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赫围猎,太子和十一阿哥遇险,又被睿亲王多尔衮所救。此事很快就传遍了营地,一时间,来探望两个孩子的人络绎不绝。

    弼尔塔哈尔是其中最苦逼的一个。论私,他是雅图的额驸,是福临的姐夫;论公,他是科尔沁的世子,太子则是国之储君,不管怎么说,他都必须和福临打好关系,可这个太子偏偏不爱鸟他,总是别扭得要命。而且,他对雅图还是很喜欢的。临行时,雅图也对他千叮万嘱,吩咐他保护好太子,这下太子受惊,回去后雅图定然会给他好看。

    所以,又要去面对这孩子的冷嘲热讽了吗?他不就是多了几个女奴吗?他又没有对雅图不够尊敬。

    “姐夫!”

    这甜甜的声音吓了弼尔塔哈尔一跳。姐夫?太子在喊他?他是产生幻听了吧?弼尔塔哈尔苦笑着对帐子里的福临、博果尔和多尔衮问了好,关心的问道:“太子殿下最近身体如何?”

    “嗯,好的很呢,多谢姐夫关心。”福临依旧甜甜的笑,“姐夫不用担心,回去后我会告诉雅图姐姐你对我很好的。”

    后背莫名有寒气,弼尔塔哈尔苦笑两声,“哪里,雍穆公主特意嘱咐过我照顾太子殿下的。”

    “嗯,我知道,所以姐夫的帐幕里多了个好漂亮的侍女呢!”福临收起笑脸,“十一弟亲眼看见的,姐夫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呃,果然问到这个事情了。弼尔塔哈尔很是疑惑,女奴而已,又不可能对雍穆公主产生任何威胁,怎么太子就对这种事情特别在意呢?要知道,公主本身都不在意这些的啊!再说,太子年纪幼小,这种问题让他怎么解释啊!

    一旁的多尔衮见弼尔塔哈尔汗都下来了,连忙帮他解围:“那只是人家送的一个女奴,侍奉世子洗漱什么的。太子这里不是也有许多侍女吗?”

    这是不一样的,至少我这里的侍女们不会和谁上/床。福临一脑门黑线,博果尔天真的插话:“我那里也有好多侍女哦,不过都没有世子姐夫那里的漂亮!”

    弼尔塔哈尔嘴角抽搐着,多尔衮哈哈大笑:“你们两个小鬼,等你们长大了就知道了!”

    “那等我长大了,太子哥哥还会是我的太子哥哥吗?”博果尔忽然很是忧虑的发问,“要是那样的话,我还是不长大比较好。”

    “放心,你的太子哥哥永远是你的哥哥。等你长大了,说不定他就是你的皇帝哥哥了!”帐幕门帘一动,皇太极大踏步进来。

    众人连忙起身行礼,皇太极快走两步,将福临按在床上,看一看一旁的博果尔,笑道:“小十一比你小都没有事,你反而着凉了。”

    福临笑笑,博果尔却很不服气的反驳:“太子哥哥一直在照顾我,又给我吃东西,又给我披衣服,我才不生病的!”

    “哦,原来福临是个好哥哥呀。”皇太极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手,“对了,你大哥特意给你找来大夫,还找了厨子做那种甜得腻死人的点心。等你好了,可要好好的谢谢他。”

    “当然了,大哥对我可好了,他还教我骑马,教我射箭呢!”福临很乖的点头。

    皇太极坐了一会儿后离开,顺手带走了多尔衮和弼尔塔哈尔。博果尔揉了揉眼睛:“太子哥哥,我困了,可不可以跟你睡?”

    “傻孩子,你就不怕过了病气?”福临笑道,“等过两日我的病好了,你日日跟我睡都没有关系。”

    博果尔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奶嬷嬷回去了,福临这才躺了下来,吩咐下人谁都不许来打扰,自己闭上眼睛,大脑却依旧放松不下来。

    伊宁是镶黄旗的,多尔衮已经派人回京去查探他的底细。按照常理说,两黄旗是皇太极直属的,应该也会忠于太子,他并没有杀自己的动机。莫非,他真的只是想另外走一条路?

    福临翻了个身。如果当初自己问一句路怎么不对,会有什么结果呢?或者伊宁会说只是抄近路,或者,他会当场下手,将自己和博果尔都杀了。

    所以,他依旧不后悔自己杀了他,只是一直到现在,他总是会梦见那鲜血喷射出来的一瞬间,没有一晚上能够睡好。

    其实,这不是他手上的第一条人命。上辈子的时候,他杀了的人,是他的父亲、继母,以及毁掉了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父亲和那个年轻女人结婚后,很快就给他生了个弟弟。顿时,他便成了没有父母的孩子,虽然有着外公外婆,可外公外婆有着一堆孙子孙女,对他这个没娘的外孙只能格外照顾一点,他的日子过得并不是那么顺心。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计划。他想尽一切方法,娇惯那个弟弟,帮他做作业,给他零用钱,教他打游戏,教他偷东西。最后,弟弟学会了逃课,学会了赌博,学会了泡吧,学会了抽烟喝酒,终于,在他不动声色的诱惑下,学会了吸毒。吸毒者花费一向很高,当时他已经上大学了,便将自己所有的零花钱和打工挣的钱都寄回家去给弟弟,然后介绍弟弟认识了一帮放高利贷的。弟弟借高利贷,自己是中间人,还可以吃回扣。

    对弟弟来说,钱总是不够用的,便萌生了歪念头。没有多久,弟弟就因为藏毒和抢劫被判刑,送去了强制戒毒所,还欠下了一大笔高利贷和罚款。他打印了一封检举信,寄到父亲的单位。家里有吸毒人员,还跟发放高利贷的黑社会扯上关系,父亲在机关呆了一辈子,还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干部,临到快退休之际,因为这件事坏了名声,也丢了工作。

    之后,父亲迁怒于没有管教好儿子的继母,两人的关系日益紧张,天天都是吵架。家里的钱已经被弟弟挥霍得差不多了,父亲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还债还是不够。这个时候,父亲才想起还有个挺有出息的大学毕业的大儿子,想去找他。只是,他早已投身入魔都的滚滚人潮之中,就连外公外婆都不知道他的所在,父亲一无所获。

    在日复一日的争吵中,父亲老得很快,高利贷天天上门逼债。他又花了自己将近一年的工资雇了一个帅气的牛郎去勾引继母,继母很快陷入爱河,闹着要离婚。终于,父亲忍不住了,掐死了继母,关上门窗,拧开煤气。

    这两条人命是他一手造成的。据说,戒毒所里的弟弟听到这个消息后,精神接近崩溃。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为惨死的母亲报仇。在这二十年里,他时时刻刻在父亲面前扮演着透明人,对继母和弟弟笑脸相对,扮演着称职的兄长,天晓得他多想痛快的拿刀子杀了他们。不过,最终他还是成功了,没有人怀疑他,他还是名正言顺的遗产继承人。可他一点都不开心。毕竟,死了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是他的生身之父,至少,在弟弟出生之前,父亲还是很疼爱他的。

    他火速卖了房子,在魔都付了首付,想自己一切从头来起,却没有想到这从头来起来得太夸张了,一下子来到了清朝。

    福临的眼前又浮现出伊宁那张扭曲的讶异的面孔,揉了揉额角。就算伊宁是冤枉的,那群野狼却是明晃晃的想要他的命。不管是他还是多尔衮,都认为罪魁祸首应该是大阿哥豪格。估计皇太极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否则,不会这么特意点出豪格对他的关心。

    豪格年纪最大,战功累累,还有兵权。这样的一个人对皇位有野心那简直是理所当然的,输给他这个只会吃甜食的毛头小子,换了谁都会不服。

    不过,在皇太极还活着的时候,豪格还是不敢做得太过分的。福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在梦里,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女人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男人搂着另一个受了惊吓捂着肚子的年轻女子,四周的人们有尖叫的有逃跑的有围观的,一片乱糟糟的景象——只有那个孩子,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似完全脱离了这个世界。

    虽然太子和十一阿哥出了事,围猎还是不能停止的。过了两天,福临退了烧之后,依旧跟在皇太极身后活蹦乱跳,而博果尔似乎有一些心理障碍,没有了刚开始的劲头,只是粘在福临身边,一步都不肯多走。

    皇太极看在眼里,很是欣慰。做为一个皇帝,就算他自己对兄弟们并不地道,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对其他儿子们不地道。福临对博果尔的关心照顾,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过如此。老六老七两个孩子调皮捣蛋,时不时的恶作剧,福临也没有放在心上。更别提他曾经亲耳听福临说,将来要过继一个孩子到八阿哥膝下了。

    宽厚沉稳,友爱兄弟,再好好的教导一番,自己后继有人啊。想到这里,皇太极更是开心,也不顾自己日益发福的身体,身先士卒,又去打了好些猎物回来。

    与此同时,永福宫也得到了围猎的消息。布木布泰差点将手中的茶碗掉落,雅图咬牙道:“弼尔塔哈尔呢,怎么都没有照顾好太子?”

    送信的小太监头都不敢抬,结结巴巴的将事情说完,又下大力气夸奖了太子的处变不惊,永福宫众人才松了一口气。阿图拍着胸口道:“太子好生厉害,不愧是额娘的孩子。”

    “也不愧是我们的弟弟!”阿娅大力点头。雅图捏了把她的脸,笑道:“所以,我们的阿娅也是很厉害的,对不对?”

    布木布泰皱眉。和福临的想法一样,她也认为这是豪格干的。只有豪格才能指挥得动围场的侍卫,放野狼进来,也只有豪格能控制镶黄旗的人。

    “看来,我对他慈悲,他却反过来对付我的儿子。”布木布泰哼了一声,“苏茉儿,准备我的车驾,我们去中宫。”

    不怕他动,就怕他不动,布木布泰冷笑:乌拉那拉氏还在宫里讨生活,豪格现在就动手,稍微嫌早了一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