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不好惹 > 第一一一章 掉入陷阱

第一一一章 掉入陷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视线一片模糊,我摸了摸眼角,一片湿润。果然,又做梦了。梦里的我依旧在那棵开满白花的树下等着那个貌似东方勋的男子,虽然时间和年代不可考,那张脸几乎是一模一样,但直觉告诉我那人不是东方勋。我几次三番的做着这个梦,现在它已经不像是个梦,更像是一段被尘封的记忆。

    只是一眨眼的瞬间,我已经坐在一张矮桌旁,后面的墙壁上的禅字刚劲有力似乎透进了墙皮,又像是要透进人的心里。在我面前,一个手拿佛珠白眉长髯的老和尚,正合着双目盘腿打坐。

    他面貌慈善,眉宇间有股自然的透彻,一看就是位的道高僧。虽然他的面色红润,不显老态,可目测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我暗暗猜想,难道他就是心法大师?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疑惑,他睁开眼,和蔼的对我说道:“老衲心法!”

    大师就是大师,连我在想什么都知道。

    面对这位高僧仿佛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睛,我忽然觉得自己无言应对,也许有时因为自己想问的太多,脑袋太乱,憋了半天,只说出个,“大师有礼!”

    看见我的局促,他哈哈一笑,“施主不用紧张,贫僧吃素,吃不了你的。”

    从大师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毁三观!我扯了扯嘴角,“大师真会说笑。”,开始觉得这位大师好像不怎么靠谱。

    “万物皆空,老衲的话,也不过是山林中吹过的一缕风而已。过就过了,施主不用放在心上。”他好像能够看透我心中所思所想一般。

    我一阵脸红,忙跟他道歉,“是小女狭隘了,还望大师海涵。”

    他笑着摆了摆手,“你这样说,倒显得老衲狭隘了。老衲就是比平常的人多活了那么几年,也没有长出三头六臂,也没参透多少佛法,只是个普通僧侣而已。你来找我定是有问与我,不必跟老衲客套,更不需要紧张,有问直接问就是了。”

    高僧就是高僧,清透啊!我定了定神,就问道:“大师知道我是谁?从哪里来吗?”

    心法大师看着我笑道:“魂是你魂,身是它身,可以说你还是你,也可以说你不是你。”

    我竖起大拇指,“大师真乃高人!那大师你看看,我怎么才能回去呢?”

    “时机未到,若时机到了,即使你不想只怕也不得不回去!施主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大师的话说的非常玄妙。

    我完全听不明白,追问道,“请问大师,那怎么才能算时机到了呢?”

    “施主不是无因而来,自然不会无果而去。等一切因果了结的时候,就是时机成熟之时。”他的话依旧很玄妙。

    “大师说的因果是什么?”我又问道。

    他满含深意的回道:“因果就在你的心里,这要施主你自己参悟,老衲不能多言。”

    心里?经他点悟,我猛地就想起了自己常做的梦,“大师,难道是和我的梦有关吗?”

    他回道:“有时候梦就是梦,有时候梦未必是梦,却像是被世人遗忘了的东西。”

    心法大师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我过来果然是跟自己这个梦有关系。只是这个梦还有些支离破碎,到如今我还没找到脉络。

    我又看向心法大师,赫然发现他的身形好像模糊了很多,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眼睛里有东西吗?我揉了揉眼睛,再看他还是迷糊,而且比刚才更模糊了。

    “今日机缘已尽,老衲要回去了。另外老衲要奉劝施主一句,凡是不要太执着,该放就放,免得给自己徒添烦恼。”他的人跟声音真的就像是一阵风一样,没了。

    “谢大师指点!”看见心法大师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我一阵赞叹,大师真是神了!

    正惊奇间,身子底下忽然塌出个洞来,我还来不及反应,就直直坠了下去。吓得猛一哆嗦,我接着就睁开了眼。眼前的景象却是在王府玉兰苑的屋子里。

    心里马上就有了疑问,我不是在惠觉寺后山跟心法大师说话吗?怎么一转眼就回了玉兰苑了?这事怎么这么玄乎?

    本来趴在榻边瞌睡的雪蝶被我惊了起来,立即凑过来关切的叫道,“王妃,你醒了!”

    面对眼前的情形,我有些茫然的说道:“我不是去了惠觉寺后山吗?怎么会在这儿呢?是不是在做梦?”

    雪蝶回道:“奴婢只知道王妃您睡着了,是王爷把您从后山抱回来的。回来后您就一直睡,到这会儿才醒过来。”

    她说的是实话,在竹林里听琴的并不止我一个人,东方勋也在,只是我没看见他。后来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他自然就把我抱下了山。

    要这样说刚才跟心法大师的对话,完全都是我臆想出来的,根本就是在做梦。太郁闷了,还以为见了活佛了,原来只是自己的YY。

    我看着屋里昏黄的灯光恍惚了一会儿,雪蝶忙着给我倒水,屋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真是**静了。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杯,轻轻喝了一口,终于想起来要去西城义庄的事。赶紧问雪蝶,“现在什么时辰了?”

    她回道,“已是子时了!”

    “什么?”坏了!已经到了我跟张仲文约定的时间了,他这会儿大概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了。

    雪蝶察觉到了我的异状,问道:“怎么了王妃?有什么要紧事吗?”

    “噢~噢,我是想已经这么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我得赶快支开她,要不然脱不了身。

    “王妃休息就是,今儿奴婢第一天回来,得值夜!”她这一句话,真是让我心惊肉跳的。

    我随口就扯出谎来,“你身体不好,这两日天又这么冷,别再染上风寒。我已经跟张安说过了,他另找了人过来,今儿就不用你了,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她显然是不太相信我的话,“张总管安排的是什么人?这都什么时辰了?人怎么还没过来?”

    我接着扯道,“这事儿怪我!没有提前跟你说,这人本来说的就是下半夜过来,看这时辰马上就该过来了。反正我这会儿也睡不着,等她过来再睡也没事,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雪蝶犹豫的说道:“奴婢还是等她过来再去吧!”

    我假装生气的对她说道:“听话,赶快回去休息!”

    这一吓果然有效果,最后她不那么干脆的应着,迟迟疑疑的出了园子。我赶紧披了披风,提着灯笼向后门去。

    这一路上净捡着些花丛小径走,竟也走得心惊肉跳。出了后门,张仲文在对面已经等了有些时候了,冷的直搓手搓脚。

    我连说几句对不住,赶紧上了那辆破席子扣成棚的马车,两个人快马加鞭奔西城义庄去。到了义庄之后,看见那破门烂窗,满是蛛网碎布的恐怖模样,心里一是害怕,一是怀疑这里云霄的尸首真的在这里吗?

    好在义庄不大,好像已经荒废了很久似的,存放的棺材也少,而且都很破烂,要找一口新棺材很容易。一口刻着云霄名字的崭新的黑漆棺材就摆在正对门,非常显眼,就好像是故意要被人找到一样。

    我跟张仲文走过去,心里直发毛。可他倒很淡定,直接就去掀棺盖。因为棺盖没有钉住,很容易就被揭开了,一股木头的香味进了鼻子,我心想,坏了,被骗了。再提着灯笼向里一瞧,果然,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被杜先生摆了一道,后脑勺一阵剧痛袭来,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庶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玉白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玉白兰并收藏庶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