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不好惹 > 第三十九章 痴男怨女

第三十九章 痴男怨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盛夏夜短,圆圆的月儿早早的就挂在天上了,它在高处静静的看着世间一出出的悲欢离合,却从不说一句话,只是将淡淡的光华悄悄地洒落人间,今儿它又是在看着谁呢?是北王府锦绣园那个伤心的男子吗?

    “你说让我活着,为什么自己却要走!为什么?你快回来,本王不许你走!”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而此时的东方勋已经涕泪横流了。

    床上双目紧闭的孙萱突然一阵颤抖,眉头微皱,被东方勋紧握着的手也跟着抖动了一下,她这月余以来躺在床上皆是一动不动如同死人一般,惊感此变,东方勋大喜过望,向外堂大声疾呼:“快去传医女!”

    “是!”在外堂伺候的丫头,急忙跑了出去。

    可等东方勋再呼唤她,“萱儿!萱儿!”,她又一切如旧了,仍是毫无反应。

    “王爷!”医女来了,从孙萱受伤后,东方勋就命她住在锦绣园以方便看护病人。

    “速来看看,刚才王妃有反应了。”东方勋忙站起身,给她让出地方。

    “是!”医女上前给孙萱诊脉,“请问王爷,王妃刚才是如何反应的?”

    “只是微微一颤。”东方勋急回道

    “可是像受了惊吓一般?”医女拿开了手,将孙萱的手放在锦被里掖好。

    “的确是!”东方勋一想刚才的情形,的确是像受了惊吓,可他不明就里,便急了起来,“王妃到底是怎么样了?”。

    “回王爷,若是从脉相来看,与昨日并无不同。”医女不慌不慢的说了起来,看东方勋听后大失所望,脸立即拉了下来。

    “王妃身体已无大碍,如今却迟迟不肯醒来,依小女看怕是被困在梦里了。若王妃冲不破梦境,可能就永远不会醒来。”医女慢条斯理的补充道。

    这种说法让东方勋的心里难以接受,这不是常规的诊断说明,所以他怀疑这种说法的真实性,“困在梦里?不是你医术不精,在糊弄本王吧?”。

    “小女不敢!”医女急跪了下来。

    “若王妃有什么不妥,本王定叫你陪葬!”东方勋冲她摆摆手,医女胆战心惊的退下来。

    他转而又紧紧的握着孙萱的手,呆呆的望着她,“萱儿,萱儿!快快醒来!大哥在这里,不怕!不怕!”

    却听外堂一阵骚乱,“娘娘!王爷说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女婢正在拦阻欲闯进去的人。

    “啪!”先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接着是一声怒斥,“贱婢,狗胆包天了吗?连本妃都敢拦!”,最近她的火气格外的大,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娘娘!娘娘!”女婢焦急的在后面叫着。

    气势汹汹的丽妃已经撩开内堂的帐幔,冲东方勋叫道:“王爷!”。

    东方勋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盯着床上双目紧闭的人儿。自从孙萱昏迷之后的一月来,他就这样夜以继日的守在她的床前。朝堂上的事他已不管了,真正到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现在的他,胡子拉碴的格外憔悴,而丽妃已经生起了一股无名怒火。

    “王爷!“丽妃已经到了他的跟前,可东方勋还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紧紧的抓着孙萱的手,望着她紧闭的双目。

    “王爷,这个贱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她这样!”丽妃再也压不住怒火,手指着孙萱,狠狠说道。

    “啪!”东方勋站起身,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手指着外面咆哮道:“不许你叫她贱人!你给我滚!滚!”。

    那一巴掌的力道让丽妃伏在地上,她捂着红肿的脸,委屈的泪水马上就要出来,她狠狠的咬着嘴唇,把泪水生生憋了回去。她冷冷的看着东方勋,心里充满了恨,内心嘲笑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爱着一个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为自己曾经无怨无悔的付出感到不值,然后踉踉跄跄的走了。

    “王爷!”叶肃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东方勋依旧没说话。

    “染香姑娘来了!”叶肃说道。

    “她怎么来了?”染香做东方勋的枕边人有两年了,这却是染香第一次到北王府来,他不由得有点诧异。

    “说是要与王爷告别!”叶肃回道。

    “告别?她要离开皇都吗?”东方勋不算是个薄情男子,他对染香还是关心的。

    “王爷还是自己去问她吧!”叶肃说道。

    东方勋听罢,轻轻的拉了拉被子,温柔的说道:“萱儿,大哥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陪你。”

    他期望着孙萱能够回应,可孙萱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他失望的走了。

    归客厅中再见那个眉目如画的人儿时,东方勋大吃了一惊,他与染香不见不过月余,她怎的就会如此憔悴,曾经白皙而红润的脸有些蜡黄,圆润的双颊凹陷下去,含情脉脉的一双眼睛也暗淡无光,大热的天里外面披着白斗篷,全身裹的严严实实,完全不是那个妩媚动人的女人了。

    “香儿你这是怎么了?”东方勋惊讶于她的变化。

    “妾,并无大碍!王爷,你怎的会如此憔悴?”染香对于他的变化,也是极为惊讶,她迎上去,摸着他消瘦的脸颊,眼里晶莹闪烁。

    “本王是熬夜多了,休息下自然会好的,可你这是病着吗?”东方勋对自己的情况没有多说,而是关切的问起他的情况。

    “只是近日来感染了伤寒,正吃着药,没事的!”染香的声音很虚弱,却像是得了重病。

    “那怎的不歇着还要跑出来。”东方勋是在怪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妾多日未见王爷,心中记挂,就想来看看,是妾唐突了。”染香微微的低了下头,声音是那样的虚弱。

    “王爷!小姐她……”染香的随身丫鬟再也忍不住插上了一句。

    “云霄!”染香抢断了她的话,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云霄你说香儿她怎么了?”东方勋感觉到事情不像染香的轻描淡写那么简单。

    “小姐久病不愈,名医也看了不少,可病不见好,身子却日渐虚弱,前几日竟咳出些血来,小姐她是怕自己时日无多,才要来见王爷的。”云霄哽咽起来。

    东方勋听罢,严肃的盯着染香,责怪道:“香儿,你病的如此严重怎么不让本王知道,本王也好让府医帮你看看。”

    “妾的病没有那么严重,王爷不要听云霄这丫头乱说。”染香从嘴角挤出一丝苦涩的微笑,说话间又要咳出来,可她忍住了。

    “小姐,我哪有!”云霄急道。

    “香儿,快坐下歇会儿,本王这就让府医来给你看看。”东方勋搀着染香,要让她坐到榻上。

    染香却推辞道:“妾身体无碍,牢王爷费心了,这会儿也该回去了。”

    “香儿!”东方勋对她一声轻斥。

    染香望着他再也忍不住泪水,极其虚弱的对东方勋说道:“王爷,染香不怕死,只怕再也不能见到王爷了!”,说话时声音越来越小,到末时竟有些听不清了,而她整个人也昏死了过去。东方勋在旁扶住她,呼唤着:“香儿!香儿”,可她一点也没反应,于是东方勋抱起染香飞奔而出,“快宣府医到留香园!”

    看着眼前怀抱丽人疾奔而去的背影,丽妃只觉得眼前一阵黑,身子不由得向后退了退,可她瞬间稳住了身形。此时此刻她才深深的体会到她与东方勋的婚姻真是一桩大笑话,他能爱天下所有的女人,却唯独不爱她。现在她看东方勋的眼里再也没有爱,只有满溢了的恨。

    月入中天,连虫儿都不叫了。丽妃望着窗外那一轮圆月,恨不得把它摘下来踩碎了。想起那清脆的一巴掌,想起那一声滚,想起今晚她差点倒在归客厅外,想起府医说她有喜了,她本该混乱的心竟一下子澄明了起来,她想:既然你不爱我,那我也不必再爱你,虽然你不爱我,可属于我的东西,谁也不能抢走。

    “梅姝,去给本妃弄一碗银耳汤来。”她不睡,梅姝自然要在跟前伺候着,可现在她要把她支走。

    “是!”梅姝很聪明,知道自己的主子是故意要支开自己,所以她很顺从的走了。

    看见梅姝走远了,她对着圆月说道:“进来吧!我有事要和你说!”,居然真的有人趁着月色而来。

    “我怀了你的骨肉。”她表情麻木的说道,心里没有半点的喜悦。

    “你想怎么办?”他本该喜悦的,可是看见她脸上的麻木表情,不知道自己该喜该忧,所以他只能这样问道。

    “我怀了你的骨肉,你不是该高兴吗?怎么这样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她冷冷的看着他,好像要将他用眼光刺穿一样。

    她的心气儿太高,从不愿低头,所以总是这样的咄咄逼人,他望着她长舒了一口气,“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我们可以找个世外桃源隐居下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哼!”她冷笑一声,“要世人唾弃我是个荡妇,要我的孩子无名无姓的长大吗?”,说出的话像刀子一样割在人的心上。

    他早知道她不会同意的,他觉得自己愧对与她,所以她的话让他无言以对。

    “答应我,帮我的好吗?为了我们的孩子”她抱住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口上。记得上次她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有回答,而且还躲了她好几天。

    “好!我答应你。”他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的余地,而她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只是这笑却不是好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玉白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玉白兰并收藏庶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