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王]忍足君,请注意! > 第52章 狗血未热冷场了

第52章 狗血未热冷场了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那你会喜欢现在的妹妹吗?”

    “无论你什么变了,你都是我妹妹。”

    六年不曾哭过的她,最后,扑在姐姐的怀里泣不成声,直到哭累,睡着了。

    之后每次回想起那哭惨的样子,都觉得丢人,以至于她在对上云琳时便会觉得不好意思。倒是极大的满足了云琳做姐姐的趣味。

    三天后就是运动会,校园里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操场上,遇上几个熟悉的同学,接受他们的关心,心里也暖暖的。

    这段时间她的日子过得特别苦逼,不是这受伤就是那断了,连着请了不少的假。来回大家都是知道,每次碰上个都会说上几句,让她感觉到满满的善意。

    不过倒也传出了不少谣言,各种花样,各种版本,极大的展现了青少年们的想象力。最为无奈的是说她得了绝症,那日她结束了休假,刚迈进校门就被若有似无的目光锁定,还不是一双两双,而是一群。当时还纳闷,她摸摸嘴角,拉拉衣摆,在确定毫无问题之下,怀着一颗疑惑不解的心到了教室。

    谁知,刚一进门,平日里说得上话的几个同学都扑了上来,面容凄迷,声线悲怆,“纪同学请一定要保重身体。”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我身体可棒了!云夕眨眼。

    “纪同学,以后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我。”

    是要上刀山下火海吗?云夕脸部轻抽。

    “纪同学......”

    结果闹到最后,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解释了他们也半信半疑,得,反正不能阻止他们的猜想,她也无所谓,只是能不要到哪都是双双泛着同情的眸子吗?有种要被他们的目光窒息的感觉。

    操场上,云夕正一遍一遍地测试自己百米冲刺的时间。手臂姑且没什么大碍,好坏也就这两天的事儿,既然答应了班导,她就觉得有必要以班级荣誉为先。况且这班上还真没什么人可以参加跑步,两圈下来就累到了一批,估计平日里专车接送也别提有什么机会运动了。就连西园寺都被拖进来凑了数,可想班上总体水平弱到了何种地步。

    啊啊,不是看低了西园寺,只是一个跑起步来,还时刻保持优雅姿势的人,能快的起来吗?摇头,自然是否定。

    “比之前少了零点三秒。”掐表的同学惊喜的叫了起来,别看仅仅零点几秒,却是极难逾越。她来回测了将近九次,几乎耗尽了最后的体力才有所进展。可见以分秒来决定胜负的比赛非常残酷。

    “你的手可以吗?”西园寺问。

    “没事。”云夕撑着膝盖,声音里带着喘息。

    西园寺叹了口气,知道她决定的事情不会放弃,这多说也无用。

    这几天忍足放学都等在教室门口,班上以及隔壁几个班的女生都会整齐划一的发出‘啊——’的惊叫,这习惯了也就没觉得什么,就当是测试耳膜的承受度。

    西园寺不知道两人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但总算没人魂不守舍、没人闷闷不乐,细瞧还觉得有了进展。都恢复了,这样就好,她想。

    忍足给她的感觉有些变化,虽然很少会来班上,每次多半跟着迹部,但总会朝她微笑着颔首,然后跟围上来的女生谈笑。

    现在他总是站在门口,等云夕走出去,然后一起离开,期间并没有理会周围女生投来的视线,或许心里直惦记着云夕吧。

    反而是她去注意其他人的目光,有羡慕、有惊讶,自然也有嫉妒的,女生的情感真是丰富。这让她有些担心,在冰帝发生女生因为网球部受威胁、受伤的不会少,长濑美杏跟西园寺明莎就是典型,之前被迹部警告过,如今算是安分了。但不能排除其他女生不会有什么想法。

    总之有种闺女要出嫁了的担忧与心酸感,西园寺摇摇头将视线落在了曲谱上。

    运动会过后,不久便是期末,而离全国青少年音乐大赛的时间也迫在眉睫。

    这样的急迫感令她不得不打起精神,作为即将毕业的部长,她希望给音乐部最好的回忆。因此,一旦空闲,她都会将曲子一遍一遍的在脑中演练。驯爱总裁·老婆,生娃有赏

    “你在看什么?放学了还在学习吗?”忽然毛茸茸的脑袋从她身后窜了出来。

    ——惊了她一跳。

    “对不起,吓到你了。”声音倦懒而柔软,来人动了动,离得近了还能闻到沐浴露或是洗发水的香味,甜甜的果香,忍不住联想到可口的水果蛋糕。

    难怪云夕总说他看上去就很有食欲的感觉,看着他吃饭,食物都会是甜的。吃什么长什么,喜欢蛋糕的人看上去真的很有蛋糕味呢。

    “慈郎不要老是从别人背后钻出来。”接着是红色的脑袋凑了上来。这该是草莓味蛋糕。

    自然的,另一个熟悉的身影紧随其后,“西园寺是在准备音乐大赛吗?”

    “是啊,你们不用为运动会准备吗?”西园寺合上书,微笑着望向抢坐旁边位置的慈郎跟向日。

    回答她的是迹部,“本大爷不需要临时抱佛脚,A组肯定能拿到冠军。”

    “大爷好自信,如果你们班拿不到冠军怎么办?”云夕跑完回来,软软的挂在了椅背上。

    “不可能。”迹部肯定道。

    “那我们打赌怎么样。”忍足一下子就贴了上来。

    云夕怒,“我都是汗,离我远点儿。”

    “我不嫌弃。”忍足摇头。

    “我嫌弃。”抬脚踢向忍足,但见忍足早一步撤开了身。

    在旁人看来,能够俘获忍足这样的男生的女生,与能够攻克云夕这样的女生的男生,都是他们仰望的对象。就像现在,一个厚脸皮以至于众目睽睽贴着人家不放,一个性情无束到动不动就亮出暴力手段。

    “你刚刚说了什么,听起来挺有趣。”

    才怪。她只是想要转移大家的注意,甚至令忍足说什么也没听见。

    不过效果很明显,因为大家都会好奇。

    忍足笑道:“我们打赌,看A组会不会拿到冠军。”

    “不公平,A组的实力我不确定。”

    “那单论女子接力赛怎么样,除非你对自己的实力没信心。”

    “赌约?”

    “输的人答应赢得人一个要求。”

    云夕思索须臾,丝毫没注意到给她打眼色的西园寺,“好,就这么定了。”

    忍足平静的微笑下是满满的算计,让其他人看的直打哆嗦,唯独云夕还毫无察觉,至少接力赛他们班还是能撑得住场面......吧!

    和众人约好晚上去游戏城,云夕从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经过附近的贩卖机买了瓶饮料。依旧是苹果味。

    当易拉罐在垃圾桶边缘打了个转发出‘咣当’的声响,她忽然觉得记忆与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相合,她摇摇头,迈开步子。

    没想到会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是巧合吧,眼前的女生她不认识,但却有过印象。正是那天跟忍足在这里出现的女生。

    如果没猜错的话,该是忍足的追随者,至少那天她的举动令人遐想,而现在的神情则是足以证明。

    “你有事吗?”云夕开始明知故问。

    这些天多少有预感会有人找她,多半会是麻烦吧,这她从西园寺那里得到过提醒,以往跟王子们有过接触的女生不少因为各种原因退学,都几乎成了一种风气。别看是贵族学校,教育是高了,但性子都是天生的,有些人矜持只是表面,真要狠起来那可不是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心机。重生合家欢

    像忍足这样的男生,各方面优秀,待女生又温柔,喜欢他的女生多得就不用说了,这她是耳闻目睹,感受的真切。

    起初她只当是少女对美少年的憧憬,因为当时她不会想到会跟忍足、交往,正如她不会想到西园寺跑去跟人吵架,慈郎讨厌吃蛋糕,向日不跳脚,迹部剃光头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世事难料,就像此刻她停下了脚步。对上面前这面容俏丽,身形柔弱的女生,不得不说,要是自己是男生,也会喜欢的吧,因为她易推倒,云夕坏坏的想。真是的,这时候怎么能够走神。

    她够冷静,没有什么异样的神情,就像是无意间碰上你,然后跟你话几句家常。但很快的,女生话里的调调,让她知道了用意。

    “纪桑是在跟忍足君交往吗!”明明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云夕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早点离开,对方的样子像似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这让她想起以往看过的狗血剧。总觉得现在的孩子都被电视剧感染了,动不动就小树林,小河边,教学楼后方,也许下一刻,就是有谁受伤的场面。

    才不要,她已经受够了捆绷带的日子,这好比将她关进了笼子,没有了行动自由。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女生得不到回应,抬了抬语调,冷静的面容上出现了裂痕。

    “对不起,刚刚有些走神,你说了什么?”云夕很无辜。

    “你......”她一跺脚,果然有些生气了。

    “啊,不好意思,我该走了,有什么事情下次说好嘛。”云夕侧身就快步朝外走。

    女生急了,伸手就去扯她的衣服,可怜的脚下又是一绊。

    ‘嘶啦’云夕运动外衫的拉链被扯了开来,一下子没了遮挡,露出了蓝色调调的小背心。

    一瞬间周围的空间像玻璃般裂了,这,这,这是狗血还没开始就先冷了场。

    云夕蹲在她的身前,用手指戳了戳她,可惜她完全僵硬了。云夕的神情有些为难,“你叫什么?”

    女生趴在地上,还没从事态中回过神来,有问必答:“九条织子。”

    “啊,九条桑是喜欢忍足的,对吗?”她又问。

    织子乖乖的颔首,接着猛然惊醒,本来是来找她麻烦的,怎么像是找来了麻烦呢。当即脸绿了。

    “九条桑喜欢忍足,那干嘛要扒我衣服呢,我很冷诶。啊秋——”极为应景的打了个喷嚏,云夕揉揉鼻子,无辜的望着她。

    入眼是雪白的肌肤,九条张着嘴,低头看了眼手中拽着的衣服,虽然同样是女生,但还是红了脸,“这个,那个,对不起——”

    “啊,没事没事。虽然被你看光了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你道歉了还是可以原谅的。”

    骗人,明明没有全露出来,云夕这是在找麻烦,谁让对方先找她麻烦呢。

    吱吱唔唔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地上凉,小心感冒呢。”云夕站起身,抚平衣服的褶皱。

    见她转身,九条急忙开口,“等等,我,我本来是想让你放弃忍足君的。”

    “是觉得我配不上他吗?”云夕问。

    愣了,也许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

    “没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说法,喜欢不就好了吗?”云夕勾起嘴角。

    “是啊,喜欢就好,但是也要是相互喜欢才行。”九条苦笑,看着有些讶异的云夕。

    从国中起,她的视线就一直追随着忍足。直到毕业,九条都不曾与忍足有过交集。

    后来,升到高等部,当看到班级分配榜上的名单,忍足侑士的下面是九条织子,她开心的一个晚上没有睡觉,难耐少女悸动的心。爷,别缠

    他身边总会出现各色的女生,也许他自己都忘记了,但是她却清清楚楚的记得,记得他的第一任是大一届的前辈,很温柔很美丽的女生,但却心机深沉;第二任是现在的文娱部部长,算是高雅的女生,但却目中无人。第三任是活泼可爱的女生,却是十分娇气......啊,想想还真是多呢,但她一点也不在意,因为忍足并没有给过谁真心。直到,直到眼前的女生。起初在知道对方是平民家庭出生时,她想,至少忍足家不会同意吧。

    后来她知道是自己想错了。那天下着雨,她鼓起勇气,终于说出了对他的喜欢,可能是觉得快毕业了,害怕再没有机会,但被拒绝了。看着他抱着面色发白的女生匆匆离开,紧张担忧怒意,呵,好复杂的神情,那一刻她算明白忍足也有真心,只是给了别人。

    “我很嫉妒你,非常非常!”九条哭了,似乎连她自己也很震惊,慌乱的摸着脸上一个劲落下的眼泪,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没有再哭过。

    这一刻,云夕的心情有些不是滋味,或许不该让她来说,但是爱情真是残酷。

    “漂亮女生哭了就会变丑呢。”

    手帕轻轻抚过她的脸,很温柔,很温柔,九条呆呆的看着她,忘了动作,任由泪水流下。

    似乎透过她想起了什么,目光虚浮。

    国中两年,忍足跟九条只说过一句话,还是在她国二转学到冰帝受到了排挤,最后只会一个人躲起来哭泣。记得是那个蓝发帅气的男生站在了她身旁,同样的话语,同样的语调,‘啊啦,漂亮女生哭了就会变丑呢。’明明轻浮的让人生气,但她还是沉浸在了对方的温柔。

    云夕蹲在她前面,一手托着腮帮,一手在她脸上捣鼓,起初是擦眼泪,到后来就改成了捏脸蛋。这样的女生真难让人讨厌,明明是情敌才对,云夕有些郁闷。

    她看着擦干了的脸,纯天然,无化妆品,很满意,“不哭了?起来吧。”

    九条点点头,搭着云夕的手起身。

    忽然,“怎么这么慢?每次都让大家等。”是忍足他们。

    “啊?那个,那个人有三急嘛。”云夕朝她们招招手。

    直到他们走远,九条才从树后走出来,望着他们,目光似乎没有了方才的复杂。

    “真是的,不会先打个电话嘛,让人担心。”西园寺说。

    “抱歉抱歉,下次会注意的,走吧,好久没去游戏城了,今天我要跟岳人大战。”

    “谁怕谁,上次你可是输的好惨啊!”向日立刻信心满满。

    “啊啊,岳人终于跟我说话了。”云夕笑道。

    自上次闹不快之后,向日有些天不理她。作为朋友,向日很真心,平时看上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其实都看的明白。

    向日有些别扭,“我才不要跟你说话呢。”

    “这样我会伤心的,岳人可是我要好的朋友啊。”云夕说道,“而且我不是有意瞒着大家的。”

    向日认真的看着她,“那,那我原谅你好了,说好了是朋友,以后你们两个不能出去吃独食。”

    这是矛盾的重点?

    “岳人是觉得我们两前段时间都没怎么跟他说话才闹别扭的吧。”忍足轻笑。

    “是这样吗?”云夕疑惑的看着向日。

    “才,才不是侑士说的那样。”说着,向日的脸泛起了红。

    ——总算恢复了,习惯了吵闹,忽然安静的几日真是难受,云夕想。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从闭关期偷偷跑出来码字的人,你们不给点鼓励吗?

    好吧,我真担心自己会挂了,送上这章攒人品,保佑考试通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网王]忍足君,请注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好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好闲并收藏[网王]忍足君,请注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