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十 烟花美女可探营

一百十 烟花美女可探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救火,火势却依旧熊熊燃烧,一旦火头窜上了房顶,就没救了。

    只见火光冲天的屋内飞出一个人来,他臂下夹着个人,两人身上均已着火,那人掠到院中,将夹着的人往雪地里一扔,掷掉着了火的狐皮帽,来了个就地十八滚,将身上的火苗扑灭了,一个鱼跃,提杖立在院中,竟是白发苍苍的南极翁,他的须发已烧糊了一半,脸上熏得乌黑,好在没有受伤。仙童、仙女立即上去扶住师父,将自己的帽子给师父戴上,南极翁跟仙童做了个手势,仙童点点头,去后院套马车去了。

    扔在雪地里的是同花顺子,他在屋里被浓烟熏倒了,南

    极翁见了,将他一把抄起,救出了火场,众人上前,用扫帚、衣服扑打着顺子身上的火苗,幸好营救及时,同花顺子身上的火苗扑灭了,衣衫虽则破烂,身上却只受了点轻伤,一会儿,便醒了过来,坐在雪地上,哇哇大哭,对围着他的众人道:“看啥看,师父还在屋中呢,求求各位大哥大姐,快去救我师父。”

    丁飘蓬问:“你师父是谁?”

    顺子道:“还谁呢,是千变万化柳三哥呀!”

    丁飘蓬大惊:“你没搞错吧!”

    顺子白了他一眼,从地上跳起来,道:“没错,绝对没错!我要骗你是小狗。”说着,起身就要往屋里冲,刚迈出两步,眼前一黑,又一头栽倒了。

    这时,王小二过来,将他扶起,脱下羊皮袄,披在他身上,一掐顺子的人中,顺子醒了,又哭。

    丁飘蓬见房东提着一桶水去救火,跑上几步,夺过水桶,举起来,从头浇下,全身淋得水淋淋的,冲进了火屋,一会儿,他臂下一左一右,夹着两个人,从窗口掠了出来,将两个身上着火,熏得漆黑的人,扔在院中雪地里,众人上前扑打火苗,待扑灭了火苗,南极翁上前一看,一个是被他杖毙的暗杀帮帮徒,另一个是被他点了穴道的道士觉悟,因死了的帮徒压在道士身上,道士只受了点轻伤,睁着两只眼睛,不停眨巴着,望着南极翁,恳求他拍开身上的穴道。

    南极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在他身上踢了三脚,顿时觉悟翻身而起,跪在地上,大呼:“谢谢老爷子不杀之恩。”

    南极翁道:“觉悟,滚吧,这儿没你的事了,若是再去投暗杀帮,被老夫碰上,决不饶你。”

    “是,是是。”觉悟起身,跌跌撞撞地跑了。

    突然,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整个屋梁烧塌了,倒了下来。

    丁飘蓬对着火场呼道:“三哥,你在哪里?三哥,你在哪里?”

    他再次抢过旁人手中的水桶,从头浇下,又要往火场冲。

    南极翁道:“丁大侠,三哥根本就不在屋里,他早就带着南不倒跑了,老夫又一次上了他的当。”

    丁飘蓬道:“此话当真?”

    南极翁道:“着火的屋里,除了你救出的一死一活的两个人,还见过谁吗?”

    丁飘蓬道:“整个屋我摸索了一遍,除了两人外,再没见第三个人。”

    南极翁道:“天花板上我也搜了个遍,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哼,他俩根本就不在屋里,柳三哥进了西屋,立即使了个障眼法,溜之大吉了。”

    这时,同花顺子醒了,喜道:“真的?难道师父真有穿墙而过的本事?”

    南极翁道:“穿墙而过,无影无踪,早年江湖确有此说,也许柳三哥真有此术呢,或许,他成了土行孙,带着我家不倒遁地跑了呢,嗨,童子鸡,这下你高兴了吧,老夫算是吃足了柳三哥的苦头,还把他当个好人,真是傻到家了,童子鸡,见着你师父,告诉他,老夫决不同意他与不倒的婚事,若是他想娶不倒,除非当上了三十六条水道的总瓢把子,否则,没门儿!”

    同花顺子眨巴眨巴眼睛,一时不知是顶他几句好呢,还是不顶他的好,听陈哥说,要不是南极翁把自己从火场救出来,如今,早已烧成一截黑炭了。

    南极翁气呼呼地一顿鹤杖,吹胡子瞪眼,连眼睛都发红了,呼吃呼吃,直喘粗气。这时,仙童赶着大马车从后院出来了,仙女忙将师父扶上了车,南极翁在车上向丁飘蓬等人拱手揖了一圈,道:“谢谢各位英雄,后会有期了。”仙女笑了笑,砰一声,关上车门,大马车载着师徒三人,辚辚离去。

    大雪不知何时不下了,满天阴霾,一扫而空,日色偏西,天色晴朗,一轮红日,将西天烧得火红。

    农家院落的大火已奄奄欲灭,屋里该烧的东西都烧了,只直剩下了光秃秃的几堵土墙。王小二、顺子等人,拿着铁锹锄头,在火场里拨拉寻找,但愿火场里找不到一具尸体才好,那就说明,三哥确已带着南不倒走了。

    丁飘蓬浑身淋得透湿,房东已将他带到偏屋去烤火,更换衣裤了。

    顺子正用铁锹在废墟里拨拉余烬,听得背后有人喊他:“顺子,顺子,你在找啥?”

    是师父的声音,同花顺子回头一看,见柳三哥与南不倒站在断壁残垣外,正朝他笑呢,一只黑猫站在断墙上,朝着众人叫了一声“喵呜”。

    顺子喜道:“师父,师娘,你们藏在哪呀?明明见你们进了屋子,却找不着人了!”

    王小二叫道:“啊,三哥,嫂子,总算把你们找着了,真把我们急坏了。”

    同花顺子、王小二、梅欢欢、李珊瑚俱各扔了手中的工具,跑出废墟,迎了上去,惊喜交集。

    只见柳三哥脸色苍白,神情困倦,南不倒却双眼有神,容光焕发,一改之前病怏怏的神态,她道:“刚才,咱俩藏在屋子的地窖里,三哥给我输送真气,冲关解穴,地面上的事,一点儿都不知道,从地窖出来后,见院子里倒着几具尸体,院中正屋烧了个精光,才知道,刚才这儿发生了一场恶战吧,还好,咱俩进了地窖,要不然,我与三哥就完了。在地窖里,三哥将体内的昆仑九天混元真气,从我的灵台、心俞穴入手,输入任督二脉,将白毛风的阴寒之气逼出体外,冲开了奇筋八脉锁闭的穴道,如今,我内力大增,反比平时真力陡增了一倍,三哥却十分虚弱,得好好调养才行。白毛风曾夸口,他的‘冰冻雪封锁八脉’,乃长白老妖穷尽一生的得意之作,临终时,只传给了他一个人,此乃长白山的独家秘技,天下无人能解,想不到,竟让三哥破解了,他要知道了,不知会作何感想。”

    顺子道:“感想?我看,他死了得了。”

    众人大乐,王小二问:“你们是从哪儿出来的,难道地窖有两个出口?”

    南不倒道:“对,有两个出口,另一个出口在马厩的干草房,我们就是从干草房出来的。”

    正说着,丁飘蓬穿着房东的衣裤从偏屋出,见了柳三哥与南不倒,自然十分欢喜。

    他面带愧色,拉着三哥的手,道:“哥,多怪我没照顾好你。”

    柳三哥道:“嗨,这算啥话,我没事,看,不是好好的嘛。”

    三哥的脸色十分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南不倒用手绢擦去他额头上的虚汗,对大伙儿道:“还没事呢,如今呀,他身体十分虚弱,体内只剩了一、二成真力,若要完全恢复内力,得要个把月时间,不过,我有一贴秘方,名叫‘金顶灵芝仙草香’,可在七天内恢复三哥的真力,只是,在这七天中,三哥无论如何不得妄动真气,否则,将性命难保。真要到了那一步,别说我没办法救他了,就是大罗金仙也将束手无策。你们看,是静养一个月好,还是用秘方好?”

    柳三哥道:“当然用秘方好,一个月的时间太长了,七天后,又能生龙活虎了,那才好呢。”

    丁飘蓬道:“那就用嫂子的秘方吧,不就是七天嘛,咱们赶紧找个地方,让三哥好好调养,在这七天中,我丁飘蓬天天守在三哥身旁,寸步不离,看有谁敢碰一碰三哥。”

    柳三哥甚感欣慰,道:“就这么定了。”

    南不倒道:“千万记住,服药后的七天中,不能妄动真气。”

    柳三哥道:“记住了。”

    风中隐隐传来车马的喧嚣声,只见远处山坡上,一彪车辆人马,足有二十余骑,向农家院落奔来,其中一骑,擎着一面红旗,上绣四个黑体大字“四海镖局”,原来是霸王鞭崔大安夫妇与雪莲仙姑等前来驰援了,丁飘蓬这才明白,白毛风是因得知霸王鞭赶来驰援,才迫不得已,仓皇逃离的。

    众英雄相聚,欢喜雀跃,即刻掩埋了暗杀帮帮徒的尸体,赔付了房东的损失,离开了农家院落。

    ***

    原来,三哥根本不在天花板上的阁楼里,他是在地窖里给南不倒一门心思解穴呢,事情要从头说起:

    三哥掺着南不倒的手,走进西屋,插上门栓,仔细打量起西屋来:这是个寻常的农家居室,向南是一铺炕,炕上一头摆放着衣柜,炕下一张桌子,几张椅子,西墙摆放着一只立柜,墙角有只大木桶,打开盖子,桶里装着半桶包米渣子,北墙上悬挂着簸箕、斗笠、镰刀类杂物,屋内陈设简陋,却收拾得井井有条,看来,房东是个十分会过日子的农户。

    南不到问:“你看啥?”

    柳三哥道:“要是我在给你做功解穴时,白毛风来了,那就完了。”

    南不倒道:“只有两个时辰,不会那么巧吧?”

    柳三哥道:“要知道,这是白毛风的地盘,在这个地盘上,他耳目众多,找到这儿,只是个时间问题。不倒,我从来不做碰运气的事,也从来不敢存侥幸之心。”

    南不倒道:“那怎么办?咱们离开长白山,找个清静之处去解穴吧。”

    柳三哥道:“那到不必,凡事只要小心一点就好了。”

    三哥拉过一张椅子,站在椅子上,打开天花板上进出口的盖子,向内张了张,又故意移开条缝,这才从椅子上下来。

    南不倒问:“对了,上阁楼去解穴不是挺好嘛。”

    柳三哥笑道:“不妥。”

    他打开西墙边的立柜看了看,南不倒笑道:“立柜虽大,两个人做功,却容不下。”

    柳三哥道:“藏在立柜里,还不如在阁楼上呢。”

    柳三哥取下北墙上的镰刀,用镰刀柄磕打土墙,侧耳倾听声响,南不倒道:“你在听土墙里是否有空洞声?”

    “是。”

    “一个农户,用得着修个隔墙藏身吗?”

    柳三哥道:“身处深山,盗贼多有,农户总该有个求生自保的打算吧,要是我,肯定会想法子做几个藏身自救的秘巢,躲避伤害。你别看房东老实巴交的,农户自有农户的聪明,他们想的法子,非常传统,却十分管用。”

    南不倒哑然,想想也是。

    柳三哥又用镰刀柄在地上敲打了一阵,一无所获。

    他站在房中,对着屋角的木桶发愣,南不倒道:“看来,屋里没有密室。”

    柳三哥道:“也许你是对的,只剩了一个地方没找了。”

    三哥走到木桶旁,将木桶移开,用镰刀柄叩打木桶下的地面,传来空洞声,大喜,用镰刀拨拉了一下地面,便隐约露出一块复盖着黑土的盖板来,撬开盖板,便见一个地洞,洞口有木梯通向深处。

    三哥与南不倒相对灿然,他点亮油灯,扶着不倒,进入地洞。

    洞内用木板修建,地下铺着砖头,俨然是一栋地下木屋,十分宽畅,既干燥又暖和,而且自有气孔通向地面,木屋内一点没有气闷之感,木屋一头摆放着货架,货架上整齐叠放着萝卜、白菜、土豆类的蔬菜,一头放着一张木床,床上被褥摆放整齐,屋角的箩筐里存放着苞米、小米、面粉,看来,这栋地下木屋,既可用来避难,也可用来当作地窖,储存粮食蔬菜。

    地窖的另一头有一个通道,一直通向后院马厩的干草房。

    在巡视了一周后,三哥将南不倒扶到床边坐下,自己便返到西屋的洞口,将木桶移到洞口旁,又盖上了厚重的木板,这才返回洞中,为南不倒输送真气,打通奇筋八脉。

    因此,尽管地上打得昏天黑地,地底木屋内却安然无恙,全无干扰,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

    ***

    离开了农家院落后,柳三哥、丁飘蓬、崔大安、雪莲仙姑等众英雄,便在白河镇上落了脚。

    白河镇是因温泉闻名遐迩的乡镇,它地处长白山山腰,空气清新,风景如画,发源于长白山天池的白河,从镇中流过,因已是腊月,河水封冻,在冰封的河岸旁,是鳞次栉比的客栈,有的客栈雕梁画栋,豪奢逼人;有的客栈,门面窄小,显得颇为质朴寒伧。不过,所有的客栈,几乎都有上等的温泉,挖地三尺,便有清冽的温泉,骨嘟嘟向上翻腾,冒着雾腾腾的热气,煞是喜人。

    有些温泉,温度极高,可用来煮鸡蛋,一般的温泉,温度要低许多,不过,若要用来洗澡,不兑点凉水,肯定是不行的。

    温泉水泡澡,是一件乐事,何况,又有来自各地的靓妹帅哥,殷勤伺候老爷太太,更是平添了许多风流韵味。据说,长白山的温泉不仅能治病,还能延年益寿,所以,凡有钱有势的王爷诸侯,东北阔佬,都会在寒冬腊月或盛夏酷暑,抽出点时间,去长白山的白河镇,住上一阵子,将养将养身体,洗涤洗涤俗尘,消遣消遣。

    这么一来,白河镇就热闹了,车马辐辏,冠盖云集,南腔北调,所在多有,各等客栈,大小贵贱,应运而生。

    柳三哥等众英雄共有三十余人,在白河镇包了一个客栈,客栈名叫“野山参”,分前后东西四个院落,还有一个马厩,每个院落都有一处瓷砖砌就的温泉浴池,是极佳的修身养性场所。

    野山参客栈的院门,由四海镖局的趟子手值守,夜间,则有趟子手轮班巡值,出外采买日常用品,均由镖局的人负责,客栈内的人员不得随意外出,野山参客栈俨然成了四海镖局的大本营。

    柳三哥、丁飘蓬、崔大安与雪莲仙姑协商后决定,待柳三哥七日后真力恢复,便将分头进山,去找白毛风的晦气。

    至此,三哥总算找到了一个疗伤的安全处所。

    ***

    其实,南极翁的马车从农家院落出来不久,在路上便与霸王鞭崔大安的车马不期而遇,崔大安一眼便认出了南极翁的大马车,他与南极翁打交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崔大安岳父在世时,就曾延请南极翁来看过病,此人医道精良,要价不菲,脾气却十分古怪,大可不必与他一般见识。见是南海仙童在赶车,便停车拱手道:“南海仙童,近来可好,去哪儿呀?”

    南海仙童也吆喝马车停下,拱手还礼道:“托崔大当家的福,还好还好,马马虎虎,将就过得去,小人奉恩师之命,回关内去。”

    崔大安道:“听说你们在找柳三哥与南不倒,找到了吗?”

    南海仙童道:“找是找到了,又让姓柳的给跑了,还拐走了南不倒。”

    崔大安道:“那不叫拐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嘛。”

    南海仙童将手指按在嘴上,又指指车厢,意思是南极翁听了这话肯定要恼火,你快别说了吧。

    崔大安哑然一笑,指指冒烟的地方,问:“那儿怎么啦,着火啦?”

    南海仙童道:“是白毛风放的火,他也在找柳三哥与南不倒,找不着,点把火,想把他们烧死,还好,让柳三哥与南不倒给跑了。”

    南极翁听了,再也忍不住了,打开车窗,骂南海仙童道:“还好个屁,他俩跑了,你高兴了,乐意了,舒坦了,是不是!我呸!”

    说完,砰一声,又将车窗关上了。

    霸王鞭崔大安知道南极翁的臭脾气,并不计较,对南海仙童做个鬼脸,道:“依在下所见,柳大侠不会跑远,他来长白山,是来报仇雪恨的,怎么会离开长白山呢,我得赶紧去看看,听说,柳大侠伤得不轻呢,不要真着了贼人的道儿。”

    南海仙童又不是第一次受南极翁的训斥,也没将他的话当回事,拱手一揖,道:“崔大当家,好走。”

    两车交汇,就此别过。

    南海仙童赶着车往南走,走了几里地,南极翁打开车窗道:“仙童,停车,你叫上仙女,都到我车厢里来,有要事商量。”

    “吁……”南海仙童吆喝大马车停下,又将老婆从后车厢叫出来,夫妻二人进了南极翁的车厢。

    南极翁的车厢特别宽畅,他坐在床上,示意两人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道:“仙童仙女呀,我也拿不定主意呀,找你俩来是商量,咱们究竟是回关内呢,还是继续去找那两个小妖精。”

    仙童仙女明白,他指的两个小妖精,是柳三哥与南不倒。

    仙女道:“恩师呀,不知你想不想找南不倒了?如果不想找了,那就回关内,还是做咱们的老行当,行医赚钱,舒舒坦坦过日子;若是还想找,就得在长白山找,柳三哥若是还活在世上,定要到长白山,找白毛风报仇雪恨,只有报了仇,才会离开开长白山,是吧!如今,南不倒被柳三哥哄得昏了头,柳三哥走到哪,她跟到哪,黄瓜儿跟着黄鼠狼满世界瞎跑,年轻人嘛,缺乏经验,也是有的,时间一长,就会知道,这么在江湖上混,终究不是个事呀,不过,这是后话,她现在是不会醒的,须得恩师开导才行。要找回南不倒,就得在长白山找。不过,这些天,白毛风的暗杀帮,聚集在此,我们在此找人,风险也挺大,看,今天的情势,要不是霸王鞭等人来了,白毛风不会撤,谁胜谁负,就有些悬了。不过,最后去留,全凭恩师一句话,恩师指到哪,咱俩没说的,就打到哪,纵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头可断,血可流,忠于恩师之心,子孙万代永不变,请恩师发话吧。”

    南海仙女说得起劲,南极翁听了,十分受用。

    南海仙童心道:我老婆今儿怎么啦,说得有点过分了,还子孙万代永不变呢,真会吹,我看,到我们儿子那代,就得变,那小子不信别的,只信钱,只知道吃喝嫖赌,其它啥也不信,他会为老爷子卖命吗,笑话!他不变,才叫怪,他会变,才是正常的,那小子奸得很,一点不象咱俩,不知象谁的,他才不会为任何人卖命呢。

    南极翁对南海仙童道:“仙童,你也说说嘛,想到啥就说啥,虽然,我们之间是师徒关系,其实,我这个人是很善于听取别人意见的,只要你说得对,我就听,说得不对,不听罢了,也不往心里去,也不责怪你,脾气发过,也就忘了,我这个人脾气臭,自己也知道,就是改不了,咱们相处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让你们夫妻俩受委屈了,事后想想总过意不去,不过,我没坏心眼,平时对你是严了点,严在嘴上,爱在心里,你不要往心里去。”

    南海仙童被说得心里一暖,道:“恩师,徒儿知道,你老可别这么说,你这么说,真是折煞徒儿了,徒儿越发无地自容了,真的,徒儿知道,说一千,道一万,恩师是为了徒儿好,徒儿夫妻俩,感同身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颗红心献恩师,夫妻双双勇向前,粉身碎骨心也甘,子孙万代永不变,恩师指到哪,咱就打到哪。”

    南海仙童平时话不多,一激动,竟也口若悬河,表起忠心来了,哎哟喂,不好,我怎么一个不当心,竟也念叨起“子孙万代永不变”这话来了,这不是诓骗恩师么!不过,那是随便说说的,不能当真。其实,这话也对,子孙万代永不变,是咱夫妻俩的愿望,至于儿子变不变,咱俩可管不了那么多,到时候,咱俩脚一登,走了,就看他自己的了,若是他要变,咱俩真还没招。

    南极翁道:“好,谢谢徒儿,咱们掉转马车,悄悄跟在霸王鞭崔大安身后,他们住在哪,咱们找个与他们相邻的地方住下,要真有了事,霸王鞭不会袖手旁观吧,我还给他岳父看过病呢,听说霸王鞭与柳三哥、丁飘蓬是过命弟兄,十有八九,柳三哥会找霸王鞭助拳,这次,要找着了南不倒,说啥也不能让她跑了。”

    南海仙女喜道:“恩师高见,若按恩师说的去做,在长白山找南不倒的风险,就基本没了。不过,要跟着霸王鞭,他走,我也走,他停,我也停,不可掉了队。”

    南极翁大喜,一拍大腿,道:“仙女,就是这意思,就是这意思,这叫搭顺风车,不是咱们怕事,是咱们图个省事,耍个滑头,有时耍个滑头,非常有意思,这叫四两拨千斤,比蛮干好玩多啦。”

    他向仙女一竖拇指,表示赞许。别看她胖,出的点子还真不赖。

    于是,大马车掉转车头,借着暮色,远远跟在霸王鞭崔大安的人马之后,进了白河镇,南极翁等人住在灵芝客栈,与野山参客栈只隔了两三个门面,他以为霸王鞭蒙在鼓里呢,其实,早有精明的趟子手将此事报给了霸王鞭,霸王鞭一笑了之,没当回事,只是关照柳三哥、南不到,要多留个心眼,让南极翁缠上了,也真是件头疼的事儿。

    南极翁要去白河镇,不光是为了找南不倒,同时,对白河镇的温泉与美女,他早就有所耳闻,心神向往,怎肯轻易舍此而去呢。

    灵芝客栈不仅离野山参客栈只隔了两三个门面,而且,是白河镇首屈一指的豪华客栈。

    客栈是个大院落,内中又分隔成十几个精致的小院落,南极翁包了一个名叫鹿苑的小院落,庭院雅洁,苑中有一幢青砖精舍,是一个设施齐全,装璜考究的大套间,套间设客厅、两个副卧、一个主卧,还有一个蒸气氤氲、温暖如春的温泉浴室。

    套间内的家具、坐垫、被褥,俱各纤尘不染,色彩淡雅高贵。

    一日三餐的餐饮,食材新鲜,菜肴精美,餐饮费用及服务,均含在房费中。

    因而,鹿苑的房费价格不菲,一日房费便是十两银子,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如若要提供陪浴按摩服务,则要另外计费。

    在温泉浴室,池子里冒着腾腾热气,屋角点着一盏红烛,烛光摇曳,室内显得既朦胧又温馨,彩色瓷砖砌就的池子旁,有一张宽畅低矮的按摩床,一个裹着浴巾的美女,正在给躺在床上的南极翁按摩,他全身脱得精光,仰躺在床上,眼睛微闭,享受着快感,时不时的哼哼着,他右腕上缠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头锁在鹤杖头部的鹤腿上,只要他微微一动,铁链子就呛啷啷地作响。

    美女年方十六,颜色丽都,体态婀娜,肤色白嫩,曼妙玲珑的曲线,最令南极翁倾倒。

    美女的纤纤玉指,在南极翁皱折苍老的皮肤上游走,每当到了南极翁的敏感部位上,南极翁便哼哼颤动,铁链便呛啷啷地响了起来。

    美女忍不住“吃吃”窃笑起来,南极翁问:“美女,你笑啥?”

    美女道:“我还没见过自己把自己锁起来的人呢,大哥,锁着根破拐杖干啥呀?多别扭呀,莫非你睡觉也上锁呀?”

    不管男人有多老,烟花女子都喜欢把男人叫“大哥”,老鸨说,越老的男人,你叫大哥,他就越高兴。一则,显得热络,当即拉近了二人的距离;再则,大哥也会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不由得他不高兴。

    南极翁是花街柳巷的老嫖客,见得多了,并不在意,道:“怎么不锁,锁。”

    “跟女孩子滚床单,也锁在手上?”

    “保险起见,锁。”

    杏花格格娇笑,笑得花枝乱颤,看得南极翁骨头也酥了,他接着胡诌道:“这根拐杖,对旁人来说不,不值一个铜板,一点用处也没有,对我来说,可是命根子,你别看它不起眼,可是我家的祖传之宝,有了这根鹤杖,就能发家致富,子孙兴旺。我要将这根拐杖,传给子子孙孙,可不能在我手上给弄丢了。所以,要用铁链锁起来,怕它被小偷偷走了。”

    美女道:“谁会偷你这根破拐杖呀,黑不溜秋的,扔在路上,连叫花子都不会多看一眼。”

    南极翁道:“说是这么说,要真弄丢了,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啦。哎,美女,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美女道:“我叫杏花。”

    南极翁问:“你老家在哪儿?”

    杏花道:“扬州。”

    南极翁道:“扬州好呀,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是个繁华之极的都市啊,你怎么到东北来了?”

    杏花道:“我家在扬州乡下,在我九岁那年,淮河发大水,家里的田地全给淹了,为了活命,父母把我给卖了。后来,人贩子几经易手,把我卖到了东北。”

    “你想家吗?”

    “我没有家。”

    “你不想扬州?”

    “我不想,在记忆里,家乡是一片汪洋,房子冒出个屋顶,树上挂着几具尸体,老鸹子围着尸体,呱呱乱叫,打转转,我不想,想起就害怕。”

    杏花漆黑的瞳仁,润湿了。

    南极翁叹口气道:“不说了,不说了,对不起,惹得你伤心。”

    杏花道:“没关系。”

    南极翁道:“杏花,你真美。”

    杏花苦笑道:“我命苦。”

    南极翁指指腰上对称的两块皮炎,道:“你给我挠挠,痒。”

    杏花道:“好。”她边挠边问:“轻重怎样?好不好?”

    南极翁眯着眼,道:“再重点,好,好,就这样,这样最好。”

    杏花道:“怎么得的,这病,是花心过头了吧,嘻嘻。”

    南极翁道:“哪里呀,是爱得太专一得的病呢,人只知道,**要得花柳病,却不知道爱情专一,也会得要命的相思病。年轻时,被个臭女人耍了,害得我得了相思病,茶饭无心,辗转难眠,差点儿想寻短见,后来,人倒没死,撑过来了,脖子边却长出两块对称的皮炎来,奇痒难熬,就找郎中治病,过了几年,脖子边的皮炎是好了,却转到了腿弯,又治,过了若干年,腿弯的皮炎治好了,屁股两边又长出两块皮炎来,再治,过了好多年,又好了,腰两侧又长出两块对称的皮炎来,这么一来,就过了三四十年,才知道,这是不治之症,可不能再治了,再治,皮炎不知会转移到哪儿去呢,这下,我算是彻底认栽了。”

    南极翁确实也找过治皮肤病的行家,不行,自己治,也不行,总是治不好,最后,他决定不治了,世上有许多治不好的病,皮炎就是其中之一,难受是难受,好在一时没有性命之忧,他算是死了心了。

    他可不想暴露自己就是医界泰斗“南海药仙南极翁”,那会找来许多麻烦。年轻时只想出名,出人头地挣大钱,越是上了点年纪,胆子越小了,才懂得和光同尘,韬光养晦,才是保身全身的正道。

    杏花道:“只要有钱,就能治好。”

    南极翁道:“真的?谁能治好?你说。”

    杏花道:“手到病除南不倒,她能治好。”

    南极翁道:“唔,嗯,是吗,这……”

    突然,他灵机一动,道:“还真说不定呢,不过,听说,南不倒的脾气古怪,你听说过没有?”

    杏花道:“有能耐的人,脾气都怪。”

    南极翁道:“野山参客栈来了大批客人,你知道吗?”

    杏花道:“知道,当然知道,是四海镖局的人,男男女女,足有三十来个人,嘻嘻,还有几个尼姑呢,听说,都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是来找白毛风晦气的。”

    南极翁道:“听说柳三哥与南不倒也在其中。”

    “真的?这一回,看样子,白毛风可要倒霉了。”

    南极翁道:“谁倒霉咱可不感兴趣,要找到南不倒,治好我的皮炎,才是正事。听说,野山参客栈全由四海镖局的人管起来了,连客栈老板与店员都不让随便进出。”

    杏花道:“是。不过,有一种人却是例外。”

    南极翁奇道:“例外?哪一种人?”

    杏花笑道:“象我这样的人,烟花女子。那些镖师、趟子手,年轻力壮,可打熬不起,又不能随意进出,到了晚上,就招我等女子去滚床单,累,全是些龙精虎猛的魁梧汉子,把人折腾个半死,哎哟,大哥呀,小女子命苦喔。”

    南极翁哈哈大笑,缠在手上的链子,也呛啷呛啷地响个不停,突然,他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道:“杏花,求你个事。”

    “只要我能办的,只要你舍得花钱,小女子就会去干,说。”

    南极翁道:“请你顺便打听一下,南不倒究竟在不在野山参客栈,若是在,住在客栈的哪个位置?我好去找她治病。”

    杏花道:“就是告诉你,谅你也进不去。”

    南极翁道:“进不进得去,跟你不相干,我自有办法。”

    杏花道:“大哥是白毛风的人?”

    南极翁道:“哪能呢,你看我象吗?”

    杏花道:“听说,白毛风的人,有许多是看不出的,平时跟常人没有一点两样,动起手来,却绝对不含糊。”

    南极翁道:“我不是,杏花,真不是。”

    杏花道:“难道你也是来找白毛风算账的?”

    南极翁道:“你看我都老成这个样了,能是武林高手吗?”

    杏花道:“那可说不定,听说真正的武林高手是看不出的,飞天侠盗丁飘蓬厉害吧,瘦得象猴呢。”

    南极翁道:“杏花,别打岔,我不是,我只想治好皮炎,这病痒起来,那个难受劲儿,没个说,想死的心都有。真的,要是你去野山参客栈,一定顺便打听打听,拜托啦。”

    杏花笑道:“顺便?那可不是顺便能打听到的,要是件容易的事,大哥,不妨你自己去顺便打听打听。”

    南极翁道:“嗨,杏花,别寻我老头子开心了,我能让你白跑一趟吗,放心,会付你辛苦费的呀。”

    “多少?”

    “二两银子。”

    杏花脸一沉,道:“去去去,你当打发叫花子呀,得,钱你自个儿留着买棺材吧,老娘没兴趣。”

    南极翁道:“好商量,好商量,五两,五两银子怎样,杏花?”

    杏花涎笑道:“大哥,再加点,对你来说,放点儿血,不算啥呀,对住得起这客栈的阔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是不是?钱去了还会来,能花才能挣,人活着就要健健康康的,俗话说得好,活要活得顽,死要死得快,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南极翁讨价还价道:“八两,就八两,这个价,总差不多了吧,小祖宗,算我求你啦。”

    南极翁真有点儿肉痛,不过,要是南不倒真在野山参客栈,这个价值个儿。

    杏花道:“预付四两,另四两,事成之后可不许赖呀。”

    “行,依你还不行嘛,不赖不赖,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杏花喜动颜色,笑靥如花,温顺如猫,放出手段,把个南极翁伺奉得欲仙欲死,大有飘飘然,遗世独立,羽化登仙之慨。

    2013/01/3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