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80章 够了!

初露锋芒:第80章 够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卧室里很冷清,隔壁房间里,有小孩嘻笑的声音不断从门外传了进来,似乎还夹杂着裴姨逗弄江浩浩的愉悦声音,那老佣人总是与江夫人同一个鼻孔出气,只要是江夫人喜欢的,明知道是错她也会去做,是对主子的愚忠吧!她反手掩上了门板,成功隔绝了那让她心烦意乱的声音,身体无力倚靠在冰冷的门板上,挺直的脊背垮踏,只要在这无人的角落里,她才能静静地啃舔着自己的伤口,在她与江萧这场契约婚姻里,原来,她一直都扮演着小丑的角色,她真搞不明白,即然江萧一直与初恋情人香雪欣藕断丝连,为什么他还要与她发生那种男女之间的关系?甚至还让她怀了孕,也许,正如那个姓香的女人所言,男人只把她当成是泄欲的工具,拿婚姻当幌子,明正言顺地行骗。

    静知走到了床前,摸出了枕头下的手机,再次翻看了那段宝宝的录像,她的孩子没有了,而姓香的女人却为江萧带回来了一个四岁大的儿子,这让她情何以堪!

    那天晚上,她没有下楼去吃饭,夜晚来临,她就静静地站在窗台边,聆听着窗外那棵槐树发出的‘沙沙沙’声响。唯一听着这纯天然的大自然发出的声音,她一颗浮华的心才能寻找一丝的平静。

    夜晚八点,江萧刚步入客厅,一个小男孩拿着一枝水枪,‘砰砰砰’的乱扫射着,银白色的水流成了一朵喷水花,从水枪里射出,毫无预警洒落到了他湛蓝色的西装外套上。“哪里来的野孩子?”换掉了皮鞋穿上了拖鞋,他琏往里走,一边怒声询问着,昨天才拿去干洗的衣服又被弄脏了,这是哪个佣人的孩子,带来江家也不知道看好一点。

    听到他的谩骂声,小孩捏紧着手中的水枪,往裴姨身后一缩,张着一对怯生生的眼睛张望着刚从外面回来的男人。

    “二少爷,你回来了。”

    裴姨护着身后的小主子,江萧轻点了点头,脱掉身上那件湛蓝色西装外套,递给了身则的一名下人,解着白色衬衫袖口上的扣子。

    “裴姨,这是谁家的孩子?”江萧没看到孩子的正面,刚刚他进来的时候,孩子拿着手枪只给了他一个侧面,而且,在他出口谩骂后,男孩就缩躲到了裴姨的身后,只感觉是一个小男孩吧!

    “噢!”裴姨张着两片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二少爷江萧?可是,这孩子都送到江家来了,纸是包不住火的,更何况,静知都已经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了。

    “是你的儿子啊!二少爷。”

    倏地,修长的指节僵在了袖扣边,他的孩子?他哪儿来的孩子?莫非……想到这儿,江萧英挺眉宇间迅速掠过阴戾的色彩,几大步绕上前,步伐在裴姨面前停驻,眸光如一柄冷箭扫射到了裴姨身后的小男孩脸上,圆圆的小脸蛋,薄而透露着红润的小唇,一对乌黑发亮的眼睛里透露着惊恐,他紧紧地抓住了裴姨的衣衫边角,满脸的防备与警戒,他一把扣住了小男孩的小手臂,把他从裴姨外面拉到了自己的跟前,天,这个时候,他只能喊天,这个孩子是香雪欣口中说的那个孩子吗?他的身高只及自己的膝盖,长在他面前,象一个小矮人儿,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背带裤,一头乌润润的黑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发着光泽,长大绝对是帅哥一个,是那个孩子没错,如果香雪欣没有说谎的话,可是,他为什么在江家?静知,视线迅速在客厅里扫了一圈后,扫射向裴姨的眸光森寒无比。

    “发生了什么?”

    “上午,夫人去做脸,回来就带着那个姓香的女人回来了,香雪欣还带来了一个孩子,夫人说他是你儿子,说要让他认祖归宗。”

    裴姨如实讲了上午发生的事,话还没有讲完,江萧已经勃然大怒。

    “认什么祖,归什么宗?谁说这孩子是我的?真是荒唐。”

    江萧是裴姨一手带大的,一般情况下,无论她做错了什么,二少爷从未骂过她,更不可能给她脸色看,五年前,裴姨知道二少爷为了那个姓香的女人连命也不要,还差一点为了她入狱,其实,处在热恋中的男女做那档子事才正常不过,二少爷让香雪欣怀上孩子也不令人惊讶,可是,重要的是,现在,二少爷已经与静知结婚了,孩子才刚掉,初恋情人就带着老公的孩子归来,夫人居然让这江浩浩叫静知妈,唉!真是罪孽!见二少爷怒发冲冠,裴姨也不敢多嘴,免得受池鱼之灾。

    “静知呢?”江萧凝望着江浩浩,然后,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气,一脸纠结地闭了闭眼,向裴姨询问老婆的去向。

    “在……应该在楼上吧!”反正,一整天,裴姨都没有看到静知下楼,被这个小男孩气得饭都不下楼吃了。

    知道这种事是个女人都受不了,老公不但出了轨,还让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四岁的儿子回来,江萧心慌意乱,拼命握住自己不停颤抖的指节,迈着长腿,‘咚咚咚’地走上了楼。

    江浩浩盯望着那抹走上白色楼梯高大的男人身影,那叔叔的五官与自己很阔似,可是,是他的爸爸吗?妈妈说,他长得与爸爸相似,如果跑上楼的那个男人是他的爸爸,那么,他不太喜欢他,因为,他对自己好凶,与自己想象中的爸爸一点都不一样。

    江萧冲进卧室的时候,静知正站在窗台边欣赏夜景,窗外的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为她纤细的背影披上一层冷萧索与冷漠,望着那抹月光下冷漠的身影,江萧不知道该是什么好,香雪欣将江浩浩带进江家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本来想告诉静知这件事,可是,他都还没有搞清楚这件事情真实与否,香雪欣就将江浩浩领进了门,而且,照这个情形看来,他老妈好象已经承认了那个孙子,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呆在这屋子里,还让裴姨陪着他玩耍,把客厅搞得那么脏。

    “回来了?”没有回头,声音却飘了过来,听不出喜怒哀乐,也许是在刻意掩藏,也或许压根儿并不在意。

    “是。”单音节吐出口,江萧提步走向了她,张开双臂,把她搂进了怀,两支胳膊象钢铁一样紧紧地箍住了她的细腰,指节几乎要嵌进她的血肉里,腰间肌肉疼感明显,可是,静知没有呼疼,她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就这样被他拥着,他的拥抱很紧,紧得让两具身体几无空隙,明明她就在眼前,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她们之间阻隔着千山万水的感觉?唯有这样狠狠地搂抱着她,他心里才有一种充实感,才不会患得患失,楼下的那个孩子,香雪欣说是他的儿子,可是,看到那张小脸,他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两人都没有说话,她望着窗外的月色,目光凝聚在遥远星空的一颗星辰上,而他也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天空繁得太多,不确定她看到的是那一颗星星,不过,如果她愿意,他可以永远地陪着她站在窗前看满天的星斗,过着平淡的生活,到老,到老,但,这份静谧与平静能维持多久,一个小时,一天,江浩浩就是她们婚姻的那个危险品,他不知道,在那一个时间段,她们之间的这种契约婚姻关系就会破裂了,所以,唯有紧紧地拥着她,他才能确定她是他江萧的老婆,他深爱的女人。

    “再美的景物终有消逝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边的那颗繁星慢慢地隐进了云层,满天亮晶晶的繁星变得越来越模糊了,美好景物总是短暂的,就象傍晚时分的夕阳,虽然能将红霞印衬半边天空,可是,就如昙花一现,刹那芳华,世人是留不住的。

    “江萧,我真的希望能生下那个孩子。”自从流产,失去自己六个月大的孩子后,这还是第一次静知敞开心扉与丈夫说这件事情。“你知道吗?倪医生说,是个男孩,胎心很稳,说他发育的很好,很健康。”

    幽幽地诉说着,然后,低下头,食指在漆黑手机屏幕上一点,黑色的屏幕弹射出一段清晰的画面,她将那个画面递到了江萧的面前。

    “他蜷曲着身子,就躺在我的子宫里,再过二个多月,他就可以出来与我们见面……”

    垂下眼帘,江萧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侧卧的小小蜷曲的身子时,心,猛然间感觉被人撕了心裂了肺,记得,紫菊陪她去医院让倪医生做产检,紫菊给他说过,拍下了宝宝的一段视频,他当时问过静知要,可是,她却说删掉了,其实,她并没有删,还保留到了至今,他不想再去追问静知为什么了?再追究只会让她们之间的隔阂倍增。

    “不……不要说了。”喉结滚动,艰难地阻此静知再继续说下去。

    “我是多么想要生下这个孩子,江萧,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看着他一张粉嫩的小脸洋溢着笑容,那笑容七分像你,三分像我,是我们两个的综合体,可是,他没有了,江萧,是我不够好是不是?他不愿意投胎做我们的儿子。”

    她的声音在这夜凉如水的夜晚听起来比平时比了几分的苍凉与萧瑟。

    即然如此喜欢这个孩子,那么,为什么又要深更半夜与莫川出去?想问,可是,终是没能问出口,如果他指责静知因为不小心让他们之间的孩子没有了,那么,香雪欣在四年前为他生下的江浩浩对静知的打击与伤害更深吧!

    想说一点什么,可是,张了张唇,终是没说出口,房门被人叩响了。

    “什么事?”今晚江萧火气大的很,江宅的下人们最好自求多福,稍不注意就会引火烧身。

    “二少爷,二少奶奶,夫人让你们下楼一趟。”门外传来了紫菊怯怯的声音。“马上下来。”静知望着那道门板就了一声,紫菊听了悄悄下楼去了。

    “不要去。”江萧不想面对楼下那个他们之间婚姻危险品,所以,他扣紧静知的手臂,不想让她下楼去,他老妈即然承认了那个孩子,肯定会对静知说一些难听的话,静知才刚失去孩子,从刚才她对他说出的话,他相信,她不是故意让孩子流掉的,这一点就足够让他原谅她了。

    静知冲着他阴阳怪气一笑,玉指覆在了他紧握在自己腰间的大掌上,一根一根用力地剥,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那十根手指剥完,然后,她头也不回地打开房门下楼去了,江萧只得跟着她身后走下楼,他们到客厅的时候,江夫人穿着一袭米色的丝质睡衣,坐在宽大的沙发里,拿着吹风机给江浩浩吹头发。

    江浩浩手中的飞机模型沿着玻璃荼几上边缘缓缓飞行,小嘴里还发出“轰轰轰”的声音,学着飞机在天空飞行发着那种声音,这孩子精神正好,都十点四十分了还不入睡,而且,她婆婆真是爱孙心切啊!平时那个爱干净的一个人,现在,整个客厅丢满了纸折的飞机,还有一些白色的碎纸沫,也没听见一声叫骂,亲自为江浩浩吹头,可见对这个孩子真是疼入了骨骼里。

    “别动,浩浩,别动啊!宝贝,奶奶吹不到,等会儿烫到你了。”苏利呵呵轻笑着,不断地嘱咐着小孙儿不要乱动,然而,四岁的孩子那有那听话,仍然手舞足蹈玩弄着手中的飞机模型。“奶奶,亲亲。”江浩浩乱动一阵,怕苏利生气,回转过头,抱着苏利的脖子,小嘴儿就亲在了她的脸颊上。逗得江夫人苏利又是一阵格格地轻笑。

    “江萧,瞧你儿子多顽皮啊!”

    “妈,你怎么能确定他是我儿子?”江萧真是被老妈气死了,什么证据都没有,居然毫无条件就承认了这个孩子是他的儿子,还允许他在江家为所欲为。

    江夫人听了儿子的话,抱着江浩浩猛亲了一记,抬眼,眸光扫过静知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后落到了儿子郁愤的俊颜上。

    “还需要什么证据?这张脸就是证据。”江夫人把孙子的小脸蛋辬向了儿子与媳妇,要让他们看清楚,这张脸蛋与江萧长得起码有八分相似,没有血缘关系那会长得这么相像。

    “妈,长得象的人很多,他并不一定就是我的儿子。”江萧都不知道老妈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至少也得等到DNA鉴定结果出来了相认也不迟。

    “住口。”江夫人见儿子不想认江浩浩,眼尾瞟向了站在儿子身后的媳妇林静知。“我说他是你儿子,他就是你儿子,江萧,香雪欣为了替你生这个孩子吃了很多的苦,还差一点死在了手术台上,一个女人孤苦伶生下你的孩子,还将悄悄抚养了他四年,可见,她是多么地爱你,当然,如果当初我不介入你与她之间的感情,你们也不会分开,但,我不后悔,我的立场仍然没有改变,一个风尘女人不配进入我们江家为媳,你即然选择了静知,与静知结婚了,这个孩子静知是不是应该要接受?”

    把他们夫妻俩叫下来,就是要带着知知接受这个孩子,第一次,江萧感觉自己的母亲太不可理喻,太霸道了,以前,他仗着自己尊警她,爱她,自从与香雪欣分手后,他就渐渐地不忤逆她了,没想到,今天,她却当着他的面儿逼迫静知接受一个来历不明的私生子,更何况,还不知是不是他的私生子?

    他与静知才刚失去孩子啊!失去孩子那份椎心刺骨的疼母样可能理解,这根本就是在静知伤口上撒盐,回过头,眸光凝望向静知,她却没有看他,眼睛一直就定在了墙壁上,玉容虽然平静无波,但是,江萧敢肯定,她心里绝对早已掀起了滔天波浪,林静知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她的自尊心肯定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裴姨,把这个孩子给我送走。”不想伤害静知,他也不会承认这个凭空掉下来的孩子,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骨血,他都不想让这个孩子夹在自己与静知之间,破坏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幸福。

    冷冷地对裴姨下着命令,江夫人见儿子死不承认这个孩子,积压在心中多时的怒气终于狂倾而出,腾地从沙发里站起来,指着静知破口大骂。“林静知,这辈子能嫁进我们江家,是你祖宗十八代烧了高香,你也不看看,自自己象个什么东西,你妈是什么嘴脸,嫁进来就要懂得惜福感恩,江萧与香雪欣是五年前发生的事情,香雪欣生下这个孩子的时候,你们还没结婚,如今,香雪欣生下了这个孩子,要么,你接受这个孩子,要么,你与江萧就去民政局把婚离了,江萧,我把话撂在这儿了,江浩浩我要定了。”

    以为江萧不承认这个孩子,是媳妇林静知搞的鬼,所以,江夫人不再给静知留一点情面,当着一屋子的下人就数落着静知,羞侮着静知。

    “那么,我也把话撂这儿,即便他真的是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负起这份儿责任,是香雪欣当初决定要生下他的,那么,后果就由她一个人来承担,小子,你那儿回那儿去。”

    薄唇吐出冷厉的语句,江萧拎着小浩浩的衣领子往外拉,江浩浩见爸爸一脸冷妄吓得哇哇就大哭了起来。

    “妈妈,呜呜,妈妈。”爸爸好凶啊!他没喊自己浩浩,喊他小子,不承认他是他的儿子,呜呜!

    “放开我,放开我。”江浩浩被江萧满脸阴霾吓坏了,他一边大哭着,一边抬脚踢着江萧的小腿肚。

    “江萧,你疯了吗?”江夫人急忙奔了过来,抬手重重地在江萧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打掉了江萧握住江浩浩的小手,拿起来一看,哎呀!江浩浩小小的嫩手臂全是一圈红印子,江萧太无情无意了。

    “妈,不是我疯了,是你疯了吧!我没碰过香雪欣,又哪来的孩子?”江萧说的是实话,可是,江夫人已经被香雪欣洗了脑袋,而且,这个时候发生的争执,她以为是不想对江浩浩负责任,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以前,我也误会香雪欣,但是,现在我才知道,她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男人,江萧,我对她虽没有好感,可是,我们并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家,我不想让你与静知离婚,所以,才让静知接受这个孩子。”

    这话好想是在为媳妇考虑,静知站在角落里,静静地望着这一幕,她的心中酸、甜、苦、辣,五味俱全,

    纤纤十指在身体两侧毅然捏成了拳头,长长的指甲几欲陷进了她的肌肉里,闭上的眼不一会儿又睁开,江夫人逼迫她接受这个孩子,说她身份卑贱,是一个从贫民窟走出来的灰姑娘,能嫁入江家,嫁给江萧是她林家祖宗十八代前世修来的福气,她以为只有呆在江家这辈子才能顺风顺水下去吗?她林静知一向都不是靠男人吃饭的雌性动物。

    “够了。”积压在心底滔天的怒,滔天的恨,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最后一刻爆发了出来。

    她的声音很尖厉,也很高亢,那是积聚了心中所有的屈辱的爆发力,听着不仅相当刺耳,还委骇人,大家被她的吓住了,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她,只见她嘴唇颤动,满面红润,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泽,略带一丝的猩红。

    “江萧,如果这个孩子真是你的种,你就应该负起这个责任,孩子是无辜的。”

    语毕,她不想再观看这幕闹剧,转身,头也不回地迈步上楼,步伐很坚定,只是,眼前的世界泛起了一层透明的水色,眼泪控制不住地从她的眼角不断沿着腮边滑落。

    ------题外话------

    亲们,往往一个人写文是无法满足大多数读者的愿望,因为,众口难调嘛!关于孩子的离开,是大纲早就注定的,但是,请相信,江萧并没有出轨。他很爱知知,只是,还不清楚知知到底爱不爱他,而香雪欣的来临的确是他与知知之间最大的障碍,前文就暗示过,江萧与知知之间最大的障碍不是沈雨蓉,而是香雪欣,这个女人不止是小三,还是……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