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68章 蒙住她的头!

初露锋芒:第68章 蒙住她的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静知听了他的话,黑白分明的眸子锁定在他纠结的面容上,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爱了他整整十年,想了他整整五年,背叛了他们的爱,现在,居然对她说,他与裴书颖的婚姻是假的,他不过是想利用裴家的势力想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力,为了自身私欲,想挤身上流社会,利用婚姻,利用女人,还找了一个冠勉堂皇的好借口,是为了她们的将来,好像错的是她林静知一样,是她林静知不懂事,在与他闹别扭。

    莫川这个男人为什么对于她来说变得如此陌生?

    见静知凝望着自己的眸光变得冷肃、淡漠、疏离,莫川慌了,急切地解释着。

    “这是事实,你可以问子旋,她知道全部。”

    “不用了,莫川,说什么都太晚了,我们回不去了。”语毕,她果断地拉开了车门,走出了车厢。

    “江萧那个浑蛋男人呢?”莫川绝不打算放过她,她怀孕了,然而孩子不是他的,以前,他还抱着静知对自己不变的那颗心,绝不会随便把身子给江萧,现在,在得知她有身孕的那一刻,他彻底慌了神,顾不得太多,甚至他都想过把所有的事和盘托出。

    不想就这样放她离开,拽住了她的手臂往回拉,静知奋力地甩开他,他趄趔一步,静知拔腿就向前跑去。

    “为什么会营养不良?江萧那混蛋在干什么?”他呐喊着想冲上来,没想到,门口的保安拦住了他的去路,见他又吼又叫,把他当做是流氓来看待。

    “不好意思,先生,太晚了,陌生人是不允许进入信义小区的。”穿着制服的保安用高大的身形挡在他的前面,阻挡他阴鸷而灼热的视线。

    高大别墅五楼,男人端着一杯咖啡,伫立在落地窗前,地大物博,将男人女人刚才拉扯的一幕尽收眼底,指节旋转,咖啡杯缓缓摇动,影子倒映在咖啡杯里,呈现模糊轮廓仍然俊美,蓦地,面容倏然扭曲,大手一扬,咖啡杯砸到了华丽的地板砖上摔得粉碎,整天不见人影,原来是去会老情人了啊!

    那男人太嚣张了,不杀杀他的威风,他江萧就不是一个男人了。

    静知开门进屋的时候,才发现今天男人居然破天荒地回来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老婆,去哪儿了?”声音没以前的愉悦,从背后搂住了她柔软的身子,把脸贴在她细软的耳窝处,语调轻柔地问着。

    “去逛了一下商场。”静知扯谎的话刚出口,男人眼角已经是黯然一片,面容阴鸷而骇人。

    “那,买了些什么?”

    “看了半天,没下手买,江萧,我去做饭,你想吃什么?”她轻轻地剥开了紧压在腰间占有欲极强的大掌。

    “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吃你。”捏握住她玉手,将她纳入怀抱,再给了她一个缠绵灼热的深吻,然后,捧着她的脸孔,深深地看着她,眼睛的光芒晶亮如天边闪烁的星辰。

    ‘“好了,别闹了,吃我又吃不饱。”静知推开他,没想到这男人在单位里一本正经,回家后总是吊儿郎当,好久没有与他好好说说话了,其实,女人要求不高,只想纯粹与男人好好聊聊天,说一说一天的所见所闻,那是夫妻间增进情感的纽带。

    “好吧!我想吃糖醋排骨。”

    “你等着,我立刻烧去。”说着,静知已经迈步走向了厨房,江萧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在厨房里忙前忙后,身体轻倚在门板上,点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时,唇间的笑意渐渐地隐去!

    吃完晚饭,江萧说还有工作的事儿没忙完,提脚就进入了书房,她洗了碗收拾完毕,沐了浴走出浴室,从虚掩的书房门板后,看到他还站在窗边讲电话,眉峰皱得紧紧的,在桌子边不安地走来走去。

    “宋助理,到底怎么回事?”

    他顿了脚步,声音拔高:“如果对方要消息,就索要六十万美金,对,一定不能穿帮。”

    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她走回到卧室,刚坐在梳妆台前,就听到了外屋传来一阵关门的声音,江萧又出去了,恰在这时,放在梳妆台上的电话发出‘呜呜’的震动声,拿起来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子旋’的字眼,好久没与子旋联系了,自从上次闹翻后,子旋打电话她不接,她也没主动联系过子旋,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她觉得没那必要,莫川如果真要变心,子旋夹在她们之间也是左右为难,更何况,子旋决定不了莫川的思维,这本身并不关子旋的事情。

    “喂。”思虑再三还是接了。“知知……知知……”子旋的声音断断续续,颤颤魏魏惊谎失措以及旁边还有重重地关车门的声音。

    “子旋,你怎么了?”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静知警觉肆起。“你在哪儿?子旋。”

    她虽然生好友的气,可是,从不希望她有半点儿闪失。

    “汪子旋在我们手上,如果想救你好友,你马上给我过来。”威严冰冷魅惑男声。

    “不……知知,你不要来。”‘啪’响亮的耳光声打得子旋嘴角破裂,也让另一边的静知一颗心陡然悬吊起。

    “醉生梦死俱乐部,一个人来,如果胆敢告诉你老公,汪子旋小命玩完了。”

    又是‘啪’的一声,象是一记重捶打在了她的心坎上。

    子旋被人绑架了,她来不及想太多,手忙脚乱拿着一件外套就冲出了门。

    当她心急火燎赶到‘醉生梦死’俱乐部,浓妆艳抹的领班迎了上来。“小姐,里边请,有同伴没有?”

    静知顾不上回答她,一双乌黑的眼睛四处收巡。手机又响了,一看是子旋来电,她毫不犹豫就抬指按下了通话键。

    “喂!”“上三楼,左转,第一间包厢。”简洁语毕,电话已发面一片‘嘟嘟嘟’声响。

    静知迈开步伐,几乎是用跑的上了三楼,推门而入,然而,一间包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一个人影,她上当受骗了,跌跌撞撞地跑下楼,跑到楼下扯着刚才那位浓妆艳抹的领班询问。

    “请问,看到一位身高大约一米六三,椭圆形脸蛋,皮肤不算太白,眉角有一颗小痣的女人没有?”

    “刚才是有这么一个女人,好像被‘火焰’他们拉走了。”

    火焰?她的身子冷不防打了一个冷颤,这‘火焰’好像是黑道人物,子旋与他们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绑架子旋?

    “去了哪儿?”“商东路桑拿中心。”

    来不及向领班道谢,静知十万火急往商东路赶,撞开桑拿中心贵宾房的门,静知没有预期看到子旋的脸,却看到了一名高大魁梧的男人坐在沙发椅子上抽雪茄,翘起的皮鞋光可鉴人,一派悠闲自得,面无表情,腰间别着一枚枪,体格健壮的部下站成一排守护着他们的主人,见有人闯门而入,一个个火速拔枪。

    静知看到抽雪茄的男子愣了一下,没想到啊!他居然是这种身份。

    “子旋呢?”她没有唤他的名,因为,她觉得这个男人之于自己是越走越远了。

    “她喝醉了,就在里边。”

    静知当着这么多人黑洞洞的枪口,冲进了里间,见子旋躺在了床上,脸色苍白,一身酒气,睡得很沉,撩开她脸上缠绕的黑发,玉容上没有她预料的红痕,完好无整的子旋让她一颗悬起的心足了地。

    “把汪子旋带走,林静知留下。”

    黑衣男子让部下收起了枪,暗哑出声。黑衣男子抬抬手,让部下带走醉得不醒人事的汪子旋,留下私秘的空间。

    “为什么要这样对子旋?为什么要进入这样的组织?”静知颤着声问,原来,在他滔天权势,光鲜亮丽的背后,还有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火焰?真是令她惊艳啊!

    “子旋没怎么样,她只是喝醉了。”

    “那为什么把我骗来?”静知恼怒了,他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将她骗来,到底怀揣着何种目的?

    静知定定地凝望着他,近距离的审视,才发现他冰冷孤傲的眼睛旁边有一道淡淡的痕迹,似刀伤,在那狭长的墨眸边若隐若现。“为什么?说啊!”静知等不及几乎吼了出来。

    “总之,我与你江萧誓不两立。”莫川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无比压抑地吐出这句。

    江萧?他与江萧有什么恩怨?静知用着探究的眸光凝定着他,半天恍然醒悟,也是,江萧是官,他的贼,自古官与贼是誓不两立的。

    看着静知那张质疑陌生的面孔,男人紧锁眉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

    “不要把你男人想得太好,如果当年我不加入这个组织,恐怕早已横尸街头了。”

    “你到底有什么瞒着我?”静知隐约地感觉到这个男人先前对她说的话都是假的,他刻意在隐瞒着什么,什么利用裴书颖想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事业,他绝对不可能加入这样的组织。

    当年她与他深深相爱,大学刚毕业,他就无故失踪了,失踪前一夕,他来小巷子里找过她,还对她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让她听不懂的话,并再三请求她务必等着他,然后,从此杳无音讯,再现在,已经是别的女人的老公,整整消失了五年,她们好歹了在一起了五年,比亲情浓,比爱情深,可是,这男人这么多年来,连报一声‘平安’对于她都是奢侈,他明明就躲在暗处,这个‘火焰’的身份一直就存在于E市的黑道之中,只是,她从来都不会想到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份子居然就是深深爱着的男人。他不愿意出来与她相见,眼睁睁地看着她忍受相思的煎熬,原来,在这场情爱时在,陷得最深的那个是她自己,而他,象从她手中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远,她再也抓不住了。

    “你爱她吗?”莫名其妙崩出这一句,这个她自然指的是他的老婆裴书颖,话出口,心却在冷。

    “不爱。”没有一丝的迟疑,简洁回答,只是,这两个字让静知的心口更冷,恐怕他谁都不爱,爱得始终只有他自己。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不再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就跟我来。”

    莫川还是了解静知的,他知道哪里是静知的致命伤,静知站在原地,踌躇良久,终还是提起了脚步跟在了他的身后走出那间房。

    E市桑拿房中心地带,选了一间旧式结构,灯光黯淡的VIP房,他点了一下草莓布丁,水果沙拉,柳橙果皮之类的甜点给她充当消夜,她看着面前精致可爱的小甜点,没有动一勺,她以前非常喜欢吃这些,但是,人的口味会随着岁月的流失,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此时此刻,她似乎不太喜欢这类的食物了。

    “怎么了?”男人拿起小玻璃碗,舀了一勺送到她嘴边。“来,吃一口。”

    她没有张嘴,只是不解地看着他:“莫川,这些东西我早不吃了。”

    他喂沙拉的手僵在了半空中,静静地收回来。“活泼乱跳的那个女人静知,我曾承诺务必让她等我,我会回来娶她,可是,我食言了。”

    “现在,会太迟了么?”

    “迟了。”她将戴着婚戒的手指亮在了他的眼前,咬了一下唇肉,然后,抓成了一个拳头,几乎是愤怒地砸到了他的胸膛上。

    是他硬生生躲开了她,也躲开了她们之间相交的命运,这一拳,他静静地受着,然后,大掌将她的小拳头包裹在了掌中,轻轻地吻着。

    “知知,也许还不迟,如果你愿意离开江萧,我答应与你重头开始。”

    见静知的眼神有些冷咧,并果断地抽出他手中的拳头,他想与之复合的最后一丝希望刹那间化成了灰烬。

    死了心如何能死灰复燃?真是笑话。

    “知知,我知道你从未忘记过我。”说着,他转身拉开了一个磨砂桌的一个抽屈,从里面拿出一副画卷,挥手一甩,画卷展露在了静知眼前。

    是一幅线条简约的山水画,连绵起伏的山脉间,白雾蔼蔼,夕阳最美丽的余晖照在了湛蓝色的海面上,将海水隔成了两半,一半红得似火,一半绿得如叶,近处,无数的枫红随风摇曳,枫树下那抹纤细高挑的白色身影,雪白裙裾飘飘……

    这是她参加选美时作下的一幅画,怎么会在他的手里?还真是有本事,居然去说服那些评委,将这幅画弄了过来,该说他用心良苦吗?

    骨节分明的手指,指着画右角的那排竖立的龙飞凤舞的字体。“残阳如血,枫红似丹”

    “在那场选美中,才艺展示那一项里,你画了这幅画,当时,当着亿万观众你撒了谎,你并没有说出这幅画真正的意境,其实,这个女人就是你自己,枫红代表你无穷无尽的思念,你面向着大海的那边,望着连绵起伏的山脉,在期待着你最心爱的男人归来,那个男人就是我,然而,我却辜负了你的期望,我食了言,知知,你可知道在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我心中的震动,你执着画笔,光芒四射,寥寥数笔,轻车熟路就画出了这幅画,这说明你平时勾画这幅图的时候很多,那一刻,我真的好恨我自己。”

    长久以来,他一直都想向静知坦露心声,可是,静知一直就排斥着自己,也是,他都成了别人的丈夫,有什么资格再来向静知索求什么,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他与裴书颖结婚,并不是心甘情愿!

    漂亮的剪水乌瞳眨了一下,唇际勾出笑靥。“莫川,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个地球缺了少它照常转动,林静知没有了莫川照常要把生活继续下去,正如山川没有了河流不会干涸一样,说吧!你今天用子旋诱我到这儿来,有什么目的?”

    果然是他莫川看中的女人,脑子随时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沉,思路也很敏捷。

    将手中的画卷起,莫川清了清嗓子,轻柔道:“我娶裴书颖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见静知沉默不语,阴鸷的眸光瞬也瞬地凝视着她,幽幽以道:“其实,五年前我离开你,是真的离开了E市,我去了美国,差一点死在了美国黑帮老大的手里,是裴书颖救了我,她承诺给我想要的一切,我承诺给她两年的婚姻,两年后,我就是自由之身,只可惜……”男人语音一顿,视线情不自禁地瞟向了她平坦的腹部,只可惜,她有了江萧的孩子,也许,他太高估静知对自己的感情,所以,才会让江萧捷足先登,可是,子旋明明告诉他,静知当初是为了捞王毅将出狱,迫不得已才与江萧签下那纸婚姻契约,他莫川聪明一世,却也糊涂一时,男女之间日日相处,终究是会日久生情,或许他以为,他与静知十年刻骨铭心的爱恋怎么都能抵得过短短几个月的相处。

    报恩,利益,这四个字搓着静知的心窝,救命之恩大于天,还是说,这男人不过是用报答恩情当幌子,他真正想要拥有的是滔天的权势,想借裴书颖这个有力的后台,一步一步登上权利的最高峰,这个视利的小人不安份于现状,抛开了她们整整十年的感情,心头对这个男人的恨意慢慢地积聚。

    原来这个男人对自己爱居然是这么肤浅,两人之间曾以为刻骨铭心的爱恋最终敌不过浮华欲这些庸俗的东西!

    见静知水雾雾的大眼浮现着一缕不耐与反感,莫川这才幽幽告诉她:“我让子旋骗你来,除了让你了解我不得已的苦衷外,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去了就知道。”莫川牵着她的手就走出了桑拿按摩中心,他开车的技术很好,淡淡的灯光打照在窗玻璃上,印在静知黑白分明的瞳仁里,瞳仁里凝聚着一缕璀璨的光芒,虽然,是晚上,车窗外的路况模模糊糊看得不太清楚,可是,这条路,是静知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五年前,她与莫川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走一趟,莫川消失的这五年,节假日的休息时间,她也曾无数次独自徘徊,回过头来,在窗外车灯的照射下,莫川阳刚的轮廓就在眼前,许多次,她独自走上这条道路的时候,一直就幻想着这样一个画面,莫川归来,紧紧地,紧紧地拥抱着他,深深地吻着她,在她唇边深情呢喃:“知知,我终于回来了,谢谢你,谢谢你等了我这么多年。”

    然而,她那一切不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梦,梦是美好,现实是残酷的。

    “我知道这五年来,你一直都常回去探望贱婆婆。”莫川熟悉地操纵着方向盘,转过脸,深情的眸子锁住她面无表情的雪白玉容,眉宇间浸染了笑意,看得出来,他真的很高兴。

    “贱婆婆不仅是抚养你长大的人,对于我来说,她更是一位慈祥的长者,我尊敬她,来探望她,也并非全是因为你。”

    一句话,悄无声息将她们之间的距离拉开了十万八千里,不过,莫川并不介意,毕竟,她等了自己五年,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耗尽了五年美好的青春年华,最终却等来了他的背叛,是个女人都受不了。

    而且,她今晚愿意跟着自己回乡下去探望贱婆婆,就说明她心中仍然还有自己的一席之位,这样想着,抬腿狠踩了油门,车速飙快,昂贵的迈巴赫车身在一眼望不到边的高速公路上穿梭。

    静知本想给江萧打一个电话,可是,又想到他最近忙得经常不回家过夜,思虑至此,也就抑制了自己想打电话报行踪的冲动。

    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山村的寂静、安宁是静知一向向往的生活环境,因为,是一片明郎的纯净天空,莫川将车子靠在了公路边,熄了灭火,锁了车门,与静知一前一后踏上了灰白色的石梯,空气里随着飘来了一阵又一阵浓郁的茉莉花香,能闻到贱婆婆亲手栽种的茉莉花的香味,静知的心有说不出来的喜悦。

    一处用翠竹编制农家四合院,房子里有稀微的光亮从门缝里泄露,这说明家里有人。

    “贱婆婆,贱婆婆。”静知冲到了莫川的前面去,迫不急待呼唤着那位慈祥的,在她等待莫川五年的漫长岁月里,一直不断给她鼓励与安慰的老人。

    见有生人来访,四合院正厅门口蹲睡的那条大黄狗睁着一对亮汪汪的眼睛,汪汪汪地狂犬过不停。

    “贱婆婆,我来看你了。”她大喊了几声,喊声交织着大黄狗的乱犬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可是,仍然不见贱婆婆出来招呼她们,如果是以前,只要听到大黄狗的汪汪声,贱婆婆立即便会从屋子里窜出,大骂大黄狗,然后,牵着大黄狗的锁链,张着缺了牙的嘴,笑呵呵地轻喊:“知知,莫川,你们来了。”

    这一次,很奇怪,莫川也发现了些端倪,疾步冲上前抓住了大黄狗的锁链,让静知先进屋。

    “贱……婆……”还有一个‘婆’字卡在了喉咙,静知脸色刷地惨白,双腿发软,眼睛张着奇大。

    “贱婆婆。”她厉声尖叫,她的叫声让莫川疯了似地窜进屋子,当他看到躺在水泥地面,浑身染满血渍的贱婆婆,迈腿冲了过来,抱起老人的躯体,疯了似地摇晃。“贱婆婆,贱婆婆。”

    可是,老人已经再也听不到他的呼喊了,妇人两鬓斑白,脑后的发髻散开,几缕发丝垂落在肩头,粗布衣衫浸染的血红已经干涸,表情很痛苦,说明宁死之前应该经历过一番剧烈的痛苦,浑身的肌肤已是一片冰凉,老人肚腹处有插着一把匕首,只能看到没进身体的匕首柄,周围的衣衫染着一片大红,已经看不到衣服原来的颜色,身体下面,流淌着一大滩血渍,被风一吹早已凝固,看起来骇人万分……

    莫川一把抱起了贱婆婆,他没有哭,只是,颤抖的手掌替贱婆婆把那对张得奇大的眼睛合上,然后,紧紧地,紧紧地抱住老人的躯体,从小,他被亲生父母丢到了孤儿院,是贱婆婆领养了他,十一岁那年,哥哥找到了他,将他带离了贱婆婆身边,这位老人抚养了她整整十年,贱婆婆对他的恩情比天大,他一直铭记于心,然而,是他自己选择要走的路害苦了这位抚养他成人的老人,他以为,贱婆婆生活这无人问津的乡下,是没人能够知道她的所在,更是没人能够知道他与她的关系,可是,终究是因为自己大意害死了这位恩人。

    “贱……婆婆。”静知喉头哽咽,眼圈发红,如果她们早来一步,能够拯救贱婆婆吗?她踉跄两步奔了过来,跪在了贱婆婆身边,拼命用小手捣住了小口,以阻此自己的失声痛哭。

    当天晚上,贱婆婆就下葬了。

    清晨,旭日的发出万丈光芒照射到那块山丘上新垒起的长青石块上,‘何贱婆婆之墓,莫川立于2008年春。’

    静知伫立在新坟前,清风徐来,吹乱了她一头笔直的秀发,一缕发丝缠住了她的嘴角,可是,她并没有去拔开,任乌润的发丝在风中胡乱摇摆。

    水雾雾的视线一直定在了‘何贱’两个字上,贱婆婆年轻时与一位青年相爱,二十一岁那年,那男人参了军上了前线,后来,有人给她传来消息,说男人死在了战场上,从此,她心灰意冷,违逆着父亲誓死绝不嫁人,她要为男人守贞,再后来,兄弟姐妹陆续嫁娶,父母逝世,就只剩下了她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在这个山谷中建了一座农家四合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后来,从香港寄来了一封书信,原来,那男人并没有死,混乱中逃去了香港,并娶了妻生了子,可是,贱婆婆不甘心命运就这样将她与爱人活活分开,她期待着政策好了能与男人重逢,但,她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沧桑,等得一头乌黑的头发全染上了白丝,甚至全成了白发,到了生命油尽灯枯的一刻也没有等来那个男人的相聚,她望穿了秋水,凄凉的一生真的让静知感动,她一生无儿无女,一直都把莫川当做是自己亲生的孩子来对待。

    她走完了凄凉的一生,留给静知却是无尽的哀思。

    “为什么?”缓缓转过脸,凝向莫川的眼光深藏着无数的恨意。“为什么不早一点来探望贱婆婆?为什么啊?”她可以原谅莫川把自己抛弃,可以原谅他为了名与利背叛她们之间的感情,可是,为什么他明明已经回到了E市,仍然不能探望一下曾对他有过十年养育恩情的老人?这一点,她无法原谅他,并且,永远也不会原谅,因为,他的残忍直至贱婆婆宁死的时候她没能见上莫川一面。

    见莫川无动于衷,静知走上前,手掌捏握成拳,拼命地一下又一下砸到了莫川坚硬的胸膛上。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砸死这个臭男人。

    “你知不知道,贱婆婆这一生最想见的就是你与那个男人,她每天倚着门框期盼着你的归来,莫川,我恨你。”说完这一句,泪水刷刷地她雪白面颊上滚落,象断了线的珍珠,一颗又一颗!

    莫川没有动,任她这样打着骂着,等她打够了也骂够了,他才死死地按压着她的头,把她紧紧地搂进了怀里,那拥抱紧得令人窒息。

    “知知,是我的错,我很恨我自己,原谅我,原谅我。”

    嗓音嘶哑,黑亮的瞳仁充血,他紧紧地搂着原本是属于他的女人,狠不得嵌进血肉里,骨髓里,抬眼,凝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眼尾闪过一缕又一缕毒辣的光芒。

    他会找出那个杀害贱婆婆的人,他要把凶手碎尸万段,要让他家破人亡!他紧咬着一口银牙发誓!

    大黄狗在他们身后汪汪地叫了两声,也许是它也能感受得到主人已经不再这个人世了,转了两圈后,趴蹲在了坟前,用前爪搔了搔了鼻子,赶走脸上的那只大苍蝇,然后,闭目养神……

    莫川要为贱婆婆做一场法寺,操度贱婆婆亡灵,好让她老人家一路走好,荣登极乐世界。

    静知看着外面有几个道士正坐在凳子上,嘴里念过不停,念的什么可是一句也听不清楚,莫川却跪在灵位前,不停地撕着手中的纸钱,眉宇中心有着很深的刻痕,也许是人格有志吧!

    如果莫川真的把名利看得那么重,说明,她还没有足够的魅力能拴住男人的一颗心,婚缘是讲究缘份的,她与们相识了十年,相爱了十年,终究是情深缘浅。

    她走到了婆婆曾经居住过的那间卧室,卧室虽简陋却干净,小轩窗外,一片春意盎然,生机勃勃,有几株桅子花树立在轩窗外,散发的香味浸人心脾,这一草一木都是贱婆婆亲自种下的,还有那满院子的麻枫,听说美国盛产,这里的土壤不适合它的成长,可是,贱婆婆却硬是要移植到这里,精心将它培育长大,这里的秋天,会是火红的一大片,去年,她来探望贱婆婆的时候,贱婆婆才给她吐露了心中那个凄凉的故事,用尽一生执着去等待,需要有多大的勇气与信心,这世间又有几个女人能够做到?

    这才是贱婆婆最值得她尊敬的地方,浮华俗世,刹那芳华,但,贱婆婆留给自己的思索的东西很多。

    听闻到了身后轻微的脚步声,静知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进来了。

    “我想先回去了。”她没有回头,眸光仍然落定在外面的那几株满树盛开着的白色香花上。

    进屋的男人没有作声,沉默片刻后走到了她的跟前,用着极其温柔的声音轻缓吐出:“静知,原谅我,如果你还爱着我的的话,我不介意做孩子的父亲,让我们从头开始好么?”

    从头开始,谈何容易?静知垂下眼帘,低低地笑了,玉手五指张开轻盖在自己仍旧平坦的腹部上,这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孩子,是她与江萧的孩子,虽然,她还不知道孩子的性别,先前心里也曾有一番挣扎,她也不知道江萧要不要这个孩子,可是,在经历了与贱婆婆一番生离死别后,她悟出一个道理,人的一生短暂如烟花,穷尽一生抓不住的东西很多,生命很脆弱,命运也太残酷,所以,她决定要这个孩子了。

    她与莫川虽经历了近十年的纠纠葛葛,但是,毕竟是他先放弃了,她没有对不起他,错过一进也就错过了一生,世上没有后悔可吃,即然大家都选择了一条本不该属于自己的路,那就继续走下去吧!

    也许是命运如此,怪不得谁,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的情感早已沉淀,她凝望向眼前这个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脸孔。

    “没必要了,莫川。”说完,她给他一记苍白的笑容,然后,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了门边。

    “我让人送你。”会遭到拒绝是理所当然,他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我送你。”

    “不用了,莫川,我已经让江萧来接我了,今后,我们还是少见一点面的好。”淡淡的拒绝,然后,她从后院子那道竹门里穿出去,最后,回头四处望了望院子栽种的香花、植物,眼眸里是最后的一丝婘恋与不舍,她对贱婆婆的感情是因莫川而去,如今,贱婆婆离世了,也就为她与莫川的感情划上了休止符。

    莫川倚靠在轩窗边,凝望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穿过绿树成荫的庭院,一步一步走出院子,渐行渐远的身影在他黑亮的瞳仁里缩成了一个白色的圆点。

    他说不出自己心中的感觉,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为了他心中的目的,誓必要失去太多,亲情,爱情……

    静知说了谎,她并没有让江萧来接自己,也不可能让他来接自己,她与他莫川的情终于了断,这也让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们之间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这个山谷离公路不远,只需要走几十个石阶就可以下去,她一个人独自行走在乡间的小道上,电话玲声在沉静的山谷中变得格外地突兀。

    “喂,静知,在上班?”江肃与宋助理坐在一辆停靠在路沿边豪华的小轿车里,手指尖还燃着一支香烟,眼睛一直凝望着手腕上那块表的时针,马上就快指正三,三点了。

    “嗯!”静知没有告诉他自己身在何方,江萧是一个非常大男人主义的男人,她怕告诉他后,他会误会自己与莫川藕断丝连,即然都要决定与江萧在一起,就不想再横生事端。

    “下午有事忙,不用做我的饭。”不知道是心血来潮怎么的,他今天就是十分想念静知,这段时间,他都没好好陪陪她,等这次任务结束,他肯定得请一段假在家好好陪陪老婆大人了。

    “江检,有枪声。”宋助理提醒着老大,不远处是有清脆的枪响划破长空,警笛长鸣!

    “好。”然后,电话挂断了,刚才宋助理那句话是清晰落入静知耳里的,江萧在出任务?不对,他一个检察官又不是公安局长,还去处理这档子事啊?

    那句‘有枪响’让静知心头感觉隐隐不安,收了线,左眼皮也突突地跳动,左眼跳崖,右眼跳财,这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啊?

    还来及把手机揣进衣裙口袋里,眼前几抹人影一闪,还没看清,就感觉脑袋被什么东西捂住了,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的世界中。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

    下章精彩预告:到底是谁上了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