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书房的势力也进行了一次大的洗牌。费扬古晚节不保,被宗室们拉下了水,自然也不能够在南书房呆着了,被剥夺了南书房行走大臣的头衔。费扬古本身就病歪歪的,这么一闹一降职,他终于没有能够撑到春天,二月底的时候,一病不起,托儿子上了一道奏折,表明自己的悔意,福临亲自去探望了他,正式把他看死了。

    接着,金之俊再次提交告老折子,福临看他颤巍巍的身影,准了。南书房一下子空出了两个诱人的位置,谁都看着这两个位置流口水。

    于是,目前还在南书房做事的人就成了大家眼中的肥肉。满达海资历老,滴水不漏,谁都知道糊弄不了他,纷纷把眼光放在了刚入南书房的廖侠身上。

    人如其名,廖侠是个有几分侠气的汉子,颇讲义气,不单单文章做得好,还会几手武艺,人又生得好看,在京城的这段日子里,和八旗子弟很快就打成一片,勾肩搭背的,在年轻一代中口碑很好。很快,就有人找上了他。

    瓜尔佳阿林,户部左侍郎瓜尔佳达山的大儿子,和廖侠一起喝过酒,特地在宫门口等着他,自来熟的拍着他的肩膀:“有没有空?去喝一杯?”

    最近请他吃饭的人越来越多了。廖侠心里有数,不过嘛,他的人生准则是拿人家手软,吃人家嘴绝对不短,擦嘴的时候顺便把脸也擦下来就是了。而且他又原则,别人请客,顶多吃两顿,第三顿就坚决要回请了,或者送上等值的礼物,他家有的是钱,不至于眼皮子浅到被几顿饭就拉拢过去。

    阿林带着他去了京城最好的酒楼吃饭,席间不停的灌他喝酒,顺便探听他的话。廖侠自小跟着父亲四处行商,见过不少人情世故,会喝水的时候便会在筷子头上添酒喝,哪里这么容易被骗到,嘴里说得天花乱坠,一句实话都没有,最后便一头栽在桌子上,睡着了。

    瓜尔佳氏出师不利,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不过这不能让其他人打退堂鼓,廖侠面对的场景越来越多了,甚至还出现了不少美女。

    廖探花本就文采飞扬,光凭长相俘获了一票芳心,虽然定亲了,不少姑娘还是心存幻想。现在入关还不久,再加上皇帝对女子的禁锢也不严格,满族姑娘们本来就是豪放的,入关后没有学到汉族姑娘的矜持,反而把汉族姑娘们带得胆子大了起来。廖侠平时走在路上,就总是能碰到被恶霸调戏的或者是被小偷偷东西的再或者就是卖身葬XX的姑娘若干,还有更大胆的,直接上来自我介绍,想要和他认识。还好廖探花本身是见过世面的人,才不至于被京中的闺秀们吓到。

    这次出来的闺秀是齐佳氏的。齐佳氏出了个色布赫,为一等轻车都尉,但除他以外便没有什么出色的人才,而他年纪也大了。好不容易,色布赫的侄儿振泽是个会读书的,考上了进士,被选入翰林院,先后在翰林院和户部也做了好些年的官。这次贵族们和皇帝的拉锯战中,齐佳氏虽然没有站到皇帝这一边,也没有做对,可以说是两不相帮,无功无过。翰林院的前途哪里比得上南书房,廖侠现在是皇帝面前的红人,若是能攀上他,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振泽可以去南书房做事,那齐佳一族就不用发愁了。

    梅儿只是振泽的一个庶女,有自家姨娘的强大基因遗传,生得美貌无比,知道自己被选中勾引廖侠的时候,开心不已。而廖侠看着面前艳若桃花的美人,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他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勾栏院里也有几个红粉知己,但这不代表他能够接受这种满洲大姓人家的女儿,不然他早娶了。现在弄这么个漂亮妹子在他面前晃,这是闹哪样啊!

    当然,振泽不可能直接让庶女出来见客。他是喊廖侠过来喝酒的,然后,他家的丫鬟倒酒的时候不小心倒在了廖侠的身上,跪下来连连认罪,振泽就叫他去换件衣服什么的,丫鬟带路,便带他到了一个小屋里,屋里有个衣衫不整的美人。廖侠终于知道为什么振泽在朝廷上混了这么久还是个侍郎的原因了,两个字:太笨!

    皇帝对皇后宠爱有加,一方面是因为皇后的娘家给力,另一方面可以说明皇帝是相当注重嫡庶之分的。皇帝最宠爱的孩子,不是儿子们,而是大公主珊瑚,固然可以解释为皇帝喜欢女儿,更重要的,是因为珊瑚是嫡女。同时,皇后对臣妇们的支持也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只要是命妇有朝见资格的人家,都不敢宠妾灭妻,因为皇后是大老婆派,凡是向皇后诉苦的正妻,百分百的会得到皇后撑腰。

    虽然对外来说,这只是皇后一人的举动,可打死廖侠都不会相信皇帝不知情。知情却默许,证明皇帝在这一点和皇后是一致的。他已经在皇帝和太后面前表示了对秦姑娘的情深意重,绝对是投了皇帝和太后的喜欢,他是脑子抽了才会在婚前就接受其他姑娘的勾引,这无疑是在皇帝和太后脸上打耳光。

    梅儿见廖侠神色有些奇怪,也没有往其他地方想,只以为是探花郎被自己的美色迷了眼,心里得意,款步上前,袅袅婷婷的行礼,声音如同黄莺一般:“小女梅儿见过廖大人。”

    廖侠冷哼一声,绕过她,也不换衣服了,往门口走去。梅儿一把将其扯住,道:“廖大人就这么离开,不愿意对小女负责吗?”

    廖侠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围上来的嬷嬷和丫鬟们,冲着梅儿笑得颠倒众生,说出的话却尖锐得如针一般:“你以为这么做就可以贴上来当妾吗?你以为我廖侠是这么好糊弄的吗?告诉你吧,我生平最看不上的就是你这种上赶着做妾的贱/人,就算是天下的女子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纳你这种贱/人!”

    梅儿被他的话吓得一惊,松开了手。此时振泽等人也过来了,振泽见状,连忙打圆场,先是喝斥自己的庶女,接着又对廖侠温言相对。廖侠见外面隐隐站着不少人,明白玩硬的是不行的了,便扮作被说服的模样,留下贴身的玉佩,并应承了第二天送庚帖过来,纳梅儿过门。

    齐佳家大喜,只有梅儿心里没底,她对廖侠的向往在那短短的几句话里消失殆尽,她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第二天一早,廖侠居然在朝堂上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他虽然品级不够,可做为南书房的人,是有上朝权力的,他这么一招,把福临都给弄得有点懵。

    廖侠一边哭一边诉说自己被齐佳氏坑了的一二三,又说振泽接着人多势众,硬是逼迫他接受那个贱/人,害他留下信物。他本是可以以死抗争的,不过转念一想,他若是这么死了,说不定齐佳家还会给他泼上脏水,这样对不住皇上的知遇之恩。所以,他只好忍辱负重,答应了振泽的提议,可是,他是坚决不会折服的,现在向皇上诉说了自己的冤情,他就心满意足了。

    接着,他又表示,人无言不立,答应了的事就应该做到,可他实在不能纳那种女人做妾,反正已经说明了事实,那他就死了算了吧。说着,他还真的往一旁的柱子上撞,一堆人连忙将他拦住,场面热闹得不行。

    奇葩,绝对的奇葩。福临嘴角抽了一下,看向面色苍白的振泽,问道:“卿家有什么可说的?”——敢去招惹奇葩的人,好可怜。

    振泽趴在地上发抖,连话都不会说了。设计陷害同朝为官之人,甚至要把人家逼得以死明志,怎么看怎么过分。他哪里想得到,世上居然会有这么不要脸豁得出去的,还不怕得罪人。要是早知道廖侠的美人皮下藏着这样的真性情,打死他也不敢这么做啊。

    齐佳氏一族都受了连累。振泽被连降N级,从一个正二品的户部侍郎一下子降成了从四品的国子监祭酒,就连色布赫都受到了牵连,被训斥以及罚俸半年。

    这下谁都不敢再打廖侠的主意了,这个小伙太疯狂了,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最可怕了。福临则是将他留了下来,哭笑不得的问他:“朕可不信你自己不能解决这种小事,还要算计着让朕出手,长能耐了啊。”

    廖侠笑嘻嘻的:“都是皇上疼爱微臣,微臣才能这么肆无忌惮。”

    果然,脸皮厚防御强的人最讨厌了。福临瞪他一眼:“你这么一来,可是把齐佳族得罪惨了,得罪了他家,也得罪了他们的姻亲啊连襟啊之类,你就不怕吗?”

    “有皇上为微臣做主,微臣不怕。”廖侠正色站好,道,“臣读书习武,就是为了为国为民效力,并不是为了自己有高官厚禄。说句不好听的话,臣家里产业丰厚,就算臣不学无术,也足够挥霍两辈子的了,只是这些不是臣所想要的。臣要的,是报效国家,报答皇上的恩情。只要臣立身正,得罪个把人又算什么?”

    福临没有说什么,让他退下。只是廖侠在回家后不过一个时辰,便接到了一道圣旨,皇上封他为太仆寺少卿,正四品,不多不少,高了振泽半级。

    而之前的南书房之争也尘埃落定,内阁学士范承谟以及遏必隆入选,这是众人都能理解的,可同时入选的还有一个人,索尼之子,赫舍里家的索额图。

    范承谟是范文程的儿子,进士出身;遏必隆是钮祜禄家最为出息的一个;赫舍里家自索尼死后一蹶不振;廖侠更是商户之子。

    根基都浅。明眼人终于看出了,这个年轻的皇帝用人的偏好,以及这么做的用意。

    一朝天子一朝臣啊,这个天果然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

    嗯,上一章有个BUG,索额图被封为兵部给事中,不是兵部尚书,不知道为什么手抽了。V章修改起来太麻烦了,就在这里说了吧,嗯,影响不是很大。

    另外,某溪打工打够了,决定明年自己做老板,投资和合作方都谈好了,现在在谈办公室和装修的事情。明天开始公司放假,我要一心投入到新公司的建立里去了,所以,更新不会这么及时,不会日更了,会抽时间努力的,还请大家原谅。自己做风险大,某溪有些心慌,不过我相信,一定会成功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