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廷 > 第三十一章 甲等上

第三十一章 甲等上

作者:天光映云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斯迎低着头匆匆往前走,迎面撞上一个美丽女子,定睛一看,正是艳名远播的虞悦,今天她一身牙色缎面上襦配胭脂罗裙,散挽了纂儿,素面朝天,一副家常装扮却仍然带着天然的妩媚,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斯迎下意识有些奇怪,却无暇细想,点头致了意,匆匆跑了。

    虞悦跟斯迎打了个招呼,继续往前走,看见少年坐在大石上望着池水不知在想什么,走上前去,笑道:“文永,你跟那小姑娘说什么了……”

    少年抬起头,说道:“只是告诉她没用的人就该死……”声音淡漠而平静。

    虞悦无奈的摇摇头,笑道:“哎,你说话就不能有分寸些?人家受不了了真往这湖里一跳可怎么办?”

    “你也瞧见了,她不是没跳吗?其实,死比你想象中要难……”少年的语气一派悠然,好像刚才的事情与他不相干一般。

    虞悦说道:“毕竟是个女孩子。”

    他无谓的说道:“你们女学不是一直想要跟男子一样吗?既这样,为什么一遇到事情,就拿自己当弱女子?既然把自己当弱者,就该安于内院,不该参与外面的事,既然参与了……”

    “行了!又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套……”虞悦白了少年一眼,语气有些气愤。

    “前朝世宗皇帝这句话的确是至理名言,暗合天地大道。”少年没有与虞悦争辩的意思,说话的语气平淡不带情绪的起伏,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隋世宗天纵奇才,他说的话多了,偏你就记得这一句。罢了,不跟你争了,反正我也说不服你。”虞悦冷笑了两声,又说道:“对了,刚才那个小姑娘就是上次我跟你提过的,我们学宫的‘殊才’,叫顾斯迎。”

    “哦,原来她就是那个‘红颜祸水’啊,有意思……”少年看着斯迎的背影若有所思,半饷,他回过神来,对虞悦说道:“师姐,你不回去看看吗?师傅还是念着你的……”

    虞悦神色变了几变,终是垂下眼帘,嘴角含涩,说道:“别叫我师姐,我不是先生的徒弟……”

    斯迎冲那少年一通嚷嚷之后,心中的郁气也发散了出去,脑子也灵动了起来,心想:“先生也没说只能用那种纸写,我那练习簿子不知还剩几张空白页面,干脆把那个剪下来,实在不行,书本的封皮也能写字,总之不能没成绩。”斯迎本来就不是迂腐不知变通之人,只是连续受委屈,一时之间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绪里面钻了牛角尖,被那男子的话一激,反而跳脱了出来。若是之前,她碰上虞悦,定会求她帮忙,但现在她已经觉得没必要了,她的身份已经够敏感了,非是不得已,最好还是别跟这个女人扯上什么关系。

    斯迎迅速跑回了学舍,翻了翻自己的簿子,果然都被她写满了,又走到宋晚晴桌案前,问道:“你的练习簿子最后是不是还剩两张纸,能不能给我?以后我再想办法还给你。”她一跟宋晚晴说话。何梦莲和庄雪梅的目光便瞪了过来,却碍于钟先生在前面不好说话。

    宋晚晴也感受到了她们的目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掏出簿子,说道:“还有两张空白,你拿去用吧。哦,对了,你要把这两张纸剪下来吧,我这有剪子和针线,你写完之后把这两页订在一起,省的散了。”

    斯迎感激一笑:“多谢了。”拿着几样东西回了座位,把那两张纸剪开,开始专心写这篇文章。之前,她已经把孔子和子贡的这段话相关的释义都背过,还从古书上找了不少例子,但由于第一次写此类文章,还是觉得笔力凝滞,转折生硬,词句虽富丽华美,读起来却空洞无趣。

    刚刚的经历却让她猛然心有所悟,干脆把之前那篇全部摒弃,把自己的所思所感结合圣人经典加以发挥,重新写了一篇。这一次斯迎根本没有费心堆起词句,只是直抒胸臆,竟一挥而就,在下课前便写完了整篇。之后又用线稍作装订,署了自己的名字,交了上去。

    钟先生接过文章,刚要翻看,韦清韵忽站了起来,说道:“先生,我们都是课前交的,只有她是课后交的,这一整节课她根本没好好听,作为学生本来就应该保管好自己的卷子,她自己做错了事,却得到优待,这对其他学生岂非不公?”

    钟先生看了韦清韵一眼,捻着胡子想了想,对全斋学生说道:“韦清韵说的有道理,这样吧,顾斯迎的这篇文章的成绩在原成绩的基础上降一级,以示惩罚。这样你们觉得如何?”

    学生们一起答道:“先生处事公平。”

    钟先生又问斯迎:“这般处置,你可心服?”

    斯迎点头应道:“是,心服口服。”

    韦清韵这才闭上了嘴,看了斯迎一眼,重新坐下。

    下了课,宋晚晴跑到斯迎跟前又跟她道歉:“真是不好意思,都因为我,你才弄成这样。”

    斯迎笑道:“这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再说,这件事也不怪你,先生那字帖就算价钱不贵,也不是你能赔得起的。”

    “可是你一向成绩都很好,年考的成绩还要计入明年岁考,这次因为我,你拿不上奖学金了该多可惜……”宋晚晴满是内疚。

    “你就别自责了,也怪我自己,明知有小人作祟,还那么大意,让他们有机可趁,这次就算长个教训吧。我能有成绩就已经不错了,以后再慢慢补上吧。”斯迎笑道。

    “你不怪我就好。”宋晚晴试着碰了碰斯迎的手,她对斯迎的习惯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她不喜欢跟别人拉拉扯扯的,所以只是试探一下。

    斯迎这次很大方的拉住了宋晚晴的手,笑道:“你这次把你的练习簿子和针线包给我用,算是得罪了何梦莲她们,你不怕她们也为难你吗?”

    宋晚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回握住斯迎的手,说道:“我怕什么,好歹我还是个斋喻呢,有本事她们就让彭斋长把我这个斋喻免掉呗。”

    之后三天,便是紧张的考试,斯迎一直知道自从选为“殊才”以来,成绩才是自己在女学安身立命的资本,从前她虽然成绩好,却并非门门功课拿第一,喜欢就多学一些,不喜欢就少学一些,反正不管是作陆家的媳妇,还是燕王世子妃都不需要她做个学究,而现在,她在每门功课上都要下很大功夫,一旦某一门成绩不好,就会落人口实。何况,每年第一名奖学金有十贯,这笔钱对于从前的她来说不算什么,但经过如此窘困的状况之后,她却对这笔钱有了无比的渴望。

    放成绩榜那天,斯迎一进学舍,众人的目光便“刷”的一下集中在她身上。她抬起头去看贴在墙上的榜单,果然她的名字赫然列在第一位。名字后面缀着各科成绩,此时成绩先用甲乙丙丁戊划为五等,每一等又分为上中下三品,三天大考的科目是经学、诗词、老庄、法学、算学、玄学,其余科目都是最后一节课随堂考,不参加排名。名次先以总成绩排名,排名相同的以经学成绩最优者为先,其次为诗词,再次为老庄,最后为法学、玄学、算学。

    经学名次按照贴经、试义、文章的总成绩排列,若总成绩相同则以文章成绩最优者为先,其次是试义,再次是贴经,若三门成绩都相同,先生就会把他认定的文章水平更高的排在前面。其他科目也是用这个方法排名。

    斯迎特别看了一下自己的经学成绩,总成绩她与韦清韵相同,那篇文章竟然还是甲等上而且排在韦清韵前面。

    因此韦清韵看她的眼神都是冷冷的。

    旁边一人对韦清韵笑道:“清韵,你才应该是第一呢,看样子先生是不记得自己的话了。”

    韦清韵嘴角含讽:“第不第一无所谓,只怕某些人拿不到第一,跟上面交代不过去。”

    旁边的学生阴阳怪气的说道:“人家是‘殊才’,跟我们可不一样,有人在上面罩着,连先生自己说过的话都能不算,哼……”

    学舍另一边,何梦莲看着那榜单,面色很不好看。

    严翠儿安慰她说道:“你看着吧,韦清韵肯定不会放过她。让顾斯迎成绩降一级这件事是她提出来的。”

    何梦莲瞥了学舍那头一眼,冷笑道:“韦清韵得意于我又有什么好处,她才是一天到晚鼻孔朝天,一个旁支末流的女儿,她爹一把年纪才混上个九品,还真当自己是京兆大族的贵女了,嘁,我出钱倒便宜她了。”

    斯迎如今自己想开了,才不管别人怎么冒酸水,就像没听见一样,回了自己的座位。过了一会儿,钟先生过来了。韦清韵未等钟先生说话,首先站了起来,说道:“先生,您的成绩给错了,上次您说顾斯迎的成绩要降一级,可是榜上她还是甲等上。”

    钟先生看了看成绩榜,说道:“我没给错,顾斯迎文章的成绩本来是超甲等,降一级还是甲等上,她的文章比其他人的好太多,减去成绩还是排在最前面。”

    韦清韵皱着眉头,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坐下。

    钟先生拿出斯迎那订在一起的两张纸,说道:“我知道你不服,现在我就来给大家讲讲,为什么她的文章好。”说完钟先生将斯迎的文章念了一遍,笑道:“你们看顾斯迎写的这一段:‘贫富贵贱,人之所溺,而不知自守,是故贫者曲意迎上,富者放纵为乐。然无谄无骄止于自守,其思可而未足多,其意有而未尽,岂超然贫富之外乎?乐于道则安然自处而忘其贫,好礼则乐善徇礼而不知其富……’光是这一段解题,她就已经把所学的融会贯通,理解远远深于你们,更不用说后面的阐释,这个水平再稍加琢磨参加男子的乡试甚至会试恐怕都可以拿下了。你们谁有不服,就把自己的卷子拿出来,跟她比比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凰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光映云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光映云影并收藏凰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