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末恶匪 > 第四十五章捕头王树汶

第四十五章捕头王树汶

作者:迷迷糊糊的虫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捕快这个职业在过去的时候可是一个苦差事,不过这也是分人干。

    清末的时候捕快的职业就相当于我们现在的警察,不过这个警察管的实在是太宽了点。

    缉匪拿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成了辅助的事情,他们最主要的事情是收取皇粮国税,各种各样的摊派等等,枪了国外收税官的不少活计。

    看起来不起眼的职业,但是油水却相当丰厚,这也是分人干。

    好人干不了,坏人抢着干。

    他们的地位怎么说哪!属于贱业,也就是下九流了吧,清楚一点就是你要是当了捕快,那么三代之内是不许你考取功名的,怎么样这职业是不是太让人看不起了。

    可是他们的权利相当大,由于有了缉扑的权利,他们可以对小老百姓随意的行使自己的权利,比如说白吃白喝,吃完被告吃原告,或者往你家门外扔个尸体什么的,然后讹诈点钱财等等。

    但他们对于什么秀才一类的就不敢惹了,等到了清末更是多了一种人,教民。

    没错就是教民,这些捕快可是不敢惹教民,因为惹了教民,教民就会找神父,神父就会出头找县官或更大的官,这些捕快就倒霉了,轻的被打板子,重的直接就开革了。

    到了清末的时候,这个官员的队伍越来越大,衙役的队伍也就更大了,就这么说吧,济南府的衙役最少也有几千人,就是历城县这样的小县城也有个千八百的,当然了这些人当中并不是都吃官饭的,他们大部分都是帮役,白役。简单点就是我们现在的“官府临时工”。

    这古代的县衙或郡府行政管理基本上就是三班六部,三班为皂班、快班、壮班职责在于执刑与跑腿,六房为史、户、礼、兵、刑、工六房,有意思吧,好像跟中央机构差不多是不是。

    这个三班六房,基本都是本地人来干,文化水平也不高,什么人都有。

    县官来上任哪!那就更有意思了,他往往要带着一帮家丁与长随。这些人可都是跟县官是一体的,他们就相当于助理了,清朝规定县官随带人员限二十名,但是大部分都超标,一般来说吧,小点的地方带个二三百人,大的县城就要上千人了。

    除此之外,这县官没来上任前就会不得不接受若干的“荐仆”。

    这“荐仆”是干吗的?嘿嘿是大官塞给你的,你不要也得要。

    怎么好像少了点,对了就是清朝的县官上任前,一般会聘请若干饱学之士,叫做幕友,俗称就是“师爷”。

    所以电影、电视里演的那些县官上任的时候,仅仅几十人或几个人那就是扯蛋了。

    县官带着这么大的一帮人到县城当然不是玩的,这些跟随来的人可是要权利的,这样就形成了特有的中国特色,一个县衙两套班子。

    本地的三班六房是一套,县官的家里是另一套,注意那时候是县官负责制,他老人家说了就算数,他想怎么的就怎么的。

    同时这些跟随县官来县城的人,可是跟着县官一起来发财的,不然谁吃多了跟着你喝西北风啊!这些人可是没国家工资的,那可都是县官自己掏钱,你们说就县官的那点俸禄银子够干吗的,不贪不捞都能把自己饿死。

    那么县官国家给多钱?不太多,年俸禄杂七杂八的都算上大概是一千一百多两,但是他要养二三百人,你们说他的工资够吗?

    还有一个最特殊的现象就是这些县官都干不长,光绪年间大概也就干个1.46年你就要滚蛋。

    大家都知道一个头头在一个地方待不长的后果就是拉亏空给后继者,所以清末的时候中央政府经常查地方的亏空问题。(这里本来该说点什么的,算了就介绍道这里吧,你懂的。)

    上面扯了这么多了,我们该扯我们的了。

    ****************************************************************************

    那么一个小小的捕快有多少工资拿?

    这些衙役的年平均工资是六两白银,注意是“年”,不是月。

    那么也就是国家给一个公务员一百斤大米就让他干一年。

    济南府府衙的捕头王树汶就是干捕快的,不过他是捕头当然工资要高点,也不多一年就十八两银子。

    其实他的工资根本就没用过,光是给上差的孝敬这点工资都不够看,他主要的工资来源就是各个商家的孝敬,以及敲诈勒索而来,也没那么严重,就是打官司或者滩上官司的人的孝敬。

    这济南府里除了一些带功名的人物他不敢惹,其他的人看到他都要叫声“爷”或者“翁”。

    但是自从济南府里来了洋神父出来教民后,这些教民他也不敢惹。

    惹了教民,招来神父,招来神父就惹了府君,惹了府君你就等着挨板子吧。

    所以目前有多出了一类他不敢惹的人,教民。

    可这教民也有求到他的一天,使的他今天相当的舒坦。

    说起来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一起大案子,一百七十二个教民被人从府城里绑了票。

    这么大的案子自然就需要他出头,稍微一查就查到了新成立的一家商号“瑞福祥”身上。

    连忙带着三班的衙役浩浩荡荡上百口子,就把那个位于城西的“瑞福祥”给围了。

    帮役刚要上前砸院门,就见大门一开,里面出来一个脸上带着一道长伤疤的人,冷冷的看了看围在门口的衙役们,叫了声“谁是王捕头、王爷,我们掌柜的叫他进来。”说完转身就进了院内。

    听到喊的是自己,王树汶先是一愣,然后看了看左右的衙役,就晃着身子进了院门,可一进院门王树汶就楞住了。

    院子里厢房边站了二十多个精壮的汉子,一个个手里都拿着快枪正对着院门,大有自己这些人要是硬闯就开枪的架势,吓的王树汶腿都软了。

    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王树汶稳了稳心神,走了两步,仗着胆子对着刀疤脸说道:“我就是王捕头,不知是否是高掌柜的叫下的。”

    刀疤脸瞪着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王捕头道:“你就是王捕头,跟我走吧,我们掌柜的在里面等你哪!”说完做了往里请的手势,但不等王捕头反应过来转身就往里走。

    王捕头连忙小跑两个跟在后面嘴里还说道:“早就听说你们掌柜的仁义,几个城门的老哥都跟小的们说了,这几天还想来拜访一二,那想到…………”

    王捕头跟着刀疤脸穿过前院,一进到后院就看见院子中间搭了一个大竹棚,里面有好些的工匠正在干活,一个个忙的是满头大汗。

    这些工匠都穿着跟外面的拿枪汉子同样的衣服,一种深蓝色的紧身小衣,脚上穿着的都是一种没见过的低腰矮鞋。

    这些工匠当中有一个人很是特殊,他穿了一身王捕头也叫不出的衣服。

    衣服上面对开的,竟然没有纽扣而是一条金属的细链条连接在一起,束袖,宽衣下摆又收在腰下,看着人就是精神。而且这个人没有辫子。

    就见刀疤脸紧走几步到了那人的跟前对着那人喊道:“掌柜的,王捕头到了。”

    那人听了后,转过头看了看正小心观察自己的王捕头,白浄浄的圆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双剑眉舒展开来,鼻直口方,冲着王捕头一拱手道:“王捕头,进屋里说话,这里太乱了。三哥啊!给整点茶水来,给外面的衙役们也送点过去,我和王捕头有点事情商量一下。”

    “好嘞,王捕头屋里请。”刀疤脸走到王捕头的跟前对着王捕头用手做了一个请的表示。

    王捕头无奈的笑道:“一起。一起。”说完等着高鸿升走到跟前,连忙跟着进了边上的一间大库房中。

    整个库房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金属零件,地当中放了一张木桌,桌子边上摆了两个长条凳,高鸿升也没跟王捕头客气,自己先一屁股做了下来,然后对着王捕头笑道:“坐,这里简陋了点,王捕头别见笑。”

    王捕头连忙也坐在另一条长凳上陪着笑道:“岂敢,岂敢,您这里才是大买卖的地方,看看这一地的东西,就知道您是做大买卖的,我在其他商号都没见过这些东西。”

    这时候刀疤脸进了门来,手里拎了一个大茶壶,走到桌子边上,将桌子上的两个大茶碗,“啪、啪”两声分别扔在了王捕头和高鸿升的面前,用大茶壶里的茶水将碗添个八分满,将大茶壶“咚”的一声墩在桌子上,转头盯着王捕头道:“喝茶”。

    吓的王捕头连忙站了起来陪着笑道:“有劳,有劳。”说完还拱了拱手,这才小心的坐了下来。

    高鸿升淡淡的一笑冲着刀疤脸道:“三哥,您到门口看着点,我跟王捕头谈点事。”

    洪金财点了点头,转身出门将库房门一关就站在了门口。

    高鸿升见库房门关上了,洪金财还站在门口微微的点了点头,看来老三不错,怕自己吃亏还在门口守着,转过头看了看王捕头,微微的一笑道:“王捕头,您看我的这把左轮怎么样?”

    说完高鸿升将拉链轻轻的一拉,从夹克衫里掏出一把大左轮手枪出来,顺手就放在里桌子上,眼睛死死的盯着王捕头。

    王捕头现在都傻了,自己是不是进了强盗窝了,这外面二十多杆洋枪,这里面一个年轻轻的掌柜的,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大左轮来,这是要干嘛?

    见王捕头傻愣愣的就盯着大左轮看,竟然连声都不知一声。

    高鸿升笑了笑道:“看来这个没进您的法眼啊!我这里还用一个你看看。”说完高鸿升一抬腿将肥大的裤腿一撩,从小腿的外侧又拔出一把稍微小点的左轮手枪扔在了桌子上。

    王捕头现在汗都下来了,这玛德就是一个土匪头子,什么大掌柜的,谁家大掌柜的带两把枪。

    自己怎么闯进了强盗窝里来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高鸿升淡淡的微笑着、玩味的、看着见王捕头满脸的汗水,从小到大渐渐的汇聚成一股股的细流,顺着王捕头黑瘦的脸颊趟了下来流进脖子里。

    看看差不多了,高鸿升轻笑了一下道:“看来王捕头不太喜欢这刀刀枪枪的,你看看你喜欢这个不。”说完高鸿升盯着王捕头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出来,将银票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用左手轻轻的推了过去。

    王捕头现在彻底傻了,桌子上的那几张银票上面清晰的写着一千两的标记。

    这时候高鸿升笑着说道:“看来这些刀枪吓着王捕头了,我先收起来。”说完就把这些左轮手枪都从新插回了枪套里,然后又瞅了瞅王捕头轻声道:“怎么嫌少吗?不少了,一张就能买你命了,那可是六张,都够买你六次了。”

    这时候王捕头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高掌柜的,高爷,您这是干什么,吓死小的了,您把这些收起来,收起来,您说什么事,小的一定给您办的妥妥的,您可别吓小的了。”说完连忙将面前的银票推回了高鸿升那边。

    高鸿升哈哈一笑道:“我们瑞福祥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收回来的,给你了就是给你了,不用客气。这些不是给你一个人的,你也有不少的同僚和朋友,还有不少的手下吧,大家怎么也的都沾沾光不是。”

    “至于府尹老爷那里,你就不用管了,那边我们另有安排,不过你是少不了要挨挨板子什么的,放心,挨一板子我们这里给你五十两,你最好多求求府尹老爷多打你几下,这样你就发财了,哈哈哈。”

    “高爷,高爷,您说笑了,说笑了,小的是真不敢收,您就饶了小的吧。”

    “我知道你是为了教民的事情来的,放心。那事不是我们做的,但是不妨碍我们借着这件事发点小财,至于能赚多少就靠你们来帮衬了,挡人财路的后果我不说你也能知道。这可不是我一家的事情,全济南府的当铺,钱庄,商铺八成以上都参与了进来,你难道?”

    “高爷、高爷,教民的事情真不是你们做的?”

    “不是,告诉你一下,你好能交差,骷髅帮在黄崖山。教民的事情真不是我们做的,不过我们知道是谁干的,这件事咱们处理好了,大家都有钱赚,你可不要挡了大家的财路。哈哈。”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高爷,那小的就收了,您看这事情该怎么办?”

    “这个事情简单,你们…………”

    (又一万多字被俺给删除了。本想突突突的码点字过去算了,可一想这不是糊弄吗,还是老老实实的一点点写吧,不然真的就成了账本了。求点收藏、推荐吧。俺好久没求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清末恶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迷迷糊糊的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迷迷糊糊的虫子并收藏清末恶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