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要出门,是异常麻烦的。先不说政事吧,光是要带的人就够让发愁的了:明里的,暗里的,太医,小太监,这些是标配;再加上皇后,要带的人就更多了:宫女总要带两个吧,总不能让皇后自己梳妆打扮吧?嬷嬷总要带两个吧,总不能让皇后自己抛头露面吧?

    后续的事情就更麻烦了。太子就算再是能干,现在毕竟还是个二把手,遇到重大事宜还是要跟皇帝汇报的吧?好吧,现在交通发达了不少,可路修得再好,也是需要用到马匹和人的,这一路上来来回回,人力物力总是要浪费许多的吧?对了,就算人来人往马来马去,还是要注意到保密,不然某些不法分子脑子一抽玩刺杀该怎么办?

    福临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兴起就让朝廷上下忙个不停,再面对苦口婆心的御史们“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劝说,不由得郁闷了——以前看电视里的皇帝们不是都很喜欢出去玩的吗,还只带个妃子带个太监带个和尚,可以一路游玩兼泡妞,怎么轮到自己,就这也麻烦那也麻烦呢?

    麻烦的不单单是这么点,还有闹脾气的孩子们。珊瑚第一个表示要带着女儿一起去;景额对自己被排除在外很不满,表示他是识大体的,可以退一步,让儿子代替一起去也可以;还有永干,他倒是不会直接要求,而是用自己充满感情的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福临,也不管自己已经大婚了的年纪,无耻的卖萌,表示自己好可怜好乖,不带他去就是十恶不赦一般。

    麻烦死了!福临看什么都不顺眼,几乎就想带着仁娜两个人趁着天黑偷逃出宫算了!仁娜对自家表哥忽然冒出的孩子脾气又无奈又好笑。她对出游一事也充满了希望,每日忙忙碌碌的收拾这个收拾那个,还列了一个长长的单子,写满了要去江南买那些东西,以及要将礼物送给谁。

    本来气氛一片祥和,正在一切都有条不紊进行的时候,战争忽然爆发了。顺治四十一年春,日本和朝鲜联手,攻打琉球。

    他们不是仇人的吗,什么时候联合在一起的?得知这个消息后的理藩院所有人都感觉不好了,难道他们都看走了眼?其实这是两个狼狈为奸的国家?

    答案很简单,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他们被欺负惨了。对这两个国家,福临一向都没有好感,底下人做事自然也不会和皇帝对抗,对朝鲜和日本自然不客气,再加上这两个国家并没有强大的后台,在一堆飞速崛起的欧洲国家之中毫无优势,理藩院的人对他们自然多有轻视。这就算了,琉球是大清的从属国,但它的地理位置距离日本比较近,一贯是对日本毕恭毕敬的,每年要上贡不少东西。可现在,他自持考上了大清这座靠山,一年比一年牛,到了今年,甚至用“我们的好东西是要进贡大清的,对不起了不能给你们了,有本事你们就自己去问大清要啊”这样的理由,拒绝向日本进贡。

    火大了好不好!当时的日本德川幕府为了防止大清的物品入侵,采用了闭关锁国的政策,没有对外贸易,日本的经济看似繁荣,其实是一片虚假,琉球的进贡可以说是幕府的重要进项,现在忽然没有了,足以让他们抓狂了。

    可是,琉球毕竟是大清的属国,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直接去打的话,幕府也没有这个胆子,正在左右为难之际,一批海盗冒充大清军队,打了朝鲜。

    海盗的首领确实是大清出身,姓鲁,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鲁卫,本来只是个普通的打鱼人,后来因为倭寇的骚扰,跑到了东北一带做山农,结果,又因为误闯了中朝边界,被朝鲜守边的官兵们揍了一顿。鲁卫一生气,下海做了海盗。他胆子大身手好,很快就闯出了一些名堂,决定去报仇。

    单论他的武器装备,并不是朝鲜的对手,可他扯出了大清官兵的旗号,朝鲜方面不知真假,就被打了个正着。事后,朝鲜赶紧向大清汇报,希望大清严惩凶手,偏偏遇到了个极度偏心的皇帝。在福临眼里,别人是坚决不可以欺负自己人的,而自己人偶尔欺负欺负别人就不要紧了,因此,只是做做样子的罚了鲁卫一些银两,反而是鲁卫因祸得福,他的部队得到了一个正式编制,打散后放到军营里去了。

    朝鲜自然不满,德川幕府便抓住这个机会,派人跑去和朝鲜商量:大清惹不起,咱们去打琉球吧,打下了以后咱们平分。朝鲜有些迟疑,万一大清打过来怎么办?日本方面很有把握的告诉他:不怕,大清要面子。等打下琉球之后,我们一起手拉手的跑去做大清认错呗,我们也是从属国,他肯定不会因为琉球而怪罪我们两个,我们两个加起来的份量绝对比琉球重得多!

    朝鲜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平时坐下来是仇人,但在遇到一定利益诱惑的时候,就成了朋友。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下来,两国从两个方向出发,夹击琉球。

    琉球败得理所当然,赶紧派使臣来向大清求救。而朝鲜和日本抢了一通,发了一笔财后,手拉手的过来求和了,表示他们只是穷疯了,向琉球要点资源,他们现在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福临不舒服得很,这个两个国家就好像齐心给他添堵一般,他表示,打吧,给他们点厉害看看,最好灭了他们。而大臣们却集体表示:罚点钱就算了,别闹得上纲上线,反正是他们从属国之间的事情,大清只要调停就行了。

    不爽,太不爽了!福临坚持要战,南巡事宜只好放下,朝堂上开始扯皮。

    此时,日本和朝鲜的使臣要多老实有多老实,手拉手跪在朝堂上,说起自己国家的情况,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像他们不打这一仗就活不下去了一般,琉球的使臣连话都插不上。而大臣们也开始劝解:皇帝啊,你别老想着打来打去,你已经打了许多仗了,真正的仁君是不会像你这么暴力的,如果实在觉得过不去,多赏赐点东西给琉球也就算了。

    不行,凭什么他打败仗跑到朕这里来要东西啊,这样倒好了,从属国之间可以没事做你打打我我打打你,反正输了的那方可以从朕这里得到补偿,这是发家致富的一条道路啊!

    福临表示,不打可以,让日本和朝鲜将抢了琉球的东西统统交出来,然后以后给大清的岁贡要加倍。

    皇帝你不可以这么无耻的!摊上这么一个小气的皇帝,大臣们都快哭了。所有人都开始劝福临,就连景额都撑不住了,也去劝自家老爹,象征性的罚点钱就算了,别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福临瞪着儿子,有一股浓浓的无力感。他是两世为人,上辈子对这两个国家的恨意维持到现在,难得有了个揍他们的机会,他怎么都不肯放过。

    事情就这么僵住了,皇帝一意孤行,大臣们难得的拧成一根绳子来跟皇帝对抗。最后,福临占了上风,顺治四十三年,皇帝下旨,命日本和朝鲜归还所有抢占财物,两国不服,拒不归还,六月,皇帝派兵,攻打日本。

    说实话,这次出兵,除了皇帝和一些狂热的战争爱好者外,没有人是心甘情愿的。可就算不愿意,也要做好一切工作,毕竟打仗总是打赢了会比较好。后勤由景额负责,领兵的则是施琅和索额图。

    日本如临大敌。他们的海军远远不如大清的无敌战船,无敌战船可是当年夺得马六甲的神兵利器,经过多年的演化越发的牢固,技术也越发成熟,碰到日本的战船根本就不用打,直接撞都能撞死一堆。

    德川幕府内部开始争吵,有的说干脆投降吧,不就是些东西嘛,先交出去,然后再扮演海盗抢回来就是;有的说士可杀不可辱,既然人家打上门来了,就不能这么轻飘飘的认输。

    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战争大清赢得毫无悬念十拿九稳的时候,上天开了一场大大的玩笑。一场飓风突如其来,就连拥有多年海上经验的施琅都没有能够预测成功,几十米高的海浪如同一面墙一般迎头扑下,大清海军伤亡惨重,三艘战船被海水淹没,死亡四百余人,伤者不计其数。

    当这个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朝堂上死一般的宁静,所有人的眼神都投向了皇帝。福临先是愣了片刻,随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他记得,当年成吉思汗也打过日本,是在八月出发,败在飓风之下。为了不出现这种情况,他特意请了钦天监算好日期,选择在风暴不强烈的六月出发。可老天的意思就是这么的令人捉摸不透,历史惊人的重合了。

    难道说,是老天在护着这个岛国?老天都不允许自己灭了他?难道说,历史是不可违逆的,自己就算做得再多,国家依旧不能逃脱那段灰暗的将来吗?不可能!

    福临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朝堂上下一片忙乱,谁也没有心思去说什么日本不日本的事情了,皇帝的身体要紧。

    海军不战而退,德川幕府兴高采烈,再次拜祭所谓的神风,这些东西福临都不能管了。经年累月的早起晚睡,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两口血彻底的将他身体掏空,他不得不躺在床上,慢慢将养。

    而海上的这场飓风,在有心人的嘴里,演变成了对皇帝一意孤行不行仁义之道的惩罚。又要忙着政事,又要压制谣言,还要照顾皇帝,景额第一次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迅速的成长起来,同时,他又由衷的希望自己的皇阿玛快些好转,毕竟,二把手有时候还是挺好的。

    事与愿违,福临的身体日益虚弱了下去。他自己倒是很清楚。这么多年,他一心扑在朝政上,身体早就透支,如同一根绷紧了的橡皮筋,一旦松下来,便会老化崩溃。可是,他又不甘心,日本他无论如何都要打下;蒙古和西/藏那里的教育初见成效,他还要抓紧;与欧洲各国的交流不能断,同时还不能忘记南美洲,他正准备在那里买地呢;江南已经出现了一些规模化的织造厂以及老板雇佣员工的生产模式,他不得不在这些地方多下些心思;多余的八旗兵丁可以放到东北一带屯田,以农桑和练兵来消耗他们过多的精力;还有,还有......

    事情太多太多,他不甘心啊!

    顺治四十四年五月,正是春暖花开之际,福临却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他急诏明珠、廖侠、桑吉、范承谟、索额图等人入宫,又叫来皇后太子以及孩子们,拉着景额的手,笑道:“众位爱卿是朕一手提□□的,如今,朕要先一步离去,太子也要托付众位了。其实,朕本应该寻你们一个错处,将你们压制了,然后再让太子施恩与你们,这样可以换得众位对太子衷心。可是,朕不愿意。朕与你们一同治理天下,如同兄弟一般,朕不愿意用这种心术来制衡你们,朕相信你们的衷心。等朕去后,你们定会好生辅佐太子,共建我大清盛世。”

    众人泣不成声,福临又道:“景额,你皇额娘喜欢热闹,你莫要把她总是关在宫里,有机会就带她出宫转转,照料好她,知道吗?你的兄弟们,还有两个妹妹,朕都托付给你了。”

    景额哭着点头,珊瑚抹着眼泪,道:“皇阿玛,我又有身孕了,这次肯定是个儿子,你可要看着他长大,还要给他起名字呢!”

    福临笑了:“你们的孩子朕早就取好名字了,小华子都收着呢。朕自己骑马射箭都不行,就不教他了,这些让你额驸教,不能饶他。”说着,又转向明珠,道:“珊瑚是朕最为宠爱的女儿,朕将她交到你们手里,你们可不能拘着她,要好好待她。你的儿子是个好的,朕没有选错人。”

    明珠跪倒在地,哭道:“请皇上放心,奴才的儿子,终其一生都只会是公主的额驸,一生一世一双人!”

    福临虚弱的笑了笑,一旁的仁娜再也忍不住,也不管什么举止端庄了,冲了出来,扑到他的床头,唤道:“表哥,表哥,你就忍心抛下我吗,抛下你的仁娜吗?”

    福临费力的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仁娜,你不要哭,你要好好的,你真漂亮......”——你永远是我心里那个明媚可爱的小萝莉,而我,注定要早走一步,不能陪你一辈子了。

    顺治四十四年五月己未,帝崩。留下遗诏,不要谥号,不要悼文,不要墓志铭,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又诏,愿与成祖皇帝多尔衮,孝文纯太后布木布泰合葬。

    六月,太子景额即位,年号建安,第二年,改元建安元年。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段我改了很多遍,自己写得很难过。其实,按照我一开始的提纲,皇帝还会再活这么几年,就是会晚年犯错。后来,我还是修改了,情愿让他活短一些,保持一贯的良好形象吧。

    嗯,正文完结,以下开始番外,所有番外都会以长评的形式放送,算是一个小小的谢礼吧。

    以及,所有看到这里的亲们,都是真爱啊,妥妥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