠子,骨溜溜地盯着他看,知道主人心烦,停止了叫唤。

    丁飘蓬想,要是二黑在就好了,就能找到南不倒与梅欢欢了。突然,他茫然的目光,落到了小狗阿汪的身上,对了,阿汪没见过南不倒,当然找不到了,不过,阿汪的鼻子非常神奇,能找到梅欢欢,只要找到了梅欢欢,就能找到南不倒了。他问:“阿汪,你能找到梅欢欢吧?”

    汪汪,阿汪的意思是:“能啊。”

    “我们现在就去找,好吗?”

    汪汪,阿汪还点点头呢,意思是:“好哇。”

    丁飘蓬弯腰抱起小狗阿汪,吹灭了灯,打开房门,脚下一点,即刻飘出了小客栈,落到客栈外的街上,才将小狗放下,阿汪低吼一声,如箭一般,向山林奔去,丁飘蓬紧随其后。

    来到密林里,丁飘蓬道:“阿汪,站住。”

    阿汪叫了一声,绕个圈,跑到他脚下,仰着头,叫了数声,意思是:“才找了一会儿呀,又怎么啦?”

    丁飘蓬用手指按在嘴唇上,道:“记住我这个动作,意思是,让你别叫唤,免得被坏蛋发觉。”

    阿汪点点头,意思是:“明白。”

    丁飘蓬做了个左手手掌朝下,右手食指顶在左掌下的动作,道:“我如果做这个动作,意思是要你立即停止,记住没有?”

    阿汪点点头,意思是“记住了。”

    丁飘蓬道:“记住,今夜,哪怕我不做‘手指按嘴’的动作,遇到陌生人,也千万别叫,在一旁躲起来,等陌生人走远了,咱们再去找梅欢欢。”

    在密林的暗影里,在时隐时现的月光影里,丁飘蓬一边低声的说,一边比划,生怕阿汪听不懂。

    听说,狗的眼睛,晚上看物如同白昼,甚至于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如妖魔鬼怪。阿汪的眼睛比寻常的狗更要利害十倍,当然,能看清自己在黑夜里比划的动作。

    阿汪黑亮的眼睛,盯着丁飘蓬看,它长大了不少,也懂事了不少,“汪汪”叫了几声,有点不耐烦的模样,又连连点头,意思道:“别烦了,我懂了。”

    丁飘蓬心道:“阿汪真行,这小子定是明白我的意思了。”

    阿汪毕竟不是小子,可阿汪比寻常小子却能干得多了。它时而在前头奔跑,时而嗅着雪地搜索,丁飘蓬在后面跟着,不久,来到了黑风峡的山神庙。

    丁飘蓬伏在树丛里,做了个停止的动作,阿汪便在他身旁伏了下来。

    山神庙寂静无声,一团漆黑,前不久,这儿火炬照得如同白昼,一片喧嚣打斗之声,如今,却如同坟场一般死寂。

    丁飘蓬附着阿汪的耳朵,低声道:“你进山神庙看看,里边有没有人,我在这儿等你。”

    说完,他用手指按住嘴唇,意思是:“别叫,明白就点点头。”

    阿汪的眼睛映着白雪,黑亮有神,点了点头,就一溜烟似的跑进了山神庙。

    一会儿,阿汪便跑了出来,跑到丁飘蓬跟前,摇摇头,意思是:“里边没人呀。”

    丁飘蓬一喜,心道:咦,阿汪还会摇头了,帅呆了。他摸摸阿汪的头,表示赞许。道:“走,咱们继续找梅欢欢。”

    从山神庙的前门进去,后门出来,这一路,阿汪走的路径一点儿没错,就是当初自己与梅欢欢经过的轨迹,出了后门,便是一条崎岖曲折的山道,走着走着,丁飘蓬便迷失了方向,他想,带路的道士会不会将梅欢欢带入了一条绝路?不会吧,除非他不想活了。只有将梅欢欢与南不倒带到了安全的地方,道士才有生路。

    如果,道士是个又狡猾又有心计的人,那就麻烦了,也许梅欢欢与南不倒都会遭殃。哎,当初,真不该离开梅欢欢。

    不过,明知王小二会死在乱刀之下,让他撇下不管,这种缺德的事,说啥他也不能干!

    不想了,许多两难的事,其实,都是无解的,对了这边,就错了那边,对了那边,就错了这边。心都会痛,很痛很痛。再说,世上也没有后悔药,想,也是白想。

    找,继续找,对阿汪来说,找到梅欢欢不是件难事。

    ***

    梅欢欢沿着南海仙童离去的方向飞奔,起初月光皎洁,地上南海仙童的脚印看得清楚,一会儿,云遮雾盖,把月亮遮住了,山沟里漆黑一团,就看不清脚印了,梅欢欢只能摸索着前行,走了一会儿,发觉树林越来越茂密了,象是走错了方向,她就掉转头继续前行,这么一来,她便在山林里迷了路。

    走着走着,又急又累,她想找个背风的石缝里歇脚,双手在崖壁上摸索,居然给她找到了一个山洞,洞口狭小,摸着洞壁往里走,起初洞内只能容一人通过,渐走渐宽,而且,越来越温暖,走了一段路,她摸索着找到一块光滑的石头,依靠着歇息。

    洞内温暖如春,困意袭来,竟枕着山石,沉沉睡去,睡梦中,见一只斑斓吊睛白额大虎,呼噜呼噜,从山洞深处向自己走来,她大吃一惊,挣扎着醒来,见洞中漆黑一团,也没见着老虎,却有呼噜呼噜的声响,她跳起来就跑,跑了几步,觉得那响声不象老虎,倒象是人熟睡打呼噜的声音,嘿,那是谁呀,好大的呼噜,睡得竟如此安逸,胆子也够大啦。

    好奇心起,她想看看睡觉人的模样,说不定是山中挖参的老把式呢,有老把式带路,就能走出这个山沟沟了。

    她蹑手蹑脚向熟睡的人走去,突然,打呼声停止了,那人道:“请问,你是谁?”

    声如宏钟,在洞内嗡嗡回响。

    吓得梅欢欢跳了起来,恼道:“你是谁?原来你是假睡!说话声音轻一点好不好,吓我一跳。”

    那人哈哈大笑,依旧声如宏钟,在洞内嗡嗡作响,道:“老衲不会假睡,是真睡,不过,十分警醒而已,一旦有人靠近,老衲便会醒来,这是少林寺的‘五步醒’功夫,从小习学,习惯成自然了,你目前离老衲尚有五步,老衲睡得再死,也会即刻警醒。不好意思,老衲天生大嗓门,惊动了施主,实在对不起。”

    洞内漆黑,也看不见来人,梅欢欢道:“原来你是个少林寺的老和尚啊,我还以为你是只大老虎呢。请问,你有没有火折子,点个亮多好,免得啥也看不见,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老和尚道:“也好,点个灯,说说话,长夜难眠可聊天,东北冬夜夜太长。”

    老和尚一边念着顺口溜,一边将火折子一晃,点亮了插在石缝里的松枝火炬,顿时,洞内一片光明,原来这是个大洞,洞厅高敞,洞内四壁的钟乳石奇形怪状,五彩缤纷,漂亮极了,洞中有一个温泉池子,冒着缕缕热气,故而洞内十分温暖,这个洞子深处,漆黑一片,不知有多深。

    老和尚坐在一张天然石床上,床下一边是烧剩的篝火,篝火架子上,还挂着只吃了一半的野鸡残骸,篝火旁扔着许多吃剩的野鸡骨头,一地狼籍;石床的另一边,堆码着整整齐齐的柴火。

    梅欢欢发觉,原来刚才自己是躺在柴火旁另一端的一块条石上,距石床有一丈余光景,条石形状象一张躺椅,怪不得躺在上面,十分舒适。

    石床与石躺椅隔着堆码的柴火,相距只有五六尺。

    只见石床上的老和尚约摸三十来岁,满脸红光,根本就不老,正要开口问个明白,老和尚笑道:“老衲知道你要说啥了,老衲年轻辈份大,故自称‘老衲’,请小施主不必少见多怪。”

    梅欢欢心道,明明是你自己怪,却说我多怪,她硬是把到了嘴边的问话,咽了回去,顶嘴道:“你猜错了,象你这种人,我又不是第一次遇见,人都喜欢摆老资格,好象资格越老,本事越好似的,错!你看看,南不倒只有十六岁,已成了天下第一名医了,可见得年龄大,资格老,跟本事高低没啥关系,对不!我才不想问你年龄呢,你老还是嫩,跟我有啥关系,我只想问你,你叫啥?”

    她这一席话,说得叫不醒一愣一愣的,一时语塞,他呐呐道:“小施主说得蛮有道理呀,老衲,老衲叫‘净空法师’,少林寺的。”

    梅欢欢拍手笑道:“原来,你就是‘净空发痴叫不醒’啊?!”

    叫不醒喜道:“我的绰号比我的法号叫得响些。”

    “当然当然,江湖武功排行第二,真了不起啊。”

    “嗯,还好还好。”叫不醒好象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梅欢欢道:“这么说来,你是甘居第二喽,真不求上进。”

    叫不醒有点委屈,道:“有啥办法呢,老衲要是不服气,你肯定要说了,‘怎么,和尚还那么看不开啊,亏你还是个和尚呢。’如今,老衲看得开了,好了,又有人说我不求上进了。看来,做人难,做和尚也难,做一个有名气的和尚更难。对了,请问小施主姓甚名谁?”

    梅欢欢道:“我叫梅欢欢。”

    叫不醒道:“这名字好,欢欢,乐乐,做人最重要的是欢欢乐乐。”

    梅欢欢问:“咦,你怎么也到山沟沟里来了?”

    叫不醒道:“找龙卷风算账,走迷了路。你呢?”

    梅欢欢一愣,道:“玩儿,走迷了路。”

    “冰天雪地,有啥好玩的。”

    “到长白山玩儿,玩的就是冰天雪地。”

    “也是。你在山沟沟里呆了几天了?”

    梅欢欢奇道:“几天?我才今夜……喔,我才一天。你呢,在山沟沟里呆了几天了?”

    叫不醒道:“不多,五六天。”

    “吃啥?五六天?”

    “破戒了,山鸡野兔,茹毛饮血,聊以果腹。罪过罪过。”他垂下头,双手合什,轻诵佛号。

    “这五六天,你试着出去过么?”

    “天一亮就去找出山沟沟的路,到天黑才回山洞,就是找不到出去的路,越走越糊涂。还好,我每次出去,在树上都做了标记,所以,每次都能回到山洞,我把这个洞,叫作藏春洞。”

    “啊,有这种事?!”

    叫不醒道:“这五六天,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现在好了,有个说话的人了,哪怕出不去,也不寂寞了。”

    “出不去?不会吧?”

    叫不醒道:“当地人告诉我,这儿有个‘九九八十一弯迷魂谷’,进了这个谷,没有当地猎户与挖参老把头带路,就别想出得了谷,当初老衲不信这个邪,如今,老衲算是领教了,不信也得信。”

    “你别吓我,叫不醒。”

    “少林寺的和尚从不说谎。”

    梅欢欢想,再也回不了家了,见不到老爸了,见不到心爱的丁飘蓬了,心一酸,伤心得呜呜哭起来。

    这一下,叫不醒慌了神,道:“喂,小施主,你别哭呀,好好说着话,怎么一来,你就哭了呢,要真出不去,咱俩住在藏春洞,不是挺好玩吗,真不知你哭个啥,再说,你一哭,被旁人听见了,以为我在欺负你呢。”

    梅欢欢道:“叫不醒,这儿除了你我,哪有旁人呀,要真有,就有救了。”

    说着,索性嚎啕大哭起来。她道:“跟你这种假痴不癫的人在一起,有啥意思啊,时间一长,弄不好,我也成了二百五了,一半正常,一半疯癫,有时候说人话,有时候说胡话,丁飘蓬要再见着我,会气得不理我了。”

    叫不醒并不生气,他脾气好,也不会生气,道:“丁飘蓬,你说的是‘飞天侠盗丁飘蓬’,天下第一飞人?!”

    梅欢欢道:“明知故问,难道还有第二个丁飘蓬么!”

    “他是你哥哥?”

    梅欢欢瞪他一眼,道:“他是我的……”想说,是我心爱的人,一想,我扮成了男孩,说这个话不合适,正不知说啥好,叫不醒道:“我知道了,他是你哥哥,你是他小弟弟,对吧?老衲一看你伤心的样子,就明白了,有人说老衲糊涂,其实,老衲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才好玩呢,你刚才说老衲假痴不癫,这个形容词,用得好,太贴切了,可谓入木三分。宋朝时,杭州虎跑寺有个‘济癫和尚’,法力无边,做了许多善事,成为坊间佳话;如今,少林寺出了个‘叫癫和尚’,虽没做多少善事,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欢欢,你真是高抬老衲了,堪称是老衲的知音啊,谢谢。”

    他坐在地下,合掌一揖,揖得梅欢欢眨巴眨巴眼睛,不知是骂他几句好呢,还是赞他几句好。原来,世上还有将骂人的话,当补食吃的人哩,后来一想,跟这种人犯不着较真生气,随他去最好。

    叫不醒对丁飘蓬十分钦佩,道:“你哥哥的轻功,老衲确实略逊一筹。”

    梅欢欢道:“何止一筹,七筹八筹都不止。”

    叫不醒道:“一筹就是一筹,下次遇上你哥,咱俩比一比,好吗?你做公证人,不对,你肯定有偏心,老衲不同意。应该叫个咱俩都不认识的人,做公证人,好吗?要么不比,要比就要公证,一筹就是一筹,二筹就是二筹,小葱点豆腐,一清二楚。”

    听他说得那么认真,梅欢欢傻了,竟忘了哭泣,她真想一走了之,跟这个人说话,总觉得怪怪的,也不知道怪在哪里。好在这个和尚心地善良,武功高强,在他身边,自己不会有危险,抢白他,又不会生气,也好,心情不好时,把他当作出气筒算了,不高兴了,拿他出气消遣。

    “你怎么不说话了?老是看着老衲干吗?定是理屈词穷了吧!不过,老衲确实有点儿佩服丁飘蓬,轻功已达化境,身如飞燕,来去如风。咦,他为啥不来救你,这就是他不对了,弟弟再调皮,人总是要救的。”

    对呀,丁飘蓬为啥至今还不来救我,莫非,他趁机跑了?男人占了便宜,往往一跑了之,想到这儿,梅欢欢伤心得又哭了起来。

    突然,叫不醒一拍脑袋,道:“哎呀,老衲记起来了,前半夜,遇到两个人,也陷在迷魂谷里,出不去了,咱们聊起天来,老衲说,这迷魂谷恐怕出不去了,他俩不信,态度颇为生硬,老衲一生气,就管自走了,现在想想,真不对,他俩在林子里挨冻,说不定会冻死了,该将他俩带到藏春洞来,暖和暖和,不管他俩态度是生硬也好,熟硬也好,人总是要救的,老衲去去就来。”

    说毕起身,戴上棉帽、棉手套,捞起石床上的拂尘,脚下一点,从洞里飘了出去。

    梅欢欢想喊他别去,话未出口,人已没了。

    叫不醒走了,梅欢欢却觉得冷清了,她起身,将柴火摆在篝火架下,点起了篝火,烤起那半只野鸡来。

    烤好了,吃了几口,味道真鲜美,肚子也饿了,便大嚼起来。

    她正吃得起劲,一条黑影从洞口飞了进来,她以为叫不醒回来了,头也不抬的问:“你回来啦?”

    “嗯。”

    “人找着啦?”

    “找着了。”

    “人呢?”她觉得不对劲了,一抬头,惊得目瞪口呆,脸色煞白,手中吃剩的野鸡,噗脱一声,滑落地下,急起身,跳上石床,“刷”一声,拔出了单刀。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叫不醒,而是一飞冲天辽东鹤,辽东鹤戴着顶黄色狐皮帽,穿着一身漆黑的衣裤,披着件黑色披风,双手戴着一副黑色麂皮手套,双臂抱胸,冷冷地盯着梅欢欢,冷笑道:“呵呵,这叫冤家路窄呀,黑小子,好大胆,竟闯进我的窝里来啦。”

    梅欢欢涎笑道:“嘿嘿,这是你的窝吗?我,我,我走错路了,我这就走。”

    辽东鹤道:“不,你一点儿也没走错,你走对了,咱俩的账还没清呢,如今,到了我的窝里,竟把我的窝搞得乱七八糟,老夫平生最讨厌脏,看看,都成垃圾堆了,哼,黑小子,你说,这新账旧账该如何了断?”

    梅欢欢道:“这可不是我搞脏的,是叫不醒搞脏的。”

    “什么?叫不醒?什么叫不醒?”

    梅欢欢道:“就是少林寺的净空发痴叫不醒。”

    “你在吓唬老夫?!你以为跟叫不醒在一起,老夫就不敢动你了?哼,你打错算盘了!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要动你,人呢?叫不醒在哪儿呢?”

    “刚出去。”

    辽东鹤根本不信,道:“恐怕是飞天侠盗丁飘蓬吧,上次把你救走的,老夫后来想明白了,就是丁飘蓬,你说老实话,老夫不难为你,你说,救走你的是不是丁飘蓬?”

    “是。”

    “姓丁的装成柳三哥的范儿,老夫一时看走了眼。不过,离开他后,只过了半个时辰,老夫就明白了,哪是柳三哥呀,一来一去,几个动作一串并,一推敲,老夫就明白了,救你的人是丁飘蓬所扮。”

    梅欢欢赞道:“真厉害,啥事也瞒不了你。”

    辽东鹤道:“有人说,我是事后诸葛亮,不管事先还是事后,能做诸葛亮,总是件不错的事。”

    梅欢欢道:“眼力也不错,判断精当,佩服佩服。”

    看来,辽东鹤喜欢听好话,好话说得多了,也许,他就会忘了向我算账了,所以,梅欢欢尽拣好听的说。

    辽东鹤道:“眼力好,不算好,轻功好,才是真好。你说,丁飘蓬为啥要瞒老夫,把自己扮成柳三哥呢?”

    梅欢欢道:“不知道。”

    梅欢欢当时已昏迷,确实不知道。

    辽东鹤道:“真笨,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他是怕老夫缠着他比轻功吧?”

    梅欢欢道:“比就比呗,那有啥好怕的呀。”

    辽东鹤道:“问题就在这里,他怕输,输了,这张脸,往哪儿搁去!日后,如何在江湖上混。”

    “不好混就不混呗,啥时候好混了,再出来混,我看,他的脸皮没那么薄,其实,他的脸皮真够厚的,还不是一般的厚。你跟他没交过朋友吧,若是交过朋友的人,就知道他的脸皮有多厚了,一般来说,他不看重脸皮。”

    辽东鹤恼道:“你是在骂他?还是在赞他?”

    梅欢欢道:“我骂他干啥,我赞他也没用,他就是这么个人。”

    辽东鹤道:“等一会儿,他会来吗?”

    “他不会来,叫不醒大概就要来了。”

    辽东鹤道:“黑小子,你俩在我窝里住了多久啦?”

    “叫不醒住了五六天了,我只住了两个时辰吧。”

    “此话当真?”

    “我骗老前辈干啥?况且,我还想求老前辈高抬贵手呢。”梅欢欢知道厉害,只能与其委婉周旋。

    辽东鹤用手抚着三绺长须,道:“黑小子学聪明了,不过,我的两个徒儿的账嘛,嘿嘿,……”

    梅欢欢道:“我知道,老人家接着要说,那就算啦。”

    辽东鹤道:“算啦算啦,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一笔勾销。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耿耿于怀,斤斤计较,那也太小家子气啦。”

    梅欢欢喜动颜色,道:“老人家真是量大福大造化大呀,晚辈感佩之至。”

    辽东鹤道:“你别急嘛,老夫后半句话还没说呢,在江湖上混,总是要还的,我两个爱徒的两只耳朵嘛,不能不还吧?”

    梅欢欢恼道:“你怎么记仇记得那么深啊,都过去了半个来月了,还念念不忘,记在心里,太过分了吧,况且,你两个徒儿,大毛二毛抢劫在先,割掉两只耳朵,也是罪有应得呀,你总不能善恶不分吧。”

    辽东鹤气得吹胡子瞪眼,怒道:“黑小子满嘴胡扯,你割了我徒儿两只耳朵,我就要向你讨还两只耳朵,公平交易,童叟无欺,老夫已经够礼让了,你还他妈的穷鸡巴得瑟,小心,老夫连你的舌头也割下来。”

    说着,他袖口一扬,手中便多了一枝一尺三寸的判官笔。

    梅欢欢骂道:“老不死,小爷今儿跟你拼了,你当小爷好欺负是不是!小爷是看你上了岁数,让让你而已,上次中了你一掌,是小爷大意失荆州所至,你当自己的功夫真的了不起么,呸,狗屁不是!你是个自以为是,厚颜无耻,以大欺小,死不要脸的狗东西,小爷今儿总算看透你了,小爷即便打不过你,也要骂得你狗血喷头,今生今世不得好死,死后永生永世不得超度,呸!狗屁不通的老东西!”

    梅欢欢把今天来遇到的所有不快,通通宣泄了出去,顿时,心头轻松了不少,她紧一紧手中的单刀,挽一个刀花,凝神以待。

    只见辽东鹤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嘴唇也哆嗦了,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他怒吼一声,人如鬼魅一般,向梅欢欢扑来,手中的判官笔,如雨点一般向她周身倾泻,梅欢欢在洞中窜高伏低,挥舞单刀,拼尽平生所学,勉强支撑,眼看她周身已笼罩在辽东鹤的判官笔之下,随时都有可能在笔下毙命,真可谓危如累卵,命悬一线啊。

    辽东鹤嘿嘿冷笑,见黑小子挣扎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觉得十分好笑,本想将他一笔勾销算了,转而一想,这样太便宜他了,须得慢慢折磨死他,方能一消心头恶气,便欺近身,一笔向他面门插落,梅欢欢举刀挡格,却不料胁下露出空门,辽东鹤的中指在她胁下一扫,梅欢欢“啊哟”一声,单刀撒手,扑嗵一声,栽倒在地。

    辽东鹤在梅欢欢屁股上踢了一脚,道:“有本事再骂呀,看看是你嘴硬,还是老夫的功夫硬。”

    梅欢欢朝他瞪一眼,却不敢再骂了,他知道辽东鹤的厉害,辽东鹤在江湖上以行事古怪,亦正亦邪,善恶皆施,手段毒辣著称,可不能把他惹急了,这个人,惹急了啥事儿也干得出来。

    “怎么不说话了?觉着理亏了?”辽东鹤气犹未消,又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脚。

    梅欢欢道:“老东西,怎么老踢屁股,变态。”

    辽东鹤道:“老子爱踢哪儿踢哪儿,你管得着么,再嘴犟,老子,就踢你的鸡巴。”

    辽东鹤又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脚,笑道:“踢屁股不硌脚。”

    梅欢欢心道:我又没有那话儿,你踢也是白踢。

    辽东鹤见她不说话了,问:“怎么,哑吧啦,老实啦?哼,刚才骂得多痛快啊,如今,就得加倍偿还。”

    梅欢欢道:“成王败寇,还有啥好说的,任凭斩割,只求速死而已。”

    “想得美,速死?!对你来说,这是个不可能达到的奢侈愿望,这可都是你自找的,逼着老夫下此毒手,须怨不得老夫心狠,还是那句老话,老夫要点你的‘极痛死穴’了,让你痛彻心肺,灵魂出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大概要十天十夜,才会在绝叫声中死去。”

    梅欢欢急道:“你变态,禽兽,卑鄙,无耻,毒辣,疯狂,是个少见少有的变态恶魔!”

    辽东鹤气得哇哇怪叫,他是个喜欢听恭维话的人,几曾听到过如此烂骂,顿时怒火中烧,猛吸一口丹田真气,食指中指凝聚真力,便要向梅欢欢的天突、璇玑、华盖穴落指,这三穴,辽东鹤用独门点穴手法,便能使中指人在极端痛苦中死去……

    梅欢欢呼道:“丁飘蓬,蓬蓬,快来救我,辽东鹤要杀人啦。”

    ……

    ***

    今儿的月亮一忽儿在云里,一忽儿从云里钻出来,山林里,时明时暗,王小二掺着李珊瑚的手,在山沟里乱窜,却找不到走出山沟的道路。当没有月光时,山沟里一团漆黑,李珊瑚就往王小二怀里钻,喜得王小二搂着她,上下其手,贴着她的脸道:“别怕,我阳气足,鬼见了我,老远就跑。”当月光明媚时,李珊瑚就从王小二怀里挣脱了,甚至连手也不让他碰一碰,道:“我又不是不会走路,你掺我手干嘛。”

    王小二心里嘀咕:真没良心,漆黑一团,就怕鬼来了,吓得直往我怀里钻,要我保驾护航了;来一点月光,就不怕鬼了,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想想也真气恼。

    连月亮也在寻我开心,月亮呀月亮,你要么就挂在天心,一片亮堂,省得她往我怀里钻,弄得我心痒痒的,六神无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要么就漆黑一团,越黑越好,索性成就了咱俩的好事,深更半夜,冰天雪地,老子也有办法搞定她,让生米煮成了熟饭,看她往哪儿跑,看她还想折腾个啥!哎,天公不作美,心急也没用,真正造孽。

    走了一程,李珊瑚道:“累了,找个避风的地方歇息脚。”

    王小二道:“我也这么想,咱俩想到一起去了,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干脆歇到天亮,再找出路。”

    李珊瑚瞪他一眼,道:“通啥通,我跟你一点儿也不通。”

    于是,王小二找到了一个山洞,王小二在头里走,李珊瑚跟在他身后,走不多久,见洞内透出灯光来,王小二低声道:“里面有人呢,会不会是暗杀帮的人呀?”

    李珊瑚道:“也许是山民呢,要是,能将咱俩带出山沟沟。”

    “进不进?”

    “进,悄悄进,我带头。”见有了灯光,李珊瑚胆壮了不少。

    “如见着不对劲,马上就走。”

    “我还用你教!”

    李珊瑚拔出长剑,在头前走,低声念叨道:“人我不怕,就怕鬼。”

    王小二道:“我正好跟你相反,鬼我不怕,就怕人。”

    他俩到了洞厅口,便猫在石后,窥探洞内动静,从辽东鹤与梅欢欢打斗,到点倒梅欢欢,看了个备细。

    王小二扯扯李珊瑚袖口,悄悄道:“珊瑚,走吧,听说一飞冲天辽东鹤武功一流,轻功天下第二,十分了得,咱可管不了,若打败了,咱俩连跑都跑不了。”

    李珊瑚道:“看看再说。”

    “看啥看,莫非你要管?那黑小子是正是邪都没数,可不能瞎管。”

    “别烦,你要走你走。”

    当梅欢欢喊“飘蓬救我”,辽东鹤要下毒手之际时,李珊瑚便窜了出去,王小二只得跟了出去,提醒道:“南不倒,老前辈可不怕你的南海剑法,不得无礼。”

    王小二的“南海剑法”说得很响,“不得无礼”说得很轻。

    李珊瑚明白,王小二要自己扮成南不倒,是提醒自己,要用南海剑法,这样,他又可以扮演柳三哥了,吓吓辽东鹤,不失为是个好办法,若论真实功夫,看来,咱俩的确不是辽东鹤的对手。

    李珊瑚将使了一半的祁连功夫,中途硬是变成了南海剑法,喝道:“看剑。”

    长剑一撩,一式“惊涛掠岸”,向辽东鹤膀子上卷去,辽东鹤的“极痛死穴”点穴法只得收回,向旁一仰身,人便飘到丈把开外的一块钟乳石上。

    李珊瑚捏个南海剑诀,全神戒备,守在梅欢欢身旁。

    王小二脚下一点,飘到李珊瑚跟前,嗔道:“不倒,怎可对辽东前辈如此无礼,辽东前辈可是成名英雄,看看,他老人家有多谦让,根本就不屑与你这种后辈晚生动手。”

    接着,王小二转身面对辽东鹤道:“辽东前辈,多怪晚生柳三哥对南不倒管束欠严,得罪前辈之处,望前辈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辽东鹤眨眨眼,道:“咦,你是柳三哥。”

    王小二道:“晚辈柳三哥给辽东鹤前辈请安。”

    说着,王小二不卑不亢,彬彬有礼,抱拳一揖。王小二学柳三哥的范儿已熟门熟路,分寸拿捏得不偏不倚,恰到好处。

    辽东鹤将信将疑,道:“你真是千变万化柳三哥?”

    王小二微微一笑,道:“是,真是。不过,千变万化谈不上,七十二变还是能对付的,其实,全是些投机取巧的小聪明、小玩艺儿,跟前辈的一飞冲天根本就没法比,那可是真功夫啊。”

    这几句话,说得辽东鹤心花怒放,不过,他依旧心存疑虑,道:“柳三哥,今儿的事,你来评断评断,那个倒在地上的黑小子,是你把兄弟丁飘蓬的朋友,前些天,老夫两个徒儿冒犯了他,他竟将老夫两个徒儿各割下一只耳朵,一共两只,今儿,叫老夫遇上了,老夫要讨还公道,要割下他两只耳朵,你说,老夫割错了没有?黑小子竟要与老夫拼命,并烂骂了老夫一通,老夫恼了,把他打翻在地,要取他性命,你说,这事儿是谁的错?”

    梅欢欢道:“当然是你错,柳三哥,快帮我把这老头子打跑,最好,把他做了。”

    王小二怒道:“闭嘴,你有完没完,要不是看在丁飘蓬面上,南不倒也不会出来揽这个活,我也懒得管你的事,你少说两句行不行?!最好别说话,你一说话,事情就糟,这儿不是你说话的地儿,明白么,最好哑吧了,再不成,我叫南不倒用臭袜子把你的嘴堵上了,免得你再来挑事儿。”

    梅欢欢知道厉害了,原来,柳三哥生起气来,脸色也不好看啊,若是柳三哥南不倒真生气走了,我被这老东西点了极痛死穴,那就惨了,她道:“好好好,柳三哥,我听你的不行吗,你叫我不说话,我就不说话。”她闭上眼,咬紧嘴,躺在地上,再不敢多嘴多舌。

    心道:前不久,真南不倒被南海药仙劫走了,这个南不倒肯定是假货!这个世道,假货越来越多了,这个柳三哥呢,说不定也是假的,不是说柳三哥被做掉了吗?即便没被做掉,也肯定受伤了,怎么看不出一丁点儿有伤的样子呢?明明是一个鲜龙活跳的人呀,多半是假三哥。要真是假三哥,这人胆子也太大了,这趟混水,可不是好淌的,弄不好小命儿就没了,哎,看样子今儿个凶多吉少啊。

    一旁的辽东鹤听得洋洋得意,坐在钟乳石上,跷着二郎腿,悠然自得。

    王小二别过脸来,对辽东鹤道:“老前辈,你刚才问在下,是谁错了,是吗?”

    “是呀。”

    “当然是黑小子错啦,还两只耳朵,一只不多,一只不少,老前辈又没有占他便宜,莫非还是老前辈错了不成?!再说,师傅管徒弟的事,天经地义,说到天边也是理,本来嘛,黑小子应该割下自己的两只耳朵,放在果盆里,俯首帖耳把耳朵送到你府上去,免得你老人家动气,这才是道理呀,哪能直着脖子,跟你老人家争执不休,这不是让你老闹心嘛!真不懂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当今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懂江湖规矩了,江湖乱,都是年轻人闹的。”

    梅欢欢心道:这个柳三哥,竟是个黑白不分,颠倒是非的糊涂虫啊,他来救人,还是来拍马屁的呀,百分之百是个假三哥!

    辽东鹤道:“好,三哥,看在你的面子上,老夫就不要黑小子的命啦,不过,两只耳朵还是要的,到时候,你见了丁飘蓬,也好有个交待。”

    王小二道:“老前辈,要说交待嘛,确实不太好交待,黑小子的两只耳朵没了,而且,还是在晚辈面前没的,丁飘蓬窝气不说,江湖上一定以为,是晚辈不仗义,有偏心。”

    辽东鹤奇道:“偏心?你偏心谁呀?该不会是偏心老夫吧?”

    王小二道:“当然是偏心你呀。”

    “我?”辽东鹤一头雾水。

    不用说辽东鹤一头雾水,就是李珊瑚与梅欢欢也是一头雾水。怎么整出个偏心来了!

    王小二接着道:“不光是有偏心,还认为我有贪心。”

    辽东鹤道:“贪心?你贪啥呀?”

    王小二振振有词,道:“这还不明摆着的嘛,世人一定认为,我对老前辈没安好心。”

    辽东鹤冷笑一声,道:“哼,不管你安了好心也好,没安好心也好,都没用,要老夫信任你,那是休想,老夫不信世间任何人!不错,你是天下第一大侠,老夫心生钦佩,却绝对不会盲目崇拜,你今天是大侠,不等于明天还是大侠,你在这件事上做得光明磊落,在另一件事,也许会卑鄙龌龊,老夫见得多了,人是会变的,包括自己在内,有时变得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老夫怎么还会轻易相信别人呢?!三哥,你说,我的话有没有道理?”

    王小二拍手赞道:“当然有道理啦,老人家的话,是金玉良言,字字珠玑,个人崇拜,等于上当受骗,老人家的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嘛,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也,晚辈如今‘闻君一夕言,胜读十年书’啊。可江湖上却不这么认为,一定认为是晚辈心存贪念,想骗取老前辈一飞冲天的轻功,才会拿兄弟手下的耳朵,去做交易,老前辈,你说,晚辈的话有没有道理?”

    “咦,还真有些道理。”

    “所以,黑小子的耳朵是割不得的,要割就割南不倒的耳朵吧,省得江湖物议不休。”

    李珊瑚嗔道:“三哥,我才不愿意割耳朵呢,要割你割。”

    王小二道:“老前辈,你看呢,索性割晚辈的耳朵吧,也好消消你老的气。”

    辽东鹤搔搔头,道:“这,这,有点难为情啦,天下人会骂死老夫的,说柳大侠的耳朵,是我逼着割下来的,这千古骂名,老夫可背不起。”

    王小二索性做得逼真些,拔出剑来,就要动手割自己的耳朵,他心道:若是老东西真要耳朵,老子就来个“钟馗画符”,与你拼了,我就不信二打一,真打不过你。

    辽东鹤连连摆手,道:“算了算了,此事就此揭过,不然,显得我辽东鹤也太小家子气了,也算老夫给青年才俊柳三哥的一份见面礼吧,省得江湖上把两只耳朵说得乱七八糟、天花乱坠。柳大侠,快快把剑收起,耳朵的事,老夫从此不提,行吗?”

    王小二将剑插入鞘中,拱手长揖,道:“多谢前辈大恩大德,晚辈三生有幸,没齿难忘。”并示意李珊瑚拍开梅欢欢的穴道。

    梅欢欢从地上起来,捡起单刀,插入刀鞘,撅着嘴,心里暗自窃喜,心道:看来,这是个真的柳三哥呀,足智多谋,巧舌如簧,真会说啊,竟将老不死一颗顽固如铁的老心,说开窍了。除了柳三哥,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办得到!

    王小二道:“黑小子,还不快向前辈道谢。”

    梅欢欢板着脸,向辽东鹤抱拳一揖,嘴唇动了动,算是谢过了。

    辽东鹤竟乐得哈哈大笑起来,内心的疑窦,烟消云散,他对王小二,一竖拇指,道:“真不愧为天下第一剑侠柳三哥啊,江湖传言不虚,侠义心肠,热血男儿,知书识礼,谈吐得体,老夫内心钦佩有加,真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啊,老夫老喽。”

    说到末了,颇有些沉吟伤感,自叹弗如。

    2012/11/15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