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治二十二年元月二十一,摄政王多尔衮病逝,享年五十四岁。皇帝在他的尸体边枯坐了一天一夜走出来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异常平静。

    辍朝三日后,皇帝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白旗旗主换成多尔博,由于多尔博年纪小,重要的事情还是要交给皇帝自己来处置,也就是,变了个方法,将两白旗收拢到了自己手中。

    接着,他又接手了多尔衮暗地里的势力,并毫不客气的将他们安插到各个部门中去,然后还亲自出席了各国来访使臣的欢送会,态度和蔼举止得体,让一干提着心的大臣们齐齐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的这口气松得太早了。顺治二十二年三月初五,皇帝下旨,要追封摄政王多尔衮为皇帝,并要求全国以帝崩的礼仪来服丧,自己也要守孝三年。

    朝廷上下为之震动,只有后宫的布木布泰和仁娜正式放心了——皇帝越是冷静,她们越是不安,现在皇帝开始胡闹了,她们反而觉得,正常的皇帝回来了。

    礼部满尚书祁彻白和汉尚书沙澄联名上书,表示这种情况是不合理的。的确,摄政王为大清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功劳还没有大到足以追封为皇帝这么厉害,更何况,摄政王这个职位是超品,前无古人的,要如何料理他的丧事,礼部会拟一个条陈出来。

    他们的折子当场被皇帝摔了回去,福临阴沉着脸,道:“朕欲追封摄政王为皇帝,葬于皇陵之中,天下子民需得为他服丧,你们只要拟个庙号出来即可。”

    他的脸色实在不好看,谁都不敢多说话,纷纷拿眼睛瞄御史们。偏偏这些御史一个个的跟桩子一般眼观鼻鼻观心,彻底死机——赫御史前车之鉴不远,这个皇帝丝毫不怕坏了名声丢了面子,管你是不是御史,该杀一样杀。

    福临环顾一周,见没有人再提出反对意见,终于满意了:“就这么定了。礼部三天内拟出庙号,叔父的葬礼不能简便,礼部给条陈。”

    这下没有人敢轻视了。福临是个出了名的小气皇帝,但他在摄政王身上绝对舍得花钱。摄政王喜欢打猎,光是猎鹰就有上千只,皇帝还不停的给他添砖加瓦,凡是有人进贡了雄骏的猎鹰,就统统往摄政王府里送,结果导致摄政王府光养鹰的下人就有百多号人。这就算了,皇帝还拨了大把银子在承德修建避暑山庄,让摄政王夏天的时候去居住避暑。京城里的摄政王府更是修建得美轮美奂,几乎可以和皇宫媲美,甚至有的地方比皇宫还要辉煌。曾经有御史上书,参摄政王府逾越,却被皇帝置之不理。

    礼部不是傻蛋,第三天送上了庙号“懋德修远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请福临定夺。福临万分不满,使劲的往上加美好的词语,最后弄出个超长的“懋德修远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武慈孝神圣敏敬义皇帝”来,并不允许礼部的“成宗”,一定要称之为“成祖皇帝”。

    满清贵族们面对这个被追封的皇帝庙号,空前的统一起来。中国人为了面子是很容易争个头破血流的。追封成皇帝就算了,居然还要称之为“祖皇帝”,这让人情何以堪!“祖”这个称呼是能轻易用的吗?那是开国皇帝才有的殊荣好吧!皇上你这样,把武皇帝成吉思汗和你真正的阿玛皇太极置于何地?

    更何况,当年多尔衮执政的时候,是得罪了不少人的。虽然他退休之后这种事情少了很多,可人都是记仇的,当时就有人想借皇帝的手报复回去,结果毫无例外的被皇帝给削了。现在要追封多尔衮为“祖皇帝”,那些人自然不会乐意。

    汉臣们就更别说了。本身他们投靠了满清,就是一件被人唾弃的事情,好在皇帝也是通情达理的,没有强令剃发也没有将满汉分界严重。可以说,他们对福临是很有信心的。可现在皇帝实在是过分了。摄政王本身和太后就有些不清不楚,在他们看来皇帝对这种现象不管不顾,就非常的有失体统,不过蛮夷嘛,就不要多计较了,汉臣们很大度的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追封摄政王为皇帝就不行了,还是“祖”,和皇太极相提并论,这是让皇太极死了都变绿啊,是大不孝啊!

    于是,炮轰开始。

    大臣们极力反对将多尔衮册封为“成祖皇帝”,表示,如果皇帝坚决这么干的话,宗室们就去哭太庙,满臣们就去发动所有还活着的劳苦功高的老祖宗齐齐上朝,汉臣们就集体发动语言攻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争取将皇帝给说动了。

    与此同时,大批宗室妇人们也递牌子请求进宫见太后和皇后,无一例外的表示皇帝的做法太疯狂了,希望太后和皇后能够劝阻住他。

    平心而论,布木布泰和仁娜对皇帝的做法并不反对。在布木布泰心里,多尔衮就是天下第一的英雄,就是比皇太极强,封他做皇帝理所当然。而在仁娜心里,表哥就是对的,表哥说叔父要怎么追封就应该怎么追封,别人多嘴实在太讨厌了。无奈,那些宗室妇人们大部分都是从草原上来的,都是蒙古人。面对蒙古人的时候,太后和皇后都不得不有耐心。

    皇帝出乎意料的坚定。不管谁上书,就是不允许。想要去哭太庙的,随便去,朕批你们的假,不过等你们回来你们的位置被谁顶替了朕就不管了;那些想要仗着辈分高功劳高来劝的,随便说,朕就当做耳旁风;至于那些啰啰嗦嗦的,朕没这个时间听你们瞎唠叨,全部给朕站到大殿里,不间断的说上三个时辰才能回家。

    皇帝你堕落了!这种暴君的做法你是从哪里学会的?大臣们欲哭无泪,有几个颇有骨气的,开始更为激烈的反对。

    喜塔腊济兰,人如其名,很是书生意气,深受汉文化影响,是难得的满人中以科举出身的。福临很器重他,对他也很是客气,任命他为礼部侍郎。济兰义正言辞,写了一篇长长的折子,谴责了皇帝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又讲述了古往今来那些明君的贤良之举,还隐晦的批评了皇帝一意孤行,对待忠臣态度恶劣,同时又带了一两笔多尔衮的功过,表示皇帝给多尔衮摄政王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已经够了,追封皇帝什么的,绝对是过分。

    福临面无表情的听他背完了全文,淡淡的扔下几个字:“喜塔腊氏济兰,意图谋反,灭族。”

    全场死一般的震惊。谁都不相信皇帝居然能这么睁着眼说瞎话,将一个一心劝阻的忠臣说成是反贼。这下连坚定的皇帝党明珠、索额图、廖侠等人都受不了了,齐齐跪倒求情,济兰仰天长笑,大声道:“我欲与心望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说完,一头往一旁的柱子上撞去。

    廖侠跳起来去拦,只是阻了一阻,济兰血染大殿,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也就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所有的御史们,汉臣们,一起出列,声泪俱下,请皇帝收回成命,就连多尔博都站了出来,替阿玛谢过皇帝隆恩,顺便为济兰求情。

    福临也不说话,黑洞洞的眼睛一一的在这些人身上扫了过去。他的动作迟缓,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不管是谁被他这种眼神看到,都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原本许多想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只能伏在地上,希望皇帝能将自己变成背景。范承谟和岳乐离得最近,同时在心里浮现出一个大不敬的想法——皇上疯了。

    “喜塔腊氏灭族,或者追封摄政王为成祖皇帝。朕让你们选。”

    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轻飘飘的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之中,却又好似石头一般,压在众人的心头。喜塔腊族虽然不是满洲八大姓,可也是满人啊,经过长期的联姻,和满族其他姓氏或多或少都有些亲戚关系,谁能愿意他们被灭族呢?

    索额图反应最快,飞快的给佟国维使了个眼色,两人跪爬半步,大声道:“成祖皇有功于社稷,功在千秋!”

    其他人也逐渐明白过来,只好顺水推舟,同意了多尔衮的追封事宜,福临的脸上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朕的叔父要大葬,开皇陵。”

    迈出了第一步,再迈出第二步便方便了许多,这个意见没有听到任何反对的声音。多尔衮的庙号就此定了下来,礼部的最高事务就是拟定他的葬礼步骤,至于其他的,谁也没有胆子再去猜测。

    果然只有失去的才会让人觉得珍贵。再也没有人说多尔衮的半句坏话了——当年有摄政王在,皇上但凡有些发疯的苗头,摄政王就会及时的掐灭,而现在,只能求上天保佑了,济兰虽然保住了一条命,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呢!

    作者有话要说:

    嗯,筒子们,明天女生节快乐!

    苦逼的某溪还要去开会,要谈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