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布木布泰自然也知道了福临在朝堂上晕倒的事情,也不管许多了,急急忙忙的便到了养心殿,制止住向她施礼的太医们,问道:“皇上怎么样了,可有大碍?”

    太医院院首沈太医回道:“皇上只是劳累过度,精神不济,休息一下再吃两剂药便好了。”

    布木布泰这才放下心,去到内室,就见福临躺在床上,一副虚弱的模样,心都揪痛了。一旁的多尔衮低声道:“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皇上。”

    “不,这不是摄政王的错。”布木布泰摇摇头,双眼只是一霎不霎的看着床上的孩子。

    她越是这样,多尔衮越是惭愧。他知道福临对汉学的喜爱以及对汉人的偏心,他个人认为,这样宽和的作风说不定能够得到汉臣的忠心,也是赞同的。可这次圈地明晃晃的打了皇帝的脸。自从皇太极逝后,多尔衮完全是以皇帝的保护者自居的,也是实际上手握大权的人,就算这样,他一个人也无法和八旗相抗衡。

    福临也是心急如焚。若是他不装晕倒,圈地令现在已经发出去了。问题是,总不能一直晕倒吧,圈地令依旧摆在他面前,八旗兵丁们都指望着他在这道旨意上盖个戳。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福临完全没有了办法。不过,多尔衮似乎对八旗也并不满意,还跟他抱怨过,说济尔哈朗冥顽不灵。或许,有的事情还可以商量?

    想到这里,福临缓缓的睁开眼,看到布木布泰着急的面容,有些羞愧,拉住她的手,软软的喊了一声:“额娘。”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布木布泰几乎要念佛,却又特意板起脸,“以后不许太过劳累,听见没有?”

    “嗯,”福临乖乖的点头,“儿子不孝,让额娘担心了。”

    布木布泰摸了摸他的光脑门,笑道:“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儿子,额娘为你担心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太医叮嘱了,这两天你只能吃点好克化的东西,可不要吵着再吃肉了。”

    “那儿子要吃鸡茸粥,炖得烂烂的那种。”福临立刻提出要求,又看了一眼多尔衮,布木布泰见状,便起身道:“好,额娘这就让人去做。”说着,便带着所有伺候的人退了下去。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多尔衮和福临一直是很随便的,福临拍拍床边道:“叔父,过来坐。”

    多尔衮却迟疑了一下,对福临深施一礼,道:“还请皇上下明旨吧。”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半响,就听到福临清脆的童音响起:“济尔哈朗对朕不恭,免其辅政大臣的称号,另封豫亲王多铎为辅政大臣,叔父你看可好?”

    多尔衮一愣,随即明白了福临的意思,苦笑着摇摇头:“这次不单单是这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就连阿济格都支持圈地,两黄旗也一样。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没有什么,无主之地,圈了就圈了。”

    “这不一样的。”福临仰头看着他,“叔父,你告诉我,你手下的精兵打仗会不抢夺吗?满朝文武,连一个贪官都没有吗?若是圈地令一发,他们圈的就不单单是无主之地了,恐怕连百姓的农田都要弄了去。到时候,百姓没有地种,又要交赋税,你让他们怎么办?别忘了李自成是怎么反的。”

    多尔衮不以为然:“那只是乌合之众罢了,不足为虑。我们总不能老是打仗,将这些无主之地圈了,设立皇庄,赏赐有功之人。这样八旗士兵就能有土地,自然可以雇那些百姓来种地,又能为南征提供粮草,有什么不好的?”

    “叔父,那些人会种地吗?他们估计就是把地圈了做牧场游猎吧?朕将明朝府库打开,用财物厚赏八旗将士还不行吗?”福临坚决的说道,“至于圈地,朕不答应。”

    “不行。”多尔衮斩钉截铁的回绝了福临的提议,“这是八旗共同的决议。皇上,你也好,我也好,都没有办法。”

    说罢,多尔衮也不看福临失望的神色,拱手道:“臣告退,还请皇上三思。”

    八旗,又是八旗!福临看着多尔衮的背影,惊觉这个叔父居然瘦了许多。多尔衮与八旗的抗争由来已久,互有胜负。可以说,多尔衮是在用两白旗的力量来对抗其他几旗,而理应中立的两黄旗却不能一心只忠于皇帝,还有着自己的种种思量。所以,多尔衮斗不过他们,他们也灭不了多尔衮,就如同势均力敌的两方拔河一般,虽然有时会偏向左边,有时又会偏向右边,但总体来说,是平衡的。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处境就更为微妙了。他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皇帝,能在朝堂上说几句话,做几个决定,也必须是不伤害八旗根本利益的。在这些小事上,八旗和多尔衮都愿意让着他。同时,两方面也都在争夺他的支持,他就好像是一个砝码,不管压在哪一方都会对那一方有利。

    可是,他偏偏不能压,只能选择站在中间。他是皇帝,若他选择了八旗,那么多尔衮失败后,下一个失败的就是他,八旗很可能各自为政,内斗起来;若他选择了多尔衮,那么八旗失败,多尔衮便会一手遮天,成为皇父摄政王,两白旗将空前膨胀。

    第二天早朝,福临提出了一个要求,设立国子监,并强令官员子孙并入国子监就读国书以及汉书。朝下众人面面相觑,汉臣自然没有话说,满臣们却一肚子意见。

    阿济格首先发难:“那些弯弯曲曲的字有什么好学的,我一看见就头疼,难道还要我的儿子孙子们去学不成?”

    济尔哈朗也不愿意,上前一步道:“启禀皇上,依奴才所见,应在国子监设满洲先生,不可令子孙后代忘本。”

    福临道:“朕已有打算,设满洲助教,子孙可学满文,亦可学汉文。”

    阿济格叫道:“汉人的东西全是废物,学来有什么用,能打仗吗?”

    阿巴泰嘻嘻两声嘲笑他:“汉人的女子可是好啊,据我所知,英亲王可是纳了不少汉人小妾,宠爱得紧啊。”

    阿济格怒道:“我的小妾与你何干,你又不是没有纳!”

    多尔衮见场面混乱,大声呵斥道:“英亲王,饶余郡王,现在是朝堂之上,不是讨论这种东西的时候!”

    两人同时闭嘴,多尔衮问一直装背景的范文程:“皇上此议,范学士认为可行否?”

    范文程撩了撩眼皮子,冲福临行礼道:“此议惠及千秋万代,我主圣明。”

    多尔衮道:“范学士所言甚合吾意。凡官员子孙有欲习国书、汉书者,皆入国子监就读。”

    皇帝、摄政王和一个辅政大臣都这么说,这个提案理所当然的被通过了。随即,多尔衮又提出圈地一事,福临垂下眼帘,道:“只可圈无主之地,若是有人抢占民田,必将重罚。”众人依从。

    终于,下发了圈地令。福临看着面前的奏折,心一横,盖上了玉玺。他用千万百姓的流离失所换来了国子监的设立以及自己地位的稳定,在圣旨上强调无主之地又有什么意义呢?官员做事古往今来就是欺上瞒下,把有主的地变成无主的,别提多方便了。

    要想个办法来遏制八旗的势力才行。福临明白,圈地一仗,他输了,接下来还有更为严酷的剃发、易服、逃人等等。他不能一直被动的挨打,一定要掌握主动权。

    福临当即将多尔衮找来,道:“先皇薨逝之后,崇祯帝说我们自相残杀,有内乱,想要乘机用反间计,现在想想,真是凶险啊。”

    多尔衮也叹道:“国家内乱是最要不得的。当时如果不是皇上顺应天意登基,估计还会乱下去。”

    “既然要不得,那他们为什么还可以各自为政?”福临追问道,“朕是皇帝,叔父是摄政王,他们全都不放在眼里。”

    多尔衮皱了皱眉。他也很不满其他旗主们的为所欲为,只是两白旗是他的个人势力,若是削弱其他旗主的力量,两白旗势必也会受到连累。

    福临接着道:“若是能有个主次之分就好了。例如,两黄旗和叔父的两白旗只听我和叔父的,比其他的都高一等,他们就不会这么放肆了。”

    多尔衮眼睛一亮:“莫不如设为上四旗,下四旗?”

    “下四旗里面也要区分。例如,正红高一些,镶蓝低一些。”正红旗旗主为兄礼亲王代善,镶蓝旗旗主为郑亲王济尔哈朗。

    多尔衮道:“此计甚妙,皇上果然天资聪颖。”

    福临有些羞涩的笑笑:“还不是叔父的功劳。如果不是叔父日夜教导,我可能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呢。叔父的好,我一直都记在心里。”

    多尔衮觉得很是安慰:“如果不是皇上天赋甚高,叔父再怎么教都没有用的。”

    福临调皮的冲他眨眨眼睛:“我们就不要在这里互相夸了吧?叔父一会儿陪我回储秀宫好不好?我的身体已经全好了,可额娘还是要我喝好多好多补品。额娘最听叔父的话了,叔父告诉她,让她不要再炖补品了,我可是喝得害怕了。”

    一句“额娘最听叔父的话了”让多尔衮心里乐开了花,他笑着牵起福临的手:“好,我们皇上已经大好了,叔父去当坏人,帮你说话,让你额娘骂叔父好不好?”

    “嗯,就这么说好了哦!”福临一脸孺慕,看得多尔衮心里柔软一片,揉揉他的小脸:“行,皇上说怎样就怎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