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十三 人怕出名猪怕壮

一百十三 人怕出名猪怕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天不负苦心人,金蝉子尤一天寻找西城汤老九的事,总算有了名堂啦。

    宝泉茶馆不是前门大街上最豪华的茶馆,却称得上是最大的茶馆,二楼是一长溜的包厢,收费昂贵,平头百姓花不起这个冤枉钱,是不会去的;一楼是个大厅,收费便宜,除了卖茶水点心的铺子外,大厅正中有个戏台,艺人白天说大鼓书,晚间就换成唱京戏了。

    大厅里摆放着几十张茶桌,从上午到子夜,来喝茶的客人极多,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五行八作的百姓,闲来就喜欢去大厅凑个热闹,听戏喝茶。

    宝泉茶馆是金蝉子常去的场所,他去那儿除了喝茶听戏,最重要的是去灵市面。

    拣个靠墙壁的座头,泡一壶茉莉花茶,戴一顶帽檐儿压得低低的帽子,象是在打盹,又象是在听戏,其实,是在听邻近茶座的客人聊天呢。

    听茶客聊天,真有意思,各地方言都有,南腔北调,有的听得懂,有的听不懂,有聊世道人心,江湖际遇的,也有聊贪官枉法,民生艰难的,嘻笑怒骂,生动有趣,金蝉子尤一天独身而居,一天说不了几句话,却喜欢听别人说话,要不是常听听别人说话,说不定,哪一天自己连话都不会说了。更重要的是,在市井百姓的闲谈中,也许能捞到一点有关汤老九的消息,听说,西城汤老九也好泡茶馆。

    金蝉子尤一天的茶座是预订的,为他订座的是宝泉茶馆的店伙,小白脸柱子。

    在柱子的眼里,金蝉子是个猜不透的人,据说,京城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有些百万富翁,非常吝啬,自奉节俭,衣着寒伧,从不乱花钱,这个少言寡语的小老头,有些来头,若是能巴结上他,或许还能发一票横财呢。因此,只要金蝉子来茶馆喝茶,柱子便会百般小心,殷勤伺候,柱子问他怎么称呼,小老头只道:“我姓金。”柱子就叫他“金爷”,小老头爱理不理地点点头,只要金蝉子来喝茶,自然会额外塞几贯铜板给柱子,作为犒劳,一来二去,两人熟了,金蝉子便委托柱子帮他打听西城汤老九,答应若是消息来源确切,找到了汤老九,自会赏柱子五十两银子,对这个惜话如金的茶客,柱子当然信得过,欢天喜地的答应了。

    前年,柱子在宝泉茶馆还真见过一回西城汤老九,那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中等偏瘦身材,背有点驼,脸色黑里透红,一双眯缝细眼,手里提着黄铜烟杆,不时吸上两口,一靠近,便闻到满身的烟味,传说中京城的头牌神秘线人,就是一糟老头,长得还真不咋的,可自从那次后,一年多过去了,汤老九就再也没来过茶馆。

    听说西城汤老九行踪诡秘,要找到他,不是件容易的事,时间一长,柱子几乎绝了找人的念想。

    一天,他在楼上包厢伺候,见青松阁包厢的门未关严,留着条细缝,便上去关门,走到门口,听见阁内两位客人在悄声说话,甲道:“我要见西城汤老九。”

    听到“汤老九”三个字,柱子心里一动,便在门边站住了,侧耳细听。

    乙问:“啥事?”

    甲道:“为一桩案子。”

    乙道:“若不是人命关天的案子,就别找老九了。”

    甲道:“是大案,人命案。”

    乙道:“好吧,三天后,到我家听回音。”

    甲问:“还得三天后呀?!”

    乙道:“那算快啦,老九忙,没空。”

    甲道:“行,三天就三天,你住哪?”

    乙道:“西直门灯儿胡同三十三号。”

    也就是说,住在灯儿胡同三十三号的那个人,知道西城汤老九在哪儿。柱子高兴得几乎蹦起来,转身悄悄离开青松阁,把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尤一天。

    第二天,金蝉子尤一天就去了灯儿胡同,并在三十三号的斜对面,租了一个四合院,在紧靠胡同的屋里打个小孔,用望远镜窥探三十三号大门的动静。

    三十三号的大门,平时几乎没啥动静,住在院里的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每天,也就只有他进出几次,少有人往来,偶尔有往来的,也都是些精壮汉子,从没见有妇女儿童进出过,显见得,这儿不是一处寻常住家,更象是西城汤老九的一个窝点。

    不能惊动汤老九,要是他受了惊,你就再也找不着了,听说,他在北京城里,有九九八十一处窝点,他要沉下去,到猴年马月才能浮出水面呀。

    窝点多,仇人也多,汤老九明白,要他命的人,多得连自己也闹不清了,在江湖上混,保命第一,赚钱第二。

    柱子向他详细叙述过西城汤老九的模样,金蝉子一定要会一会这位老兄,再作定夺。

    夜间,金蝉子尤一天掠入三十三号院内窥探动静,发觉偌大一个四合院,确实只住了一个微微发福,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院内打扫得干净利落,东墙根有一株大槐树。

    金蝉子尤一天潜伏观察了十天,一天傍晚,一辆驴车停在三十三号门前,车门打开,走出一个小老头来,中等偏瘦身材,脸色黑红,背微驼,眯细眼,手握一根尺把长的黄铜烟杆,没错,就是他,西城汤老九!尤一天一阵狂喜,就象见着久违的情人一般,心头怦怦乱跳。

    汤老九敲开门进去了,赶车的是一位彪形大汉,观察四周动静后,见无异常,才赶着车,离开了。

    看来,赶车的也是汤老九的人,金蝉子尤一天暗自感叹,西城汤老九活得也挺累呀,甚至,比老子还累。

    天色黑尽了,金蝉子尤一天身着黑色夜行衣靠,背插宝剑,掠进了汤老九的窝点。

    北屋窗口亮着灯,他潜到窗下,窃听屋内动静,听得屋内两人在喝酒聊天,切切私语,聊天内容却听不分明。

    便来到北屋门前,微微一推,门栓插上了,推不开,便从怀里掏出匕首,将门栓拨开,推门,闪了进去,道:“西城汤老九,兄弟我找得你好苦啊。”

    八仙桌上的烛光被冷风一激,摇曳不定,桌上摆着酒菜杯盏,坐在桌旁的汤老九与络腮胡子正在喝酒,见状,脸色突变,扔了筷子,齐地往两旁一掠,汤老九手握烟杆,护住前胸,看来,烟杆不仅可用来抽烟,也可用来防身,是类似判官笔之类的奇门短兵器;汉子手里操起了单刀,他俩成犄角之势,准备迎击这位不速之客。

    站在汤老九面前的,是一个黑瘦的小老头,年龄与自己相仿,身着夜行衣靠,此人素不相识,不知是何来头。

    汤老九怒道:“来者何人,报上万儿来。”

    金蝉子将门带上,拱手一揖,道:“在下叫金蝉子,乃无名小卒,夜访汤爷,唐突之至,实属事出无奈,望汤爷多多包涵。”

    汤老九道:“你把背上的宝剑解下来,慢慢放在地上,咱们好说话。”

    金蝉子按汤老九说的做了。

    汤老九道:“把宝剑给老子踢过来。”

    金蝉子又按吩咐,踢了过去,络腮胡子捡起宝剑扔在墙角。

    汤老九问:“你是来买情报的?”

    金蝉子道:“不。”

    汤老九又问:“你是来卖情报的?”

    金蝉子道:“是。”

    汤老九再问:“什么情报?价格多少?不过,老子要不要,还不好说呢。”

    金蝉子眉头一皱,那张脸本就皱纹密布,此时,额上的两道抬头纹,便如蚯蚓般扭曲了,使他的脸,看起来象是秋后一颗饱经风霜的核桃,他冷冷道:“看来,汤爷不要还真不行。”

    “吓,你想强卖?!告诉你,老子不吃这一套,你越是强卖,老子越是不买,再好的情报也不买,看你把老子怎么样!”

    “有了这情报,汤爷定会名利双收啊。”

    “别说名利双收,就是名利百收千收万收,老子也不要,老子天生这个牛脾气。”

    “不用你付银子,兄弟我付银子,汤爷。”金蝉子继续诱导。

    汤老九糊涂了,道:“喂,喂喂,小子,是老子糊涂了,还是你小子发神经了?卖情报的,还要付钱?你到底是买呢,还是卖呢?小子,这一单生意,你就亏大啦。哈哈,新鲜,真新鲜,新鲜事儿年年有,还数今年特别多,巧了,全让我碰上了,哈哈。”

    络腮胡子见金蝉子没了武器,胆子大了不少,提着单刀,向金蝉子步步紧逼,金蝉子象是没见着一般,也不退让,道:“确切的说,在下是来送情报的,不取分文不说,还要再付一笔辛苦费给汤爷,微不足道,聊表心意,给汤爷作酒资,聊表心意,万望笑纳。”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条金灿灿的金项链,足有三两来重,扔给汤老九。

    汤老九接在手里,掂了掂份量,又在嘴里咬了咬,足金成色,没错,出手还真不俗呀,来者是何路数?

    汤老九一笑,道:“谢啦。”

    趁着汤老九说话的功夫,络腮胡子已逼近了金蝉子,手中的刀,突然发动,快如飙风,向金蝉子拦腰砍去,金蝉子冷哼一声,抢进一步,掌影一花,向络腮胡子手腕上切落,络腮胡子“啊哟”一声尖叫,腕骨一阵剧痛,几乎折断,单刀脱手落地,同时,金蝉子一腿斜扫,咕咚一声,将络腮胡子扫倒在地,并一脚踩在他脖子上,厉声喝道:“别动,动一动,在下脚头一使劲,你的脖子就断了。”

    络腮胡子躺在地上,知道厉害,不敢动弹。

    汤老九急了,道:“兄弟,有话好说,何必伤了和气。”

    金蝉子道:“在下可不敢在汤爷面前动粗,只是这位兄弟太不给面子,不让在下把话说完,就要杀了在下,做得也太过分了吧。”

    汤老九道:“兄弟,有话好说,来,坐下坐下,咱们边吃边聊。”

    金蝉子双眼一瞪,杀气暴炽,道:“汤爷,若是你执意不收在下的情报,脚下的这位弟兄,就没命了。”

    汤老九问:“接着呢,接着是不是要轮到老子了?”

    金蝉子冷笑道:“别逼我,接着,说不定就要对不起汤爷了。”

    汤老九阅人无数,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人,是个凶险人物,不仅眼里充满杀气,连全身都裹挟着森森杀气,他的双手骨节粗壮,已攫紧了拳头,手背上布满了如蚯蚓般突露的青筋,充满了野性与力量,刚才,这小子手臂一挥,便将七弟的单刀拍落了,一腿斜扫,便将七弟撂倒了,这小子若是手脚全动起来,那就更凶险了,凭自己这点微末功夫,难有胜算。

    西城汤老九是个线人,他是靠贩卖情报为生的线人,恪守的信条是:保命第一,赚钱第二。

    沉吟片刻,叹道:“唉,既如此,为了七弟的性命,我就收下你的情报吧。”

    这也是汤老九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台,既然武功不咋的,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为妙。

    金蝉子的脚移开络腮胡子的脖子,弯腰伸手,一把将他提起,竟如提一个小孩般轻巧,几步走到八仙桌旁,大刺刺坐下,端起喝剩的酒杯,一仰而尽,道:“剑南春,好酒。”

    络腮胡子捡起刀,金蝉子竟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汤老九看在眼里,暗思,来人武功不俗,看来对自己并无恶意,若是他真要起了歹意,今儿个,看来凶多吉少。

    汤老九也落了座,道:“金,金,金啥来着?刚才一乱,把你大名忘啦。”

    金蝉子道:“在下叫金蝉子。”

    汤老九问:“金兄,你真有情报卖给我?”

    刚才他还自称“老子”,如今变成了“我”,不敢妄自尊大了。

    “是。”

    “该不会是垃圾情报吧?”

    “那不叫情报,叫垃圾。”

    “哈哈,对,说得对,来,我来介绍一下吧,”他指指站在身后,揉着手腕的络腮胡子,道:“这是我七弟,叫袁金锁,不打不相识,来,金锁,你也坐下,陪金兄喝几杯,都是自家兄弟,刚才的误会,谁也别往心里去。”

    袁金锁又去柜内取出一付杯筷,端起酒壶,为众人斟上酒,举杯敬金蝉子道:“金兄,小弟敬你一杯,刚才多有得罪,望金兄海涵。”

    金蝉子道:“好说好说,你也姓金,我也姓金,五百年前是一家,彼此彼此。”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西城汤老九问:“兄弟,你手里有什么情报?”

    金蝉子瞟了一眼袁金锁,对汤老九道:“在下只想与汤爷单独谈这笔生意。”

    袁金锁起身要走,汤老九一把拉住,道:“七弟是我最信得过的人,兄弟但说无妨。”

    金蝉子道:“汤爷既如此说,那在下是多虑了。”

    汤老九道:“兄弟,咱们开门见山,说说情报吧。”

    金蝉子一字一顿,道:“是关于怡亲王买凶,杀害前柳尚书一家十一口的情报。”

    西城汤老九惊道:“是嘛,证据证人呢?”

    金蝉子道:“在下便是证人,证据自然有。”

    “你?”

    “是。”金蝉子道:“前一阵子,听说,刑部在全国范围内,彻查汇通钱庄万历戊戌年间进出的巨额账目,这是一着厉害招数,可惜,时间错了,应该查万历戊戌年前一年的账目才对,在下猜想,老狐狸怡亲王一定吓了一大跳。”

    西城汤老九问:“你怎么知道?”

    金蝉子道:“因为,我是当年的经办人,从调度银票,签订暗杀合同到最后支付尾款,全是在下一手落了。”

    西城汤老九与袁金锁惊得面面相觑,汤老九问:“戊戌年前一年,应该是?……”

    尤一天道:“万历丁酉年。”

    “是嘛?”

    袁金锁问:“金兄到过琉璃厂宝林字画店?”

    金蝉子道:“到过呀,怎么啦?”

    袁金锁定定地端详着金蝉子的脸,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呀?”

    金蝉子讶然,道:“你是谁?你怎么可能见过我!”

    袁金锁道:“记不记得,当年,宝林字画店有两个小店伙?”

    “记得,怎么啦?”

    “我就是其中之一呀。”

    金蝉子恍然,道:“是嘛。我去过八次,第一次走的是前门,其余七次均走后门,况且,时间毕竟久远了,我又不是名人,你当然记不得了。”

    袁金锁默默点头,道:“此话有理。”

    金蝉子对汤老九道:“汤爷,在下的情报有点儿烫手吧。”

    汤老九道:“岂止烫手,简直烫心。你给我这情报干啥?是想发财吧!哈哈,对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可不能白干,要分一杯羹哟。”

    西城汤老九是个线人,他既不是**的线人,也不是官府六扇门子里的线人,他手中的情报是用来做生意的,生意人就是为了逐利,不管你是白道也好,**也好,不白不黑也好,谁出的价钱高,就把情报卖给谁,他以为,人与人本质上没有区别,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嘛。

    汤老九仰脖喝干了杯中酒,仰天大笑,这情报够料,定能卖个好价钱。

    金蝉子的脸色阵青阵白,汤老九没发觉,袁金锁发觉了,扯扯他的衣袖,悄悄道:“老大,不对劲啊。”

    金蝉子问:“你想把情报卖给谁?”

    汤老九得意忘形,道:“谁出的钱多,就卖给谁。”

    金蝉子冷冷道:“当然怡亲王出的钱多啦,卖给他,对吧?”

    袁金锁又扯扯汤老九的衣袖,汤老九这才发觉金蝉子的脸色变青了,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寒光,连忙改口,道:“兄弟,嗯,卖给谁嘛?当然你说了算,怎么拆账,当然,也是你说了算啦,你别急呀,嗯,对吧?”

    金蝉子手一翻,手里多了柄匕首,手一扬,叭,匕首插在桌面上,道:“钱,在下一个子儿不要,情报你只能卖给一个人。”

    “一个人,谁?”

    “柳三哥。”

    “柳三哥?!他知道你是亲王府买凶经办人,会杀了你,兄弟。”

    金蝉子道:“这个跟你无关,你别管,我愿意,该!记住,卖给柳三哥。我要报仇,不要钱。”

    汤老九问:“为什么?”

    金蝉子恨恨道:“万历丁酉年间,在下遵照亲王府老管家的吩咐,在暗中为怡亲王办理有关买凶的具体事宜,前后长达两年,岂料,事成之后,怡亲王为了灭口,将在下一家四口活活烧死了,不,连七个月的胎儿算在一起,是五口,他以为在下也死在里头了,其实,我命硬,没死,活了下来,在下活着,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报仇雪恨,就是要看着怡亲王与老管家,死在仇人的刀下。汤爷,如果你不按在下说的去做,就休怪在下翻脸不认人,中途若是耍滑头,改变了主意,你即便跑到天涯海角,在下也定要取你性命。”

    看着金蝉子冰冷狂野的目光,汤老九由不得打了个寒噤,道:“既如此,那,那就卖给柳三哥得了。”

    袁金锁长叹一声,道:“说起来,我与金兄都是此案中的受害人啊。宫小路事成之后,在离开北京前,对宝林字画店进行了清场,原定计划要将我与另一个店伙豆豆,全杀了,那天下午,豆豆的表弟来店里玩,我因拉肚子,去后门茅厕解手,杀手是个陌生大汉,进店后将豆豆与表弟杀了,以为干完了活儿,离店而去,我算是逃过了一劫。金兄,你的仇,就是小弟的仇,豆豆是我的发小,此仇不报,死不瞑目啊,小弟定当竭尽全力,为金兄找到柳三哥。”

    说到此处,袁金锁潸然泪下。

    金蝉子起身,一把拉住袁金锁的手,道:“好兄弟,谢啦。”

    汤老九道:“人生真是难说得很啊,一会儿剑拔弩张,势如水火;一会儿却握手言欢,亲如手足了。如今,好象我到成了局外人了。”

    金蝉子道:“不,汤爷是主角,没了汤爷,这出戏就不好唱啦。不过,要快,要尽快找到柳三哥,我等了二十五年,等不及了呀。”

    汤老九道:“兄弟,现在你该放心了吧,七弟跟你已同仇敌忾,哪怕这趟生意不赚一个子儿,这个忙,我也帮定了。如今,柳三哥在长白山找七杀手的晦气,想必不久便会回京,我自当调动手下的所有弟兄,设法与柳三哥联系上,相信我,只要柳三哥的脚一踏进北京城,不出三天,我就能找到他。”

    金蝉子道:“好,拜托了,汤爷。”

    汤老九道:“行,那你就说说证据吧,说得越详细越好。”

    金蝉子靠在椅背上,目光沉入久远的往事,说起了万历丁酉年间,那些见不得人的地下勾当……

    ***

    月白风静,乔家大院后花园厢房,铁面神捕乔万全与绍兴师爷余文章对酌。

    乔万全稀稀拉拉的眉毛下,双眼显得非常无奈,他道:“师爷,我有种直觉,觉得买凶杀柳者就是怡亲王。”

    余文章道:“苦于没有证据,对吧?”

    乔万全道:“不,会有的,我手下的人,不是吃素的。”

    余文章道:“那就大可高枕无忧啦。”

    乔万全道:“不,此案由我来办,不妥,谁都知道,十余年前,是怡亲王提携了我。在我心里,这是两码事,他的提携推荐是一码事,我衔恩感激;买凶犯罪是另一码事,若真是他干的,我照样放不过他。”

    余文章心知肚明,道:“你怕别人议论,对吧?”

    乔万全摸摸鹰勾鼻,叹道:“是呀,破不了案,有人会说,是我乔万全弄的手脚,包庇了老狐狸怡亲王;破了案,也有人会说,乔万全是个忘恩负义,见风使舵的小人。真所谓做人难,难做人呀,烦请先生给出个良策。”

    余文章道:“三十六计走为上。”

    “走为上?走到哪儿去?”

    余文章道:“走有各种各样的走法,装病,病倒了,你就与此案脱离了干系,这也叫“走”啊。装病,是官场应付危机的最佳良药,跌打损伤,包治百病。你可推荐一个人暂时负责此案,说是暂时,其实,此人就成了此案名符其实的负责人。注意,千万不要再去过问此案,也拒绝听取此案的进展情况,做到真正撒手不管啦。等到此案一破,过个把月,就说病好了,再出来混吧,免得被小人物议。”

    乔万全手背在鼻子下一搓,笑道:“是个办法。先生,依你所见,谁负责此案合适?”

    余文章道:“猫头鹰胡大发。”

    乔万全道:“对,还是大发办事沉稳,堪当此任。”

    第二天,乔万全果然病倒了,说是因连日来辛苦操劳,慢性风湿病急性发作,高烧不退,卧床不起,向刑部尚书告了假,并力荐猫头鹰胡大发临时负责捕快总堂的日常事务,当然,也包括负责买凶杀柳案的查缉工作。

    英雄只怕病来磨,刑部尚书无奈,只得点了头,胡大发上任了。

    上任的第一天,胡大发去看望了乔万全,只见乔万全躺在病榻上,头上搭着块凉毛巾,脸烧得通红,起初,胡大发以为乔万全是装病,及至见了,却发觉老大竟真的生病了,病得还不轻呢。

    乔万全有气无力地叹道:“离买凶杀柳案的破案日期还有一个月了,心一急,竟一病不起了,关键时刻,倒下了,倒下得真不是时候啊,英雄只怕病来磨,将军难免阵上亡啊,大发,委屈你啦。”

    胡大发道:“哪里话,一有消息,在下会来向老大禀报。”

    乔万全急道:“不,不不,你干你的,我就是被此案害的,一听到此案,头就疼了,晚上就会发高烧,你若是不想我死,关于此案的任何事,不可在我面前提及一个字,凭你的能力,我知道,在一个月内破获买凶杀柳案,根本就不是问题,所以,我在刑部尚书面前着力推荐了你。总之,破了此案,功劳是你的;破不了此案,责任由我来挑。大发,大胆干吧,依皇法办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办事,我放心。千万记住,别在我面前提及此案一个字,我好比是孙悟空戴上了紧箍圈,提起此案,就象是唐僧念起了紧箍咒,提一次,我的头就痛一次,提两次,我的烧就发两次,要再提,我这条命就又痛又烧,烧没了。”

    胡大发道:“真有这样的怪事?”

    乔万全道:“骗你干啥呀,真有啊。别说你觉着怪了,连我自己也觉着怪透完了呢。”

    胡大发道:“那是中邪了。要不要请茅山道士来做做法场?”

    乔万全道:“不用啦,郎中说,这叫神经末梢条件反射,只要听不到此案,头就不痛了,烧就不发了,人就舒坦了,饭吃得下,屎拉得出,觉睡得着了,啥事也没有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病还就好了呢。还有,我的外号叫啥?”

    胡大发道:“铁面神捕。”

    乔万全道:“神捕未必,铁面勉强还当得起,就是为了避嫌,我也该回避此案呀,记住,该咋办就咋办,我绝不进来掺和。”

    胡大发道:“老大既说到这份儿上了,行,那在下就给你顶几天吧。”

    乔万全道:“不过,若是,我得到有关买凶杀柳案的情报,便会派管家告诉你,供你参考,千万记住,我通给你情报可以,你通给我情报不行,这好象有点不大对等,实在也是没办法的事,千万记住喽。”

    胡大发嘀咕道:“这病真怪,老大,兄弟记住了。”

    临走时,乔万全还叮嘱道:“谨记谨记,拜托拜托。”

    胡大发半信半疑,心道:真有这种怪病么?没听说过,想摆脱与怡亲王之间的嫌疑,到是一句真话呀。

    ***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一点儿也不假,西城汤老九的名声大了,找他的人也就多了。

    如今,绍兴师爷余文章易容成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先生,也爱泡起茶馆来了,喝茶是假,打听线人西城汤老九的下落才是真,常去的茶馆,就是前门大街上的宝泉茶馆,

    对余文章来说,最放不下的便是买凶杀柳案,此案不破,不能离开北京,这是他答应过铁面神捕乔万全的话。

    他得赶快把事情办妥了,好抽身逃离北京,飞天侠盗丁飘蓬为了替情人小桃报仇,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从今之后,自己将隐姓埋名,远走高飞了,早知如此,当时就不该管这件事。

    听说西城汤老九是北京的老土地,消息灵通,搜集情报的触觉无处不在,若是找到了他,也许能对买凶杀柳案有所帮助吧。

    可汤老九鬼得很,难找啊,连京城的捕快都搔头。

    余文章明白,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不信就找不到汤老九了,反正,花的银子可向乔万全实报实销,又不用花自己的钱,那就碰碰运气看吧,

    茶馆的跑堂柱子来给他杯里添水,余文章问:“小伙子,我打听个人。”

    柱子道:“先生,尽管说,只要我知道的。”

    “线人西城汤老九。”

    柱子“哈”一声笑了,摇摇头,道:“难找啊。”

    余文章奇道:“你笑啥?难找才向你打听嘛,又不是让你白找的。”

    柱子瞧瞧余文章洗得有点发白的蓝布面袍,头上戴着顶蓝布棉帽,脖子上围着条有几个蛀孔的黑羊毛围巾,也是个穿着寒酸的小老头,心想:会不会又是个土财主?不知他能给多少跑腿费呢,便顺口道:“要找到了汤老九,先生给多少辛苦费呀?”

    余文章道:“你要多少?”

    柱子索性狮子大开口,难难他,道:“纹银一百两。”

    想必要讨价还价,打个对折五十两,我又能猛赚一票了。

    岂料这个老先生特别爽快,道:“成交。”

    柱子肠子都悔青了,刚才,自己要报个二百两,料想这生意也能做成了,再要改口,却改不过来了。

    余文章掏出一锭五两纹银,塞在柱子怀里,道:“这是定金,余下的银子,事成之后,一并付清。”

    柱子道:“要是找不到咋办呀?”

    “怕啥呀小伙子,找不到,银子不用还了,你就留着花吧。”

    柱子从头到脚打量着这个老先生,心道:看来,人真不可貌相啊,又碰上了个装穷的土财主,比金爷还阔气,他问:

    “先生贵姓?”

    余文章道:“免贵姓章,立早章。”

    柱子道:“章先生,章爷,谢啦,一有消息,我马上告诉爷。”

    五天过去了,可柱子却再也灵不到西城汤老九的消息了,章先生天天来茶馆喝茶,也不问人找着了没有,章先生越不问,柱子越不好意思,他为章先生的茶杯续完水,就尴尬笑笑,离开了。

    柱子寻思这么等下去,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找到西城汤老九啊。

    上次,他告诉那个黑瘦的小老头金爷,西城汤老九可能去的一个地址:西直门灯儿胡同三十三号。

    十天后,金爷来茶馆喝茶,笑着将沉甸甸的一封五十两纹银,塞进他怀里。

    平时,金爷的脸绷得铁紧,看起来有点吓人,哪怕说书的把满堂客人全说乐了,也不见他脸上有个笑影,可那天金爷笑了,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额上深深的抬头纹也不见了,想不到他的笑容竟异常灿烂,显得既可亲又可爱,柱子真想上前亲他两口,临走时,金爷只说了两个字:“谢啦。”说完,拍拍柱子的肩头,走了,从此,再没来过宝泉茶馆。

    吓,真是个讲信用的人啊,如今,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讲信用的人不大有了,能赖则赖,要真赖不过去,那就耍无赖,还是个老赖。

    看来,金爷根据我告诉他的地址,找到了汤老九。

    西直门灯儿胡同三十三号,就一个地址,我赚了五十两银子,脑袋真不开窍,只要汤老九的那个联络人没搬家,我再把这个地址卖给章爷,说不定,还能赚个一百两银子呢,要是联络人搬家了,找不到汤老九,就算这笔生意泡汤了,也没啥大不了的呀,一念及此,他就兴冲冲地提着茶壶,向章爷的茶座走去。

    章爷见他走来,道:“有消息了?”

    “咦,你怎么知道?”

    章爷道:“看你高兴的样子,估摸着有消息了。”

    “章爷,啥都逃不过你的法眼啊。”

    “哈哈,碰巧猜的,啥法眼不法眼呀。”

    柱子俯身,悄悄道:“刚才,小的在楼上包厢伺候,听到两个生意人在聊天,偶而听到,他俩也在谈汤老九,……”

    于是,柱子把十五天前听到地址的事,说成了刚才听到的,然后,将“西直门灯儿胡同三十三号”告诉了章爷。

    章爷道:“老朽去核实一下,若找到了汤老九,还有九十五两银子,断乎少不了你。”

    柱子点头哈腰道:“爷,不忙不忙,好说好说。”

    柱子提着茶壶要走,章爷把他喊住了,道:“慢,小伙子,这地址我可买下了,若是再有人来找汤老九,你可不能提地址的事了。”

    柱子道:“这个自然。”

    章爷脸色一板,道:“若是提了,老夫就不客气了,老夫写一张两指宽的纸条,就能把你送进班房了,信不信?!”

    柱子打了个寒噤,心里直打鼓,看来,章爷有些来头啊,弄不好是吃衙门饭的,以后,还是敬而远之为妙,忙道:“信,信信,章爷就放心吧,柱子哪敢啊。”

    当晚,绍兴师爷余文章将地址告诉了乔万全,乔万全派管家将地址通给了猫头鹰胡大发。

    胡大发将瘦猴找来,命其暗中密切关注西直门灯儿胡同三十三号,找到西城汤老九,把他带来,向他索要买凶杀柳的相关情报。

    ***

    夜晚,北京天坛粉厂胡同三百五十六号四合院内北屋,钱胖子与郎七正在喝酒,桌上杯盘狼藉,两人都有了几分醉意。

    郎七道:“钱兄,算咱俩有缘分,有事尽管吱声,小弟水里火里,甘愿为钱兄卖命。”

    钱胖子冷哼一声,道:“老哥可不敢当呀,你是捕头,我是嫌犯,咱可不敢跟你称兄道弟哟。”

    郎七给钱胖子斟上酒,道:“钱兄见外啦,只要钱兄不跑,钱兄想干啥都行。”

    钱胖子道:“此话当真?”

    “当真。”

    “我要出去一趟,你别跟着,行吗?”

    郎七道:“只要钱兄答应不跑,你爱去哪去哪。”

    钱胖子道:“我想去妓院,怎样?”

    郎七笑道:“行呀,钱兄总不能把兄弟撂下,自个儿吃独食吧,相帮携带携带兄弟,也去尝尝腥。”

    钱胖子道:“是不是,说到底,你是来监视我的。”

    郎七道:“理是这么个理,可我总觉得,钱兄是无辜的,对钱兄大可不必盯得这么紧,给我这个差使,其实是个美差,看,每天啥事儿也没有,成天吃吃喝喝,尽花钱兄的银子,世上哪有这等美事。要换了几年前,小弟要想高攀钱兄,钱兄连看都不会看一眼,门儿都没有。谁都知道怡亲王府,有两个亲王最得宠的心腹,一个是铁血忠勇管统丁,分管亲王府所有内务;另一个,就是心腹特使钱富汉,分管亲王府外所有的外务。钱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钱有势有背景,谁惹得起呀,对不对。”

    钱胖子道:“郎七,你只说对了光鲜的一面,却不知道光鲜的背后,有多黑多脏,更不知道,怡亲王有多难伺候,一个不当心,他便起了疑心,动了杀机,末了,老兄我,成了被追杀的目标,幸亏遇上了柳三哥,才活到了今天。”

    郎七问:“怡亲王为啥要杀你?”

    钱胖子把手一摊,编道:“大概老兄我知道的事太多了吧,我还真搞不清,老狐狸为何要杀我呢。”

    郎七当然不信,道:“我就不信,象你这样的亲信,连怡亲王买凶杀柳的事,连一点儿都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呀,真没听说过,在亲王府你要谈论此事,那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找死啊,要知道,到处有亲王的耳目。亲王府外,到是有所耳闻,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作不了数。”

    郎七道:“你跟老管家关系好吗?”

    “好。”

    郎七问:“老管家莫非连片言只语都没提起过?”

    钱胖子道:“还片言只语呢?简直连一个字都没提过!老管家的嘴紧着呢,他干的事,我不能过问;我干的事,他也不能过问,各自干好自己的事,不要多嘴多舌,这是亲王府的规矩,谁坏了规矩,轻则逐出门墙,重则人间蒸发。怡亲王还养着几个武功高强的杀手,由他本人亲自调度,专干些杀人灭口的勾当,前几个月,追杀我的就是这些杀手,至于这些人具体干了些啥,连老管家也不会知道。”

    郎七道:“看来,亲王府内机关重重,不是人呆的地方呀。”

    钱胖子道:“还好,老兄我干的是外场的活儿,在亲王府,一年只呆了一两个月,要在府内呆久了,不把人憋出病来才怪。兄弟,我问你,瘦猴会将抓住我的事,禀报乔万全吗?”

    郎七道:“不会吧,猴哥可精了,他知道啥该说,啥不该说,你放心,他不会说。再说,乔爷与怡亲王也没多大关系呀,乔爷铁面无私,是出了名的,绝不会枉法徇情去庇护亲王,就是瘦猴禀报了你的事,乔爷也不会通给怡亲王。这个,小弟心中有数。”

    钱胖子道:“呸,鬼才信。反正,老子豁出去了,哪一天,老子的命没了,就是乔万全使的坏水儿。”

    郎七拍拍腰间的单刀,道:“哪能呢,有小弟在,谁敢动钱兄,我郎七就跟谁拼,就是乔爷,也休想动钱兄一根汗毛。”

    郎七吹得兴起,便胡说开了,反正吹牛又不用负责任,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管他呢。

    两人谈得投机,吃吃喝喝,贪杯的郎七,竟喝得酩酊大醉了……

    2013/03/1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