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烈明 > 第一百零九章 喜忧交加

第一百零九章 喜忧交加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明朝的文官就是这么一种复杂的生物。满口之乎者也,伦理道德,背过身去,却是各种罪行的领军人物。大明朝立国之后,洪武皇帝和成祖皇帝杀伐果断、独揽超纲,文官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自此之后,却是渐渐崭露头角,成为朝政中的一股中坚力量。为了对抗皇权和所谓的暴政,他们挺身而出,为了一顿廷杖换来的清名、直名前仆后继,不惜抛家弃子。直到大明皇帝开始以宦官集团来平衡整个朝局,分化文官手中的权力。

    而经过了天启朝时宦官集团的“辉煌时期”之后,文官再度成为朝廷的主宰者。这一次,他们忽然发现面前曾经的对手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于是他们环顾四周,当发现再无敌手的时候,他们便将矛头对准了自己,于是乎,党争这一历史传统再次成为大明朝堂上的主旋律。

    崇祯的优柔寡断、多疑无常的性格给党争提供了一个自由的战场。内阁成员你方唱罢我便登场,各领一两年,甚至是百余日,而且乐此不疲、当年还没有显示出自己完全实力,更重要是没有享受够内阁首辅带来的幸福感的周延儒便是此中的翘楚。

    曹化淳的提醒,对周延儒来说本事意料中事。想要利用山东的惨败和河北的战事一下打垮杨嗣昌,显然是不现实的。但这就像是去拆一间本就坚固无比的房子,先用凿子凿出几条裂缝。等到房子基础松动的时候,再狠狠的痛下杀手,再坚固的房子也是枉然。

    现在。周延儒所做的便是凿裂缝的工作。

    第二天的朝会依然是一锅粥。主战和主和两派已然顾不上什么体统,兵部郎中赵光抃已经和都给事中梁伯覃扭打在一处,好不容易被崇祯皇帝喝止,两人这才各自顶了一只黑眼眶,回归本队。

    纷乱的朝堂上这才有了片刻的安宁。就连一直在滔滔不绝的黄道周此时声音也有些嘶哑,不得不闭上了嘴巴。

    杨嗣昌不是傻子,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品出了其中不一样的味道。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人来对自己的方略进行攻击,只是这幕后的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内阁的几个人?应该不会。首辅刘宇亮还在保定督军,其首辅的身份眼见着就要不保;内阁中的程凤祥年纪老迈,已经上了奏章请求致仕,皇帝也已经批准;蔡国用出身工部。其人只是精通工程建造,政务基本不会插手,而且其人孤僻,在朝中人缘很差,断没有如此的实力;姚明恭和张四知则是典型的迂腐书生,能够入阁还是自己一力推荐的,绝对不会自毁前程。

    这样一来,杨嗣昌便有些糊涂了,到底是谁在鼓动着这一大批的官员来挑战自己呢。而且偏偏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周元忠来往于关内关外,已经带来了皇太极关于和议的条件,但崇祯皇帝却始终没能下定决心。他的心思杨嗣昌看的很明白。崇祯的内心是愿意议和的,但关键是议和总需要有人出头,谁来担这份责任。

    崇祯是铁定了要撂挑子的,可他杨嗣昌也绝没有高尚到愿意将这个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的境界。方略是好的,就是缺少一个肯为其付出的人选,朝局艰难。难就难在这个地方。

    杨嗣昌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当务之急是河北的战事尽快结束。只要卢象昇一死,主战派便再也没有了生事的理由。人死灯灭,再说什么也就无济于事了。可偏偏卢象昇不知听了谁的蛊惑,竟然退到了三府之地。以杨嗣昌对卢象昇的了解,其人兵事上是一把好手,但其人的性格却是迂腐不知变通,难道此时他便不怕皇帝龙颜大怒,以临阵退缩的罪名派遣缇骑抓捕他入京吗?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殿前的宦官忽然禀报,河北信使请求召见。

    大殿内顿时议论纷纷。河北居然有人回来了,一定是带来了前线最新的战报。

    崇祯精神为之一振,赶忙召其上殿。

    于是风尘仆仆的杨廷麟上得殿来。杨廷麟在京师潜伏多日,一直处于阴世纲的严密保护之下,除却太子、周延儒、周奎、曹化淳三人,旁人不得而知。在曹化淳的配合下,杨廷麟的返京的消息也被东厂严密的封锁,一切都是为了今日朝堂上的奏对。

    为官多年,但领略到的朝堂上的阴私却还不及这两日的多,这使得杨廷麟内心对于朝堂的认识更加深刻了几分。他很怀疑,朱平安小小的年纪,为何竟然对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政事怎么会这样的了解,一步一笔,将整个朝局推向他设想的方向。每个人就像戏台上一部大戏中的角色,各司其职,其责任便是将这出大戏完美的推向落幕。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杨廷麟三跪九叩,行了君臣大礼。崇祯命其起身回话。

    “从速说来,河北战事如今究竟如何了?”崇祯的话音中带着微微的颤抖。

    杨廷麟以头触地,“宣大所部与敌周旋三月有余,卢督师不避矢石,身先士卒,祁州守将,定州知府、同知以及通判等人尽皆为国殉难,两城皆是战至最后一人。卢督师目前困守巨鹿,盼朝廷援兵如盼甘霖,请陛下速发援兵,解救三万宣大子弟于水火之中啊!”

    崇祯皇帝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祁州、定州等地相继失陷,这已经是早些天的消息了,他更关心的是卢象昇究竟能不能挡住鞑子进攻的脚步。如果能,那在和皇太极的谈判中便能占据一些主动,如果不能,那就意味着要在谈判桌上丧失更多的东西。

    杨嗣昌的脸色阴沉下来,怒声喝道:“杨廷麟!卢象昇为何不遵从朝廷的旨意从速与东虏决战,反而一再后退,坐失战机,致使东虏深入三府,劫掠地方,平白使百姓无故遭难,卢象昇该当何罪?”

    “还有你杨廷麟!”杨嗣昌手指杨廷麟,“既是求援而来,为何不向兵部报备,为何不在第一时间向内阁呈递文书,反而直接觐见陛下。莫非是想引起朝局动荡,以此胁迫朝廷发兵,掩盖卢象昇的拥兵自保、违抗圣意的罪责吗?”

    “杨阁老这句话就有失偏颇了!”兵部郎中赵光抃冷冷的开了口,“河北战事关系我大明安危,杨主事一回京便请求觐见,为的便是兵贵神速。依阁老所说,这兵家大事莫非还要经由兵部报备,然后转呈内阁参详,之后报司礼监审阅,最后才由皇上圣裁吗?如此一来,恐怕我宣大所部三万将士也剩不了多少人马了!敢问杨阁老,是这个意思吗?”

    “你……!赵光抃,你竟敢如此对上官讲话!”杨嗣昌气的浑身发抖。

    赵光抃冷笑一声,向着杨嗣昌一拱手,“赵某不才,心知触犯了阁老虎威,日后不外是贬官或者是遭受无妄之灾,明知是死,下官还有何所惧,但求心安便是!”

    一旁的杨廷麟接着说道:“要说违抗旨意,哪里轮得到卢督师。卢督师奉命统领天下勤王兵马,可如今呢?手中只有三万疲师。高启潜坐拥关宁五万大军,却一直屯驻鸡泽,被鞑子三千轻骑压制的不敢妄动!卢督师数次请其会师合击东虏,但他却置若罔闻,若论抗旨不遵,高启潜便是首当其冲!”

    主战派官员纷纷点头称是,一双双怒火充盈的眼神射向杨嗣昌,一些脾气暴躁的索性叫嚷起来,请杨嗣昌引咎辞职。

    兵部右侍郎陈新甲赶忙出班为杨嗣昌解围,“臣请陛下降旨彻查卢象昇违抗朝廷谕旨之罪……!“

    话音未落,大殿门前的宦官慌里慌张的跑进来,“陛下恕罪,山东军报到!”

    “快快禀来!”崇祯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面容不由紧张的有些扭曲。

    “启禀皇上,东虏岳托所部以大军突袭济南,济南陷落,山东布政使宋学朱、参政邓谦、历城知县韩承宣以及各级官吏尽皆战死,东虏将济南城中百姓屠戮一空,又将城池焚烧付之一炬。德王以及其他宗室都被东虏掳走!”

    “啊!”崇祯皇帝大叫一声,双眼翻白,径直晕了过去,一头栽倒。幸好身边的怀德和王承恩手疾眼快,两手将崇祯皇帝的身体牢牢抱住。

    “陛下保重!”文武大员顿时俱都慌了神,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呈报的宦官抖如筛糠,匍匐于地,连头都不敢抬,唯恐皇帝一怒之下直接下令将自己杖毙。

    “杨嗣昌!”赵光抃虽然跪在地上,还是怒骂不止,“纵敌如斯,济南陷落、宗室被掳,你总该满意了吧!”

    “够了!”大殿中忽然响起一声尖利的长啸,“诸位大人都是饱读圣贤书的谆谆君子,如今陛下已经被气成这个样子,诸位难道不知体会君父艰难,少说两句不成吗?”

    众人抬头一看,却是王承恩满面怒容的盯着大家,顿时鸦雀无声。

    怀德告声罪,猛按崇祯的人中,好一会儿,崇祯这才悠悠醒转,忍不住泪如雨下,“朕对不起百姓,对不起列祖列宗,鞑虏如入无人之境,掳走宗室,百年之后,朕有何面目见祖宗于地下!”

    “臣等有罪!”大臣们惶恐的俯身叩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极为不和谐的声音响起,“陛下,大喜啊!大喜啊!”

    “是谁!”崇祯一骨碌爬了起来,向着大殿门前怒目而视,“是谁在那里胡说八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烈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睿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睿士并收藏烈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