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76章 你该退位了!

初露锋芒:第76章 你该退位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露锋芒:第76章

    静知愣在了原地,脑子里空白一片,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香雪欣,原来,那个在江萧白衬衫领子处留唇印的女人芳名叫香雪欣,姓香,名雪欣,多好听的名字啊!连姓氏都这么美,长得也很漂亮,脸部轮廓很精美,皮肤雪嫩白皙,挺直的鼻梁,秀气的眉、大大的眼、抹了唇彩散发出亮晶晶光芒的唇瓣,仿若都象是出自于艺术家的手,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一件艺术品,没有一点儿瑕疵。

    在她审视这个名叫香雪欣女人的时刻,对方也在审视着她,嘴角勾出一抹饶富有兴味的笑影,玉指握着一把银色汤匙,在白色的碟子里搅动了一下,然后,轻呷了一口,伸手撩开了挡住自己视线一缕秀发。

    “林小姐,我们终于见面了。”

    “请叫我江夫人,或者江太太。”静知凝视了她半晌,垂下了眼帘,目光望着眼前的已快冷却的咖啡,并没有喝一口,她刻意强调着这个称谓的,是的,这个香雪欣根本就是故意的,她是故意这样称呼自己。

    “江夫人?江太太?”仰头,一口喝尽了白碟杯中的咖啡,打了一个响指,让服务员再来一杯,不加糖的。

    “我听说你与江萧的婚姻不过一纸契约而已,他并不爱你。”盯望住静知的面无表情的容颜,香雪欣的话多了一份挑战的意味。

    “不爱,怎么会有孩子呢?香小姐,男女夫妻之间到底是怎么相处的,唯一当事人最清楚了,你一个局外人说这些有用吗?”

    香雪欣浸着笑意的视线从静知的脸蛋上滑到了那微微凸起的腹部上!

    “江萧给我说,这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林小姐,也许,你不知道我是谁?也许江萧从未在你面前提起过我,那是他不忍心伤害你,你想知道我是谁吗?”香雪欣唇边的笑意扩深,恰在这时,服务员小姐端来了一杯咖啡,刻意给香雪欣说了一句:“小姐,未加糖,希望你用得愉快。”

    静知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了一句:“那条短息是你发的?还有那个唇印?”见这女人用沉默代替了回答,她突然就笑了,格格的笑声让香雪欣有些感到莫名其妙!

    “你都不感到奇怪?为什么江萧会一直瞒着你?你知道我与他在一起多久了?”香雪欣扔出了手榴弹,想把这个不把她放在眼里的女人轰炸的一片都不剩。

    片刻后,静知收住笑,用着无比认真的眼神凝望着她。“香雪欣,你耍的这些小把戏,不过是想让我自动离开江萧而已,告诉你,我没那么傻,不管我们是基于什么原因结婚的,总之,现在,我与江萧都建立了很深的感情,再过三个多月孩子就出世了,你以为用这些小把戏就能把我们分开?简直是做梦。”

    “是吗?分不开?林静知,你知道这个世界什么最多吗?离婚男人女人最多,你与江萧之间才相处了多久,就敢在我面前说什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就算是孩子生了也可以离婚呢,更何况还是一个未出世的婴孩,他能改变什么?用孩子拴住江萧,你不觉得自己太鄙卑了吗?”

    “我有用孩子拴住他吗?如果他的心真的在你身上,他就会与我离婚,你也不会搞出这么多的事儿出来。”静知才不怕这个摇武扬威的女人,现在,这个世道真是变了,小三的气扬总是高于原配。

    ‘啪’女人一巴掌拍在了檀香木制的桌子上,面前的咖啡移了一段不小的距离,滑到了桌子边缘,差一点儿就会直接滑下桌子。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这样说?林静知,最好搞清楚,我到底是谁?告诉你,不要这么底气十足,你与江萧不过短短七八个月的感情能抵得过我与他数十年来的爱恋,如果不是当初我执意去了美国,他也不可能娶你,你们更不会有孩子?”香雪欣黑亮的瞳仁收缩,她就是看不惯,明明这个女人强占了独属于她的位置,还有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样子。

    “是吗?即然都已经分开了,他已经与我结婚了,那么,你再插足进来,不觉得自己太不道德了一点?破坏别人的幸福可是要遭天打五雷轰的。”

    明白了,原来,眼前的这个可恶的女人就是江萧多年前的那个女人,应该算是初恋情人吧!她从没问过江萧关于他曾经的过去,因为,她一直都觉得大家年纪都一大把了,在这个社会里,都成了别人眼中的大龄青年,她的过去是莫川,她等了莫川五年,爱了莫川十年,然而,江萧能够容忍她的过去,他以前三十的人生也不会象一片纸张一样雪白,即然大家都有过去,那就象河沙坝里写字一样,全把它抹了,然后,一切从零开始,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开始培养,她希望自己与江萧能够相濡以沫,同心协力将孩子养大成人,这一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到老,到死,然而,天不遂愿,半路杀回了一个程咬金,她真的很不明白,即然都离开了,为什么又要回来?而且,还是她与江萧过着幸福美满婚姻生活的时候。

    “江萧的心不在你身上,感情是强求不来的,即便是你生下这个孩子照常如此,林静知,我劝你最好将孩子打掉,免得将来多一个拖油瓶陪着你痛苦。”

    算是善意的忠告吧!“今后,每当江萧不回来的时候,他都会住在我那里,梅花巷18幢5楼4号,他昔日的爱人回来了,你这个只是他利用婚姻当幌子,供他泄欲的工具,是不是该华丽丽退场了。”

    “功成身退,谢谢你在他最寂寞的时候陪伴着他。”红唇幽幽吐出的话语很嚣张,想是巴不得给静知致命的一击,语毕,缓缓从座位上起身,拿着亮皮包包意欲提步离开,迈出的步伐又收了回来。

    “噢!对了,不介意你晚上过来观看活春宫表演,绝对精彩绝伦,也许你可以拜我为师,如果你给我下跪,我可以教你如何勾住一颗男人的心?你知道不?江萧告诉我,说你象一根木头,每当那个时候都不解风情的很,每次都要他主动,哈哈哈!”

    讥笑完毕,香雪欣头也不回,摇着丰臀踩着五寸高跟鞋离开,静知坐在原地,虽然,她知道,这个女人说的一切并非是真的,但是,她就是止不住地会胡思乱想,江萧的确有几个晚上不在家,而这几个晚上,他真的就与她住在一起,而且,还与那个胺脏的女人翻云覆雨吗?还说她象一根木头,他真的是这样说她的?

    付了账,走出紫苑阁荼楼的时候,天空一片阴霾,不多时下起了霏霏细雨,静知拼命自己不要去在乎香雪欣那女人的话,可是,那些话,一遍又一遍象毒蛇一样缠住了她,缠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拼命甩了甩头,在心中悄悄告诉自己:“林静知,争气一点,那个女人不过是想吓唬你,江萧不是那种的男人。”是的,在她的印象里,江萧是有担当,很顾家的模范丈夫型的男人,他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出来。

    她是一个人走回去的,回去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紫菊见了吓住了,赶忙把她拉上楼,替她换下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问她去了哪里,可是,她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坐在床沿边沉默,脑子里一片空白,呆滞的视线投射到窗外的那几株高大的老槐树上,晚饭没下楼去吃,紫菊端上来也没有吃几口,然后,紫菊又端下去了,空气里沉闷的气氛令人窒息,大约七点左右,空气里缭绕着一阵‘当当当’的手机信息声,失神的眸光从窗外收了回来,飘向了发出声响的手机,她以为是江萧打回来的,急忙从床上起身,拿起手机,火速地翻看着信息,弹出的信息很模糊,起初她看不清楚,不知道是谁会发这样的一段视频给她,然后,渐渐地,她发现是一段暖昧的激情视频,里面的男人脸看不真切,可是,她并不陌生,而且还非常熟悉,男人健硕的腰肢款摆,撑在女人身上,女人秀发垂肩,眼睛蒙住了一块蓝紫色的布条,红唇微微张开,小嘴儿里正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吟哦声……

    手机从她手中无力滑落,她的一颗心正在慢慢地覆裹住千万层寒冷的冰霜,江萧,你怎么能如此对待我?在我发现自己爱上你,深深地爱上我们孩子的时候,不,不能,她不能让香雪欣抢走宝宝的爹地,宝宝那么乖,她必须要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这样想着,她便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拔了江萧的电话

    “喂!”

    “在哪里?”这对话是如此熟悉,以前,几乎第一次,她都是怀着期待的心情盼着他能早点结束工作归来陪她,陪宝宝,现在,她询问他,除了追查他的行踪外,再无其他。

    “我与宋助理在邻市出差。”

    又是出差,能不能换一点新鲜的借口。见她久久未吱声儿,江萧追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事。”然后,她挂断了电话。“如果他告诉你在出差,那么,他就是与我在一起了,哈哈哈!”香雪欣的话又在她耳边回荡,然后,她的脑子里是一段江萧与香雪欣欢爱的视频,江萧壮硕的身子压在香雪欣雪白温柔嫩的身子上,尽情地……然后,他低下头,将唇凑到香雪欣女人耳边。激情的汗水沿着眉骨淌落到她的脖子上。“知道吗?你真是太棒了,我老婆比不上你呢,她就象一根木头,不解风情的很。”

    ‘崩’的一声,静知几乎听到了自己心弦断裂的声音,是的,她是不解风情的木头,而香雪欣,床上功夫一流,能勾住男人一颗如野马般的心,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江萧与香雪欣恩爱缠绵的画面,她想控制自己,可是控制不了,十指狠狠地收握成拳,她随手捞起了旁边的一件器皿毫不犹豫就将它摔的粉碎,然后,象疯一股奔出了卧室,笔直地穿越过了客厅,外面雨还在哗啦啦地下,可是,她无法去顾忌,她只知道,自己快要被老公与人偷欢的画面勒得令她窒息了。

    她跑到大街上时候,街道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偶尔有几个,都是行色匆匆,然后,渐渐地,连车辆也慢慢少了,脑子里飘荡着一句:“梅花巷18幢5楼4号。”对,就是这个地址,她一定要找去这个地址,她在街道上胡乱地奔跑着,随手招了一辆车,车子根本无视于她的存在与着急,象风儿一样呼呼从她眼前划过。

    江萧,希望你不是在骗我?要不然,我绝不会这样放过你,如果你一旦伤害了我,我会千成倍地还给你,你让我痛一分,我会让你痛十分。

    在心里,隐隐有一种期盼,又有一种担心,最终,她没有招到车子,只得步行,在雨中蹒跚前进,不知道走了多久,腿都走麻了,还是没有找到梅花巷,一辆黑色迈巴赫车轮徐徐翻滚,嘎止一声停在了眼前,车身下溅起无数朵银白小水花。

    车门打开了,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形走出了车厢,抬起雾蒙蒙的眼帘,失神的双眸中,是一张熟悉阳刚的俊颜,很熟悉,又已经很陌生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男人简直不敢相信,会在这儿遇到她,而且,是如一具行尸走肉,一楼幽魂般的她。

    静知抿着红唇不语,只是静静地凝望着他,她的心在滴血,因为,肚子里宝宝的父亲出轨了,背叛了她,她心中那份苦楚没地方诉说,整个情绪就快要濒临崩溃。

    “你说,为什么你们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为什么?”

    她的声音轻飘飘犹如鬼魂,眼神也有些涣散而呆滞。

    “你说什么?”男人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一把将她拉进了车厢,自己绕过了车头重新坐上了驾驶座。

    从操作台上拿起一张干净的毛巾,手忙脚乱地为她擦着一头湿漉漉的秀发。“为什么?”她定定地凝视着他,固执地轻问,象是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

    她问他男人是不是都是花心的动物,可是,即便他是男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他没有回来找她,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并不是他变了心,或者花心,所以,他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莫非是江萧那混蛋出轨了,背叛她了吗?想到这个可能,莫川心疼极了,他一向捧在掌心呵护的宝贝,他一向都把她视作是一生唯一的挚爱,然而,他与江萧都伤害了她。

    莫川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他没有任何经验安慰这种被男人伤害过的女人,只能在心中暗自发誓,定不会轻饶了江萧,静知的面色白得几经透明,眼神清澈如一汪清泉又带着一点淡淡的幽伤,这种幽伤的眼神让莫川深深地自责与后悔,只是,如果时间退回到五年,他的选择是她,还是哥哥呢?还是大哥吧!毕竟,这个世界上,那是他唯一的亲人,贱婆婆走了,他的哥哥还在牢里,他得想办法把他捞出来。

    静知望着莫川半晌,然后,一把抱住了莫川,泪象断了线的珍珠从素白容颜上不断滑落,滴贱到了他的衬衫领子口。“莫川,你说,你后悔了吗?”

    是的,他后悔了,可是,他不能这样说,至少,他的脑子里还有一丝的理智存在,最近,他与裴书颖的关系不太好,又到了改选E市新一任领导班子的时候了,裴局长活动的很勤,送了许多的礼品给上级官员,现在的莫川不能预测到裴局长将会坐在E市哪一把官员的交椅,所以,他现在是按兵不动,自然是不能留有把柄让裴书颖抓住,反正,他与裴书颖的婚约也只有一年,一年过后,他就可以与她脱离一切的关系,他的公司需要裴书颖父亲权利的帮衬,江萧与那个姓宋的自从高剑飞事件后,就一直紧揪住他不放,枉想以高剑飞为突破口,要不是他使计让高剑飞结束了自己的全命,恐怕他也已经被江萧送进局子里。

    “莫川,你说,你为什么要忘掉我们之间的誓言?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地将我们曾经美好的过往统统都抛弃?”

    这是一句迟来的质问,虽然,静知一直都没有问他为什么,其实,在心底里,她已经问了千百遍了。

    终于听到了知知的质问,不是怒声震天,而是象春燕一样轻声呢喃,比起温柔细语,他更喜欢她能愤怒不止地质问,那至少说明,她心里还有他一席之位。

    “如果江萧对你不好,我可以带你走。”莫川试探性地轻问。“走,去哪儿?”静知的视线越他的肩头穿向了车窗外淋淋沥沥的雨幕。

    “天崖海角。”答得很干脆,只是,静知低低地笑了,笑容很美,如山花一样浪漫。

    “莫川,太迟了,如果是一年前,你这样说,或许我会不顾一切地跟随着你去天崖海角,只是,现在,太迟了。”

    “那种男人有什么好留恋的?”莫川气贲地指责着江萧,即然能够得到静知,得到她的爱,为什么不好好地珍惜?

    “你与他还不是一样。”“不……是,知知。我。”莫川还想再辩解,静知已经收起了笑容。

    “我早不怪你了,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走什么样路的权利,莫川,这辈子,我们做朋友吧!”

    有谁说过,做不成夫妻可以做朋友,因为,他选择了另一条路,所以,他只能与心爱的女人朋友式的相处。

    “好。”尽管百般不情愿,但,莫川还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薄唇吐出一个单音节。

    *

    自从那天将事情谈开后,静知心中有苦水就喜欢向莫川倾吐。

    她趴在阳台上,单手掌心撑着冰凉的大理石磁砖,手里握着手机,医生告诉过她,让她少打一点手机,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有江萧一出差,她心里就忐忑难安,她感觉自己与江萧之间正在越走越远。

    “喂,莫川,查到没有?”

    “查到了,香雪欣是江萧五年前的初恋情人,五年前,江萧很爱那个女人,还曾经与父母大吵大闹,发誓要娶这个女人为妻,可是,江政勋夫妻瞧不起香雪欣的出身,所以,硬是不同意这门婚事,知知,还有一些要紧的事儿,是关于江萧,你要不要来我这儿一趟?”

    见静知沉默没有回答,莫川又报上了地址:“布拉梵大酒店VIP334号总统套房。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打车来。”江萧曾经的过去很想让静知去了解,尤其是与香雪欣的过去,古语说得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挂了电话,静知向紫菊撒了一个小谎,说是妹妹E市过来了,她要出去一趟,紫菊不过是一个小丫头,主子要去见亲妹子,她又敢说什么话呢?

    十五分钟后,静知准确地找到了布拉梵大酒店VIP334号总统套房,莫川开门笑脸把她迎进了房间。

    “要不要喝杯水?”“不用了,江萧的资料呢?”

    她是迫不切待想要了解老公的过去。莫川见她如此迫切,随手扔给了她一沓资料,她抽出面上的一页,视线凝向了白色的纸张,江萧,三十一岁,曾有一段荒唐的历史,二十岁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二十一岁归国当了两年兵,二十三岁误入岐途混入了香港黑帮,爱上了一名性格豪放的流浪女,为争夺这名流浪女,与香港忠青社老大火拼,杀了那名老大险些被送进监狱,江政勋夫妻找一名替死鬼,江萧顺利出狱,流浪女香雪欣收了苏利一笔钱财后远走他乡,爱人的背叛让江萧心灰意冷,决定受父之命到基层历练,25岁从E市检察院一名小人物开始,五年来,屡历奇功,协助E市公安局破了不少的奇案,渐渐混成了如今E市公检法单位里炙手可热的人物。

    这一小段文字让静知心中掀起了滔天海浪,想不到,她自认为熟悉的江萧还有这种惊心动魄的历史,还曾经混入了香港黑帮,为了一个女人,险些断送了自己的整个前程,难道他真如此爱香雪欣?香雪欣之所以没能嫁给江萧,不是因为江萧不爱她了,而是因为,江夫人苏利用钱来打发她离开,在江夫人的眼里,流浪女香雪欣与她一样,都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她不配嫁与江萧为妻,也许,这也正是江萧为什么硬要与她签下一纸婚姻的原因?以前,她只觉得是他一时心血来潮,想调剂一下生活,如今看来,并非如此,他不过在她灰姑娘的身份上看到了香雪欣的影子罢了。

    这样的事实象一把寒针一样毫无预警撒进了心窝子里,刺得整片心脏都疼,正是因为如此,香雪欣才会这样理直气壮地对她说那种话。

    她不过是江萧利用婚姻当幌子,泄欲的工具,慰寂品,把她说得象是一个下流的应召女郎,她握着白色资料的手指在止不住地颤抖。

    以前,她一直认为自己对江萧很了解,觉得他的事业如此春风得意,必然是大学毕业后就分到了单位里,并仰仗了江政勋的威名,倏不知,光鲜亮丽的背后居然有这样的一段令人震惊的历史,对了,江老夫人曾经告诉过她,说江萧有一段非常荒唐的历史,就是指的他那一段叛逆硬要与香雪欣结婚的历史吧!

    还为那个女人杀死了一个黑社会的老大,为了一个女人与黑帮老大火拼,这样的事实令她深深震憾,原来,她的老公是一个杀人犯呢!要不是仗着江政勋位高权重,恐怕早已不存在如今在E市权利滔天的江萧了。

    “知知,这不是捏造的。”莫川怕她有所怀疑,向她诉说着这资料的真实性,眸光凝向了静知手中的资料页面,视线落到了那一段文字上:“杀死了黑帮老大,江政勋夫妻弄了一个替死鬼。”

    哼!要不是有这个替死鬼,他江萧能够拥有顺风顺水的今天。

    知道了江萧的过往,知道了江萧与香雪欣真正的关系,她的心情一落千丈,香雪欣当年离开,并非是不爱江萧了,不过是被江夫人苏利逼走了而已,如今,她回来了,势必要夺回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切,而她这个正牌的妻子,位置就显得十分尴尬了,有时候,总是造化弄人,如果这些事实早几个月摆在她的眼前,也不至于让她犯下这种过错,与他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并怀上了他的孩子,现在,真的是奇虎难下。

    静知在莫川的住处呆的时间有一点长,另一头,江萧回到卧室没有看到静知的身影,就走下楼问紫菊,紫菊告诉他,说少奶奶出去见她妹妹了,江萧给静芸打了一个电话,静芸却说她在E市并没来北京,静知的谎言不攻自破。

    这死人去了哪里?回想起上一次静知被绑架的事情,江萧心有余悸,然后,他径自驱车出了江宅。

    有电话来了,他左手掌握着方向盘,右手拿起耳脉塞到耳朵里。“喂!”

    “你老婆在老情人的房间里,地址是希尔梵大酒店VIP334号5楼4号。”

    这个号码很陌生,也不想去追究给他打电话的谁,总之,他听到这个消息,心中象是有千万匹战马在斯杀,抬腿踩下了油门,油表的指针迅速飙向了180码,车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在‘希尔梵大酒店’门口停下,来不及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江萧已经冲向了楼梯。

    静知与莫川一阵冗长的沉默后,外面好象有服务生送荼水之类的东西上来了,她感觉有一些头疼,他说让她去休息一下,一会儿送她回去,而他则去应门,她走在黑暗的空间里,想起这两天的经历,脚步悬虚,犹如置身梦中。

    门口很快传来了脚步声,她听了几声,脚步声沉稳有力让她十分熟悉,陡地,脑子如被冷水瓢泼,清醒得彻底。

    这脚步声分明是江萧的,他每次生气,都会把足音踩得很重,如一匹部了缰绳的野马,以前,她就一直都有这种感觉,不过,现在才知道,他真的曾经是一匹脱了缰绳的野马。

    “莫总裁,还是好闲情。”声音极度地阴冷。

    莫川一边将白色衬衫的外摆揣在裤子里,一边坐向了黑色的真皮沙发里。“江检察官这么急,不知有何贵干……”

    “贵干?”江萧冷冷笑了声,黑目灼亮,眸光不是漫出来的,而是如利刃般射出来的,有一种逼人的力量。

    “她人呢?”

    很好,这只披着人皮的狼,想拐他老婆的心不是一朝一日了,而他刚才看着他将衬衫塞进裤子里的动作,真的很想冲过去拿把刀把他砍成两截,因为,这个可恶的男人想让他三八。

    “你是谁啊?”莫川故意装蒜,狭长的双眸同样凛冽桀骜,两片薄唇娇傲地噙着。

    江萧眯了眯眼,沉吟了片刻,在室内走动了几步,阴鸷笑道:“莫总裁,多亏你放手,要不然,我不会娶到静知这个珍宝,娶了她之后,我才发现她是那么契合我,我们在床上相配的很消魂,她就象是一朵罂粟,让我渐渐吸上了瘾,想要让我放手,是不可能的了。”

    第一次,宣告了自己的心声,打开天窗说亮话。

    “如果她的心不在你身上呢?”莫川缓缓站起身,走到了江萧的面前,与他直直平视,两人的目光如利刃般交接。

    江萧没有回答,只是不怒反笑了。

    “江萧,香雪欣回来了,你的旧情人回来了,如果能够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双栖双飞,你何不放了她?”

    这是一道选择题,莫川把这道题帮静知出到了江萧的面前。

    静知屏住了气息,她就躲在珠帘后,她也很想知道江萧接下来的答案。

    “香雪欣与我再没半毛关系。”江萧瞥了一眼她藏身的地方,嘴角泛出一丝笑,坐到了她原先坐过的地方。

    “莫川,你以为搬出一个香雪欣,我就会放手,我早说过了,你越是紧张,我越不会放手。”

    莫川一怔,这个男人娶静知,不过是想打击他,因为她是他莫川爱过的女人,而娶到手之后,又不知道珍惜,还与曾经的老情人藕断丝连,黑眸瞬间就聚满了风暴,暗暗捏响了拳头:“你不该招惹她,不该让她与你签下一纸契约。”

    连说了两个不该,莫川的心控制不住地颤抖。“她不爱你,她的心不在你身上。”

    “不在我身上,难道在你身上?莫川,不要忘记是你辜负了她,是你让她耗尽了五年的青春,到头你为了前程与别的女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莫川指责他的不是,他却反过来怒骂着她,彼此同样都深爱着这个女人,然而,两个都是把她伤得最深的男人。

    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回过头,剑眉斜飞入鬓,皮笑肉不笑道:“她是不爱我,不过,她已经是我合法的妻子,如果我让她尽夫妻间的义务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她不能说不。”

    说到这里,他富含有磁性的迷人嗓音陡地拔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盯住了静知藏身的方向。“亲爱的,听够了,该出来了,还不出来?是不是打算在旧情人这里过夜?”

    江萧终于大方承认了香雪欣是他的旧爱,却还要用强势的霸占自己来打击莫川,只因为,他们是这一世身份与立场相对的敌人,他是官,莫川的是贼,官要打压贼,却是要利用她这个妻子的身份。

    又想到刚才那沓显示他过往的资料,如雪的心如水底的水草,摇摇摆摆平静不了,她不想理这个自大狂,也不再想呆在莫川这里,本来想在这里呆一会儿,清静一下,没想到他就找来了,还说了那些话分明是想气她,心一横,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却没有理会即将爆发的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知知。”她知道莫川在身后喊她,重重的皮鞋声砸到了地板上,似要追出来。

    “莫总裁,别忘了,她是我老婆。”江萧极度阴狠的声音快速响起,蹲蹲几声,他追了出来,一把扣住了她纤细的腕骨,将她半拖半抱寒入他嚣张停靠在酒店大门口的车。

    “说,为什么要瞒着我出来见他?”他问,她却将头偏开,毫无焦距的眸光望向了车窗外飞逝而过的建筑物,见她哪此排斥自己,他将车气急败坏地停靠在了路边,辬过她的脸,黑瞳中的火焰在急剧地跳跃。

    “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里里外外都属于我,绝对不能让他男人碰,哪怕是一根手指头。”

    好霸道的话语,好张狂的样子,明明他出轨了,偏偏还要来指责她。“被他碰了,又怎样?”

    闻言,黑亮的瞳仁急剧地收缩,重重冷削的幽光划过,眉心掠过一缕阴戾,抬手掐住了她雪白下巴,立即有了红痕,小脸几乎被他捏得了变了形,第一次,他如此恼怒地质问着她:“被他碰了哪里?”

    “哪儿哪儿都碰过了。”

    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心头一阵怒气上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怒声冷斥:“你可以死,但,这副身子,绝对不能让那男人碰。”

    随即将她重重量一放,重新启动的车子象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

    等回到了家里,他将她拖上了三楼,摔倒在了大红色的地毯上,用他健硕的体魄狠狠地压住了她,含满怒气的唇不断地寻找着她的粉唇,不顾牙齿去撞疼她,一把撕扯掉她脖子上的围脖。

    “住手,江萧,你没有权利这样对我,在你指责我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想一想自己的行为,你打着出差的幌子与香雪欣在酒店翻云覆雨的时候,可曾想到过家中守着寂寞等待你归来的我,今天,即便是我真与莫川发生了什么,你都没有资格这样对我,因为,你不是我的唯一,我也不是你的唯一,我们不过是彼此的人生错了位,契约婚姻而已,所以,不要枉想着谁会对谁守身如玉。”

    她的一席话让江萧松了手,呆愣在了原地,全身肌肉僵硬无比,原来,她都知道了。“是莫川那个混蛋告诉你的?”

    “是你心爱的女人亲自找上门的,江萧,即然心里一直都放不下她,又何必来招惹我?又为什么要让我为你生一个孩子?”

    面对她的咄咄逼人的眸光,散发着凌厉气势的容颜,江萧退了一步,抬手抚了一把零乱的发丝,哑着声音解释。“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

    亲们,票票啊!汗死了,把票票握得那么紧干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